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七百八十九章 紫山大墓
  • 正文 第七百八十九章 紫山大墓

    作品:《遮天

        紫山前,段胖子毛了,果断祭出吞天魔罐的盖子,而后……撒腿就逃!

        他并不是想战斗,而是飞遁,虽然有半件极道帝兵在手,但毕竟不是无缺的,且催动起来绝对会把他吸干。

        很没高手风范,很没英雄气概,他以吞天魔罐的盖子护体,撒丫子狂奔。

        那尊圣人皮包骨头,血肉干涸,但是外放出的生机却恐怖的吓人,穿着也不知是什么年代的一件残破战衣追了下来。

        这自然是叶凡,入主圣人体壳后来到这里见到段度就想拾掇他一顿,自然将无良道士吓坏了,比兔子还跑的快。

        叶凡短暂适应这具躯体后立时展开了行字诀,很快追了上来,桀桀怪笑。

        “他妈的,笑的这么渗人……”段胖子寒毛直竖,缩了缩脖子,跟个皮球一样滚动,速度一下子提升了数倍。

        叶凡猛追,这具体壳上稀疏的头发乱飘,深陷的眼洞幽光森森,真跟一个万年老尸似的。

        “桀桀桀……”

        听到这种笑声,段德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见到对方探出一只大手要摸他屁股,吓得熬唠一嗓子,化成了一道乌光,直接没入地下。

        叶凡运转天眼通看出来了,有一条盗洞连向地下深处的一座祭坛,这死胖子被吓得要横渡虚空而去。

        “哈哈哈……”叶凡大笑。

        段胖子站在祭坛上脸色阴晴不定,而后慢慢琢磨出了味儿,这真要是一尊想杀他的圣人,恐怕早对上古吞天魔罐出手了。

        “狗日的!”

        段德冲出盗洞,盯着叶凡看了很长时间,气急败坏,破口大骂,差点扑过去一顿打杀。

        他懂得风水墓葬学,修成了阴阳天眼,仔细观察与感应,见到了圣人天灵盖冲出的那缕熟悉气机。

        段德大骂完毕,而后眼神又火热了起来,道:“有这样一尊圣人肉壳可用,进紫山稳妥多了。”

        叶凡熟悉这尊圣人躯后,感觉体内那干涸的轮海、道宫等全复苏了一些生机,甚至那残破的铜钟与战戈都飞了出来,为他所用。

        但他却又一阵叹息,这具肉身的强度绝对无话可说,强大的离谱!他感觉像是可以拍碎圣兵。但是,神力虽复苏了部分,但却不能全部复活,毕竟死去多年了。且,元神已逝,并无圣人法则、没有大道感悟烙印留下。

        这是一具圣人肉壳,被叶凡的元神入主后,肉身绝对是无敌的,但想跟真正的圣人一般发威,那可难度太大了,缺少相应的逆天法则印记。

        “那种东西是生于元神中的,印记早已随时间而灰灭,不然你如何能入主进圣壳内,早被抹杀了!除非是古之大帝的肉身,估计连发丝、甚至连修剪下来的指甲都交织有无上大道神则,生长有天地最本源的纹理。”段德道。

        叶凡问无良道士,老瞎子怎么还没有来,他言称去向第七大寇涂天借魔罐去了。

        两人在此等了数天之久,终于见到了神棍老瞎子,比起十几年前他更像江湖上的老骗子了。

        刚一见面,他就亲热的抓住段德的手,摇啊摇,而后干净利落、无比熟练的就将一串天妖神珠给卸走了,脸不红心不跳的套在了自己的手腕上。

        段德跳脚,大骂他白眼狼、没良心,白救了他的性命。

        老瞎子则翻白眼称,是自己救了无良道士的命,是死胖子盗了某一太古王族的古陵园,才惹出一尊祖王分身追杀而出。

        没一个好鸟,这是叶凡的认知,这两人没一个好东西,都挺混账的,凑在一块半斤八两。

        老瞎子的修为而今很吓人,叶凡有点摸不透,依照他的猜测,当年跟赤龙一个级数的人,天地又变后当为王者了。

        “这要是进去先不说其他,惊动了当中的太古王族怎么办?”叶凡询问。

        “放心,一个个都早已滚蛋了,当年无始钟波一响,这里的古王全被扫地出门了。”段德道,说了一些不为人知的秘辛。

        当年,无始大帝入主紫山,将九条龙脉中的守护者全部给拘禁到了古皇山中,留给他们一块地方当门神。

        “说的好听是门神,其实就是强行拘禁他们在此,当作护门的仆人。”老瞎子道。

        上一次钟声大响,所有太古族都被震了出来,不能停驻在此,紫山几乎已空。

        “走吧,还等什么,据传里面有一株不死神凰药,这次我们闻闻药香也好。”段德迫不及待。

        “你这盗墓小贼在这里蹲点十几年了,早知你没憋什么好屁,连太古王族的陵园都敢进,今天终于忍不住打古之大帝的墓穴注意了。”老瞎子道。

        “妈的,我只是一个伟大的考古者,一切都只是为了还原历史、见证奇迹而已,别把我崇高的理想与你那渺小的神棍心态并论。”

        “狗屎!”老瞎子简洁明了。

        “别吵了,我们是强行破开,还是寻出通道进去?”叶凡问道。

        段德道:“每一座大墓都是一个美轮美奂的艺术品,强行破门而入那是在犯罪与践踏历史,是千古罪人,我们要斯文的走进去,要以崇高的心境去鉴赏。”

        “滚!”老瞎子一巴掌扇在了他的后脑勺上,顺手扔在地上一堆龟甲,开始找上上大吉卦。

        最终,他指向一条龙脉言道,那是生之门,有吉瑞卦象。

        叶凡一看就笑了,正是他当年所走的路,但是当沿着地下古脉进去后却都笑不出来了。

        在最深处,那个天生的阴阳图化成了一片混沌,成为了一个道点,让人心悸,忍不住颤抖。

        叶凡深受触动,阴阳逆转,化为了无极,是为先天道始,这是一种可怕的道变!

        这里绝对进不去了,强闯的话多半会归于无极,当场化道,成为一缕法则,自身将消散在天地间。

        “这就是你的卦象,纯粹就一江湖神棍,比我的墓葬学差远了。”几人都退出,段德磨叽。

        “人有失手马有失蹄,那是曾经最安全的一道门,不过被叶小子走过了一遭,反而成为了最为凶险之地。”

        随后,老疯子连续推演,龟甲噼里啪啦的作响,在地上滚来滚去。

        他神色凝重,又连续否定了五条龙脉,一一去验证果然都是绝路,前人走过,成为了天堑。

        只剩下了最后三条,一一推演开来,发现都可走通,最终他们选了一条卦象稍好的路,开始前进。

        “我们来到了宇宙星空吗,怎么像是星域?”段德犯嘀咕。

        这条龙脉很难走,他们也不知道破去多少阵纹,穿行过一处处生死险地才艰辛的来到尽头。

        这是一片璀璨的星空,迈步走进去会让人迷失,根本就没有办法通过,不明所以。

        “真是一片星域……”连叶凡都有点发傻了,这条路太神秘了。

        他不禁想到了老子西出函谷关的秘史,打开函谷关西城门,便连接着一片星域,走向星空古路。

        难道这条龙脉也是如此,尽头之处可入星域中去?

        “这并不是真正的星域,但却也差不多,这恐怖是无始大帝炼化出的一片微型星域。”老瞎子道。

        叶凡傻眼,这还怎么过去,隔着一片星域,得飞行多少年?直到老死坐化那一天恐怕也到不了尽头。

        “并非真正星域,是有破绽可寻的,无始大帝既然在前几条龙脉留下了通路,这里也一定能过。”老疯子道。

        段德道:“这可不一定是无始留的,说不定是不死天皇那个老鬼炼化的,毕竟最开始这里是他的坟头。”

        “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但只要不是真正的星域还是有办法的。”老瞎子开始以龟甲推演。

        就这样,他们又开始了一番艰难的旅途,冒着生命危险而前行。

        一夜间,老瞎子扯掉了一地的头发,终于是琢磨出了一个方法,寻找空间节点,他认为必有一条生路。

        数天后,他们迷失在了这片可怕的星域中,不辨方位,彻底失去了空间感。

        突然,一口黑洞莫名出现,将他们全部吞没了进去。

        “轰”

        在这一刻,叶凡入主的圣壳展现出了可怕的一面,一拳粉碎真空,带着几人飞了出来。

        “不对,就是这口黑洞,穿行过去,就通过了这片星域!”老瞎子突然叫道。

        “那还等什么,祭吞天魔罐,穿行过去。”段德道。

        “不行,现在动极道帝兵的话,多半会引发无始钟震动,到时候多半会将这里粉碎,我们凶多吉少。”老瞎子摇头,而后盯住了叶凡。

        “行,你们放心的话,那就让我试试看吧。”叶凡道。

        星域黑洞是什么?吞噬一切,毁灭一切,恐怕也唯有圣人肉身可挡,其他人根本承受不住那种力量。

        叶凡将他们收进体内,而后深吸了一口气,化成一道光,黄金血气冲天,照亮了整片微型星域。

        “轰”

        他没入了黑洞中,一下子穿行了过去,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出现在一座紫色的山腹内。

        光线有些暗淡,玉质的殿宇楼台等都像是蒙尘了一样,古朴无光,一条条古路、一座座古洞连通向四面八方。

        他们成功进入紫山内部,段德一蹦老高,激动的搓手,道:“干我们这一行的人,一直在研究一个重大课题,那就是如何攻克古之大帝的幕,尤其是无始坟,我是第一个进入到此地的考古者。”

        “我们是不是直接来到的了最深处,来到了无始大帝的坐化地?”老瞎子浑身不不自在,盯着琼楼玉宇后面的一座高台。

        叶凡与段德闻言,也都向深处望去,顿时浑身寒毛倒竖。

        那里有一座道台,无比宏伟与高大,有许多雾气在缭绕,显得神秘而可怕。隐约间可见到一尊高大的身影盘坐在上,有一股让人心悸的气息弥漫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