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七百九十一章 黑皇的来历
  • 正文 第七百九十一章 黑皇的来历

    作品:《遮天

        段德踩了一脚狗屎后,在原地转了十八遭,处于暴走状态,张牙舞爪,近乎抽筋癫狂,额头上青筋乱跳。

        他恶狠狠的盯着叶凡,道:“那只死狗是不是也跟着进来了?!”

        当年,大黑狗是唯一让他吃瘪的主,叫嚣着收他为人宠,几次狭路相逢他都没有讨到便宜。

        黑皇很不仗义,占尽优势时叫嚣狂咬,看到情况不妙时撒丫子就跑,不惜把叶凡丢下当炮灰。

        这片地形很复杂,古路幽深,有蒙尘神珠闪烁暗淡光华,照耀前路。

        “以我多年的经验来看,你踩了一坨十几年前的狗屎。”老瞎子哪壶不开提哪壶,专门刺激段胖子。

        段德刚平静下来又跳脚,大骂老瞎子不是东西,不过却也不得不承认,那是很久以前留下的“痕迹”。

        叶凡在这片区域仔细探寻,心有疑惑,难道黑皇并没有回来,都是以前留下的毛发?

        “那只狗什么来历,别告诉我不是以前跟在你身边的那只,化成灰我都认识它的骨头渣,它怎么在这里逗留过?”段德道。

        “它就是从这里出去的。”叶凡道,他对大黑狗的来历早有猜测,而今见到它出没过的痕迹,就更加确信了。

        “它不会是一头太古生灵吧,早看它不是东西了,一定属于一类。”段德道。

        “你怎么不认为它是无始大帝呢?”叶凡笑道。

        这句话一出,震的段德一个趔趄,真的思索了起来,露出惊疑不定的神色。

        “或许真有这可能,我见到过它布下的阵纹,却有古之大帝的玄机……”段德疑神疑鬼。

        老瞎子对着他的后脑勺给了一巴掌,道:“无始大帝真要是那副德行,会有无上威名吗,能叫那种名字吗,肯定得叫无耻,而不是无始。”

        段德道:“我想起来了,在东荒一座大墓中曾挖出过一些玉简,记载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

        玉简杂乱,像是一些野史,所记一点也不正统,涉及到了很多古人,甚至有关古之大帝的一鳞半爪。

        其中一段文字,所记很闲杂,称无始大帝震古烁今,威慑九天十地,宛若一尊神明,但却也有很人性的一面,晚年见到一只小流浪狗将死,以古术救活带走。

        “我靠!”叶凡忍不住吐出了来到这个世界后就没有说过的两个字,下巴差点惊掉在地上。

        他早已推测出,黑皇与紫山有关,与无始有关,但却没有想到曾是一只小流浪狗,还以为是什么天狗成精呢。

        “妈的,以前若是知道它与紫山有关,早就让它原形毕露了。”段胖子也一阵发呆,从来没有想到过,那竟然是十几万年前的一只狗,跟随过无始!

        老瞎子也一阵目瞪口呆,喃喃道:“它是无始大帝晚年捡回去的那只小流浪狗?不可思议,而今与我们同世生存,活到了现在。”

        一篇野史,一小段细节,揭露了黑皇的来历,让三人都都一阵发怔,琢磨了好长时间。

        不用多想,无始的狗肯定知晓许多大秘,它读过无始经也说不定,这简直就是一部活着的仙藏!

        大黑狗为什么能活十几万年,比古之大帝还久远,这并不是什么难解之迷,可以很容易想透。

        自古至今,神源液除却天生的外,唯有古之大帝可炼出,用以封生灵,可让他们数十万年如一日而不朽。

        然而,古之大帝己身却不能自封,他们的血气太强盛了,可贯穿诸天,神源液对他们来说根本无效,这个天地间没有什么神物可压制他们。

        略微一思索,就可以得知,黑皇是被无始封存下来的,而今才出世。

        到了现在,黑皇的一切根本不是什么秘密了,其来历可轻易推测出了,但却也让三人一阵感叹。

        这是一只活了十几万年的狗,最终要的是追随过人族大帝————无始!

        “对于无始的追随者,本应怀着崇敬的心去仰望,但是这只狗,我恨不得活炖了它!”段胖子咬牙道。

        “黑皇真的发生意外了吗,这十几年并不是呆在紫山?”叶凡担忧。

        老瞎子道:“以我多年的经验来看,它回来过,那里有一坨七八年前的‘痕迹’,盗墓小贼又差点走狗屎运。”

        闻听此言,段德立时又跳脚。

        前方,有一个由地乳形成小池子,不过几尺长,乳色晶莹,清香扑鼻,这里有几根黑亮的狗毛,是数年前留下的。

        “它回来过,一定并没有死,不过像是几年都没有出动了,去了哪里?”叶凡狐疑。

        他们继续前行,没有了太古生灵的威慑,山腹中的危险急骤下降,许多地方都可以畅通无阻。

        不多时,他们来到了一处犄角旮旯之地,一块块巨石横陈,叶凡一惊,道:“这个地方……”

        他见到了源天师留下的纹络,曾在此镇封过奇石,很快他寻到了一处造化源眼!

        “世上真的有造化源眼?”叶凡呆呆发愣,站立了良久都说不出一句话来。

        乱石堆间有一个黑洞,不过人头大小,形似一只眼洞,连向大地深处,偶尔会有彩雾涌上来,让人浑身舒泰。

        “什么是造化源眼?”段德眼神热切的问道。

        “是源中的造化地,具体我也说不清,源天书中只有模糊的记载,提到了一些,据说太古前可孕育出神明。”叶凡神色凝重。

        “不会吧,这么邪乎,这不是说我们要发达了,得到了造化源眼。”段德狂笑。

        “你想多了,这只造化源眼已干涸了,精华都被吸干了。”叶凡打击道。

        “什么,是谁,难道是那只狗?”段胖子脸色当时就垮了下来。

        叶凡仔细观察,观看造化源眼,最后脸色一沉,道:“是太古族的天皇子!”

        “什么,怎么会是他?”老瞎子都不能镇静了,就连他也时常关注太古这个逆天神子的动静,因为他的资质太高了,短短十几年的修行超越别人上千年!

        比起古之大帝来说,都有过之而无不及,所有太古族都说他是神明的子嗣,理应如此。

        “当年源天师从紫山带出去过一块奇石,放在了瑶池,最终被我切出来一枚神卵,此地有其气息。”

        几人都一阵发呆,太古以前的无尽岁月,不死天皇之名响彻天上地下,万族共祭,是唯一不朽的神灵,所有人都要朝拜。

        他的子嗣自然被誉为神之子!

        不用想也知道,天皇子拥有最可怕的血脉,而今又吸收了造化源眼,让每一个人都心中沉重。

        “古之大帝的亲子,每一个都是冠古绝今的人物,最终都只差半步证道,拥有无以伦比天赋与强大吓人的血脉力量,若非与他们的帝父同生一世,那会了不得上天的!”老瞎子道。

        说完他看了一眼叶凡,其意不言而喻,圣体即便大成也有敌,古皇的血脉而今不只一条,全都避开了他们的父辈,必会惊慑世间。

        尤其是天皇子,而今得知其吸收了造化源眼,那就更是吓人了,多半会成为第二个不死天皇。

        “其他几个古皇血脉,凰虚道、火麒子也不可想象,他们的父辈多半也留下类似造化源眼一样的东西。”老瞎子道。

        而后,他拍了拍叶凡的肩头,道:“身为圣体,生在这个大世,即便大成也会有敌,那几条古皇血脉没有一个是羔羊,都是蛰伏的神狮。”

        叶凡忽然问道:“太古的皇早已看出,他们在世一天,他们的亲子就不可能证道,因为天地间只有一位皇,故此将他们封到了现世。那我人族大帝就没有料到这一步吗,未曾替后代着想吗,没有留一位最强大的亲子于后世出生吗?”

        “这……难说啊!”老瞎子摇头。

        “这个我知道一些秘闻,昔年有帝子出世,战死在黑暗动乱中,平息了大乱。”段德突然道。

        “这……”几人轻叹,都没有再说下去。

        老瞎子卜卦,段德看风水,叶凡探源脉,一路前行,并没有出现意外,中途见到了几尊死去的古生灵,再无其他。

        “嗡”

        突然,就在这时,吞天魔罐自鸣,没有经过催动而自己摇动了起来,盖子与魔罐相合,悬在几人头顶上方。

        “这是怎么回事?”老瞎子吃惊。

        此罐与其他帝兵不一样,像是依然有生命超出常人的理解,被誉为古今最可怕的帝兵之一。

        “如果说什么兵器可抗无始钟波,非它莫属。”段德道,仔细观察四方,捕捉异常。

        “是这里……”叶凡发觉眼熟,这个地方他来过,昔日曾经躲在此地,避开了一群可怕的太古生灵。

        这是一片开阔之地,是一片广场,亦是一片可怕的石殿,仔细观察亦会吃惊的发现,上方的悬石壁像是一口大钟。

        “无始钟!”

        “它隐在石中,这么巨大啊,真想看看他的庐山真面目。!”

        段德与老瞎子惊悚,万一要误入进去,说不定就会钟鸣不绝了,镇杀一切!

        “先绕过去,千万不要让钟鸣。”段德道,老瞎子亦点头,唯有叶凡怔怔出神,无始钟是他此行最关键的一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