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七百九十章 狗屎运
  • 正文 第七百九十章 狗屎运

    作品:《遮天

        岁月洗尽铅华,琼楼玉宇层叠,沾染着历史的尘埃,光线暗淡,宏伟的道台上那尊身影很模糊,压迫的人要窒息。

        他是无始大帝的吗?三人刚一进来就见到一条人影盘坐在上,隐在雾气中,当时就懵了。

        “刷”

        雾霭中,两道闪电射了过来,照亮了这片昏沉的山腹,那尊身影睁开了眼睛。

        “他还活着!”段德浑身凉飕飕,作为一个有志挖古之大帝墓穴的人来说,没有比这更糟糕的事情了。

        当然,对于他们来说更多的是震撼,几乎要窒息,一尊活着的大帝,过于飘渺,如同神话一样!

        “不对!”老瞎子虽然绰号中带了个瞎字,但是眼神却比谁都好,望穿迷雾,看清了真身。

        段德也于刹那睁开了阴阳天眼,窥破了本源,当场就跳脚起来,同时浑身起了一层小疙瘩,道:“他妈的,是一尊太古祖王,这次麻烦大了。”

        叶凡也一阵发毛,前方那是一尊货真价实的古生灵,睁开神目后,可清洗的见到其真身。

        道台上雾气缭绕,却难掩那种气机,杀气慑人,他虽然是人形,但却生有二十四对羽翼,皮肤褶皱,堆积在一起,疙疙瘩瘩,整个人像是要坐化了。

        他很高大,盘坐在道台上,腰杆挺的笔直,眼神很吓人,甚是渗人,死死的盯着他们。

        这是一个衰老的不成样子的太古生灵,头发全部掉光了,但是却很妖邪,如同一尊古老的魔神一般,杀气很重。

        “别怕,他要死了,看样子即将化道,对付不了我们。”段德给自己打气。

        突然,一声低沉的魔啸发出,道台上的这尊衰老的古生灵扑了过来,出手无情,上来就是大毁灭,铺天盖地的圣人气息如一片星域化成了海洋奔腾咆哮而至。

        这种威压不可想象!

        一位太古祖王的力量,当世谁人能敌?尽管他已老迈不堪,但依然远超他们几人。

        段德与老瞎子大叫,神魂差点离体,圣人一滴精血就可灭掉一位大能,这样扑杀过来,谁受的住?

        他们果断祭出狠人大帝之器,魔盖与罐子相合在一起,发出了一种极道威压,将他们护在下方,不然会当场化成飞灰。

        “轰”

        叶凡浑身都是黄金光芒,他所入主的肉壳乃是一位专修单一秘境的圣人,且与他一样是一位圣体!

        这种体魄当世无双,而今活着的人难以媲美,他稍微一个动作,就像是一片金色的汪洋在浩荡一般。

        叶凡的身体化成一道炽盛的光,当场就冲了过去,迎上这尊太古祖王,没有动用法术,上来就扭住了其一条手臂。

        短兵相接,近身搏杀!

        这是叶凡唯一的选择,不然必死无疑,他有圣壳,但却没有相应的法力,无天地大道规则支撑,只能靠这具不灭之躯杀伐。

        剧烈的碰撞,瞬间的生死!

        身为圣人级的人物,这样的肉搏让人毛骨发寒,随便一个动作就是毁灭性的。

        “噗”

        叶凡将这个老祖王的一条手臂撕了下来,圣壳无双并不是虚言,同阶圣人来了被抓住后只能饮恨。

        一长串血花崩开,瞬息湮灭了一片虚空,让那里成为了化道之地,毁灭一切生机。

        “圣人一滴血斩一位大能,果然非虚,这么多血足够灭一群了!”段德头皮发麻。

        “坏了!”老瞎子惊道,与段德一起催动吞天魔罐向前压去,因为这尊祖王看出了叶凡的虚实,浑身法力澎湃,想以此大道烙印镇杀。

        圣人动用法力那绝对可以崩坏多少万里的净土,也幸亏是在紫山中,这里的一切都无法摧毁,不然早已化为一片废墟。

        段德与老瞎子如果没有吞天魔罐守护,任他们天大的神通也要被震碎成粉尘,连渣都剩不下。

        “砰”

        叶凡并没有等他们祭吞天魔罐过来,自己手中抓着一块绿铜直接就迎上了滔天法力。

        这一击,漫天大道纹络成灰,全部消失,化为了乌有。

        “噗”

        与此同时,叶凡用力一搏,将老祖王另一只手臂撕了下来,鲜血喷涌,这是一副很血腥的画面。

        一声低沉的怒吼,这个都已经快老死的祖王浑身燃烧,想要以法力焚毁纠缠住他不放的叶凡。

        “轰”

        突然,这尊古生灵一下子崩碎了,没有鲜血淋淋,没有骨头渣子四溅,而是化成了一片道光,消逝在空中。

        化道!

        叶凡发呆,老瞎子与段德也瞠目结舌,这个老祖王竟然这样消逝了。

        “我知道了,我们进来的时候,他就在化道,已经快不行了。”

        他们暗自庆幸,不然的话一尊鼎盛的太古圣人在此,即便有极道帝兵不也不一定能稳妥的干掉。

        叶凡方才伤到对方,实在是因为侥幸,衰老的祖王不知他肉壳无双,近身搏杀一把被抓住了,不然的话多半是截然相反的结果,会是他血淋淋!

        “侥幸,若非他在化道进程中,于关键时刻归化在了天地间,麻烦就大了。”

        “小子你那块绿铜……”段德眼中炽热。

        “没你什么事。”叶凡赶紧将他扒拉到了一边,将绿铜揣了起来,并不收进体内,不然很难祭出来。

        “这块绿铜威力可真大,挡住了太古圣人一击……”老瞎子也嘀咕。

        “这玩意只能被动防御,根本没有一丝攻击之力,不然刚便震死那个太古祖王了。”

        段德一百二十个贼心不死,对绿铜念念不忘,不过却也没辙,最后盯住叶凡的肉身啧啧称奇。

        一具圣壳无论放在什么年代都是可以让人打破头颅而抢夺的瑰宝!

        “你从哪里挖出来的这具肉身,将圣人都可以撕裂,绝对是神壳。在那遥远的过去,据说总共出了九位大成圣体,我寻找多年,一直未果。要是能挖出来一具,来绝对无敌了……”段胖子磨叽个没完,注意力从绿铜转移到了圣体上。

        说到最后,他露出异样之色,道:“对了,你的真身呢,放在了哪里?”

        叶凡听到这句话,心头顿时狂跳,这个王八蛋果然是想到了这一茬,他不动声色,没有多说什么。

        “我知道了,你肯定是埋在了外面,且留下了一缕元神,怕身灭古皇山中。”段德嘿嘿的笑了起来。

        叶凡一阵不自在,恶狠狠的道:“死胖子你少打歪主意,你盗尽天下陵园也就算了,难道还想盗到我这个活人身上来不成?!”

        “哪能啊,我段德是什么人,义字为先,从来不做缺德事,我只是一个伟大的考古者而已。”段德干笑。

        这个地方死一般的宁静,除却蒙尘的琼楼玉宇外什么也没有,显然并不是紫山最深处,并非无始大帝坐化之所。

        老瞎子手中的龟甲噼里啪啦,不断卜卦;段德走走停停,连看风水;叶凡也没闲着,寻源脉走向,观测地形。

        这三人走到一起还真是绝了,分工明确,时间不长就定位出一条前路,沿着一座古洞深入了进去,来到另一片开阔地。

        “与我上次走过的路完全不一样……”叶凡不得不叹,紫山内部很大,自成一方小世界,他昔日所走过的区域不过是一隅。

        “前方有水声。”

        三人惊讶,沿着一条青玉铺成的古路前行,拾阶而上,来到了一处古地,有亭台遗迹,也有枯死的老藤与古树。

        水光闪烁,前方有一个池子,竟是青玉开凿出来的,成为了一片水泽,白雾蒸腾。

        “这该会是什么仙池吧,难道是无始大帝的浴池?”老瞎子非常不仗义,到了这里后一脚就将段德给踹了下去,让他去试水。

        “妈的,老货,道爷我记住你了!”无良道士愤愤,而后神色有怪异了起来,自语道:“这水真特别,可助浑身血液加速运行,能提升修行速度。”

        “咕咚咕咚”

        他连着喝了几大口,大赞味道甘美,称水的源头可能是神泉,当下就跳了起来,向上游奔去。

        当来头流水的尽头,这里云蒸霞蔚,氤氲流转,五光十色,有一口更绚烂的泉池,是五色彩玉开凿出的。

        “这绝对是无始大帝的净身之地,道爷我也享受一番。”段胖子一下子扑了进去,又狂喝了几大口泉水。

        叶凡神色怪异,他蹲下身来,在泉池畔捻起几根油光黑亮的兽毛,一时间呆住了。

        “小子你手中拿的什么玩意?”段德感觉大事不妙。

        “鸟毛。”老瞎子云淡风轻的说了一句。

        段胖子当时脸就白了,使劲的干呕,苦胆水都快吐出来了,怎么看都像是一小撮狗毛。

        “他妈的,这里有一只狗不成,暴殄天物,在这样一个神池中泡澡?”段德一边吐一边大骂。

        叶凡心中很激动,这绝对是黑皇的毛发,这种气息太熟悉了,这条比段德还缺德的狗果然没死,跑紫山中来了。

        段德骂骂咧咧,从泉池中爬上来,言称倒了八辈子血霉,这里怎么会有一只狗?

        “是神泉吗,味道咋样?”老瞎子很不厚道,笑眯眯的拍了拍无良道士的肩头,上前凑近乎。

        “你不提这茬能死啊!”段德又想吐了。

        突然,一阵清香飘来,让他们三个几乎神魂离体,浑身舒泰,差点飘起来。

        “什么味道?”

        一道火光划过,一只绚烂的鸟雀从几人头顶上方飞过,五光十色,美丽的近乎不真实。

        “这是一只鸟?”

        “妈的,这是一只凤凰,传说中的神鸟!”

        “我知道了,是不死神凰药,快追!”

        三人惊醒后,全都激动了起来,一路追了下去。

        然而,他们追了一段距离,却失去了不死凤凰的踪影,追丢了。可是段德却无比兴奋,道:“真是走了狗屎运了,我有预感,一定能得到一株不死药!”

        忽然,他神色僵住了,低头看了一眼脚下,顿时气急败坏,破口大骂了起来:道:“你妈的,谁家的狗没拴住啊,道爷我他妈的真踩狗屎了!”

        在其脚下,确实有一坨,段德的鼻子差点气歪了,乱蹦乱跳,几乎抓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