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七百八十一章 举世皆敌还是皆寂
  • 正文 第七百八十一章 举世皆敌还是皆寂

    作品:《遮天

        “难道她在守候北极仙光时真的坐化了?”

        叶凡心中一震,因为他再次运转天眼通后,见到了老妪的身体被各种繁复的道纹所环绕,要熔于虚空中。

        这是远古圣人化道的特有征兆!

        “真的要化道了?”叶凡忍不住仰天长叹,又一位人族圣人要离世了,当世还有谁能抵太古祖王。

        任他千般呼唤,万般传音,前方那个老妪都没有任何反应,一动不动,如一座石雕,冰冷没有一点气息。

        唯有她头上的青金塔悬在空中,垂落下一道道青气,与那化道的纹络相呼应,连为一体。

        “怎么会这样,她竟要默默坐化在此……”叶凡一声叹息,圣人无名,不显于世,死也这样无声。

        叶凡认为,她多半是在等北极仙光出世,然而终究是未能得到,不然不会是这个样子,可惜可叹。

        他努力踏出了一步,迈进了所谓的圣人才能进入的地域,但是刹那间他见到了自己脚掌龟裂的场景。

        即便他是圣体,肉壳远超一切体质,但是依然无法与圣人并论,天壤之别,如果将一般的修士比作凡人,圣人即可为仙。

        “喀”

        即便他祭出紫电锤也无用,上面的几道裂痕在作响,照这样下去,若是强闯进深处肯定会裂开。

        纵然他持有真正的传世圣兵都不行,因为这里需要圣人的力量支撑,光一件武器也解决不了问题。

        此地,不仅涉及到了道纹,还有精神层次的威压,以及本源的考验等,故此这里刻有圣人下止步的石碑。

        “前辈,你若有知,还能出手的话,请救出那名封于神冰中的青年,让他脱困出来。”

        叶凡说出这样说道,他没有办法前进了,最终只能一步一步退出了可怕的漩涡,各种杂乱的光在其身上劈斩,铿锵作响。

        不久前匆匆一瞥,似真的见到了涂飞,然而却无法进去,这个世上不光东荒有七大生命禁区,其他各地也有人类难以踏足的可怕密域。

        “一尊圣人死去了……”叶凡心中沉重。

        在当世没有一尊圣人守护了,疯老人战死域外,这名老妪也将化道,从此消散人世间。

        西漠,须弥山上有一尊斗战胜佛,相传本领通天彻地,但在叶凡归来时就已听闻也疑似涅槃离世了。

        太古各族祖王出世,谁人能挡?叶凡不知,他退出恐怖的斑斓漩涡后,感觉压力比天还大,这是一个让人绝望的大世。

        人族竟没有一个能威慑天下的圣人在世间了,坐化的坐化,殒落的殒落,全部凋零。

        况且,即便西漠那尊年岁古老到吓人的斗战胜佛还活着,究竟是否为人类还很难说。

        蛮族的战神看似无损,但叶凡曾从老蛮王那里得到秘辛,这是一尊险些化道的上古圣人,偶得神源液封住了己身,处在不生不灭的状态,无法真的走出来。

        不然,谁会在如日中天之际选择自封,但凡为圣者都是有大毅力之辈,心坚如铁,永远不会退缩,证道是他们唯一的选择。

        化自身为“底蕴”是迫不得已,是最无奈的选择,只要神源被打碎,他便存世不了多长时间。

        叶凡、厉天、燕一夕皆慨叹,没有想到在十万年才有一缕仙光诞生的地方见到了一位圣人将要化道。

        此时,一种巨大的压力落下,让几人心中充满了阴霾,当今这个大世很可怕,根本就没有一位无恙的人族大圣屹立。

        “其实,如果太古族晚出世几千年,一切都会不一样的,当今可是诸王并起、各种体质皆出的大世,这些人如果成长起来,很惊人!”

        寒风呼啸,大雪纷飞,这是一片白茫茫的世界,冰寒刺骨。

        “涂飞,我希望有朝一日能够见到你强势脱困而出,自己打出来。”叶凡转身。

        他不知道,再次相见时也不知是多少年后了,早已物是人非,野草枯萎了繁荣,多少人雄都已老死,尘归尘土归土。

        大河改道,巨湖干涸,人世沉浮,岁月变迁,人族天骄也会有终老的一天。

        若是有朝一日,世上所有的故人、包括敌人都已老去,埋于黄土中,只有他一个人不死,即便震慑古今未来,那恐怕也是一种悲哀,举世茫茫,再无一相识者。

        叶凡笑了,他刹那间想到这些,觉得太遥远了,并不真实。

        然而,为何心中一阵惊悸?

        大成圣体最起码能活上一万载,年老时只能独自长叹、怀旧过去吗?朋友、红颜肯定早已归于黄土很多年。

        举世四顾,再无一故人,若是连敌人都已死绝,没有一个同岁月的人,那可真是可怕。

        举世皆敌,很有可能变成另一种情况,那就是举世皆寂,或许古之大帝都经历过这种悲哀。

        这比大敌满天下更可怕!

        南岭,群山万壑,到处都是大脉。

        这已是半个月后了,叶凡几人回来了,不过并没有去蛮族部落,悄无声息,很是低调。

        叶凡知道,一旦出现多半就会有连天大战,也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在注视,即便踏平了一个荒古世家,也有一些狠人想除他。

        当然,他也想斩掉那些人,有些恩怨无可化解,要有个彻底的了断。

        叶凡并不知蛮族部落中有昔日的故人在等他,他来到了朱雀城,这是因为听说紫天都来了。

        明月宫是一处非常神秘的天阙,隐在朱雀城上空,非一方豪强不能入内,能来此地的人皆大有来头。

        这里有清宁净土,供教主级人物小聚,谈道说术。也有风花雪月之所,可见到南岭绝代丽人献艺,但却绝不会留宿。此外,还有古洞府,为上古贤者所留,被移到此地,可让后来者悟道,引得活化石出没。

        明月阁,位于南岭朱雀城上空,外表看来不过是一座天阙,但进去后却别有洞天,这里另辟有一个小世界,方圆能有百里,长存世间很多万年了。

        其中一个园中,林地幽深,紧邻一条小河,古筝鸣动,妙音动人,先为舒缓,而后音律趋于紧张,层层叠进,铮铮而名,演绎出出了一幅百舸争流,龙跃汪洋的画面。

        古筝前,是一个明艳动人的少女,身穿轻纱,乌发如云,手指灵动,整个人神华绕体,极其瑰丽动人。

        “南岭吴天女名不虚传,一曲妙音动九天,很是应景。当世龙腾虎跃,是一个各种体质皆呈现的大世,诸子并出,都想一跃而起,化为唯一真龙,独翔九天上。”一个男子叹道。

        吴菲,为南岭四大天女之一,不仅姿容惊世,更是以音律入道,有着惊人的造诣。

        陈元、柳云杰、孔灵道、谢思远,为南岭几大年轻高手,虽不及南妖,但却也来头极大,或为神子、或为古妖嫡孙,甚至有继承道统者,正式成尊贵之极的年轻教主。

        不过,此时他们并不是主角,正在相陪神灵谷少主,以隆重礼节宴请紫天都。

        这个园子很有幽静,一条小河穿过,亭台楼阁点缀林木间,草香混合着泥土的气息,有一种归于自然、返璞归真的味道。

        陈元、柳云杰、孔灵华、谢思远几大年轻高手不仅将南岭四大天女之一的吴菲请来,还有南岭另外几位明珠,众人相聚在一起,谈古论今,各个妙语如珠。

        太古族出世,几大高手显然是想与神灵谷交好,拉上关系。

        南岭的几位明珠平日间一个个眼高于顶,对于同龄人的追求与奉承向来无视,不假颜色。可此时却大不相同,笑颜动人,各个惊艳,很好相处。

        也唯有南岭几大俊彦相请,她们才会给予面子,放下身段前往聚会,况且今日的贵宾很不一般。

        “紫兄一出,天下瞩目,修为令我等叹服,日后还请多指点。”陈元摆明是要拉近关系。

        “陈兄谬赞了,当今天下强者何其多,我算的了什么,不说其他族,单是人类中的俊彦就足以震世。”紫天都道。

        “紫兄何必谦虚,当今天下有几人可与你争锋,就算风头正劲的圣体恐怕也比不上。”孔灵华道。

        “当今大世,虽然诸子并出,百舸争流,但是紫兄过于谦虚了,当为最强几人之一。”南岭一位明珠笑道,明眸皓齿,甚是妩媚。

        另一位南岭明珠浅笑嫣然,道:“太古万族将出,我曾听闻,元古、凰虚道、天皇子、神蚕道人等以惊艳古今,为古皇血脉,想来也是不世高手,为当今最强几人吧。”

        有这样几位姿容惊世的女子在场,与枯燥无关,现场很气氛很活跃,众人相谈甚欢。

        “那几人深不可测,确是古皇血脉,将来的成就难以预料。”紫天都道。

        “元古、凰虚道几人很少显化世间,不知是否过了仙三斩道那一关?”此时,四大天女之一吴菲亦开口,声音悦耳,如大珠小珠落玉盘。

        她明丽动人,神华绕体,在南岭被称为天女,追求者也不知有多少,平日间几乎不可请动,今日也算是破例了。

        旁边,几位南岭明珠虽然各个国色天香,不是顶级大教的凰女、就是妖王朝的公主、但却也都逊色一些,心中虽不服,却知道有些差距。

        此时,连紫天都这样将修行放在第一位的人,见到南岭天女吴菲后都觉得惊艳,很是关注,闻言道:“他们是否斩道,我不清楚,不过若是对上你们人族的圣体根本不成问题,当可斩杀。”

        “他们如此强大,连一怒踏平北原的圣体都可斩掉?”一位南岭明珠惊讶。

        “自然,那可是太古皇的子孙,甚至有的古皇亲子,血脉之力的强大的难以想象,人族圣体也不行。”南岭俊彦之一的谢思远道。

        陈元道:“紫兄日后还望引见,若是能让元古、凰虚道这等古皇后人请来,谈道说法,当为一大盛事。”

        “好,这次我是为人族圣体而来,若是解决了他,回东荒后自会相请这几人来南岭与各位相见。”

        现场,不仅有妖族的神子与教主,还有的是人族俊彦与明珠,闻言神色都没有说什么。

        “诸位放心,我只是与人族圣体为敌,而今万族出世,并不会与天下人教征战,当会与各位多亲近。”紫天都道。

        “铮”、“铮”……长剑铮铮而鸣,有人弹剑高歌,一路闯进园中,整片林地如同沸腾了一般,杀意如海,金色血气冲天。

        “紫天都你为我而来吗,我焉有不奉陪之理,今日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