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七百五十二章 回归之路
  • 正文 第七百五十二章 回归之路

    作品:《遮天

        北斗星域,一片大荒中,庞博披头散发,浑身都是鲜血,一道道伤口闪烁一种可怕的乌光,竟然难以愈合。繁星点点,月光清冷,荒野中野兽嘶鸣。他仰望星空,遥望另一端,道:“叶子你回到故乡了吗,可曾替我照顾父母?不是我不想回去,而是我怕彻底失去希望,我们两人必须要活下来一个。你我只要活着回去一个就一样,我们的父母都会有人照应。我计划将来横渡虚空,我们分开走会多一条路的希望,然而如今看来,我可能不行了……”

        他开始咳血,然没有一点鲜红,都是黑色的,且被乌光笼罩,也不知道受了怎样的伤,被一股神秘力量所侵蚀。

        北域,寸草不生的大山中,猴子手中乌铁棍横扫千军,勇猛无双,但是他的身体上依然上有伤出现,一道道斗战圣血飞出,圣猿族的强撼体质都挡不住。

        在其四周,有七八条太古生灵飞来纵去,一个个法力无边,对其出手,道痕出现,将这里变成了另一片天地。

        “是天皇子那个白眼狼让你们出手对付我的吧?”猴子冷笑。

        “圣皇子这一切都只能怪你自己,西漠那尊胜佛据说寂灭了,究竟是不是老圣皇的幼弟还不一定。而你却在此时与神明的子嗣为敌,等若在对抗神的意志,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神个屁,不就是一个小白眼狼吗,你们杀不了我,等有一天我会去亲自去取他的首级,一棍子拍死他!”猴子桀骜不驯,火眼金睛,两道光束直冲霄汉。

        “圣皇子你太自信了,天皇子是神灵的后人,他所拥有的天赋,不要说是当当世,就是古今未来也是无双,将来必是第二个不死天皇,无人可敌!”

        “无敌个毛,有种让他蹦跶到我眼前来,我一只手捏死那个小白眼狼,只要他敢出现!”

        南域,姬皓月浑身染血,立身在一座古洞前,拦住姬族一位元老,平静相对。

        “皓月,而今的天下很乱很可怕,我们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各大古地也都是明哲保身,不想与参与到任何纷乱中去,都力求自保,家族希望你要克制……”姬家这位元老叹道,他也不好说的太过,避免姬族未来的继承人反感。

        “二伯祖您放心,我知道该做什么,不会有事的,没有人知晓。”姬皓月道。

        “而今的天下很乱,将来会更可怕,也许有一天我们要做的不是鼎盛,而是如何生存下去。”这位元老话语低沉,白发很稀疏,眼中充满了忧虑,道:“你是神王体,有朝一日定会大成,这只是时间的问题。然而,将来的局势谁能说的定,毕竟太古万族有古王啊,唯有你有朝一日成为圣人,我族才算真的心安了,到那时虚空镜在手,任他古王诸圣齐出,我族也无惧,你可力杀之。”

        “二伯祖您请安心,将来我会让家族永远屹立不朽,即便古王齐出,也不敢危及我们。”

        “其实,只要你和紫月能顺利修行,成长起来,我们也不会过于担忧,今后少出行,让我们皆安心。”姬家的元老佝偻着躯体,转身离去。

        一切都安静了下来,古洞是姬皓月的闭关之所,里面传出李黑水虚弱的声音,道:“皓月兄为你添麻烦了,你还是让我自生自灭去吧。”

        “以后不要在说这种话了。”姬皓月进入洞中沉声道。

        “你安心养伤吧,不会有事的。”姬紫月盘坐虚空中,身体射出一道道霞光,助其化解伤势。

        “不用白费力气了,我命将休矣。”李黑水的伤势很可怕,根本不能愈合,有神秘力量在破坏其生机,无法阻止。

        “我去坠鹰崖看一看,说不定野蛮人没有死,活了下来。”姬皓月道。

        “皓月兄你不要冒险了,不知生死,也许就是最好的消息了,千万不要去,我不想见到血淋淋。”李黑水道:“很多年前,我见到了那只狗死的画面,见到了吴中天、柳寇、姜怀仁他们离我而去,让我生不如死,挚友鲜血模糊,每次都让我从噩梦中惊醒,这真的是人世间最大的痛苦……”

        “你说的这些人都不一定死去了,那只狗也可能还活着,无需绝望,也许不久的将来会重新出现在世上。”

        李黑水笑的很惨烈,眼中落泪,身上有伤口迸发,鲜血溅落,道:“我早已过了喜欢幻想的年纪,真实的世界真的很残酷……”

        “黑水哥你好好养伤吧,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也许……有一天叶子也会回来的,我们所有人都有重聚的一天。”姬紫月轻声安慰道。

        紫微古星域,域外空间。

        八景宫绕地环行,追上了前方的那片小型天宫,竟要与一座宫殿对接,相连在一起。

        “轰”

        终于,紫气氤氲,霞光闪烁,八景宫与前方的一座宫阙碰撞在了一起。虽然在剧烈颤抖,但是并没有损毁什么,两者间有一种神妙的力量在运转。

        “这是……”

        几人露出异色,立身在八景宫中,没有轻举妄动,这一切看起来很神秘,八景宫像是专为送人到此一般。

        在外太空所谓的失重,对修士来说根本不是问题,几人迟疑片刻,叶凡当先向前走去,当然两件远古圣兵都祭了出来,以防意外。

        八景宫的出口正好与天宫的大殿对接,可以顺利的迈步而入,这是一座存在也不知道多少年的年的殿宇。

        几人走在里面,像是穿越了历史,回到了上古年间,来到了一处神灵长眠地。

        “骑牛那老头,还有那头青年,该不会坐化在此了吧?”厉天咕哝。

        “你说点吉利话,万一那个自称牛神王的人出来,你可吃不了兜着走。”燕一夕低声警告。

        厉天顿时缩了缩脖子,觉得浑身发寒,想到那头青牛大力无双,要是捏住他真个捏小鸡仔一样,那种画面想想就让他发毛。

        穿过这一重殿宇,叶凡见到了一幅长卷图,一座古城矗立,一个骑牛老者西行,一个中年人恭敬相迎。

        紫气东来,横贯三万里,蔓延过山川大地,而后老者进入城中,留经一部,继续西行。

        再后来,叶凡震惊,他终于知道西出函谷关的真正意义,西行而去,打开函谷关西城门,竟然直接是一片璀璨星空。

        “这……怎么会这样,那座古城建在了什么地方,为何打开城门后就是星空?”

        叶凡真的被惊住了,他知道画卷中迎接、叩拜老子的中年人一定是尹喜,守在历史中的函谷关。

        而今看来,当中有着太多的秘密,古中国有很许多让人瞠目结舌的地域,让人无法理解。

        古史中有尹喜这个人,确实跪迎过老子,而今看来他所镇守的函谷关有特别的意义,连接着星空,是古中国一处很神秘的城池!

        传说中,老子西行有很多故事,可是在古中国根本找不到那些人与地,因为太神幻了,原来一切都在星域中发生,如此真相下,所谓的老子西行的诸事就都能串连起来了。

        “尹喜镇守一座连接星空的古城,这样一座接近神明的重地,他怎么可能是一个凡人……”

        叶凡心中生出无数念头,古中国的许多地方或者说特别城池,是否都有不凡的意义与价值?

        “五色祭坛!”伊轻舞轻呼。

        在就前方,有一座空旷的大殿,没有岁月的痕迹,宁静之极,筑有一座很大的五色祭坛。

        规模不小,绝对可以横渡星域,叶凡立时做出这样的判断,心绪无比激动。

        “哈哈哈……”厉天大笑,道:“北斗星域我来了,太古妞们颤抖吧,厉天神子将要降临了!”

        “师弟你要戒骄戒躁,依照叶兄所说,北斗星域万族林立,都很强大,太古族的神女多半可以轻易就能拍死你。”燕一夕道。

        “当我神女炉吃素的,管他神女、仙子、玄女、圣女统统镇压,一个也不能少。”

        叶凡登上了五色祭坛,心中很激动,这是一种希望,有了返程之路。

        然而,任他百般试探,千般努力,这座五色祭坛根本就没有什么反应,不闪烁五色神光。

        “怎么会这样?”叶凡心中有些不安,他生怕无法启动。

        然而,现实很残酷,他们百般努力都根本无用,不能催动这座古老的阵台,不能开启星空古路。

        “这些五色晶石神能耗尽了,需要有效的补充才能前行。”伊轻舞道。

        叶凡也知晓这个道理,掏出身上所有,也不过寻出不多的五色石而已,这是在太阳圣皇陈尸的那颗古星获取的。

        将这些晶石排列在上,五色祭台只是闪烁出一丝神光,便又黯淡了下去,因为他所拿出的晶石微不足道。

        “怎么办?”最终,叶凡几乎将身上所有宝贝都取了出来,一个个的尝试,想要启动五色祭坛,打开星空古路。

        “这是什么生物?”伊轻舞惊讶,盯着被封于神源中的龙首人身的太古王。

        “这家伙的头颅跟龙一样,他身上长的那些玩意会不会有一样的效果?”厉天怪叫道。

        “嗡”

        突然,虚空一阵颤抖,凭空出现一个漆黑的大洞,将封在神源中的太古王一下子吸了进去。

        “想逃,留下龙鞭再走,这是让我人欲道发扬光大的根本所在!”厉天叫道。

        可是,黑洞中有一股巨大的牵引力,将他也拉了进去。

        “师弟!”燕一夕叫道,他伸出手用力拉住了厉天,结果他亦被牵引了进去。

        叶凡急忙出手,然而他也如此,如被召唤,同样被拉了进去。

        “这是东荒北域的气息!”在这一刻,他大吃一惊,无比震撼,因为他对这种气息太熟悉了!

        这条通道难道是连接向北斗星域?他心中充满了不解,非常的不平静。

        “你留在这颗古星证道,前路未卜,难以预料,就不要跟过来了,希望将来横渡星域时,能见到你。”叶凡对伊轻舞道。

        伊轻舞站在那里没有动,她自然不想离去,若是叶凡远离这颗古星,她也算恢复了自由身,除非他再现回来。

        紫微古星域大地上,一个骑牛西行的年轻男子,在八景宫升空的刹那,就有了感应,仰天而望,发出一声愤怒的咆哮。

        他手持半页神灵古经,自语道:“我会参悟透的,我会杀向那颗古星,将你们全部斩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