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七百三十三章 太阴神子
  • 正文 第七百三十三章 太阴神子

    作品:《遮天

        北海亿万顷,壮阔无边。

        叶凡如神魔一样立在海上,手持剔透的血矛,挑着金乌族天纵奇才的尸体,这幅画面直到很多年过去,依然难以在人们心中磨灭。

        战血流淌,坠落在海中,那是一片妖艳的红,金乌族年龄最小的巨头永远从世间除名。

        没有一个人出言,这片海域一片寂静,惊艳的一矛过于震撼,惊慑住了所有人。

        可怕的圣体异象,连金乌族上古扶桑与祖乌齐出,都被破灭,归于虚无,克尽天下。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人们才醒转,一片喧嚣,所有人都在议论,以这样的威势进入陆地,尹天德必有敌了!

        太阴神子站在远处,黑色的雾霭起伏,他永远处在黑暗中,如一位来自地狱的邪灵。

        避走,还是迎战,这是一个艰难的选择,以目前叶凡这种威势来说,太阴神子即便自信无敌,上去胜负亦很难说。

        太阴神子,一个强大的让人颤栗的存在,与冥岭上古长生观的三缺道人、八景宫的主人等为结拜兄弟,深不可测。

        而在这一刻他却有了一丝动摇,不难想象此时的叶凡有多么的迫人,让他这样的人物都有些发怵了。

        “不得不战啊。”他心中自语,没有别的选择,如果这样逃走的话,这是对其无敌信念的严重打击。

        况且,就是想逃走的都不能,因为圣体的那种速度有目共睹,连逆龙登天步都被比了下去。

        与其被人兜杀上来,徒增惊辱,还不如真正决一死战,他觉得还是有几成胜算,可以斩掉敌手。

        雾霭吹来,黑色的云在蒸腾,一种至阴至寒的气息在弥漫,弗远不至,冰森刺骨。

        这是太阴圣力,一种最本源的力量,对它的运用,最早可追溯到太古年间,有神鬼莫测的表现。

        可惜,太阴古皇坐化后,他的传承已易主,后人被杀了个干净,另一族取而代之,窃宝经为己用。

        叶凡抖手一甩,血色矛锋上的赤阳尸身裂成十几块,如一片彗星一样坠落近大海中。

        北海汹涌,大浪击天,冲到了上万丈的碧空上,所有云朵都被打散,将天穹洗了个干干净净。

        太阴神子站在远处一声冷哼,一股冰寒刺骨的冷意一息间弥漫天上地下,冻结了永恒。

        在这一刻,已经逃到无尽远处的修士依然忍不住颤抖,浑身哆嗦,承受不住这种森寒。

        在前方出现了一片无比可怕的景象,那冲上万丈高、打碎云朵的大浪全部凝结了,成为了冰峰!

        黑色的北海亦如此,被彻底冰冻,结为一块黑色的大陆,寒气袭人,让人的骨头都要裂开。

        这是就太阴圣力,至阴至柔,冰封一切,化万物生机为死地。

        这是一幅震撼性的画面,所有的一切都凝固了,像是定格在了这一瞬间,成为了永恒。

        每一朵浪花,每一重大浪,都瑰丽而雄浑,如上苍鬼斧神工,刻出了这样一幅情景,静止不动。

        “砰”

        突然,一杆黑色的冰矛穿空而去,带着无尽的黑雾,凝聚了海量的太阴圣力,贯穿向叶凡的胸膛。

        太阴神子发动了攻击,破灭了这一凝固的世界,太阴之气如垂天之慕,恣意浩荡。

        叶凡一拳轰出,发出玻璃破裂一样的声响,冰矛碎成数十上百块,化成满天的晶莹,唯有太阴之气不灭,依然涌来。

        “嗡”

        一声轻响,四面八方皆是,到处都是黑色的冰矛,每一寸空间都被充满,如成千上万的箭羽飞射而来,集中向一点。

        叶凡眉心光华一闪,亮如神台,太阳圣力流动,道化千万,冲出无穷圣光,与黑色冰矛碰撞。

        空中,发出一片诡异的声响,太阴与太阳碰撞,湮灭了大片的空间,成为一方破败之地。

        “哗啦”

        太阴神子背后浮现出一杆大旗,漆黑如墨,猎猎作响,宛如化九幽为己用,有无尽阴气弥漫。

        叶凡身体打了个寒颤,这是一种森冷进灵魂的冷气,伤人神魂,毁人道基,可怕无比。

        “砰”

        他身体一震,圣体如燃烧了起来,金色血气沸腾,外射出璀璨黄金光,将他护在了当中。

        太阴神子手握冰冷而粗大的旗杆,用力摇动,顿时昏天暗地,有一个个陨星在闪灭,打了下来。

        这是旗面内蕴的小世界,冲进了现实中,每一块陨石都大到无边,拥有毁灭性的力量,砸落下来。

        “砰”、“砰”……叶凡出手,每一拳都震毁一块陨石,声势惊人,他像是在对抗一片太阴古宇宙!

        “哗啦”

        太阴神子立身黑暗中,大旗突然指向下方,北海之水解冻,在大旗的抖动下,全部蒸腾而起,化成黑色的雾气。

        惊世骇俗的画面出现,大旗一展,也不知道有多少里的海域被蒸干了,露出万丈下的海底,黑水冲上了天空,淹没了叶凡。

        “冰封永恒!”

        漫天的黑雾再次成海,一下子冻结了,成为了一块黑色的巨冰,又如一片黑色的大陆,占据满了天空。

        叶凡被封了当中,无穷太阴圣力汹涌,见不到了踪影。

        后方,人们起了一层鸡皮疙瘩,黑色大旗一展,这可真是惊天动地,所蕴集的都是太阴圣力,可摧灭万灵。

        “轰!”

        突然,天空中冰冻的黑色的大陆崩碎,无尽炽盛的光华射出,太阳圣力汹涌,叶凡崩开封印,冲了出来。

        同一时间,他的眉心内亦有乌光点点,将漫天的太阴圣力引动了过去,炼化为己有。

        “你也学过我族古经!”太阴神子一惊,震动大旗。

        震耳欲聋的声音传来,满天的黑水落下,重新回归了大海中,将那干涸的万丈坑洼之地填平。

        太阴神子张口吐出一口黑色的古钟,不知是何材料打造,吸收一切光线,悠悠而鸣,充满了不祥。

        压抑、死亡、冰冷、森寒、枯灭等各种负面情绪爆发开来,这是一口让人生出不好感的魔钟。

        王者丧钟!

        这是昔日无敌的王炼化出的兵器,此时运转出了各种怪异的负面的力量,影响人的心神。

        同时,九棵传说中的冥竹出现,根根如黑金铸成,并不是多么高大,相伴其身前,如人墙一样将他护在后面。

        人们惊悚,这种东西竟然真的可以培养出……相传,它生于冥土,需以太阴圣力滋养,才可以不断成长,进化为修士梦寐以求的大杀器,今日一下子现出了九棵。

        而最为可怕的是,一颗如墨玉一样的头骨飞出,震动了所有人,骷髅头晶莹,乌光闪烁。

        上面刻有一些道纹,密布与交织,形成繁复的纹络,七个洞窍喷薄最本源的太阴圣力,仿佛可以炼化这个世界。

        远古圣人的头骨!

        所有人都大吃一惊,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可真是价值连城,亿万金难求的圣物。

        “是了,那是属于太阴古皇后人,当时被谋夺了基业,自身也被斩,被祭炼成了这个样子。”

        “不错,的确有这样的传说,他虽死去了,但怒怨不消,根本无法炼成圣兵。”

        人们想到了那久远的往事,莫不震动,这可是有大来历的兵器啊。

        一般情况下,圣人的头颅绝对可被祭炼为圣兵,但是这一颗例外,怨气太重了,未能成型。

        但是,它却也足够可怕,只差一步就从王兵化为了圣兵,远非其他兵器可匹敌。

        太阴神子不可能去与叶凡近身搏杀,更不敢展动异象,因为那样无异于自杀。这一战,唯有远攻,以滔天法力催动大杀器灭敌。

        叶凡露出凝重之色,对方的几件兵器很有威胁,即便是他也得谨慎对待,不然真可能会饮恨收场。

        “哗啦”

        太阴神子前,那杆黑色的大旗最先展动,飞了过来,旗面如一片黑色的天穹,遮蔽了日月天地,如一片古老的宇宙镇压。

        叶凡神色一滞,敌手的每一件兵器都很诡异,全都蕴含莫名圣力,他一声轻喝,一座古朴的大岳飞出。

        玄磁山,夺自金乌族玄一老道,为一块“璞玉”,玄磁神光一出,所有金精之兵都可废掉。

        “锵”

        这杆大旗颤动,旗杆崩碎了,但是旗面化成的古老宇宙并未受影响,依然压落了下来。

        与此同时,钟鸣动天,黑色的钟波击穿万物,这是一口王者魔钟,无比的可怕,挤压满了天空,将叶凡罩在下方。

        “当”

        一声巨响发出,叶凡抖手打出了一枚锃亮的宝琢,如银月当空,神能惊四海,这是八景宫的武器,虽然是一件仿品,但却是一件名副其实的王者神兵。

        金刚琢与王者魔钟大碰撞,这是同级神兵的对决,必有一件要崩坏!

        “哧啦”

        挡在太阴神子前的九棵冥竹全动了,如人一样冲来,化成九道黑影杀向前方,无比诡异。

        “圣人一滴精血就可以杀死一位大能,这九棵冥竹有远古圣人死后的尸煞之气,他们到底培养出了怎样的魔竹?!”

        远处,所有人都惊悚,这九棵冥竹比人们想象的还要恐怖,内蕴无上邪灵!

        叶凡也是一惊,他没有想到,这并没有被他在意的九棵冥竹似比那王者魔钟还可怕不少。

        九棵如黑金铸成的冥竹,真是自己跑过来的,妖异而恐怖绝伦,远远的就传来了一缕圣人威压。

        叶凡张口吐出一片黄金小旗,迎风一展,全部放大,刹那间黄金旗面遮天蔽日,这是自陆鸦化身那里夺来的金乌族的宝旗。

        他并未指望这些黄金大旗能抵住九棵冥竹,只希望能够阻挡片刻间,为其争取时间。

        “轰”

        就在这时,太阴神子祭出了那宗最可怕的兵器,一颗七窍漆黑、如墨玉一样的骷髅头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