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七百八十八章 考古学家
  • 正文 第七百八十八章 考古学家

    作品:《遮天

        清冷的风划过大地,在高山大壑间发出呜呜声,越发显得凄寂。

        北域广袤无边,枯寂与单调是永恒的主题,难见繁花盛开,少见花香鸟语。绿洲如芝麻粒一样散落,星星点点,根本算不了什么。

        叶凡穿行过一片又一片赤色的大地,终于是按照记忆寻到了目的地,一座紫色大山横立前方,如怒剑冲霄。

        地平线上还有九条山岭横陈,如九条真龙一样横卧,透发着万古的沧桑与寂寞。

        毫无疑问,他来到了紫山,也就是太古生物口中的古皇山,无始大帝坐化的地方。

        古往今来,无始大帝之强势谁人可及,可以威慑九天十地,让诸多生命禁区都老实本分。

        其实,狠人大帝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绝对够狠与强大,如果复活过来,估计太古祖王都要颤栗。然而,狠人一活就是三四世,都不知去寻哪一世身。

        “紫山……我又来了。”叶凡一阵感叹,几次欲入内都不能,而今被逼到了这一步,不得不冒死了。

        昔年,诸圣地多次进攻紫山,想得到无始大帝的传承,但是钟波一响,持多件极道帝兵的人们都只能避退。

        最后那一次,诸圣地与中州神朝联手,终于是攻进去了,甚至有人称在一座道台上见到了盘坐的无始大帝。

        “过去这么多年了,无始钟为何无人而能自鸣,究竟有什么力量在控制,压的其他帝兵都不能抗?”

        “无始大帝真死了吗,他这么强势的存在,也许会留下什么后手也说不定。”

        “退一步说,无始大帝如果死了,他的肉身一定不朽,他为先天圣体道胎,我是圣体,多半也可与他产生感应,若能入住其躯……”

        叶凡自语,他打定主意要进紫山,对无始大帝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一定要有个结果。

        他降落在地,一步一步来到近前,这座气势雄伟的紫色大山让人深深敬畏。

        这里有着太多的秘密,太古万族心中的神明——不死天皇亦曾葬在此地,原本名为古皇山。

        连天皇子都是从这里出去的,是被万年前的源天师当作惊世奇石带走,而后被叶凡在瑶池切出一枚神卵来。

        “古皇山,是太古万族朝圣的地方,葬有不死天皇,最终无始大帝也选择了这里。”叶凡自语。

        源天师曾说过,这里穷天地变化之极尽奥妙,曾让后人礼敬此山,日后有善缘。

        叶凡再次归来,自然不会忘记动用源术好好的查探,希望今日能够解开这个谜,到底奇特在哪里。

        “让太古万族心中的神明以及人族大帝都选在此处,这里到底有多么引人的底蕴?”

        叶凡绕紫山而行,丈量每一寸土地,眺望远处的九条龙脉,想要窥破天机。

        突然,他当绕行到另一面时,与一个人走了个对面,双方顿时大眼瞪小眼。

        “狗日的段德!”

        “鸟人圣体你怎么还没有死!”

        两个人几乎同时开口,相互诅咒对方,全都是一脸的不爽。

        前方,一个胖子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好人,身穿道袍,头戴紫金冠,衣着绝对都是宝贝,正是无良道人。

        “死胖子,你又做了多少缺德事,挖了多少坟头,看你头上的宝冠还有身上的天蚕道衣绝对都是刚出土没多久的。”叶凡鄙视道。

        “行啊,眼力见长。对了,他妈的,你什么时候还我那些兵器,当年洗劫完后就当没事了?”段德很不爽。

        “死胖子你跑这来做什么?”叶凡一脸惊异的神色,道:“你该不会是将无始大帝也惦记上了吧,想挖他的坟?”

        “话可不能这么说,无始大帝死没死还是两说呢。”段德很心虚,道:“我是来瞻仰遗迹的。”

        “这话你也好意思说的出口,整天挖人家祖坟的人,来瞻仰一座大墓,你说什么意思啊?”叶凡撇嘴。

        “我勒,在这个地方你别乱说好不好?!”段德急眼。

        “你也有怕的时候,你也相信无始大帝没死?”叶凡奇道。

        “无始这人就是死了也不是其他人能亵渎的,乱说话会有大祸的。”段胖子越发的心虚了。

        “你这个家伙整日偷坟掘墓也有怕的时候?”叶凡感觉好笑。

        “妈的,别那我跟那些蟊贼并论,我是一个有着崇高理想的考证者,一切都只是为了还原历史真相。”段德大言不惭。

        叶凡一脸鄙夷之色,道:“你一个盗墓贼,整的跟一考古学家似的,我都替你脸红,还什么还原历史真相,你怎么不说是考证人类进化与修炼历程呢?”

        “我发现你这不怎么招人待见的小子有时候用词还是挺准确的,没错,以后我就是考古学家了,别说我是盗墓贼,谁再提我跟他急。我是有一个崇高的理想、以理顺人类的进程为己任、通过地下陵园而再现真实历史的伟大考古者。”段德正气凛然。

        “我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叶凡真受不了他。

        “所以说,我是来这里考古的,要见证古之大帝的奇迹,以鞭策后世,这具有里程碑式的重大历史意义。”

        “你就得瑟吧。”叶凡对他快无言了。

        “对了,小子你怎么还活着,惹了神灵谷,大骂了太古王族,而今又活蹦乱跳跑到北域来了,你是吃多了还是活腻了?”段德一脸的惊奇。

        “你能不能说点好听的,我想来考古行不行?”叶凡斜了他一眼。

        “我就知道我们是同是伟大的历史见证者,你的源术与我的风水学合一天下无敌。”段德很能扯,而后突然问道:“你真的离开了这个世界十二年,去了哪里,都见到了什么,那边墓多吗?”

        “哪凉快你给我死哪去!”叶凡选择无视他,而后继续开始丈量紫山,要弄个明明白白,清清楚楚。

        他越看越邪乎,越琢磨越吃惊,这里有究竟有什么奥妙?竟是涉及到了生与死!

        一位古之大帝选择在这里,那可就不言而喻了,他们理阴阳,通生死,这有些吓人,难道无始真的还活着?

        “怎么你也看出不同寻常来了,对于我这个考古界最权威的人士来说,这个地方真妈的邪门。”

        “你看出来了什么?”叶凡问他。

        “这是一座大坟,超级巨大,以九条龙脉牵引,像是要破天而去。”段德道。

        “什么?!”叶凡听他这样一说,激灵灵打了个冷颤,听这个家伙一说,还真跟九龙拉棺一样了。

        “我以考古界权威的身份可以肯定的说,这座大坟不是给死人建的,这是为活人准备的。”段德说出这样一句话来。

        两人观点相近,而后认真讨论了一番,得出一个惊人的结论,这里的天地大势可通阴阳,逆生死,是一处造化仙地。

        “不可能,古之大帝都死绝了才对,无始要是还活着,青帝根本不可能出现在世上!”

        “上次攻入此山时,有人说真的亲眼见到了无始大帝盘坐道台上,栩栩如生,宛若有生命。”

        ……两人越谈论越觉得诡异,这个地方让他们有些发毛。

        随后,他们想到了不死天皇,那可是一个古老的存在,是太古万族心中唯一的神明。紫山最早是其葬地,严格来说,无始大帝是鸠占鹊巢,后来入主的。

        而后,他们刹那间又想到了中州的仙府世界,那里可是有一具以悟道古茶树造的棺椁,里面有一张不死天皇的皮。

        “不死天皇是自己活着跑出去了,还是被无始大帝给扔出去的?”

        两人越琢磨越不对劲,这个地方比他们想象的还复杂与可怕。

        “小子你还想进去吗?”段德斜着眼问他。

        “我不得不进,为了震慑太古万族,没有别的选择,不然神灵谷就要大开杀戒了!”叶凡叹道,而后问他是否要进去。

        “我是一个有大气节的人,为了还原历史真相,为了解开无始钟自鸣之谜,我决定深入进去。”段德义正言辞道。说到底他还是想挖墓,盯上了无始钟。

        叶凡乐得他跟进,这个家伙身上有半件帝兵,且懂得风水墓葬术,绝对是一大援助。

        “不能这样进去,当年几个圣地与不朽神朝持数件极道帝兵进去都给轰杀了出来,也不知道死了多少老古董,我就半件帝兵,进去非被轰成渣不可。”段德嘀咕。他决定去寻老瞎子,让他将吞天魔罐的另外半件借来。

        “能寻到他吗?”叶凡怀疑,这些年来北域十三大寇死的死消失的消失,遭遇了重创。

        “当年,他持半件帝兵而出,去救那些小土匪,但是差点被一位太古祖王的分身袭杀。是我及时赶到,令吞天魔罐合一,将那个祖王分身给粉碎了。”

        叶凡惊异,想不到还有这等事,看来这么多年来十三大寇真不好过,难怪老不死都去冲关了,难道快证道成圣了吗?

        “也许,当世唯有吞天魔罐合一后才能护我们周全,它与别的帝兵不一样。”段德道。

        吞天魔罐分开时,威力不显,甚至难以催动起来,可是一旦合一,会诡异无比,偶尔能听到叹息,仿佛上古天帝要复活。

        它是狠人的兵器,以自己的躯体铸成,与其他帝兵完全不一样。

        段德离去了,去寻老瞎子。而叶凡也离开了紫山,开始准备了起来。

        在一片未知的山岭中,叶凡深入地下上千里,将自己的真身埋了起来,元神飞出,入主圣壳内。

        “狗日的段德就在这块地域,这王八蛋千万别把我真身给盗走了。”叶凡嘀咕,也不知道刻下了多少源天神纹。

        他想尽办法,花费了数天的时间,才将两块绿铜弄出来,纳入圣人体壳内。

        而后,叶凡带上几块帝玉以及其他各种所需,重回到了紫山。

        “妈的,一尊圣人!”段德已先一步回来了,眼睛都直了,当时就祭出了吞天魔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