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七百七十一章 圣地底蕴
  • 正文 第七百七十一章 圣地底蕴

    作品:《遮天

        此刻,一位大成的王者开口,要动用家族底蕴,让许多人都心惧与惊异,想要了解。

        底蕴,对于天下众多修士来说是一个神秘而诡异的词,世人皆知各大圣地都有恐怖的底蕴,但是却少有人知代表了什么。

        苍龙化成一人高,神威不减,但却更灵活了,化成一道青光冲了过去,上去就一龙爪,道印闪烁,神音鼓荡。

        四外,人们快速倒退,觉得耳骨将裂,神魂不稳,将要有粉身碎骨之大厄难。

        龙战于野!

        龙族的一种秘术,身体横空而过,一条钢铁长城绞杀而过,扫落下一片青辉,形成一片神域,王烈如鬼魅一样倒退,避过这一击。

        “铮”

        王烈张口吐出一张魔琴,用力一弹,一缕音波飞出,简直如天刀一样犀利,跟开一条虚空大裂谷,想将苍龙吞了进去。

        青光一闪,龙行于田,横渡千百丈远,而后一声轻鸣,龙吟动九天,震碎这缕音波。

        两位大成的王者都没有硬撼,起初都在试探,但是这种小手段却都也有大杀机,若是有教主上前,一定早已是尸首分离。

        王家不少修士面朝朝神土,口中念念有词,如咒语一样,他们在祭拜。

        积累深厚,大气运悠长,传承久远,深不可测,这是部分人对圣地的认知,认为那就是他们的底蕴。

        但真正了解的人只会摇头与悚然,因为这还远远不够,所谓的底蕴是真正不朽的威慑,有具体的实物。

        铮铮剑鸣动天,王烈快速弹魔琴,一条条音波如穿金裂石,如一道道海浪一样冲了过去。

        苍龙横空,双翅一震,漫天都是龙影,化成上万条,一击之下涟漪阵阵,音波湮灭,神土外的山峰也是一座接着一座的粉碎,化成尘埃。

        “杀!”

        在这一刻,王烈一声大吼,试探结束,终于开始了猛攻,施展大道秘术,浑身都被神环笼罩,宝相庄严,勇猛绝伦。

        他左眼有一轮烈日闪烁,飞了出来,右眼有一轮古月沉坠,也显化而出,无尽放大,向前压来。

        日月轮回印!

        这种秘术很难练成,在修行的过程中容易伤到双眼,动辄就会永远失明,但却威力奇大。

        苍龙一人多高,身体与真龙区别不大,只是多了一对神翅,青华绕体,极其神武,体内淌有龙血,肉身远比其他种族强大。

        它头上的一双角,像是世间最锋锐的圣剑,划出一道道青光,劈裂了天穹,对上了日月轮回印。

        一声声巨响发出,一人一龙冲到了一起,剧烈大战了起来,人们神驰目眩,这是大成王者的争锋!

        大成王者的争锋,速度快到了极点,许多人根本看不清,时间不长已过去了数百回合。

        “噗”

        苍龙一声长啸,龙爪落下,将身材干枯、但是实力悚人的王烈的三根肋骨抓了下来,鲜血淋漓,大道气息喷薄。

        “嗷吼……”

        与此同时,它自己也负重创,一条青色的神翅被王烈生生撕了下去,龙血飞溅,染红天空。

        “孩子们还等什么,杀破王家神土,灭掉这个荒古世家,为族人报仇!”蛮族长大吼。

        “杀,宰了这些未开化的野人,不要放走一人,全灭他们!”王家的人也大吼。

        他们动用一切力量,若非到了这种关头,灭族大难就在眼前,谁能见到一尊大成的王者出手?

        而且,无论是行走于当世的,还是数以千年前就已退隐的的大能全部腾空,王家高手尽出。

        “杀啊……”

        数万铁骑纵横,绕过两尊大成的王者,扑杀向王家的神土,一个个无所畏惧,争先恐后,战血沸腾。

        “毙掉他们所有人!”王家的人也大吼,一辆辆古战车还有战船出现在高空。

        唯有到了这种生死危亡的时刻,一个荒古世家的强大才能体现的淋漓尽致,人们会发现远比想象的恐怖。

        “王家的高手,真的太多了,他们底蕴若出,怎么抵挡?”厉天发毛。

        蛮族长没有回应,但是却很镇定,只是用力挥了一下手,道:“孩子们,杀!”

        在来北原前,叶凡就对蛮族长提过关于底蕴的问题,对方没有说什么,显然并不惧怕。

        “那就杀吧,攻进王家神土,看一看里面到底有什么!”叶凡左手天剑,右手长矛,都是夺来的。

        “锵”

        他一剑落下,立劈一辆如山一样大的古船,当中的众多王家高手全部成为血与骨,长矛向前,连刺穿九辆古战车,全部钉碎,人命比草贱。

        “轰!”

        神土中,恐怖的气息冲起,像是要灭世一样,如百万火山一起喷涌,出现一片可怕的纹理,向前压来。

        这是无上圣兵之威,是王家昔年的大圣所遗留下来的,此时复苏,浩荡神威,向前涌来。

        蛮族长咆哮,悬在空中石斧亦大震,在其旁边最起码还有上千铁骑,其中不乏大能,所有人都气血蒸腾,共同催动此兵。

        强大的气息立时反压了回去,冲向神土中,众人压力大减,可以想象,若是数万蛮族大军一起催动,这柄石斧会有多么的恐怖。

        “杀!”

        叶凡依然是从正西进攻,带着九千铁骑想要冲进去,他与燕一夕还有厉天掌握有神女炉,并无惧意。

        古船与战车被击落很多,但是此时一股磅礴的气息汹涌,天空中黑压压一大片,足足上百座古堡升腾而起,震慑人的心魄。

        战争堡垒!

        完全是以精金铸成,千锤百炼,坚固不朽,远比古船与战车可怕,是一座座小型的城池。

        九千铁骑全都止步,这根本没有办法冲击过去,黑压压一片,格外瘆人。

        一座战争堡垒就是一座钢铁神城,难以攻破,横亘前方,如一片雄关阻路。

        九千铁骑沉默,身上到处都是血迹,面对这冰冷的战争堡垒,他们想以蛮兽冲关,实在太难了,上面刻有大道烙印,难以破开。

        不过,却没有一个人畏惧与沮丧,他们有条不紊,慢慢后退,面对一个荒古世家,想不付出代价就攻下,那只是天真的想法,人们都早有了战死的觉悟。

        当拉开足够远的距离后,一个活化石大喝道:“举矛!”

        九千铁骑上,每一名蛮族战士皆手持一杆赤红如血的战矛,矛锋冰冷幽森,闪烁妖异光华。

        “杀!”

        在这一刻,九千人齐吼,天灵盖中的血气一下子加重了数倍,每一个人都近乎狂暴,战力飙升。

        “血矛术!”

        那名活化石大吼,让所有蛮族战士展现另一种杀生大术,他们通体都在发光,鲜血淋淋,每一个人都如钢铁铸成的一般,坚毅而强大。

        “杀!”

        当这道命令发出后,所有人都长啸,用力掷出了手中的战矛,九千道血光穿破长空,飞向钢铁神城。

        这是比神箭术更凌厉与恐怖!九千道血光,蕴含了蛮族战士坚如铁的意志,贯注了他们一身的战气,摧枯拉朽。

        这是一种奇异的声响,像是穿裂了九天十地,让诸神都愤怒了,呜呜啸声,可怕轰鸣,同时迸发。

        王家的人起初还在冷笑,要以战争堡垒这等可怕的战争工具碾碎蛮族大军,此时却全都大惊失色。

        “轰!”

        第一艘庞大的金属城池崩碎了,接着第二艘、第三艘……先后龟裂。

        九千道血矛,铺天盖地而来,每一杆都有一名蛮族战士的灵魂神力在燃烧,被赋予了生命,极度强大。

        “轰隆隆……”

        足有十几座如山一样的古老铁城解体,在天穹上四五分裂,被击毁了。

        人们大惊失色,虽然还有八十几辆钢铁神城,但是却也架不住这样攻杀,早回被会全毁。

        不过,蛮族战士却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每一个人的脸色都有些发白,失去了一些血色。

        “轰!”

        叶凡如一头人形凶兽,只身杀到前方,一记六道轮回拳打出,以一己之战力将一座铁成轰成碎块。

        他一往无前,继续拼杀,蛮族战士也都在大吼,又一轮血矛术飞出,穿越时空的禁锢落下。

        “轰”

        又是一片战争堡垒被摧毁,不复存在,只留下一阵如星域颤栗一样的波动。

        “呜呜……”

        号角长鸣,战争堡垒、古船、战车等密密麻麻,淹没了天空,也主动碾压了过来,未能退走的蛮族战士顿时成为肉泥,化成血雾,死伤了一片又一片。

        惨烈大战到了白热化,双方激烈交锋,死尸不断坠落下空中,大地上早已被血水染红了。

        “啊……”

        不远处传来一声惨大手叫,王烈与苍龙的怒吼震塌了王家所在的成片龙脉,战场中心的王者之战有了结果。

        王烈的天灵盖都给掀开了,有几个指洞,元神都裂开了,五脏六腑更是全部被龙爪掏了出去,腔体差点就此毁掉。

        苍龙也好不到那里去,一对神翅都被撕了下来,后半截身子更是被斩落在地,鲜血淋淋,仅留上半截残躯,连龙角都被掰断了一根。

        这是一场惨烈的大战,双方遭受了重创,尽管可修复肉身,但是却被道所斩,留下的暗伤短时间难以修复。

        蛮族大军倒退,王家诸强退守到神土前,双方再次分开对峙,两个大成的王者也都归队了。

        “祭拜底蕴,护佑我族,斩尽大敌!”王烈大吼,虽然遭受重创,但是依然声震天地,震的人元神欲碎。

        “轰隆隆”

        神土中,九头紫金神犼拉着一片古战车隆隆冲了出来,在车上有数方神源堆在一起,光芒万丈,将一个人淹没在里面。

        这些源块大到石磨,小到指甲盖,这么多实在是很惊人,堆在一起。

        恍惚间,可以看到一个白发如雪、生机绝灭的人盘坐在当中,很高大与魁伟,慑人心魄。

        这就是圣地的底蕴中的一种!

        “请暗黑王祖出手!”王家一群人叩拜,如山崩海啸一样。

        然而,神源堆中那个人一动不动,没有一点反应,跟一座冰雕一样,没有一点生机。

        “原来是暗黑魔王,我还以为是谁呢,可惜啊,他坐化了,醒不过来了。”蛮族阵营中,一个瘦小枯干的老人向前走来,每一步落下,天地都颤抖一下。

        他虽然不高,但却像是一个远古巨人一样迫人,十方皆因他一人而抖动。

        苍龙虽然断了半截身子,但是此时却无比兴奋,像是见到了亲人一样扑了过去,以青色的龙头摩擦老人的肩头。

        “小青啊,这么多年过去了,每当看到你,都会想到我大兄。”瘦小枯干的老人与族人一样都是一身兽皮衣,吃**着一条臂膀,摸了摸苍龙的头。

        “蛮古战神不朽!”

        “天佑我族!”

        “蛮王万岁,战无不胜,攻无不克!”

        所有蛮族战士全都兴奋的大吼,连族内的一些大能都露出吃惊的神色,而后咆哮了起来,连他们都没有行到这个老人还活着。

        蛮王,一个活了三千七百岁的大成王者,且气血鼎盛,没有衰败的迹象。

        他是上代老族长的亲弟弟,消失千余年了,连族内的人都以为他坐化了,没有想到今日在此出现。

        “王烈,我听说过你,将我大兄的老伙伴伤的这么重,今日我取你头颅!”

        蛮王上前,虽然不魁伟,但是却让所有人都心惊胆颤。

        “竟出了一个蛮王,不愧为蛮古战神部落,果真可怕。”王烈心中凛然,远古时代蛮族战血天下皆惊,肉身无双,除却圣体,当为最强。

        这样一个蛮王,体内必流淌有蛮古战血,那种力量光想想就让他头皮发麻。

        “请暗黑王祖出手!”王家的人大吼,全都急眼了。

        然而,神源堆中的盘坐的白发老人,虽然高大慑人,但是却一动不动,没有一点生机。

        “刷”

        蛮王的速度太快了,眨眼消失,出现在王烈身畔,雷霆出手,刺眼的光芒发出,怒吼、喝斥、神力波动同时传出。

        “噗”

        最终,一道血浪冲起,一具无头尸体倒下,蛮王提着王烈的头颅倒退而去,瞬间回到了自己的阵营。

        王家这一边鸦雀无声,所有人都脸色苍白,而蛮族这一方则都在大吼。

        “蛮王万岁!”

        “战血无敌!”

        王家的一位大能大喝:“管不了那么多了,让圣兵复活,动用一切底蕴,灭掉这群野人,杀死蛮王,毙掉圣体!”

        “想杀我,今日我先斩你。”叶凡大声道。

        “叶小儿,你领数万铁骑想灭我族传承,当诛。”一群人喝斥。

        “刷”

        叶凡脚踩行字诀,以怀揣神女炉,电射而去,噗噗两声,以兵字诀出其不意掌控敌人的兵器,将那名大能斩掉,抓住他的头颅退回。

        万军中取敌人首级,如入无人之境,先有蛮王,后有叶凡,这样的手段对王家的打击是巨大的。

        “杀,所向披靡!”

        “杀,天下无敌!”

        “杀,世上无双!”

        蛮族铁骑大吼,声震天地。

        “喀”

        突然,九头紫金神犼所拉的古战车上,那堆神源堆上坠落下几大块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