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七百六十二章 功震天下
  • 正文 第七百六十二章 功震天下

    作品:《遮天

        妖皇殿,隐于深山中,那里有一种横断三千界的力量,妖气迷蒙,神秘无比。

        一条幽静的青石小径通向这片古脉深处,老木参天,与山岳比高,巨藤每一条粗达几丈,爬满山岭。

        山外,叶凡只身一人力压群敌,面对北原王家八位大能,他强势出击,镇住了所有人。

        他跟拎一只死鹅般倒提着王成坤,每前进一步,前方的大人物们就会倒退三步,这个场面让人震撼。

        八位大能啊,这是何等惊人的一组战力?却被一个人所慑,节节倒退,如一群绵羊在面对一头虎王。

        “啊……”王成坤低吼,他身为一族之主,被人这样跟拖死狗一样拽着,这是一种想让他肺都要炸了的大耻。

        “啪”

        叶凡抬手就是一个打耳光,扇的他牙齿飞落,嘴角淌血,并没有立刻取他性命,不然这一下足以让他的头颅变成一个烂西瓜。

        四外,众人都怔怔出神,浑身发凉,这可是北原荒古世家的族主啊,被人提起来扇耳光,这跟天方夜谭有什么区别?

        即便王成坤修为不济,只是一个普通的大能,但身份摆在了那里。不朽世家的一族之主,手掌大权,雄视北原,俯瞰天下,身份尊贵到极致,根本就是不可侵犯的。

        他代表了一个荒古世家,这样被人抽了一记耳光,等于在打这一族所有人的脸,这是在辱一个不朽的家族。

        王成坤当时就懵了,而后如野兽一样怒吼,竭尽所能,想要毁掉眼前这个让他忌恨了十几年的年轻人。

        “啪”

        然而,面对这一切,叶凡只是以一个耳光来回应,结结实实扇在了他的脸上,又有牙齿脱落。

        “啊……”王成坤差点疯掉,这是奇耻大辱,他知道完了,即便他能活下来,也不可能再做一族之主了。

        “啪”

        叶凡又是一记耳光,让其嘶吼声戛然而止,给堵了回去,如一尊魔神一样立身那里,无比的霸气。

        众人发呆,多少年未发生这样的事情了,一个不朽传承的主人被人拎着抽嘴巴,感觉不真实!昔日,除非攻破一个圣地,在他们覆灭时才或许有可能,那是遗恨千古的大耻。

        “我没有看错吧,圣体回来了,在抽北原王家之主的耳光?”

        “是他吗,脸上有雾气缭绕,连天眼通都无法看透,不过金色的血气当是他无疑。”

        “真的是他,消失十二年的那个人又出现了,一人镇压北原王家八位大能!”

        周围,人们全都发毛与震撼,眼前所见太具有冲击力了。

        齐祸水,肌肤如凝脂美玉,小嘴红润,睫毛很长,眼中震惊,她没有想到再次相见,叶凡的战力这么可怕了。

        旁边,南妖黑发披散,神色郑重,在静静的观战,眸子中深邃无比,有星月星辰在隐现。

        南岭的大妖,人族的教主,还有他们带来的传承者此时此际全都心绪波澜起伏,难以平静,惊于叶凡的战力,想知道他是怎么回来的。

        叶凡倒提着王成坤,大步向前逼近,剩余的四位元老,全都面色难看,一个个浑身噼啪作响,脱落一层人皮,生出森然鳞甲。

        这四人都是太古生物,没有一个是人类,这样来到南岭妖皇殿,显然别有用心,这让妖族各部的巨头脸色都有些冷。

        一个满头紫发、头上生出鹿角的古生物浑身青色鳞片闪烁,开口道:“我等并不是北原王家的人……”

        “不都是一样吗,刚才你们不是阻止我出手吗?”叶凡根本就没有停留,依然在向前走,浑身金色血气澎湃,向前压去。

        “砰”

        这名太古生物遭受了重压,浑身如遭雷击,出现一道道血纹,在他的前方压有千万钧之重,根本挡不住。

        “住手,你可知道我们来自哪里,有什么身份?”这名古生物大喝道。

        “砰”

        叶凡向前迈步,一只手挥出,拍在了他的脸上,顿时让其少了半张面孔,跟血葫芦一样,歪扭的不成样子,整个人横飞了出去。

        “你想与我族为敌吗,我们来自神灵谷,是万族中的一大王族,号令太古,莫敢不从,你……”另一名太古生物大声的喝斥。

        “这不是太古,想号令天下的话,我送你回去。”叶凡一步迈出,一声轻叱,在其口中冲出一道黄金血气,震的前方的太古生物惨叫,以各种古宝阻挡,全都粉碎,他仰天喷血,倒飞了出去,摔倒在尘埃中。

        “你不知死活,太古各族皆将出世,识时务者都会做出明智选择,而你却选择与我们为敌……”第三名太古生物叫道。

        “我看是你不知死活!”叶凡体外形成黄金圣域,万法都不沾身,从容向前迈步,前方的攻击全都无效,他一巴掌拍了下去。

        “噗”

        这名太古生灵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就被这一巴掌抽飞了起来,而后爆碎在半空中,成为一片碎骨与血泥。

        远处,所有观战的人都屏住了呼吸,这可是强大的太古生物,说杀就杀了,根本就没有一丝拖泥带水,让人们心中震撼。

        如今,太古各族相继复苏,将会有一个无比可怕的乱世到来,天下各大势力都在谋求自保,生怕被卷入黑暗动乱中,不愿得罪古生灵,尤其是那些王族。而叶凡却荤素不计,当场格杀,即便是神灵谷出来的人!根本就无所谓。

        剩余的三名太古生物心惊肉跳,行走人世间后,还没有一名人族敢这样不把他们当一回事呢,这位跟杀鸡宰鸭子一样,说杀就杀啊!

        “我神灵谷……”

        “凭你们还不配与我多说。”叶凡打断了他们的话,而后向前逼去,黄金圣域一出,任三古生物怎么攻击都无用。

        “你要明白选择与我族为敌的后果!”此时,他们明显色厉内荏了。

        “你们族……我会去杀紫天都的。”叶凡冷笑。

        在神灵谷少主率人逼得东方野攀上坠鹰崖,血染石壁后,叶凡就早已发誓,要亲手毙掉紫天都。

        “你想杀我族小主人,当我神灵谷是什么地方了,当年雄视天下,谁敢不从……”

        “砰”

        叶凡一脚踏出,一种强大的气势爆发而出,上冲九天,下慑九幽,他如一尊神魔一样,汪洋一般的力量在汹涌,压的前方的那名太古生灵浑身颤栗,一下子跪在了地上。

        他不想保持这种屈辱的姿势,但是却难以动弹一下,且身体在哆嗦与抖动,连牙齿都在打颤。

        “紫天都、元古,我都要杀!”叶凡一声冷哼,黄金圣域扩大,像是一尊被神环笼罩的神一样。

        “元古……”听到这个名字,不仅三名太古生物,就是人族许多巨头都变色,那可是现世无敌的一名年轻古族。

        “你永远也不可能战胜他们,那是古皇的血脉,流淌有无敌的皇血……”一名太古生物道。

        叶凡没有在出手,而只是平缓而有力的向前迈步,与山川万物同脉动,有一种可怕的韵律,有一种“道”在流转,每一步都如天鼓在鸣奏。

        “噗”

        可怕的节奏,每一步都让三名太古生物喷出一口鲜血,这是一幅无比可怕的画面。

        “砰”、“砰”

        另外两名太古生物根本不受控制,也跪倒在了地上,极力想抬起头来却不能,浑身青筋剧跳,拼命反抗都起不来。

        “噗”

        黄金神光汹涌,脚步缓慢而有力的落下,他们大口咳血,叶凡被神环笼罩,似一尊行走在人世间的神明。

        当叶凡走到第五步时,发出了剑鸣声,脚步声竟如此,惊的人全部失色!

        当他第八步落下后,像是天剑归鞘,发出锵的一声,而后跪在地上的三名太古生物全都粉碎,化成了一滩血迹。

        这一景象让人惊悚!每一个人都从头凉到脚,生出阵阵寒气。

        “怎么战斗又结束了,我又来晚了吗?”厉天从深山中跑来,在其后面还有一个妖女,妖冶的勾人魂。

        “砰”

        叶凡将王陈坤掼在了地上,当场让他浑身骨裂,去掉了半条命。

        “人欲道教主驾到!”厉天冲来,从天而降,一脚踩在了王成坤的胸口上,道:“你这老乌龟不是想截杀我吗,怎么就不能多等我一会儿,真是太不禁揍了。”

        “噗”

        王成坤吐血,一半是气的,一半是伤的,今日遭受奇耻大辱,他的名声是彻底毁掉了。

        即便是有奇迹发生,他能活下去,这个家主之位也到头了,族人不可能允许他继续当下去。

        厉天想搜其元神,但是噗的一声,王家之主识海崩裂了,化成毁灭之光冲出,差点伤到他。

        叶凡心中一凛,连教主级人物的识海都被设下禁术,还真是有些可怕,不朽的传承都很神秘。

        所有人都发呆,荒古世家的一位家主死掉了,这绝对是轰动天下的大事,必然要五域沸腾,传到每一个角落。

        王成坤修为也许不足以惊世,但是他的身份太高了,无比尊贵,这样死去想不震动天下都不能。

        妖皇殿所在的古脉很广,但凡能在这里修行的妖族莫不来头甚大,相距百余里外是南妖的修行之地。

        此地,古木比山还高,青石小路,无比幽深,通向一片宁静之地。

        叶凡、南妖、燕一夕、厉天席地而坐,听古琴,有一种空灵与近乎道境的气氛。

        南妖亲自煮水,各种茶器摆在古色古香的木桌上,而后展示了一种可净化人灵魂的茶道。

        他们品香茗,听琴音,一时间陷入了到了一种难以言明的空明境地中。

        不远处,齐祸水在亲自抚琴,优美动听,涤净人的心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