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七百八十二章 对决紫天都
  • 正文 第七百八十二章 对决紫天都

    作品:《遮天

        叶凡仗剑而行,大步而来,以指弹剑体,铮铮而鸣,剑气千幻,冷冽刺骨,剑光冲霄而上,照亮了整片园子。

        园子入口处有十几名古生灵,一个个头生麋鹿角,身覆白银鳞片,长相怪异而狰狞,拦住他的去路。

        没有一个是弱者,都是从太古死人堆中爬出来的狠角色,不然怎能作为护卫追随在神灵谷少主身旁。

        没有一句多余的话语,有古生灵睁开神眼,射出自己的道源,上来就是致命一击!有的则张口吐出神珠,上来就炸开了,自毁秘宝,脸色冷酷。

        这是一群在骸骨堆中成长起来的古生物,全都有一往无前的气势,抱着与敌皆寂的决心杀上前来。

        “噗”

        叶凡一剑挥出,击断时空,将神眼道源剖开,向前一挑,眼洞炸开,鲜血冲出很远,当场结束性命。

        而后他顺势一刺,那颗炸开的神珠成为飞灰,所有神力熄灭了,剑体向前送去,钉入其眉心中,鲜血汩汩,尸体倒落。

        十几名古生物冷如冰窖,并无惧意,向前扑杀,悍不畏死,或伸巨爪,或口吐道兵,一同对抗大敌。

        叶凡弹剑,寒光扑面,如一挂天河一样淹没了此地,他一步十杀,无情出手。

        “噗”

        一名太古生物被斜肩斩断,半边身子飞起,带着大片的血花。

        “喀”

        被一剑洞穿,一名太古生物的胸膛先是凹陷,而后浑身骨头炸开,白骨茬与血肉四飞了出去。

        “砰”

        铁剑一扫,光芒炽烈,将七八名太古生物全部拦腰斩断,鲜血如喷溅,染红了草木,血雾腾腾。

        “啪”

        叶凡反手一撩,将身后的一名太古生物的天灵盖啪的一声挑飞,一道沾染着血丝的白色脑浆冲起,死尸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啊……”

        一名堪比教主的古生灵,年岁不小,上来就是最强一击,但是却依然挡不住叶凡的绝世锋芒。

        一剑毙命!

        铁剑斩开他的古兵,毁掉了他的道基,劈掉了他的头颅,带着一长串血花飞落在园子中,滚到前方那些人的近前。

        陈元、柳云杰、孔灵华、谢思远等全都变色,南岭的几位明珠也都笑颜僵住了,这个男子简直如魔神一样,只身独剑,杀了过来,没有人挡住他半步。

        当中不乏仙台二层天的强大古生灵,经过血的洗礼,但依然如同土鸡一样,被斩掉性命,鲜血淋淋。

        现在无需介绍,任谁都知道是人族圣体杀来了,眼前的南岭俊彦与明珠,无论神身为妖族还是人族,都是神色一滞。

        即便在场都为眼高于顶的人物,对这尊杀神还是充满了敬畏,最近都是关于他的传说。

        刚才还在大肆议论,甚至有人轻视与抨击叶凡,但是真正见到却没有一个人敢不敬,皆身体发僵。

        叶凡一怒之下,率数万铁骑平了荒古世家,这等惊天动地的大事谁人不知,哪个不晓,在场的人都有家族,且都在南岭,谁不心虚?

        南岭四大天女之一的吴菲还算平静,眸子中虽然有光彩流动,但是始终安宁自若,并无荒乱。

        谢思远、陈元就不是那么镇静了,刚才可是抨击过人族圣体,此时浑身不自在,心中发虚。

        几位南岭明珠有人稳定情绪,露出嫣然笑容,向前望来,尽量保持优雅与迷人之姿。

        唯有紫天都岿然不动,没有一丝表示,盘坐在芳草地上的白玉桌后,浑身有晶莹紫光弥漫,眼神很冷,如刀子一样。

        “噗”

        当最后几名强大的太古生灵冲上去时,叶凡横推铁剑向前压去,如泰山崩坏,前方最强大的几人全部大叫,铁剑之光炽盛,横断天地,将他们全部截断。

        叶凡倚剑而行,以指弹在剑体上,铮铮而鸣,杀伐之音震耳,衣不染血,大步进入园中,再无一人敢阻。

        现场鸦雀无声,当今所有人都在谈论人族圣体如何,只有真正面对时才会感受到那种压力。

        南岭几位俊彦都不出声了,再也没有了刚才指点江山时的意气风发,前方那个年轻男子手持鲜血淋漓的铁剑,让他们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

        凡铁剑很粗重,身很修长与强健,一身青衣展动,脸色平和,但却有慑人心魄的气势,看起来很清秀,但却如君临天下的霸主,让人要窒息。

        叶凡站在园中,让刚才还很热烈的气氛一下子降低到了冰点,所有人都有压力。

        “咻”

        叶凡抖手,将铁剑扔在了地上,插入一块磐石上,一阵颤抖,鲜血淌落,触目惊心。

        “紫天都你不是为我而来吗,真是辛苦你了,不然我要去东荒杀你呢。”

        平静而自然的话语,却让园中的温度急骤下降,叶凡说的很随意,但是却透出了强大的自信。

        “你以为可以镇杀我……”紫天都站起身来,遗传自太古王族的血脉,让他高大雄伟,同时英武无比,如一尊紫天王一样。

        “如果连你都杀不了,如何有当世无敌那一天。”叶凡背负双手,面对一尊太古王族中的少主,根本就没有如临大敌似的样子。

        后方,无论是南岭天女的吴菲,还是另外几位明珠都是神色异动,有神华流转。

        陈元、柳云杰、孔灵华、谢思远全都神色一震,更加感觉到了那股将要窒息的压力。他们似乎已看到了一幅画面,数百上千年后人族圣体大成,君临天下,压的他们这代人,压的五域所有人噤若寒蝉,整片天下都失去了声音。

        “哼”

        一道冷哼传来,两名年老的古生灵突兀的出现,浑身皆密布紫鳞,让人悚然,无比渗人。

        “大言不惭,就是古皇的血脉也不一定敢这样说,你一个人族圣体算的了什么!”

        “我族沉睡太久,被人遗忘了。你再怎么强大,也不过是人族中的一种体质而已,不过是瓦狗尔!”

        两个年老的古生灵一起向前扑杀,这是要立刻施展下马威,打掉叶凡所有的信心与信念。

        他们身体暴涨,如两头史前的虬龙一样狰狞可怕,鳞甲森森,以身体穿透虚空。

        “滚!”

        叶凡背负一只手,只挥出了右拳,顿时金色血气滔天,灌满了园子,轰塌天地!

        六道轮回拳,勇猛无边,一往无前,仅此一拳出去,什么法宝,什么信念,什么战气,全部被粉碎。

        两个古生灵很强大,正常来战的话,叶凡也要花费一番手脚,但是此时集中精气神的至强一击打出,效果完全不同了。

        “噗”

        这两名老生灵被打成十几块,骨头与残体碎块四射,化成血雾崩散天地间。

        不要说其他人,就是紫天都都瞳孔收缩,满头发丝飞舞了起来,浑身充盈紫芒。

        众人倒吸冷气,这可是两位古生灵难度深浅,可是在圣体面前什么都不是,连一拳都没有挡住,被粉碎真空中。

        此时,黄金战气弥漫,圣体的力量在汹涌,将整座园子都给淹没了,叶凡逼视前方,一步一步走来。

        此时,厉天出现了,都站在园子的出口,挡住了所有人的路,一脸的邪笑。

        而燕一夕则是另一种气质,白衣倜傥,飘逸出尘,阻在后园,挡住去路。

        “人族的圣体,我正要找你,自己送上门来了,没什么可说的,杀!”紫天都终于出手了。

        在其头顶上方,一座紫色古塔沉浮,雷鸣动天,成千上万道粗壮的紫气垂落,将他护在下面。

        “轰”

        他很自负,神色冷酷,正面冲击,直接一拳就轰了出来,一往无前。

        拳音如海啸,茫茫震耳,一重接着一重,如浪卷九天,轰鸣不绝,让人双耳嗡嗡作响。

        这是一股巨大的拳力,铭刻有道的痕迹,密布交织,发出了电闪雷鸣一般的波动,紫气滔滔,如大河奔腾,惊动了整片小世界。

        其他园子,诸多高手全都悚然,一起向这个方向望来,心神皆震。

        叶凡宝相庄严,心中明道,形体结印,刹那间有了人族共主之姿,君临天下,睥睨万族,大道茫茫,唯其独尊。

        人王印!

        他在这一刻施出这一法印,自然用极其特别的意义,对决太古王族后人,以这种失传多年的上古宝印对决,昭显其决心。

        叶凡的右手,化成了一块天地宝印,铭刻人族不朽圣辉,一击落下,震颤了九天十地。

        从来没有一次,他对这种宝印理解的如此透彻,精神升华,如铁的意志全部灌入人王印中。

        在这一刻,天地交泰,茫茫大道轰鸣,隆隆而动,一片不朽的光辉从叶凡体表流动而出,让他神圣不可侵犯,庄严而宏大。

        在场的几位南岭俊彦全都心头剧跳,竟有一种忍不住想低头,要跪拜下去的冲动。

        四大天女之一的吴菲,以及南岭的几位明珠也都是神色异样,全力抵抗这种威压。

        “轰!”

        人王印一出,这片天地都有一种莫名的道光,传向四面八方,但凡为人族都心中难宁,血脉要沸腾。

        这是叶凡与紫天都的第一次碰撞!

        紫气滚滚,贯穿九重天,紫天都大吼,满头发丝都倒竖了起来,在其身后有一尊古王浮现而出。

        而叶凡的身后,同样有一尊人族共主化出,皆像是要压塌万古诸天一般,恐怖绝伦。

        “隆隆隆”

        剧烈的大碰撞,人王印压落,叶凡身后那尊与他一模一样的人族共主胜出一筹,将那尊古王踩在了脚下。

        “啊……”紫天都大吼,更凶狂的一拳轰杀而来。

        叶凡也大吼,黑发如瀑,全都披散了开来,大开大合,向前镇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