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七百四十五章 羽化仙崖
  • 正文 第七百四十五章 羽化仙崖

    作品:《遮天

        神灵古经,四个字是这样的醒目,将三人的心神都快吸引了上去,他们盯住看个不停,厉天的手都有一些抖。

        纸张泛黄,是道家特有的天道纸,经过悟、祭、演等多种繁复的古法炼成,当打开的刹那有道之涟漪透出。

        在黄纸上只有几个字,力透纸张,遒劲有力,如龙跃海,几人心中全都一怔,露出异色。

        月圆之夜,羽化仙崖。

        黄纸内只有这八个字,这在点破天机吗,是说神灵古经在那里出世吗?几人心头剧震,难以平静。

        “我们能否见天机老人最后一面?”厉天难得的神色郑重。

        “祖师将坐化,最后的三日内不见任何外人,不做任何预言,不然会为我古道招来大祸。”小道童面带悲色道。

        天机门,是一个隐世的古道门,这么多年来都无比低调,只因窥破了太多的天机,遭遇了很多厄难。

        历代天机老人生命最后的时刻都会通灵,几近预言之神明,他们可见到许多未来的画面。

        但在这个时刻却不能说出来,不然必会为后人留下大祸,道破天机自己惨死也就罢了,还可能会让道门就此中断。

        “还差两个预言赠与三位,请二十年后再来吧。”小道童口念天尊施道礼。

        天机古道门发生了这样的变故,叶凡几人自也好打扰,在太渊外认真祭拜了一番,而后离去。

        “紫微神朝的绝代天机国师坐化前以毕生道力推演,该朝必将大兴,有神婴天降,成为神主。但是,当他说出这句话后,幼孙夭折,长子重伤垂死,可见泄天机者有多么的惨烈。”在回去的路上,燕一夕叹道。

        “冥冥中真的有一种力量吗,为什么可预见未来,天机与天谴这些到底是怎么回事?”叶凡自语。

        “这种东西很虚幻,鉴于天机古道门的种种神异,远古时曾有几位圣人专门研究过。”燕一夕道。

        “哦,说来听听,到底怎么回事?”叶凡很感兴趣。

        “用几位远古圣人的话说,并无天注定,一切都是变化的,所谓的预言也不见得精准。”

        几位远古圣人都有大智慧,他们用最浅显的道力就将这一切说的让常人很容易理解了。

        依他们所言,所有的人事物都有自己的轨迹,在变换中移动,偶尔有人灵光一现,捕捉到了这种轨,也就是预见了将来而已。

        就如那黄叶凋零时,刚脱离枝干的刹那,人们可以预见它会落在地上一样。就如那大河决堤的瞬间,人们在惊恐中知晓,将会冲毁下游的村庄一般。就如那鸿雁中箭哀鸣,人们能够预知,它会坠落在大地上。

        这些很浅显,人们不会觉得什么,并不觉得那是预言。但其实可以深究,如果将这些过程复杂化,那么就成了所谓的推演天机。

        在这个世界,有了一些“因”,而某些“果”有时是可以预见的,这就是所谓窥破天机。

        无论是人还是物体亦或是事,都有自己的移动轨迹,如果我们见到了他的前半程,有时是可以预料下一段轨迹的。

        当然,万物都是变化的,谁也没有办法真正料定未来。如那凋零的黄叶也不见得一定会落在地上,很有可能被大风吹起,落在树洞中。如那大河决堤,也可能会中途改道,不见得冲毁下游的村庄。如那中箭的鸿雁,也可能负伤远遁,并未跌落下来。

        叶凡听罢,觉得很有道理,几位远古圣人的简单论述,一切都浅显易懂了。

        “这么说,天机老人坐化前给我们的两张预言道纸可能会发生变化,不见得一定精准?”厉天道。

        虽说人、事、物都有一条自己的移动轨迹,但终究还是有不可预料的变数。

        不过,他们对此倒不是很在意,因为前路本来就充满了不确定,连天机老人也只说了四个字“域外可行”而已。

        “天谴又是什么?”叶凡问道。

        “按照几位远古圣人所说,那只是一种道力而已。”燕一夕道。

        当一个人偶尔神光一现,他的思感超脱出来时,凌驾在他的轨迹上,望到了前路,洞悉了“未来”,而在这个过程中,他也触发了“原轨迹”的力量。

        这种轨迹的力量是很可怕的,在洞悉前方时,你却也干扰了这条轨迹,它的波动必然会对你有一种作用力与影响。

        “很有道理。”叶凡点头,几位远古的圣人果然了得,几乎阐述与道尽了此种的玄秘。

        “我站在这座山,望见了前路,是不是也算窥破了一种轨迹,有道力作用来?”厉天道。

        “是,不过微乎其微,这是基本的,也属于我们每一个人时时刻刻都在面对的轨迹之力。”

        “搞这么复杂干吗,我行我事,我走我道,什么轨迹,什么道力,全都踩裂,挡我路者斩!”

        几人谈论着,远离了太渊。

        羽化仙崖,位于神洲最东部,毗邻茫茫碧海,是一个很有传奇色彩的地方。

        关于仙的传说,是一个永恒的话题,无论是在北斗星域,还是在这颗古星,始终是一段遗迷。

        有人说,古之大帝在此羽化飞仙,离开了这个世界,故此没有了帝秘,没有了极道武器。

        还有人说,这是一处从仙界坠落下来的山壁,在太古时有人族大圣曾亲眼见到那一幕。

        更有人说仙无名,但这里的确是羽化之地,但凡有仙,必走此路。

        不管怎样说,确有古籍记载,太阴与太阳两位古皇都是从此消失的,虽然没有什么证据,但却得到很多人认可。

        “神灵古经,月圆之夜,羽化仙崖,这个时间段……”

        如果不去一观,叶凡几人实在放不下。然而,却与攻打八景宫的时间相冲突,这是一个让人无奈的选择。

        “不管怎样说,还是先去羽化仙崖吧,事后再赶往八景宫,如果实在来不及,就等下个月圆之夜。”

        大海无量,碧波亿万倾,潮起潮落,浩瀚无边。

        一个人的力量再强大,当面对这这种景象时也会由衷的的生出自身的渺小感,同壮阔大海比起来,同苍茫宇宙相较,个人实在微不足道。

        “每当这个时候,就会让我生起无力感,有多少美女也填不平这么多水。”厉天道。

        “叔叔,是不是淫贼眼里只有美女啊?我真的不想当。”曈曈适时插言。

        “去,哪凉快哪呆着去。”

        “什么荣辱得失,什么豪言壮举,个人的一切算的了什么,每当面对这浩瀚大洋,都可以让人胸怀舒畅,忘记一切。”燕一夕道。

        碧海上,一条如梦似幻的身影踏波而来。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

        修长的身段,完美的身姿,飘舞的秀发,莹白如羊脂玉一样的肌肤,整个人在闪烁晶泽。洁莹的瓜子脸上,双瞳若黑宝石,整个人神秀内蕴,轻灵飘来。

        叶凡相约,伊轻舞到来,就在今夜,多半会有一场大战,也可能会有大机缘,毕竟牵涉到了神灵古经。

        海风吹来,天色渐渐暗淡,当波光粼粼的海面上最后一片碎金消失后,夕阳彻底不见。

        羽化仙崖就矗立在海岸上,并不是多么高,但是却在夜幕中显得雄浑而巍峨,如一座太古的神岳耸立,镇压浩瀚东海。

        叶凡他们都早已隐去了,静静等待,想知道在此究竟会发生什么。

        时间推移,明月高挂,一轮银盘洒落下大片柔和的白辉,海上像是披上了一层轻纱,朦胧而洁白。

        羽化仙崖显现出了它的不凡,如晶莹的一块仙台,勾动天地精华,与漫天繁星呼应,让人错以为站在上面真的可以羽化飞升而去。

        在这个明月夜,万籁俱寂,连碧海都像是静止了,如一块巨大的镜子反射天上那轮玉盘的的光辉。

        “来了!”厉天轻声道。

        远空,十八艘战船如十八片云朵一样飞来,遮挡住月光,在地上投下大片的阴影,让人心中压抑。

        “这是人王殿的战船,是他们最尊贵的几位人物出行才有的排场。”伊轻舞的声音有一种磁性,动人心旌,像是天籁之音。

        另一边,燕一夕也小声道:“又有人来了。”

        无垠的碧海,如一块巨大的宝石,没有一丝波澜,闪烁皎洁的月辉。而此时,一座宏伟的古道观,正在从它上方飞过,无声而来。

        “这是冥岭的上古长生道观,这座古建筑矗立那里也不知多少万年了,一直不朽,不想今日拔地而起来到了此地。”伊轻舞低语道。

        几人都是一惊,这个古道门很低调,历代只有几个人而已,但每一个都极其强大,如当世的三缺道人,深不可测。

        很显然,人王殿与长生观要交换神灵古经了,这一次如此兴师动众,一定是要来真的,而非前几次那样不了了之!

        神灵所遗存下来的古经,仅有一页,撕为上下两半,无比神秘,自远古流传至今,也不知道牵动了多少人的心。

        关于它的传说只有两个字:不死。

        也正是因此,它被人奉为仙经,据传得到完整的一页古经,若是练成的话想死都难!

        “月圆之夜,注定有一场大劫,你们能知晓,肯定也有他人会洞悉,疑似坐化的大成王者多半会‘活’过来几尊……”伊轻舞轻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