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七百八十三章 太古王族不过如此
  • 正文 第七百八十三章 太古王族不过如此

    作品:《遮天

        紫天都浑身都有紫光充盈,每一根发丝都在发光,紫气冲霄上万丈,一声大吼,整片小世界都在抖动。

        这一拳霸绝天地,带着神灵谷少主一往无前的气势,气贯长虹,紫衣猎猎,他所透发出的战气如海汹涌。

        叶凡何其神勇,到了如今这个境界,他无惧任何仙台二层天的人物,根本不可能退避。

        这一击惊天动地,两人碰撞在一起发出一片犹如星空崩溃一样的光芒,这里成为风暴中心,快速向四野蔓延。

        大片的血雨飞洒,紫天都披头散发,整条手臂鲜血淋漓,右拳更是变形,在不受控制的痉挛,横飞了出去。

        这一击落下,一切都有了结果。他的肉身处在绝对下风,拳头几乎被碎掉,剧痛让其五官都扭曲了,留下一大片血迹。

        总是有人说圣体如何了得,肉壳如何无双,但是身为太古王族继承者,从来都是自负的,更是没有见过这种体质,根本就不相信有人可与王族并论,此时终于付出了惨痛的代价,领略了这种刚硬。

        太古王族的肉身也挡不住圣体肉身,这是所有人最直观的认知,潜意识中更是一凛,太古皇的血脉能否挡住?

        叶凡得势猛攻,行字诀展动后如一道闪电一样到了近前,依然是人王印,如一座金色的山崖一样拍了下来。

        一阵鼓声响起,沉闷的像是天雷,在紫天都手中出现一面龙皮大鼓,每一次擂动都冲出一片道光。

        “轰!”

        到了最后,像是排山倒海一样,气壮山河,铺天盖地的向前奔涌,无尽紫色浪涛冲击,将叶凡的前路阻断。

        这是一种古道天音,紫天都以法力、以对道的理解阻住叶凡,肉壳碰撞一次就可以了,他已经吃了大亏,不想再让对方再近身。

        “噼啪”

        他的骨头噼啪作响,扭曲的右拳骨节移位,快速生长为原来的样子,又恢复到了巅峰状态。

        “咚”、“咚……天鼓震动,如千军万马奔腾,一道道紫色的狂波冲向叶凡而去,鼓声震天,每一缕都可斩灭一名高手。

        紫色音波像是要粉碎天地的意志,震的叶凡都头晕目眩,这是一宗可怕的秘宝,杀伤力惊人。

        龙皮鼓,这是以一位太古祖王的兵器为原型,模仿炼成的兵器,威力奇大,有时突然一击可直接崩坏对手的元神,刹那斩杀。

        在这样近的距离内,若非是叶凡在面对这种鼓声,换成其他人恐怕当场就殒落了。

        “给我开!”

        叶凡右手人王印,左手化成了翻天印,击断所有道痕,向着那张紫色的龙皮大鼓拍去,想要打穿。

        “咚”

        鼓声沉闷,紫天都戾气外放,双眼如冷电,用力震响大鼓,击出成千上万道音波,将前方淹埋。

        且在其头上,那座紫色的古塔勾动九天,雷鸣阵阵,垂落下粗大的紫气,如万千紫色大剑劈杀叶凡。

        “轰”

        叶凡前路被阻,心绪不宁,元神不稳,差点被两样太古秘宝给击飞出去,身子一阵摇动。

        旁边,陈元、柳云杰、孔灵华、谢思远等一阵心惊肉跳,全都倒飞而去,心中多少有些期盼,愿紫天都大胜,毕竟他们方才在背后抨击过叶凡,怕他已经听到。

        鼓声震天,将叶凡周围的虚空直接粉碎,紫色音波轰鸣,如千军万马踩踏而来,恐怖无边。

        “唵!”

        叶凡一声大喝,以真言对抗古音,这一声喝吼让整片小世界所有修士的灵魂都一紧,像是被人打了一记重拳。

        就可想而知场中的对决有多么可怖了,叶凡的背后有一尊与他一模一样的魔神浮现,法相压天地,吼碎整片园子。

        佛教真言一出,跟开天辟地一样,这里地火风水轮转,四分五裂,一束可怕的光冲进紫气内,打在龙皮大鼓上。

        “咚”

        惊天大响,这一次的鼓声不是紫天都自己击出的,是被叶凡打出来的,汪洋一样的神能喷薄。

        紫天都一声大叫,浑身颤抖,在唵字音下龙皮大鼓被击穿了,这是一件秘宝,有强绝的威力,活化石、绝顶圣主都无法毁掉。

        然而,今日却被叶凡一声大吼就震裂了,这件秘宝成为了历史,鼓皮瘪了下去,光芒暗淡,更为可怕的是还在粉碎。

        “唵”字真言被叶凡以斗字秘化来,成为了适合他运转的斗战圣音,此时的威力可见一斑。余威还为散尽,紫天都的身子在剧震,出现一道道裂痕。

        “什么?!”

        远处,众人大吃一惊,人族圣体让人觉得惊悚,仅仅是一声大吼,就让大敌遭受重创。

        “噗”

        紫天都张口咳了一大口鲜血,他头上的那座古塔摇动,垂落下上万道紫气,终于是切断了唵字音的余波。

        “连我的龙皮鼓都给击破了……”紫天都倒退,呆呆看着手中已经粉碎、只剩下一角龙皮的破鼓。

        当初,他百般尝试,以各种兵器轰击,都没有损伤这件兵器分毫,而今却被人一吼震裂,这得有多么可怖?

        南岭天女吴菲不自禁抚摸自己的古筝,她以音律入道,深知方才的神音对决多么可怕,惊憾于叶凡的一吼之音。

        陈元、谢思远几人也都是脸色苍白,他们不禁想到若是自身处在战场中,会是什么结果……“轰”

        叶凡跟一尊火炉一样烧出漫天光华,强大的气息喷薄,让人无法呼吸,无论站的多远,都忍不出心悸。

        南岭的几位明珠花容失色,她们不是不知道叶凡强大,但是此时亲身观战,更觉得悚然了。

        没有一个人不倒退,就是后来赶到的众多的观战者也都发毛,一个个远退到了天际。

        “这是圣体?”

        “是他,只身杀到了这里,要取神灵谷少主的性命!”

        ……人们震撼,太古王族何其强大,如今有谁愿意招惹?紫天都虽不及凰虚道、元古、天皇子,并非古皇血脉,但是也足以威慑人世间了。这十几年来,他曾出手几次,无不是石破天惊,有人猜测,他已经快斩道了。

        然而,叶凡却敢只身来杀他,这样的强势让人们都很震惊。

        天地轰鸣!

        叶凡只手破天,依然没有动用兵器,仅凭一只拳头杀向紫天都,黄金战气将此地淹没,成为沸腾之海。

        紫天都感觉到了极大的压力,眼前这个人太可怕了,难道真的可与凰虚道几人并论不成,具有同级的血脉之力?

        他心中一阵惊悚,第一次明白,人族的圣体远比他想象的可怕。

        “砰”

        紫天都力战叶凡,头上的古塔摇动,漫天紫气如长河冲击八方,虚空如一张破画,无法挡住。

        “当”

        叶凡以拳头硬撼的他的紫塔,以肉壳硬拼他的大道法力,每一拳都带着滔天黄金战气。

        这是一场惊世对决,转眼间两人大战了上百回合,园子早已被毁,惊动了所有人。

        这片小世界内,全都是大有来头的人,教主级人物很多,年轻俊彦与南岭佳丽也不少,皆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全都惊憾。

        “当”

        大战到五百回合时,叶凡打出了六道轮回拳,粉碎真空,紫塔最上一层龟裂,而后砰的一声炸开了。

        “什么?!”紫天都震撼,五层古塔被毁掉一层,对他的冲击太大了。

        这宗兵器是族内的一位老人为其炼化的,非这正的王者不可撼动一毫,防御力惊人,仙台二层天的人即便触及七禁领域,也根本不能毁掉。

        但是,现实让人吃惊,叶凡没有动用兵器,仅凭一双拳头就震碎了。

        黄金战气如海,又一次淹没了下来,紫天都一声大叫,大口咳血,带着四层古塔倒飞。

        “太古王族也不过如此!”

        叶凡说道,如一尊黄金战神一样走来,身在无量圣光中,通体绽放不朽的神芒,神圣而庄严,让人忍不住仰视。

        这一击对紫天都的打击是巨大的,几乎摧毁了他必胜的信念,人族圣体只靠一双拳头粉碎了他的古塔,让他悚然。

        “杀!”紫天都发狂,战到了这一步,早已没有退路,想逃走都不能了。

        “轰!”叶凡更狂霸的一拳打来,身在无量圣光中,近乎为神明,从天而降,摧枯拉朽,一拳将最后的四层紫塔震成齑粉。

        “啊……”紫天都一声惨叫,身子斜飞了出去,一缕缕血水从他的口中涌出。这一次绝对是重伤,圣体的力量何其强大,将一座大山都可以轻易抹平,没有了古塔的防御,刚才的冲击力超大。

        叶凡快逾闪电,没有停留就跟了上去,一拳又一拳的轰杀而出,无穷的圣光挤满了天地的每一寸空间。

        紫天都以双手格挡,当场崩碎,连胸膛都差点炸开,身体纵横交错,布满了数不清的裂痕,向外喷血。

        “你可还记得一个叫东方野的人族青年,对他们斩尽杀绝,可曾想到有今日?”叶凡道。

        “当然记得,不就是那个未开化的野人吗,很是难杀,但终究被围堵在坠鹰崖,血溅石壁。”紫天都残忍的笑着,到了现在他没什么可怕的,张嘴又喷了一大口鲜血。

        坠鹰崖,连鹰落在上面都要坠落下去,那是一处不祥之地,发生过很多诡异之事,连太古族都不愿接近。

        “一个未开化的野人,这就是你的评价吗?!”叶凡咬牙,全身战血沸腾,上身衣服都炸开了,全力出手。

        紫天都残忍的笑,道:“一个野人而已,我杀了又如何?”他知道今天多半没有好下场,彻底是豁出去了。

        到了这一刻,叶凡唯有挥拳,以无敌的力量粉碎一切阻挡,将此人踏在脚下,才能为故人洗怨。

        天空中各种兵器不断崩坏,叶凡杀到狂,寻到机会,将紫天都那再生出来的双臂都生生撕了下来,鲜血淋淋。

        “砰”

        “啊……”

        下一刻,叶凡一脚从天而降,以压倒性的战力踏出了一只大脚,踩在紫天都的胸膛上,垂直降落而下。

        “噗”

        这是一幅血淋淋的画面,叶凡踩着紫天都落下,一脚将他的胸膛跺的四分五裂,蹬穿了过去,踏在地面上。

        “太古王族不过如此!”叶凡背负双手,俯视着他,击毁了紫天都所有的自信与尊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