•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七百九十九章 叫嚣古族
  • 正文 第七百九十九章 叫嚣古族

    作品:《遮天

        “等,杀鸡儆猴,要养出最肥大的一只,鲜血淋漓的杀掉,才会有最强大的威慑力。”**很镇定的说道,但却有一种可怕的杀气在弥漫。

        无始钟连响三个月,北域各族鸦雀无声,连强大的太古祖王都心中惶然,这就是人族大帝的威势。

        钟波一响,鸣动天下,九天十地,但凡生灵,无不慑服!

        神灵谷、万龙巢、神蚕岭、血凰山、全都被镇住了,诸多不朽的王族内心忧虑,古之大帝若出,谁可抗衡?

        在这三个月来,也有古生灵外出,都是在与人族各大教联络,姿态很低,想要通过他们摸清状况。

        然而,所有王族都失望了,谁也不知道紫山的状况,根本探查不出个所以然来。

        在三个月以来,人族最为激动,从开始的热泪盈眶,到最后的血脉喷张,热血沸腾,都希望再现人族昔日的辉煌。

        许多人族修士从四面八方赶往北域,一步一叩首接近紫山,是以朝圣之心在膜拜。

        “为什么会这样,谁可挡住岁月,谁能活过千古,不死天皇都消失了,人族的无始凭什么?!”

        神灵谷中,一位恐怖的王在低沉的咆哮,让整座神谷都在摇抖,将一片天穹都要震落了下来。

        “这是一场阴谋,我不相信有人族大帝可以活下来,没有人可以活这么久!”恐怖的祖王低语,让神灵谷上下皆惊悚,许多下位者都在哆嗦。

        “祖王,不若我们遣出一些人,不泄露身份,去大杀四方,灭掉一些人族大教,如此试探一下?”一个古生灵提议。

        那名祖王一眼望了过去去,如同千万年,双眸中像是有轮回之力,说话的人当场横飞了出去,几乎成为一堆烂泥。

        现在这个节骨眼,即便有所怀疑,也没有人敢轻举妄动,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如果真有人族大帝复生,那是在自寻死路。

        不光神灵谷,就是其他各族也都如此,虽然恐惧,但却也在怀疑,不成仙终有寿元尽时,连太古的皇也活不了十几万年。

        “凭什么,人族大帝凭什么可以长存?无始再强,也不能活这么久!”

        当彻底冷静下来后,太古各部皆有怀疑,但却没有一个人敢跳出来,谁也不愿当出头鸟,万一被打中那将是暴死!

        “人力有尽时,不可能催动无始钟三个月,无帝显化,如何做到这一切,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也有古王在恐惧,不知无始钟可以自鸣。

        在接下来的半个月里,北域一片沉寂,暗中却是波澜起伏,各族互通,暗流涌动。

        再加上去紫山朝圣的人族修士,北域的形势一片复杂,笼罩了一股妖异的气氛。

        “无始不可能还在这个世上,早已死去很多万年了!”终于,一个人第一个站了出来,观点鲜明的阐述自己的立场。

        天皇子站出,且是在北域神城道出的,并非私下说,向太古万族传出了一个很明显的信号。

        顿时,平静多日的北域一下子被激起了轩然大波,气氛一下子又紧张了不少。

        太古族中,谁最有资格说这句话?非他莫属。不仅因为他是不死天皇的子嗣,而且因为他出自古皇山。

        在这些日子以来,他进出各大王族,明确的阐释自己的观点,无始早已坐化多年了,无需惧怕。

        一时间,骇浪滔天,宁静的北域仿佛又要迎来一场暴风骤雨。

        当世,如果说谁最痛恨无始,那么非天皇子不可,古皇山属于他的父亲,但最终却被无始占据了。

        这是一种大不敬,是他父亲的羞辱。在许多古族眼中,鸠占鹊巢,这是抬举无始,亵渎神灵,才是事实,是为大罪。

        “无始死了,若说神灵,唯有我父。”天皇子坚信,咬定这一口。

        他言有所指,无始算什么,都死去多少年了,如果说谁能成仙,他的父亲不死天皇是唯一的。

        天皇子地位尊崇,在万族心中有极其特殊的地位,连许多太古祖王都对他礼敬,别无其他,只因他体内流淌有不死天皇的神血。

        他这样站出来,一番言论引发一场大动荡,古族许多人都在附和,深表赞同,更是有不少人在等待紫山是否还有动静。

        “可笑,一个死去多年的古皇而已,被人神化也就罢了,连其子嗣也装模作样,以神之子自居。无始大帝平了你父的坟,你怀恨在心就直说,何需这样泼脏水,拉上太古王族陪葬?不过也是,无始大帝何等的身份,岂会理会你这样的蚁虫,不过各大王部就难说了。”在这一刻,人族有人站出,这样说道。

        许多人吃惊,连太古各族亦在关注,有人亲眼见到说此话者浑身黄金血气澎湃,淹没一方天地。

        “人族圣体,我斩了你!”天皇子传音,在这微妙的大背景下站出,毫无惧意,不怕人族帝威。

        “天皇子,你这个鸡蛋,当年我从瑶池将你切出来,却不思回报。来吧,我宰了你这个白眼狼!”人族圣体强势回应,只是说话有点损。

        北域不再平静,天皇子是何等的身份,人族圣体又是怎样的体质,这相当于种族间未来种子的一次交锋对话。

        “元古你个西瓜,也滚出来,这次连你一块宰了!”

        在人们还没有从吃惊中醒过神来时,人族圣体又叫号了,指名点姓叫另一位古皇的子嗣出战。

        北域一片哗然,人族吃惊,古族惊怒。人族圣体实在胆大包天,叫板一位古皇之子也就罢了,连点两名,有些过分。

        “圣体,我必亲手劈了你!”元古站出,作出了冷酷而无情的回应。

        “你个西瓜,还有那个鸡蛋,都赶紧给我滚过来,一起炖了你们!”人族圣体叫嚣。

        然而,让人惊掉下巴的是,三位未来证道路上必将相逢的人,不知为何总是错过。

        天皇子从神城扑杀到了开元城,人族圣体从开元城杀到了神城,元古从天魔山杀到了神城,人族圣体从神城杀到了天魔山。

        “元古你个西瓜,天皇子你个鸡蛋,跑什么跑,等本座一脚来碾死你们,不要逃。”人族圣体气吞山河,惊的人一愣一愣的。

        天皇子漠然,不为所动,元古冷酷,眼神更森寒了,全都停在了各自的地域,静等对方杀来。

        “神灵谷,你们一群锤子,真当自己是太古的皇了吗,还想号令天下,让南岭蛮族来朝拜,你们脑袋撞墙上了,还在撞在自己的屁股上了?”

        所有人都发呆,谁也没有想到,人族圣体嚣张到了这种程度上,丢下两个古皇之子不管,又挑衅上了神灵谷。

        南域,厉天、李黑水、姬紫月等全都发怔,都觉得有些诡异,这不太像是叶凡的行事风格。

        神灵谷震怒,恨不得立刻毙掉叶凡,当天就遣出了大批的高手,但是却一无所获。

        “神灵谷,你们这帮锤子,还说让本座去跪在谷外请死,我请你们个大爷!紫天都是我杀的第一个,接下来你们的小的出来一个我踩死一个,日后必灭你们全谷。”

        太他妈的嚣张了,这是所有古族都想骂出来的话,一个人族而已,敢这样在北域叫嚣。

        人族众多修士也都傻眼,圣体生猛的一塌糊涂,真是个“盖不论”,遇谁踩谁。

        “那个西瓜,还有那个鸡蛋,本座等你们多时了,怎么还不过来?”诅咒完神灵谷,圣体又开始叫嚣两位古皇之子。

        天皇子的手下,元古的追随者,鼻子都气歪了,很想大骂出来,是你要等在原地决战的,怎么又变了?

        不过,天皇子却很沉的住气,直接去了神灵谷,而元古自己的眼神也冷冽无比,没有任何情绪波动。

        “去杀南岭蛮族,让那里血流成河,尸骨成山,到时候人族圣体必来拼命。”

        天皇子的话很简单,但却充满了杀气,到了神灵谷后,只提了这样一个建议。

        他的身份太显赫了,作为神明的后人,被祖王都待为上宾,非常客气。

        “这不太好吧,无始钟连响三个月,而今谁敢妄动,万一人族大帝真的复生了,那将是灭族大祸。”神灵谷的一位祖王蹙眉,庞大的身躯如山一样巍峨,压迫的人要停止呼吸。他的背后生有数十对巨大的羽翼,越是这种级数的恐怖存在,越想保留一些种族特征。

        “你们去灭掉南岭蛮族,将人族圣体的万物母气鼎给我夺来,我借你天皇古经第一卷一观。”天皇子漠然的说道。

        “什么,神灵古经第一卷?!”神灵谷的一位祖王当时就惊的站了起来,如山岳一样的庞大身躯无比慑人,背后数十对羽翼铺展开来,一下子遮住了天上的那轮明月,冲起滔天的魔云。

        不死天皇,太古万族心中唯一的神明,他所留下的天皇经,被称为神灵古经,但凡古族莫不想一观。

        那是需要他们顶礼膜拜的无上仙经,传说只需观第一卷,就会窥到生死之奥秘,有成为神灵的古道可证。

        能观一卷神灵古经,太值得冒险一试了,因为他从心底相信,人族大帝无法活到现世来,没有人能有那么悠长的生命,这是一个致命的疑点。

        “好,那群野人该消失了,血洗南岭,给人族当头一棒,让他们从幻想种醒来!”这位祖王说的很平淡,眸子中山河崩塌,日月沉坠,血流成河,有万古轮回一样的沧桑与力量。

        “好,天皇古经第一卷,我等你来拿。”

        “请神之子放心,我必会将人族圣体的人头与他的鼎一同送去,血洗南岭,不过我需要时间。”

        天皇子离去了,这位祖王依然站在当地,魔气滔天,如一座不朽的巍峨魔山一般。

        “祖王,现在这个时候出手,是不是……”

        “哼,我不是说需要时间了吗,现在给我静等,直到紫山消息确定下来。不过现在可以试探了,调集战船……”

        北域悚然,因为有消息灵通之辈得悉,神灵谷又将对外开战了,战船轰鸣,随时会远征。

        夜月下,紫山外是一片可怕的身影,全都身穿宽松的黑衣,披着黑色的大氅,随风猎猎作响。

        远远望去,如同一片死神一般,他们都一动不动,唯有黑色的衣服在舞动,本身如石化了。

        一块巨大的神源被叶凡切开了,他学有源术,已近乎出神入化之境,离源天师不远了,自不会伤到内封的人。

        这个女子当年为寻第五代源天师进入紫山,殉情而亡,只留下了最后一缕生机,被**封于神源中。

        杨怡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美眸紧闭,像是睡美人一般,安详无比。

        叶凡虽然耗尽了药王,但身上却还有真龙不死药液,对于还有一线生机的人来说,喝下去后想死都难。

        将几滴真龙神药液度进她的身体中,一轮如明月一样的光华绽放,点燃了她的生机,仅过去半刻钟,她就醒转了过来。

        神月高挂,月光皎洁,她无比的迷茫,大眼慢慢有神,像是回想起了一切。

        “不要问什么,有一个人希望你好好的活下去。”叶凡道。

        “**那是你吗,要去哪里,为何不肯与我相见。”杨怡目蕴泪光,盯着前方。

        没有转身,没有回头,那个身披黑色大氅的男人,带领一群死神大步向前而去。

        “**,我知道是你……”杨怡哭泣,大步向前追去。

        第五代源天祖师,用大氅将自己浑身都是红毛的可怕身体包裹的很严很紧,没有露出哪怕一点,沙哑着声音,道:“姑娘,你认错人了,这已经是一万年后了,**死在了一个朝霞升起的清晨,随风而散了。”

        说罢,他再也不肯停留,带领一群死神快速远去。

        只有一夜的生命,当第一缕晨曦出现时,就是他与所有死神化成飞灰之际,他没有时间可以停留。

        “杀,杀出一个朗朗乾坤来!”第五代源天祖师大喝道。

        叶凡默然,他不想见到这一幕,但是却无法改变第五代源天祖师的决心,以死镇北域!

        **不想以这个样子见到杨怡,他想留给对方一段永远美好的回忆,不要触及现在的一切。

        “**你回来!”杨怡落泪。

        “**让我告诉你,要好好的活下去!”第五代源天师最后一声大喊,声音有些颤抖,而后与一群死神冲向了远方。

        叶凡大步跟进,随同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