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七百四十九章 夺经文
  • 正文 第七百四十九章 夺经文

    作品:《遮天

        老子的坐骑,一头巨大的青牛化成牛头人身,魁梧高大,声若大鼓,隆隆作响。

        “西出函谷关,老牛一睡多年,这都是什么年代了?”这头青牛声若雷鸣,站在夜月下扫视四方。

        现场的人莫不发呆,这头牛魔一样的存在绝对是一个大成的王者,怎么如此怪异,谁将他封印了?

        尹天德也是怔怔出神,很显然他对陶罐的应有有所了解,但是放出这样一个大块头还是出乎意料。

        他手中的道简当是记在了一些相关情况,不然也不会这个时候翻过来掉过去的看,这让他恨不得抓住这头牛仔细问个清楚。

        人王、金乌王全都停了下来,这头强大的牛魔出现在了他们间,也是一个不小的威胁,没有再继续战斗。

        远处,清古道人与光明王的战斗还在继续,两人并未受影响,全都在生死对决,演化各种异景。

        “牛哥……”叶凡很想喊出这样一句来,要知道这可是第一次见到星空另一端的人,错,应该说是一头牛。

        不过,他终究是忍住了,毕竟有几个大成王者在此,这头牛虽然是王者境界,但多半不能一枝独秀,力压诸王。

        且,它是尹天德放出来的,也许会受其控制也说不定,多半会有什么变故,叶凡只能远观,尽管血液沸腾,但却也唯有静等。

        “你是谁?”金乌王漠然问道,虽然来了一个强大的存在,但是他依然一脸冷酷,如一尊妖神转生。

        “牛神王,没听说过,来自哪一洲,难道是海外散修?”人王浑身银白,足蹬独尊靴,脚踏祥云,威严而立。

        这头牛终于是沉静了下来,一双硕大的牛眼转个不停,道:“谁把本王召唤了出来?哦,原来是你。”他盯住了尹天德,见到了他手中的陶罐,背负双手看了个仔细。

        “说吧,想要我做什么,老牛并非真身,只有一个时辰的时间,但你放心,本王法力无边,可完成你之心愿。”

        这头牛魔一本正经,威严无比,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身牛毛乱抖,但是很不给力,噼里啪啦向下掉毛。

        “请牛王出手,将那半页宝经夺来。”尹天德声音低沉嘶哑,他已经镇定了下来,尽管这头牛有点怪异,但还没有让他因此而心绪波动。

        “好!本牛被留下一个时辰的战力,就是为了防止得到传承者夭折与遇险,看来你不需要这些守护了,以此来完成使命。”这头青牛道,接着他一声大吼,东海决波,碧浪像是要冲击银月,连天而动。

        “大言不惭。”金乌王漠然,面无表情。

        “真是好大的口气。”人王也是一声冷嗤。

        “你们看不起本牛,多年不出世,后函谷关时代,都没有人认识我了吗?”这头青牛鼻孔喷白眼,而后发出了莽牛音波。

        “哞……”

        一声莽牛吼,漫天繁星都像是要摇落下来,神威骇人,绝地是绝顶大成王者。

        一头青牛留下来的分身也有这样的实力,确实骇人听闻,两千年前的大成牛王而今如果还活着一定会更可怕了。

        金乌王一震右臂,一只巨大的金色羽翼灿烂如仙金,扇动出狂风暴雨,将音波压制。

        “不就是半页古经吗,咦,是凰血赤金铸成,好大的气魄,当年我们寻遍天下也没得到一粒。”青牛瞪起铜铃大眼,他探出一只毛茸茸的巨手,向前抓来。

        远空,叶凡的心神很不平静,那可是中国一位有大智慧的古人——老子的坐骑,时隔两千多年在星空这一端显化而出,真是让人发懵。

        “锵”

        金乌王出手干脆而冷酷,张口一吐,太阳之精化成一株金色的扶桑神树,摇落下漫天的光华,射向青牛的大手。

        牛神王一声怪叫,一口莽牛气喷出,白气如火,化成一片道之神痕,飞向前来压住了黄金扶桑神树。

        无论是树还是神痕都是道的接触,这是大成王者对道的理解,是一种最本源的碰撞与对决。

        “混元一气大力牛王功!”青牛巨吼,牛头人身,身体变大,如一座山岳一样耸立在空中,牛毛每一根都如水桶粗,成片似参天古木。它通体乌云缭绕,黑气翻滚,妖气滔天。

        藉此可见这头青牛威势的一斑,让妖神一样的金乌王都倍感吃力,他从来没有见到过力量这么大的王者,单以力量而论,让其都承受不住。

        “嗡”

        金乌王轮动乌翅流金镋,直接祭出了远古圣兵,这种威势不可以道里计,压塌万古诸天。

        青牛怪叫了一声,露出惊容,这种圣兵让他也不得不避其锋芒,连翻了十八个滚,无比狼狈的躲避了过去,叫道:“小子,把圣兵给我,本牛还不是圣人,得有趁手的家伙。”

        尹天德暗中传音,似乎对青牛说了什么,顿时让其鄙夷无比。

        “怎么看你不像是个好东西,算了,职责在此,一个时辰后本牛随风而散,眼不见心不烦。”

        他快速来到尹天德身前,似乎摄取出一件圣兵,纳于体内,但却没有亮出来,以此对抗乌翅流金镋。

        尹天德似乎又对青牛说了什么,而后消失在了原地。

        “放心,包在我身上,有此圣兵在手,天下我有,这半页古经我必取到手。”青牛大发神威。

        “这王八蛋尹天德也太能搞了吧,怎么就弄出来一个牛头王,真他妈的没天理!”厉天忿忿不平。

        燕一夕几人也是无言,这头青牛无愧于种族,怎么看都像是牛十三的一塌糊涂,很难惹。

        “老子、释迦牟尼你们到底去了哪里,留下了怎样的一段足迹?”叶凡思索,今日所发生之事对他冲击很大。

        “原八景宫的主人到底有什么来头,这是他的那头牛?”厉天询问,他听叶凡自语了很多,也琢磨出了个大概。

        “他来自星空的另一端,是我故乡的一位古人,发生了太多的事情,颠覆了我的认知。”叶凡轻叹,而后突然变色,道:“不对,我们该动手了。”

        与此同时,伊轻舞也道:“尹天德自己可能去夺另半页仙经了。”

        “不管那么多了,现在必须要出手了,不然另半页神灵古经多半会被尹天德谋夺。”燕一夕盯住了海面上空,此时清古道人与光明王动作慢了下来,因为大战了几千回合,全都很疲惫了。

        突然,异变发生,光明王夺到的半页古经冲起漫天赤霞,极其绚烂,一下子冲出了他的手掌。

        半页凰血赤金,有凤鸣凰吟传出,一朵祥云从其内部浮现,化成了一道人影,持着它飞遁。

        “一气化三清!”叶凡沉声道。

        光明王长啸,煮熟的鸭子都飞了,让他震怒,光明神术射出,一缕就蒸干了碧海,成千上万缕齐射,几乎要逆乱了千古。

        半页凰血赤金经文,初时是尹天德击杀正德道人夺来的,后被光明王重创,又失去了,显然化有一气蕴在当中,关键时刻又重夺来。

        清古道人一声轻叱,与光明王一起追赶,不过这时又有两道身影飞来,一个老态龙钟,为一白发老者,手持一根拐杖,一个虬须刚硬,是一个大汉,虎虎生风。

        这是两位王者,突兀的出手,让清古道人与光明王全都大吃了一惊,未曾想到还会有人出现。

        “砰”

        手持拐杖的白发老者遭了一击,大口吐血倒飞,虬须大汉更是差点被震裂,挡不住两大王者。

        不过,却耽搁了他们的追赶速度,且根本不顾一起的又杀了上来,纠缠不休。

        “果然,是一气化三清,即便这两道元气被震碎,也与本体无关,尹天德牺牲他们无所谓。”燕一夕几人皆变色。

        “无妨,现在追下去,等他那缕化身消失时正好夺经文,让他徒作嫁衣。”叶凡终于动了,他让几人飞入远古圣兵中,而后他展动行字诀,快速追了下去。

        当今天下,除非圣人出来,不然没有人可与叶凡比速度,他实力大进,对于道的理解加深,行字诀如梦似幻,具有天下极速。

        月华皎洁,大海上一道身影飞快前行,尹天德的这缕化身显然有禁术,速度几乎无人可及,耗尽一切精气飞逃。他本身为王者,只要远离几位大成的王,半页古经将立刻属于他。

        一气化三清有时间的限制,不久后他终于虚淡了下来,但却来到了一个古阵台前,成功没入进去,想要横渡而走。

        在这一刻,叶凡不得不出手了,从虚空中突兀出现,一个黄金圆璀璨夺目,阴阳点为神女炉与广寒阙,是至阳至阴圣兵。

        “轰”

        黄金太极圆压落的刹那,那座古阵台崩碎,刚进入虚空的尹天德当场被震了出来。

        尹天德眸子射出两道神光,无比的凌厉,于这关键时刻有人来截杀他,让其功败垂成。

        此时,不要说战斗了,连保持形体都难以维持,很快就虚淡了下来,将要不复存在。

        叶凡从天而降,一只金色大手探来,抓向那半页经书,不容反抗。

        尹天德眸子无比冰冷,眼睁睁的看着却无法阻止,这是一种让他出离了愤怒的剧痛!

        他费尽心机来夺神灵古经,眼看功成,但却在最后关头功亏一篑,实在是一种无解的人生大恨。

        “砰”

        叶凡一把将凰血赤金纸抓在手中,入手滚热,凤鸣凰吟,霞光染红了半边天,灿灿夺目。

        尹天德一声大吼,实在是不甘到了极点,然而他却无能为力,身体都将不复存在了。

        “砰”

        最终,还是叶凡眼中神光一闪,一巴掌将其粉碎,让他消失在了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