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七百三十九章 元墟
  • 正文 第七百三十九章 元墟

    作品:《遮天

        落霞山,伊轻舞素手拍落,一座赤峰被削平,山风呼啸,凌乱了藤木,凋零了百草,枯黄了败叶,一片秋的萧瑟。

        她神骨玉姿,纤腰如美人蛇躯,身段修长婀娜,乌发光可鉴人。此时,脸泛红霞,眸波如水,千娇百媚,颠倒众生,一颦一笑,让天下美人尽失颜色。

        “哼”

        她白衣胜雪,轻轻一展柔袖,将褶皱雪衣抚平,秀发飞舞,莹白的瓜子脸上如黑宝石一样的眸子,内蕴灵气,亦带着一丝嗔怒,她如凌波仙子一般飞走。

        叶凡很从容,踩在凌乱的藤蔓上,踏过凋零的败叶,一步一步沿着断峰登天而上,带着一缕笑意,飞向远方。

        元墟,一个很特别的地方,常年充盈有一片氤氲灵气,不是多么浓郁,但却很纯净,适宜栽各种药草。

        有人说,上古年间此地有一块药园,生有各种古药王,吐纳瑞气,集尽天下灵秀。

        还有人说,这根本就是神人以**力从传说中的东海蓬莱仙岛中拔出来的一块药田,故有一缕仙气溢出。

        还有人说,这本是一处神灵的居所,可聚纳天元地气,可惜于太古年间被打废,成为了一片元墟。

        它地处神洲中部,来往修士从此地路过,初时有人在此交换灵药,久而久之,就成为了一处名地。

        而今,古药、珍料、经文等各种与修行有关的东西都有在此交换,拥有盛名,连其他大洲的人都慕名而至。

        叶凡降落而下,与燕一夕还有厉天约好,要在此相聚,捉尹天德的那个童子。

        元墟,传闻将有珍贵古药王展出,在此拍卖,价高者得,近期吸引了很多修士的关注。

        八景宫的主人尹天德,继承了太清圣境的一切,近年来常炼丹,有人说他每次开炉都有瑞气冲霄,丹药之珍贵,可生死人肉白骨。

        他所炼出的宝丹,对修行有极大益处,陆鸦、三缺道人遇瓶颈时,都得其灵丹破过劫。

        故而,他对各种药株需求很大,为了炼传说中的九转灵丹,特别遣出一位童子常年在外求购。

        青竹翠绿欲滴,无规则的生长,雾气一丝丝、一缕缕,在元墟中溢出,确有一股纯净的精气。

        矮山三座,并无什么神秀,却有一股返璞归真的味道,古藤、小桥、翠竹、清泉一切都很和谧。

        不过,当真正接近后就少了那些宁淡,因为人真的很多,到处都是修士,犄角旮旯、小桥泉池畔都有人摆摊,有飞剑、灵符、丹药、道籍等,皆价格不菲。

        叶凡惊讶,这个地方果然不一般,他在一块小草席上见到了一件兵器,竟是一块残缺的王者神兵,卖家是一个很土里土气的小老头。

        而一个地摊上,一个破烂的紫海螺中,蕴有一枚海神珠,光芒被掩,不懂者根本不会注意。

        同在不远处,一块麻布上堆着一捆竹简,开篇一段文字露在外面,竟阐述有妙理,很是深奥。

        叶凡顿时走不动道了,这个地方太不一般了,有一些很强大的隐士在此,看起来不起眼,但所售东西很非凡。

        不过,这些珍物并不是很好交易的,他上前问价得悉,只能用特定的东西来交换,其他一概不行,几人只要他们所需的东西。

        “不显山不露水,只为真识货的人准备,这是高人的性格,也是怕被烦扰。”叶凡点了点头。

        当然,不可能都是这样的珍料,他只是修为足够强大,看出了几人不俗而已,到处都是摊位,也有不少水货,可以说鱼龙混杂。

        叶凡背负双手而行,走过石拱桥,登上过矮山,进入过竹林,大体走了个遍,很是惊异,果然有不少珍料。

        甚至,有人在交换无缺的王者神兵,聚集大量的高手,将那里围了个水泄不通。

        此外,让他深感震撼的是,将有仙珍拍卖,有人在神洲一座古脉下挖出一块拇指长、两指宽的凰血赤金。

        阵阵凰鸣传来,有活化石人物催动全身道力,那块一指长的神金顿时飞出漫天赤霞,凰飞凤舞,淹没了整片元墟,震撼了所有人。

        “绝对是凰血赤金,如假包换!也不知有多少年未见到这样专属于大帝的仙料了,虽然它很小,但却也可以打造一件无上圣兵了,亿万金难求,也不知道会花落谁家。”

        所有人都被惊住了,仅见到这一物就不虚此行,这可真是让人们大开了眼界,因为这仅是在传说中才出现的东西。

        “连这种东西都舍得卖掉……”许多人都咋舌,阵阵惊叹。

        不久后,叶凡见到了燕一夕与厉天,都表示还没有发现尹天德的那个童子。

        “那个家伙是一头蛇精,虽然看起来无害,年不过十几岁,其实早已修炼一千八百年了,要是有照妖镜就好了,多半能很快寻出来。”厉天道。

        “淫贼叔叔,你放我出来吧,我师父都到了。”曈曈在一个法宝中咧嘴哭道。

        “你这不招人待见的小东西,先把人欲道总则给我背下来,十八年后你会感谢我的。”厉天觉得强迫一个哭着喊着不当淫贼的小东西学这些经文很有意思,真想收徒了。

        叶凡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觉得年幼时多一些经历,对以后成长有好处,当然前提是不能变质,他认为现在一切可控。

        “来了,在那里。”燕一夕开口,目光望向前方,注视一个唇红齿白的少年。

        他个头不高,不过十四五岁的样子,身穿白蟒袍,足蹬腾蛇靴,以紫金冠束一头墨发,背负双手而行,这是一个有些傲气与自负的少年。

        “不愧是八景宫出来的人,不过一个小小的童子而已,却有教主级的实力了。”

        不过细想想也释然,这其实是一个修行多年的蛇精,道行自然极高,被尹天德降服后才改做童子的。

        “等一等,先别出手,这个蛇精童子很有钱,掌握了八景宫的财权,看他的样子不会是要替尹天德竞拍那块凰血赤金吧,这可是天大的肥羊,一会儿宰他!”厉天道。

        元墟,白雾丝丝缕缕,大多修士都只是摆地摊,并没有什么宫阙坐落,如同一个坊市一般,但却有无数珍品。

        唯一特殊的地方就是一座高台,以白玉石堆砌成,处在元墟中心位置,当有特别珍贵的东西以及要拍卖无价神物时才会用到它。

        蛇精童子上前,背负双手,高昂着头颅,紫金冠闪烁,一副很意动与志在必得的样子。

        叶凡他们亦上前,白玉台上有人在主持拍卖,时间不长就到了天价,有人取出四五块拳头大的神源,掷金如土。

        “那是人王殿的大人物,好豪阔,这仅是刚出手而已,天知道成交时会被炒到多高。”

        “人王殿要与上古长生观交换神灵古经,到底成功了没有,近几年来可是引出无数传闻。”

        叶凡心中一动,他对那仅有一页的神灵古经也是无比的向往,想知道到底怎么回事,可是几年过去了还没有结果,只能说双方太小心了,都怕被对方所欺。

        “海神岛的人来了,看,他们拿出了什么,天啊,避尘珠、辟火珠、避水珠……一堆的海神珠啊!”

        人们惊叹,这一堆珠子太璀璨耀眼了,简直快可以同凰血赤金争辉了,照耀的天地间无比绚烂。

        “妈的,这些都是财主,洗劫一家一生都受用无尽。”厉天诅咒,而后有盯住了大帝圣物,道:“这块凰血赤金铸成一枚手镯当是够了,若是献出去,恐怕没有一个女子不动心,太古妞也得酥软。”

        “淫贼叔叔,我鄙视你,放我出去。”曈曈咧嘴哭着说道。

        “眼泪包,背书去。”厉天将那枚玉坠形法宝收了起来,不给他说话的机会了。

        就在这时,紫微神朝、广寒宫等大势力也有人出手了,开始竞拍,越发的激烈了。

        “凰血赤金,千百世都难得一见一小粒,今日竟在此见到了这样一块,一定要买下来,送给族王,以他那造化级的法力一定可以炼化成大器。”

        就在这时,几位高大的身影走来,一个个皆金发披肩,眼瞳射电芒,非常的雄武,是金乌族的高手。

        他们皆有无尽威势,大步走来,没有参与竞拍的人立刻闪向两旁,不愿招惹,因为金乌族太强盛了,没有几人敢惹。

        叶凡并没有躲避,立在那里多少有些突兀,让金乌族的几人全都皱起了眉头,一人上前,道:“你要拍卖神物吗?”

        “不拍卖。”叶凡回应道。

        “那就让开,我等要在此竞拍。”金乌十太子盛气凌人,这么多年来傲行世间,因为排行最幼,被所有人宠溺,一向如此,比他所有的哥哥都凌厉。

        “你要竞拍,自可出手,地方很大,难道还容不得我立足之地吗?”叶凡回应道。

        “难道出了一个姓叶的后,天下人都以为我金乌一族好欺负了吗?”金乌十太子神色阴冷了下来,伸出手向前推来,运用了极大的力量,足以将人压成肉酱。

        “此地无主,人人可站,而你却说这样就算欺负你金乌一族了,可想而知你昔日多么的骄横霸道。”叶凡一边说一边抬手挡了出去。

        “小十快退!”金乌族一位元老大喝,他睁开了天目,见到了叶凡的真容,惊骇无比。

        “砰”

        金乌十太子推向前来的手臂一下子变形,而后如面条一样软了下去,他像是撞在了一座大山上倒飞了出去。

        “你……是谁?”

        “他是叶凡!”金乌族的其他人喝道,大太子与二太子还有一位元老一起迈步上来。

        元墟,顿时震动,所有人都望了过来,叶凡的名气太大了,今日终于正式在陆地上露面。

        “你确信,陆鸦会出现,今日要在此除他?”厉天在暗中传音。

        “不错,我所得到的消息不该有错,而今有这几人出现在此,再好不过,若是有难,不远处的陆鸦定会赶来,到时候两件圣兵同出让他插翅难逃,可夺来乌翅流金镋!”叶凡回应。

        “肯定是伊轻舞的消息吧,你们这一对男女,还说没有什么,又出人又出圣兵……”厉天诅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