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七百四十七章 人王
  • 正文 第七百四十七章 人王

    作品:《遮天

        十八艘古船金属光泽冷幽幽,是以时间千锤百炼出来的圣人遗宝,此时全部射出道痕,化作上古杀阵将此地覆盖。

        羽化仙崖通体莹白,在其上方四位王者你来我往,神域、古术、场能、霸拳齐出,如星辰坠落,击塌长空,争夺两片凰血赤金铸成的神灵古经。

        同时间,一只银色的大手出现,自中央古船飞来,探向手那个高大英武的身影,上来就是一记大印,如人族之主出世!

        不久前,一人如天外飞仙一样,从星空中坠落下来,一把抓死了冯远,抢夺到了半页刻有仙界经文的神金。

        古船中银色大手的主人,自然震怒,那是他的弟子,此时全力出手,要毙掉这个王者。

        天之神痕,篆刻成先天本源宝印,烙在掌心,成为人主绝学,向下击落,像是十日齐坠,星海瓦解一样。

        这是人主印!

        被攻击的高大男子,神威盖世,眼眸中射出两道妖异的光芒,张口吞吐先天道精,化成一个宝轮,磨灭时空。

        “你还没有死!”银色大手的主人在船中冷冷开口,银色掌心中的天之神痕更璀璨了,盖落下来。

        “你不是也没死有死吗?”高大男子冷笑连连,一头紫发披散了开来,露出真容,吐出先天道精化成的宝轮更璀璨了。

        “天妖宝轮!”厉天神色一滞,低呼了一声,道:“那竟然是天妖王,不是说死于五百年前了吗,而今有三千八百岁了,依然没有坐化,比天妖姥姥厉害百倍。”

        战场中央,人主印与天妖宝轮碰撞在了一起,如两个古老的宇宙破灭了,发生了崩溃。

        这是一个山川尽毁、万古逆转的场景,像是来到了开天辟地之始,什么都像是要归于万物之始。

        远方,叶凡、伊轻舞、厉天等人心中震撼,大成的王者果然让人觉得发瘆,这样的神能对决谁人可抗?

        “果然如此,为了一页仙家经文,原以为坐化掉的王者又‘复活’了过来。”燕一夕轻叹。

        实力到了这等境界,还有什么可以打动他们?唯有长生与超脱,这页古经练成后可让人不死,他们自会出手。

        银色大手拍落,像是从域外探来,与天妖王碰撞,两者激烈交锋,没有什么缓和的余地,这是属于王者的性命搏杀。

        天之神痕篆刻成的宝印绚烂如那太初之光,先天道精化成的天妖宝轮璀璨如末世之虹,针尖对麦芒。

        极尽灿烂,而后是永恒的黑暗,两片古老的神域崩塌、陷落,两人一击像是要古道成空。

        天妖王嘴角溢出一缕紫血,接连向后退出去十几步,身体连连晃动,不过他始终没有松开手中的半页凰血神金纸。

        而那只银色的大手也出现一道裂痕,缓缓退后了一丈远,不过却并无大碍,可以想见他的强大与可怕。

        “人王你还没有死……”另一边,金乌王满头金发散落,缓缓走来,天穹一步一颤抖,他像是一尊魔神一样。

        “什么,他是人王,还没有死?”燕一夕吃惊,原以为这是人王殿隐藏的一尊年龄骇人的巨头,不曾想却有另一重身份。

        “你这只骄狂的金乌,两千年前来我人王殿撒野,若非我在经历散功之苦,岂能容你撒野。”银色大手的主人沉声道。

        金乌王而今三千七百余岁,纵横一生,鼎盛时敢去人王殿抢他们的神女,充满了传奇色彩。

        也正是因那一战,他伤到了根基,闭关两千年有余,别人皆不知那一战他经历了怎样的对手,直至此时才水落石出。

        “你虽散功,但却将元神寄托神女的仙台中,出其不意,给予了我最可怕的一击,让我差点形神俱灭,闭关两千年。”金乌王很冷漠的道来。

        “既然相遇了,这次你也算一个,都别想走了。”人王寒声道。

        “你真是好大的口气!”旁边,天妖王呼吸平稳,伤势尽复,紫发飞舞,高大挺拔,向前逼来。

        “我虽老了,但对自己还是有点信心的。”人王开口,银色的大手再次探来。

        “真的是人王!”伊轻舞美眸流动彩光,像是很吃惊,一个死去两千年的人都活了过来,还有什么比这更惊人的事,足以说明各大古教的神秘与可怕。

        人王体,是一种非常恐怖的体质,不然何以敢起这个名字,据传数万年都不见得能出来一个,是一种有希望顺利证道的体质,是一种活着的传奇。

        三千八百年前,人王殿诞生了这样一个幼童,让他们欣喜若狂,举教欢呼,这简直是上天的神赐。

        然而,这个幼童却多灾多难,不足百日就被人暗算,耗时三年之久才救活过来。

        期间,更是被人以禁术破了轮海,伤了仙台,几乎将筑基与最后的道路都给断掉,让他们近乎绝望。

        人王殿因此而震怒,清洗了教中一切可疑的人,血流成河,尸骨过万,是该教最可怕的一段岁月。

        最后,他们终于是以古法让幼童成长了起来,年少时就威震天下,但这个人王体实在是命运多舛,几次因轮海与仙台被破过的原因而散功。

        两千年前那次最为严重,正好赶上金乌王前往人王殿抢神女,传说不久之后他就死掉了,空留遗恨。

        “消失了两千多年又出世了,三千八百多岁的人王,一定会震惊当世!”厉天叹道。

        “怪不得如此自信,在几个大成王者中磨难最多,几次散功,但却是最自信的。”叶凡也吃惊,第一次遇到这种体质。

        “他证道无望了,不然决不可能隐忍这么多年,定是始终无果,幼年被毁轮海也就罢了,连仙台都被斩,仙人出世都无力回天。”伊轻舞叹道。

        一个修士,他可以死掉肉身,但却不能坏掉元神之根本,不然证道无望,亦要身死。

        “可惜了,相隔五万年才出现一个人王,却被人在幼童时毁了道基,不然而今多半是他的天下了,没有人可与之争雄。”燕一夕道。

        纵然如此,多灾多难的当世人王也是很可怕的,不弱于人,敢力杀大成王者!

        一个浑身洁莹、如白银铸成的王者飞出古船,有君临天下之姿,降落在羽化仙崖上,杀向前方,大战了起来,要取回应得的仙经。

        人王出手了!

        另一边,尹天德掩饰的很好,并未露出身份,神域笼罩,降临在此,定住不世高手正德道人,将其拍碎,亦夺到半页仙经。

        但是,此时他的处境却相当的不妙,第四名也是最后一个赶到的王者正在攻杀他,神威滔天,光芒将天穹都淹没了。

        “尹天德好恐怖,虽然处于明显下风,将要不支,但他的敌人可是一个大成的王者啊。”厉天惊叹。

        “他体内有圣器,引而不发,在对抗那个大成的王者。”燕一夕道,此时他手持神女炉,有莫名感应,毕竟这是处自古之大帝手中的名器。

        伊轻舞白衣胜雪,神色恬淡,一语不发,如秋水一样的眸子很空明,整个人神秀而灵动,静静关注战场中。

        叶凡也没有说什么,仔细观战,他不得不承认,尹天德极其可怕,若非碰巧收取了其金刚琢,内部的那缕神秘烙印没有抹掉,真是不知是他来了。

        效古人骑牛西行化道是假,一直等待这一刻才是真,连结拜兄弟的父亲都毫不手软的当场击毙,他还有什么做不出来?

        “噗”

        突然,战场中发出一片炫目的神光,一片属于光明属性的场域出现,将当中的尹天德笼罩,让他大口咳血,形体欲裂。

        “砰”

        他将手中那以凰血赤金铸成的经文残片扔向了空中,被那名大成的王者一把抓住,而后他趁机突围出场域。

        厉天道:“尹天德吃了大亏,要败走了,即便有圣器在身也不是一个大成王者的对手。”

        伊轻舞摇头,道:“你们不了解……”

        “是吗,难道他只是想暂时退出……”厉天的确对尹天德所知有限,因为这个人太可怕了,他一直避而远走,不甚了解。

        隆隆声传来,长生观的人出手了,那座古老的道观为一件远古圣兵,此时镇压而下。它宏伟无比,每一片瓦石都打磨上了岁月的烙印,流动不灭的气息。

        “光明王,那是属于我长生观的经文,请你归还。”

        古道观中,没有一个人出来,只有莫大的威压透发而下,压落在天穹上,与十八艘古船一同震慑。

        第四个人竟然是光明王!

        难怪他光华冲天,照亮了夜空,在场的人都吃惊,这是一个被世人认为已经死了八百年的大成王者,而今又现了。

        “还有人记得我……”光明王露出了真容,身穿光明袍,虎目慑人,神武逼人,头戴王冠,黑发浓密,通体璀璨,龙行虎步而进,如天王降世。

        光明体,一种超级强大与可怕的体质,与神王体并列,号称光明与神王联手,天道我有。

        “刷”

        古道观中身影一闪,一个相貌清癯的老人迈步而出,如踩天梯一步一步而下,来到了光明王的近前。

        道袍陈旧,背后是一个阴阳八卦,前方是一幅山川万壑图,这像是一个从上古年间走来的老道人,给人以无尽古朴沧桑之气。

        “是你,清古道人,一个不是王体的人,却活到了三千六百岁,真是让我惊讶,世人都说你坐化了,不想却依旧精神矍铄。”光明王道。

        “是我。”清古道人神色木然。

        “今夜,可谓活死人的聚会,我们这些死于八百年,甚至两千年前的故人又相见了。”光明王道。

        的确,神灵古经让许多死去多年的大成王者又“活”了过来,聚此征战。

        远处,伊轻舞他们屏住呼吸,默默观看,这是一场震惊人世的盛会。

        “可惜,我们实力不够格,不然那可是仙家经文啊,真是让人眼馋。”厉天嘬牙花子。

        “机会快到了,尹天德会出手的,我们做第二个尹天德。”叶凡道,让几人做好准备,他将神女炉与广寒阙分别托于左右双手掌心。

        一个是至阳神炉,一个是至阴宝阙,皆为先天之根,顿时有阴阳二气流动,让他看起来如同一尊上古神明,有一种不朽的神性光辉弥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