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七百八十七章 震慑诸王第一步
  • 正文 第七百八十七章 震慑诸王第一步

    作品:《遮天

        人族圣体的疯了吗?所有人都有点发呆,大骂太古王族,言称神灵谷是渣,这得有多么大的胆子才敢说的出口。

        肆无忌惮,与太古王族叫板,让许多人族教主都跟着心惊肉跳,怕神灵谷将这口气出在所有人的身上。

        当王腾得之这一切后有些发愣,他昔年即便再狂妄也不敢如此,叶凡的所作所为让他都怔怔无言。

        山崖上,华云飞默立良久,始终无语,他自问可傲视人世了,但却还没有敢向太古王发狂的勇气。

        一条神瀑,如一挂天河从天而降,白茫茫一片,水雾缭绕,烟霞蒸腾,摇光圣子默默思量了很久,遥望天际。

        北域神城内,一个邋遢道人乱发披散,道袍古旧,手持酒坛,酒气熏人,道:“骂的好,神灵谷就是个渣!”

        周围的人们惶恐,神蚕道人敢这样说,他们可不敢在这里倾听,全都一哄而散。

        北域,血凰山,万劫不坏,高耸入云。

        它通体都呈赤色,像是被凰血染过,自古至今都是一处不能踏足的密地,连太古生灵都对之敬畏。

        此时,山顶上有两人盘坐,其中一人如磐石一样,像是亘古长存,始终未曾移动过一步,很久后才睁开眼睛,道:“我只为道存,其他不管。”

        另一边,一个浑身都被五色神光所笼罩的年轻男子,俊美的让全天下所有女子都要嫉妒,闻言什么都没有说,站起身就走。

        直到快离开山顶时,他才开口,道:“凰虚道那你继续闭关吧。时间不会太久远,我仙三斩道后,自己去杀圣皇子。”

        远处,一名老仆人在等候,弯腰驼背,闻言道:“同阶争雄,天皇子若不为第一,谁敢称最。”

        血凰山的一名老仆人,道:“证道者靠的不是血脉的力量。”

        “去将人族的圣体杀了,他的话太多了。”被五色神光笼罩的天皇子在下山时对跟在身边老仆人道。

        太初古矿外,火麒子又来了,他与天地相合,法身压塌虚空,看不清躯体,只觉如一道不朽的丰碑。

        “我欲证道,是从人族圣体杀起,还是从族内其他有古皇血脉的人开始清洗……”

        东荒,即便是古族间,也无比复杂,叶凡所要面对的比他想象的还要艰难。

        自叶凡从大骂神灵谷为渣,传出老疯子的在大杀祖王的烙印后,各族皆震,全都想寻到他,了解个究竟。

        世人不知,在这天下不安,大动乱将要发生之际,叶凡进入了东荒。

        若是被人知晓,一定会骂他为疯子,不知死活,那是太古王族的栖居地,这简直在自投罗网。

        他要去做一件大事,并没有让其他人同行,李黑水、东方蛮跟神王兄妹一起去了姬家,静等佳音。

        叶凡将要去做的事,可能九死一生,他不想让人知晓,更不能让他们跟着去冒险,他一个人就足够了。

        第一站,他来到了圣崖,站在这片漆黑大山外,他默立良久,想进去但始终未能迈开一步。

        黑色的大岳,巍峨压人,都是山中之王,岳中之帝,有一种迫人的气势。

        最深处那座山,有一片血染的石崖,大成圣体横尸在此,有着太多的妖邪与诡异。

        “可惜了,即便我九死一生,再临那里,多半也会被具尸体弄死。”叶凡想到了大成圣体身上的绿毛,那种可怖景象让他今生难忘,他觉得有太过诡异。

        最终,他离开了。

        北域,浩瀚无垠,每一块赤地都有数十万里,只有少量的绿洲点缀其间。

        阔别十几年了,再次踏上这片缺少生机的大地,叶凡百感交集,他能够打破诅咒,有今天的成就都是这里开始的。

        他没有耽搁时间,径直赶向一片到处是水泽,到处是湖泊与江河的绿洲,来到了青蛟王的隐居地。

        这是一个小世界,方圆能有上百里,并不是很广阔,为古之圣人所遗留,与天地隔离。

        昔年,叶凡曾来此闯进不老殿,解救了庞博。

        而今,他秘密而来,扮成一名古妖,不想走漏风声,展示大能实力后进入了重地。

        然而,让叶凡没有想到的是,青蛟王已于两年前坐化了,被葬于一片水泽中。

        “岁月真是无情,可悲的修道路,求长生,到头来却都免不了一死。”

        叶凡一阵轻叹,站在那边水泽前,一阵失神与发呆,当年青蛟王何等强势,敢与孔雀王一起去追杀圣地的主人。

        到头来,却与常人无异,也只能身死道消,成为一缕烟尘,不复存在。

        “龙死归海,我将他葬在了最喜欢的这片水泽间。”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叶凡祭拜,对水泽行礼,念了一会儿道教的度人经,刻下一下祥和的阵纹,这才起身。

        “见过赤龙前辈。”叶凡恢复真身。

        水泽畔,一个老道士很干瘦,身穿古旧道袍,精气神十足,血气旺盛,也不知比以前强盛了多少倍。

        正是赤龙老道,他仙三斩道成功,度过了那一关,而今已是一位可雄视天下的王者。

        “真是后生可畏,一别十几年你有了这等实力。”赤龙道人叹道。

        叶凡对他真心感激,当年赤龙老道几次出手相助,不惜与诸圣地的教主动手,他不会忘记。

        一别多年,发生了太多的事,两人都颇有感触,谈到了一些故人,都不禁唏嘘,赤龙老道的故人没剩下几个了,都坐化了。

        “孔雀王可好?”叶凡问道。

        “当年,我有八位结拜兄弟,而今只剩下他与我了。”赤龙道人长叹,岁月磨灭了太多,留下不少凄凉。

        让叶凡心安的是,孔雀王无恙,初步斩道成功,正在闭关巩固,他日将会焕发出无上风采。

        “以他的资质来说,早该斩道了,只是这天地不允许而已。”赤龙道人这样说道。

        叶凡深知孔雀王的可怕,东荒有那么多大能,也唯有他能让诸圣地头疼,不仅因为他站在绝巅,更是因为他惊才绝艳,屹立七禁领域内。

        像孔雀王与赤龙老道这样的人,若是天地未变,早已迈过仙三那一关了。

        为何圣人不显,为何王者少见,一切都是因为后荒古时代,天地规则发生了变化,让人难以证道。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每一为能斩道、或者成为圣人的存在,都是各种复杂原因促成的,不难难以闯过,且不可复制。

        若非天地局限,强大的修士远比现在多!

        赤龙道人有感,现在天地再动了,一切规则又都开始重演,故此在前些年他一举冲关功成,而今孔雀王也迈出了那一步。

        太古万族为何选在此时出世?按照赤龙老道的推测,这一次天地再变后,将在无尽漫长的岁月中保持下去,不会反复了。太古各族出世,可以无惧的修行,将来肯定会出现很多超级可怕的强大存在!

        人族圣体不跪来请死,就从绝灭叶姓这一族开始,这一日神灵谷传出了这样无情的声音。

        天下惊憾,许多人战战兢兢,也不知有多少人在惶恐中度日,太古王族给世人的压力太大了。

        就是许多不朽的大教也都如临大敌,许多人一夜白了头发,这简直是让人窒息的压力。

        若有太古祖王出世,天下谁可敌?

        此时,叶凡正在与赤龙道人相谈,听闻这些消息后不禁变色。

        “你打算怎么做?”赤龙老道询问。

        “我想见青帝后人颜如玉一面。”叶凡道。

        “她离开东荒多年,身在西漠。”

        叶凡听闻到这样的话语,无比的失望,但却无可奈何。

        “如果你真想见她,我可以亲自寻她回来。”

        “那一定要麻烦前辈了。”叶凡道。

        而后,叶凡向赤龙道人求取一具尸体,这是此行来的一个重要目的。

        “你想那具圣尸?”

        叶凡郑重点头,道:“是的,我能入住他圣壳内,他将于我有大用,这次能否成功,他是一个关键。”

        青蛟王的宝库内,有一具干瘪的肉身,早已坐化也不知多少万年了,他是一具圣体,并未大成。

        但是,他专修单一秘境,却也成为了一尊圣人,体壳之坚固,超越世人的想象,堪称无上神材。

        不要说是人族圣体修成的圣人,就是其他圣人的尸骨也都是绝世神物,可炼成任何宝兵。

        这种稀世神物,一般谁会向外借,若非叶凡郑重开口,赤龙道人绝不会请青蛟王的后人青衣打开宝库。

        “青衣兄,日后必有厚报!”这是叶凡的承诺,不说其他,当年金翅小鹏王在此地对他出手时,此人也曾相阻。

        一具冰冷的尸骸静静盘坐在前方,血肉早已干涸,皮包着骨头,然而却让人敬畏,忍不住想跪拜下去。

        宝库中,神华烁烁,珍宝无尽,但是与这具尸体相比,都如泥沙凡土一样,无从并提。

        叶凡珍而又重,将其收进了万物母气鼎中,再次表达了感谢。

        “你还需要什么吗?”赤龙道人问道。

        “还想要一件极道帝兵。”叶凡道,他要去的地方太过恐怖,教主级人物都根本呆不了。

        “这太难了……”赤龙摇头。

        而今,青帝所留极道帝兵谁也不能妄动了,在太古万族将出世时无人敢借出去,这关乎着整片东荒妖族的命运。

        叶凡也知在当今这个大背景下没有人会动极道帝兵,即便是在过去,这种无上帝兵也借不出来。

        最终,叶凡上路,将开始九死一生之旅,已迈出了震慑太古王族的第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