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七百一十二章 第一美人
  • 正文 第七百一十二章 第一美人

    作品:《遮天

        “不错,我就是。”叶凡如是答道。

        这个少女姿容秀丽,身段苗条,眼睛水灵灵,但却明显有一种敌意,闻言什么也没有说,退回到那辆神辇前。

        “敢问妹妹芳名?”身穿五色彩衣的男子一脸的邪气。

        “下流!”这名婢女狠狠的瞪了过来。

        “小丫头可不要乱说话,当心本君一会儿将你掳走,让你明白什么是真名士自风流。”彩衣男子眸光妖异。

        “你问我姓名有事吗?”叶凡道。

        “你为何杀八景宫之主的弟弟?”神辇内,一个女子开口,如同天籁之音,带着磁性,非常动听,醉到人的骨子里。

        “怎么样,我就说伊轻舞要向你出手了,再怎么说也是尹天德未来的道侣。”身穿五色彩衣的男子嘿嘿笑道。

        他名为厉天,是一个充满邪气的年轻男子,实力深不可测,为燕一夕的师弟,同出一门。

        “其实,我并不想出手,一切由尹天德自己去解决,可毕竟在此遇上了你,不得已要讨一个说法。”

        伊轻舞的声音如一缕春风拂过,真的很轻柔动听,但是却也有一种不可动摇的意志蕴在当中,如仙凤轻鸣。

        叶凡笑了,对厉天点了点头,这个邪气凛然的家伙说的很对,第一美女摆明是要出手。

        “你确信能拿下我吗?”

        “别轻敌,伊轻舞不仅是天下第一美人,修为也惊世,在天之骄女中位列第一!”燕一夕提醒。

        “所以我才说,需要我们兄弟联手,才能捉住她,与第一美女去一起去炼心,比什么红尘磨砺强多了。”厉天嘴角上扬道。

        “我与你不同,你修人欲,我修情,不要与我多说了。”燕一夕又一次拒绝。

        厉天转身,道:“叶兄,我们联手,我只要她当我一个月的鼎炉,而后这第一美女一辈子就是你的了,如何?”

        叶凡发现,燕一夕的师弟很邪恶,真有成为人中之魔的迹象,他绝非调侃,而是很认真的在说。

        “厉天这次你也别想走了,一起留下来吧。”伊轻舞开口,语音虽然很有磁性,但却也有些冷冽。

        “传音截密?!”燕一夕心中一惊,他们在以神念传音,居然能被此女截听到。

        “很可怕,是实力真的如此强大,还是修有上古神术,能够传音截秘。”厉天也是神色一滞。

        “诸位,请出手吧,拿下他们!”就在这时,伊轻舞声音加重,在整片皎洁的月空下回荡。

        十二道神能冲天而起,如同十二把抵天之剑,又如十二座通天神山,巍峨而又凌厉,将四方包围,向当中劈来。

        “十二元辰神阵,竟然请来了十二位教主级人物出手,伊轻舞这是想一举将我们除掉啊。”厉天一脸冷森。

        “燕一夕你可以出阵,我任你离去,但是他们两人却无法放过。”伊轻舞的柔和声音传来。

        “唉,我怎么能弃友而去,伊仙子你这是在故意为难我吗?”燕一夕叹道。

        “师兄你和她还多说什么,将她抓住,作为我的炉鼎,而你则可与她纯洁的谈道说情。”厉天和邪恶的冷笑。

        有些人很恶,不加掩饰,厉天毫无疑问就是这样的人,就差在额头刻上一个魔字了,说的很认真,绝非戏言。

        此时,十二道元辰神剑劈了过来,每一道都可怕无比,竟带着诸天神魔的咆哮之音。

        一剑一世界!

        十二元辰神阵,发出的剑道之威惊世骇俗,一剑开辟一方世界,内有地火风水轮转。

        “在以世界之力镇压,该死的!”厉天诅咒,见到这一情景,他吐出一株九叶金莲,相伴身畔,轻轻一震,虚空粉碎,护住了己身。

        “真是要斩尽杀绝啊。”燕一夕也变色,一幅美女图自其天灵盖冲出,哗啦啦作响,将其护住。

        叶凡也是神色凝重,他以行字诀冲击都感受到了一种压力,步履缓慢,不是那么灵活了。

        不过,道教九秘终究是最高神术,在短暂的调整后,他的速度越来越快,扑向前方的神辇,想要先擒住伊轻舞。

        “嗡”

        一声轻颤,在其眉心中冲出一道神环,色泽银白锃亮,光辉闪烁,飞向前方,正是自八景宫夺来的金刚琢。

        突然,他觉察到了危险,神辇门户大开,化成一个黑洞要将其吞进去,同时想将金刚琢收走。

        刚才立身在车畔的少女消失了,而辇车内也是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伊轻舞根本不在里面。

        “王者神兵!”

        叶凡吃了一惊,方才是在引他入瓮,等他自己扑进去,一切都是早有预谋的。

        他的速度虽然很快,但步伐灵活,行字诀一动,与神辇擦身而过。

        金刚琢化成磨盘大,则结结实实的打在了上面,发出一串可怕的火星,每一颗都可摧毁一座山。

        同时,神辇有一股强大的吸力要将宝琢吞进去,收走这件王者神兵。

        叶凡轻叱,这是一件可进化为圣人兵器的神物,怎么能容它失去,他催动兵字诀,让金刚琢像是有了生命一样快速放大,罩向辇车,要反将其收回来。

        “刷”

        最终,神辇无声的消失在了原地,被伊轻舞收走,没有与之硬拼,两件王者神兵各自回到主人的手中。

        “轰”

        十二元辰神阵发威,一剑一世界,有混沌雾丝飞出,向前杀来。

        厉天催动九叶金莲,崩坏一个个小世界,向外冲击。燕一夕也是展动美女图,化成一座神桥,通向外界,想要就此跨出去。

        不过,这毕竟是赫赫有名的神阵,威能极大,每当他们快成功时就被逼回来。

        同一时间,一股让他们惊悚的气息发出,四野有冲霄的光华蒸腾,像是一座永恒的神炉在燃烧。

        “伊轻舞你可真是好手段,要将我们活活炼化在此吗?!”厉天神色一凛。

        四方虚空中,皆悬有一座又一座的古老祭台,都刻有未明神纹,发出一缕缕的可怕光华,交织在一起。

        “广寒仙祭!”燕一夕变色,这是一宗可怕的阵纹,被困当中,可将人活活祭炼掉,无法抵抗。

        事已至此,叶凡相信,早在落星河上游时,伊轻舞就认出了他们,没有动手,是因为无十全把握。

        而今,这是有备而来,准备充足,根本不是巧遇,要将他彻底镇压,不给一丝逃走的机会。

        “天下第一美人浑身是刺,真是不好采摘到手,竟然要这么对付我们,今天可能要经历一场大劫。”厉天诅咒。

        叶凡也是心中凛然,这个艳惊天下、姿容无双、冠绝当世的第一美人还真是不一般,初次相见就为他设了个杀局。

        不过,他倒也无惧,两种神阵虽然可怕,但是却还拦不住他,行字诀可让他突破出去。

        叶凡避过开天之力,躲过元辰神剑,以诡异莫名的速度超越空间的禁锢,如一缕闪电一样,电射而出。

        “轰”

        紫电从天而降,成片雷海降落,有莫名的天罚临世,劈向正中心的叶凡肉壳。

        “快退,那是远古的引劫法阵,可引动天劫,让一个人渡劫失败而成劫灰。”燕一夕叫道。

        “这个小妞真是可怕,准备充足,自己还未亲自动手,就现出了这么多绝杀。”厉天眼中闪烁妖异邪光。

        面对引劫法阵,叶凡没有退避,抬手在虚空中刻出九个古字,源自道经,可让己身实现永恒。

        他虽然不怕天劫,但是眼下渡劫的话,只能是肉身遭难,凭白遭劈,很难突破新境界,而今想破境需悟道。

        实力加深,他对九个古字的领悟越来越精深了,遮蔽住己身之气机,快速冲了出去。

        “哗啦啦”

        他抖手祭出八十一杆黄金大旗,正是从陆鸦那里夺来的,将十二元辰神阵的一角封住,要大破之。

        “啊……”一声惨叫传出,一位教主级人物遭受重创。

        陆鸦的宝旗威力惊人,不然当年也不不可能让五位绝顶教主血溅大旗上,惨死当中。

        “好!”厉天大笑。

        一角阵纹被撕开,十二元辰神阵顿时出现破绽,他摇动九叶金莲,如一道神虹一样冲了出来,其可怕修为可见一斑,只要一丝缝隙就可突破而出。

        同一时间,燕一夕的美女图化成了一座虹桥,载着他直接跨了出来。

        十二元辰神阵瓦解,这师兄弟二人可与当世年轻一代最可怕的几人并论,全力出手,神能惊天!

        “啊……”

        就在这时,一声惨叫传来,叶凡以金乌族的宝旗将一位教主级人物活活斩碎,血染黄金旗面,如一朵鲜花在绽放。

        他心中惊讶,这门宝旗威力太大了,比他想象的还要厉害,内蕴一座上古杀阵,如一尊沉睡的天魔。

        “轰”

        与此同时,他祭出金刚琢,化成磨盘大,银光锃亮,打出一道永恒之光,撞向引劫法阵,同时震碎了虚空中的祭台。

        古阵全都被瓦解,三人彻底脱困而出,叶凡与厉天一起杀向远处的那辆神辇,想活捉伊轻舞。

        神月辇,晶莹剔透,被花雨所环绕,此时玉帘分向两旁,一个让日月失色、让山河暗淡的女子走出。

        这种美不应出现在人世间,让人感觉不真实,没有一点瑕疵的女子,如洛神转世,延颈秀项,皓质呈露,明眸善睐,瑰姿艳逸。

        她身段修长,乌发如绸缎一样光亮,眉心有一点灿灿生辉的红痣,平添了无尽灵气。

        面对大敌,她在浅笑,让明月无光,让星辰隐去,世间一切事物都失去了光彩,唯有她明艳绝丽。

        “我也有心魔了,不能将她捉住作为鼎炉,我难证道。”厉天一脸的邪气。

        “给你们一个机会,能冲出落星河域,我任你们离去。”伊轻舞如神凰轻鸣,虽为当世第一美人,但却也有一种强大的意志与不可战胜的信念。

        “我也给你一个机会,过来捶背揉肩,我便给你一个侍女的身份。”叶凡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