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六百八十六章 九龙拉棺重新启航
  • 正文 第六百八十六章 九龙拉棺重新启航

    作品:《遮天

        荒古禁地,沉寂数十上百万年了,平日间鸦雀无声,万籁俱静,根本没有一丝声息。

        然而今日,一种宏大的波动穿透而出,如一尊神祇在觉醒,让万木摇颤,让群山抖动。

        外界,荒古禁地的边缘,叶凡等人能够清晰的感应到,后赶到的人也忍不住惊惧,被压制的坠落下高空。

        禁地深处,无尽深渊下,的确有东西要出来,方才已经露出了部分,但却沉入了下去,不少人都曾惊鸿一瞥。

        有活化石级人物,修成了天眼,以无上**力将所见到的景象烙印在虚空中,所有人都可见到。

        九条庞大的龙尸,浑身乌光闪烁,鳞片森寒密布,如九道钢铁长城一样,拉着一口巨大的青铜棺椁,静静的悬在荒古深渊上方。

        “天啊,那是九条真龙吗,怎么会有这种东西?!”后赶到此地人的瞠目结舌,几乎要说不出话来了。

        “这……不可思议,我不是在做梦吧!”

        “龙啊,那可是传说中的龙,看起来不像是蛟,世上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人们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荒古禁地外沸腾了,但凡赶来的人莫不张大了嘴巴,除了震惊外只能倒吸冷气了。

        所有人都傻眼了,这很难让人相信,自古以来都只听到仙而不能见到,而今却有九条仙灵在眼前。

        这是颠覆性的,超出了常理,让人难以置信,除了震撼外没有其他心绪,全都无比激动,有些人近乎颤抖。

        “我不相信啊,怎么可能一下子见到了九条龙呢?!”当人们慢慢冷静后,开始反思所见是否为真。

        “其实,不见得是真龙,也许是九条蛟龙,因为修行到了极其高深的境界,所以与真龙相仿。”一位活化石说出了最为合理的猜想。

        “也对,可能是实力极其强大的蛟龙。”人们认真琢磨后,又释然了。

        赤龙老道就在不远处,眸光烁烁,有两道赤霞射出,盯着禁地深处看个不停,似乎非常激动。

        他为蛟龙族,见到族群中的无上高手,自然发自内心的震撼,若非是面对生命禁区,早已冲进去了。

        有人见到赤龙道人在场,立时请教,其中包括几位圣主,他们迫切想知道答案,不然今生都难安。

        “贫道也说不好,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纵然为蛟龙,最起码也堪比远古圣人,不然绝无此景象。”

        赤龙道人话语一落,荒古禁地外一片嘈杂,这实在太惊人了,即便人们有心理准备,还是感觉很震撼。

        达到圣人级的蛟龙,一下子就九头,这简直如天方夜谭一样,让人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检查是否在梦中。

        当世,只有两尊圣人,一个是须弥山上的斗战胜佛,另一个为东荒的老疯子,而今一下子竟出现九尊吗?

        “它们早已死去无尽岁月了,生机都早已绝灭,应该是荒古前的尸体吧。”一位活化石道。

        人们心中一松,活着的九尊圣人足以吓死人,也唯有上古年间才有可能在一个年代诞生出一九个圣人来。

        不过,人们细想后还是有些惊悚,在昔日最辉煌的年代,同期的确出现超过九位圣人的盛况。可是,他们不可能都是一族的,有的为妖族的远古圣人,有的为人族的无上圣者。

        然而,眼前所见到的九条蛟龙,却来自同一族,这过于惊人,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我们的这个世界,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大世,天鹏族、蛟龙族、神猿族、古凰族、人族等所有种族加在一起,在远古年间同一时期肯定出过超越九位圣人的盛世,但不可能都诞生于一族!”风族圣主肯定的说道,他对上古年间的事情很了解,圣地典藏中有过详细记载。

        “这么说,这不是我们世界的蛟龙?”

        “你们看那铜棺……”

        直到这时,人们才又将注意力放到了铜棺上,刚才骤然见到九条龙,着实都被惊住了。

        “那具小铜棺飞进了巨椁中,这么说来,这九条龙是来棺专用的!?”

        人们心中跟有一座山在崩塌一样,这过于骇人,从来未曾听闻,这样的排场实在太大了。

        “源自巨椁中的小棺,难怪可以对抗虚空古镜!”

        “是了,棺椁中若为尸体,必定为一位远古大帝,当得起九龙来拉棺!”

        人们对于九龙拉棺,震惊莫名,难以解去心中迷雾。

        在这个过程中,姬家、摇光、姜族等几个圣地的人有些沉默,因为他们早已知道了一些,虽不能了解。

        当年,九龙拉棺坠入南荒不久后,他们得悉了一部分情况,身为圣地,底蕴深不可测。

        “你们所说的都为猜测,究竟怎样谁也说不清,甚至那九条龙的等阶也无从判断。”一位活化石道。

        九条庞大的龙尸,如乌金铸成,强大而有力,横陈虚空。在其后方,青铜棺椁锈迹斑驳,一动不动。

        当年,它们在冰冷与黑暗中的宇宙中横陈,坠入泰山封禅地,而今又动了!

        叶凡与庞博相互对视,心中根本难以平静下来,他们有一种期待,又有一丝害怕。

        巨大的深渊下,不时有光华射上来,共分五色,将九条龙尸与巨棺照耀的一片通透,非常的神秘与雄伟。

        “轰”

        突然,一声更加宏大的波动穿透了出来,让许多人胆寒,一些实力稍弱的人坠下山崖,更有不少人跌下高空。

        “那是什么?”有人惊叫。

        一片璀璨的光华从荒古深渊下浮起,绚烂夺目,霞光弥漫,如一片仙府世界将要呈现,引入遐思。

        “早有传说,荒古禁地下有无上至宝,有成仙的秘密,当年天璇圣地借来诸天星力,举全教之力攻入,皆成劫灰。”

        “相传,有让远古大帝都动心的东西,一定是它将要出世了。”

        在众人的惊声中,五色冲天,一片古老的祭坛缓缓升了上来,比一片仙宫还要气势迫人。

        叶凡大吃一惊,心中剧烈跳动,荒古深渊中的这片残缺的古台竟然浮了上来,这事关重大,那是横渡星域的关键所在!

        而今,它不在暗淡无光,而是光华夺目,瑞气千万道,五色蔽空,将深渊上方淹没,一片瑰丽。

        是那口铜棺中淌落的神力!

        人们发现,有一片混沌光洒落,垂落在五色祭台上,才让其更加炫目,缓缓上升。

        尘封了也不知道多少岁月的古老祭坛出世,让很多人近乎石化,全都觉得匪夷所思,荒古深渊下竟有这种东西,除却有限几个古老的传承外,众人都是第一次知晓。

        “是它,与泰山见到的一样!”庞博激动。

        古老的祭坛,虽然缓慢,但却在不断的上升,九龙拉棺悬在其上,两者慢慢靠拢。

        “这是要做什么?”

        “怎么会这样,九条龙还有古棺将会怎样?”

        人们不知五色祭坛的作用,全都紧张而吃惊的关注着。

        古老的祭坛终于上升到了一定的距离,不再动了,而九龙拉棺竟从天而降,落在了它的上面,显得妖异而有神秘。

        五色神光冲天,那是一幅无比壮阔的画面,每一个人都心神悸动,以九条龙当死后之尸的坐骑,这是何等的气魄。

        “妈的,五色祭坛啊,最起码是大帝的手段,与万龙巢前见到的很像!”大黑狗咕哝。

        “轰”

        五色祭坛上,闪耀出漫天的符文,如一道道天痕,闪烁不停,烙印出一幅瑰丽的画面。

        最终,所有纹络交织在一起,形成一个残缺的八卦图,很是模糊。

        “什么,它真的要启航了!”叶凡心中一震,而后无比焦急,他想离开这世界,但是这一切来的太突然了。

        “黑皇,将你懂得阵纹都告诉我!”他快速说道。

        “告诉你也不懂,最少也要参悟个几百年,不然你根本难以登堂入室。”黑皇翻白眼。

        “你能告诉我,如何定位坐标吗?”叶凡迫切的问道。

        “不会吧,你该不是想要坐这辆九龙铜棺车一起走吧?开什么玩笑,你知道它要去哪里吗?”黑皇睁大了眼睛。

        “没错,你有什么办法吗?”叶凡急促的问道。

        “这片五色祭坛是怎么筑成的,如何划刻无上神纹我不懂,但是若是定位坐标,倒不是没有办法,全都在那些符号上,这我倒是有一定的把握。”黑皇道,指向八个卦符。

        “快,告诉我怎样定位,如何反向而行!”叶凡快速的说道。

        “你真想……”黑皇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没有想到叶凡当真了,真要付诸行动。

        “别多说了,快告诉我,事关重大,我来不及与你细说!”叶凡真的急了,机会也许只有这一次。

        大黑狗诅咒,一百二十个不解与不乐意,但是见到叶凡急眼了,无比认真,它却也无奈,将一道精神烙印打入了他心底深处,告诉了他想知道的详情。

        “咚”

        荒古禁地深处,九龙拉棺一起闪烁,那座五色祭坛的符文构建成了一个模糊的八卦,虽然不清晰,但是却将要贯穿虚空了。

        “叶凡……”庞博声音颤抖,很不平静。

        “走吧,我们要搏上一搏。”叶凡大声道。

        “小叶子你要去哪里?”姬紫月忧心忡忡,忍不住上前问道,一双大眼静静的看着他。

        “我……”叶凡说不出话来。

        “叶子,我发现好像适应了这样的生活,突然离去,竟有些不舍。”庞博迟疑。

        “没有时间了,你快做决定,再不走就来不及了!”叶凡焦急道。

        “我……不走了!”庞博突然下定了决心,道:“但我以后一定会回去的,既然这个世界有这样的道路,我相信修行到尽头,一定可以横渡星空,到那时我会回家。”

        “你……”叶凡没有想到他做出了这样的选择,但也没有勉强他。

        “叶子,你回去后努力修炼,我在这边也将奋起,我们共同努力,到时候争取让两地贯通起来,我相信只要修为足够强大,一定可以横渡星域。”庞博说到这里一顿,道:“到了那个时候,紫月与囡囡都可以去看你了。”

        “好吧!”叶凡遵从他的决定。

        此外,他自己并没有把握,不想庞博跟他一起冒死横渡。因为,谁也不知前路如何,这一次他即便冒险,也不一定能回去,只是想搏上一搏而已。

        叶凡转过身来,看向诸多的故人,心中也是充满了不舍,毕竟在这个世界生活了十年,突然要离去,无比失落。

        姬紫月一双大眼迷蒙,充满了水汽,聪慧如她,自然洞悉了这一切,知道叶凡要远行,而距离却是以成片的星域为单位。

        “小叶子……”她轻轻呼唤,眼中有泪水滚落,每一颗都晶莹如钻石,很是伤感。

        “时间太匆匆,我没有想到这一天来的这样突然,很多话都来不及说。可是,我想回到故乡,我已经离家十年了。”叶凡看着她,伸出手轻轻地为她擦净脸上多的泪水。

        “你的故乡在星空的彼岸,隔着很远,我……再也见不到你了。”姬紫月眼中蕴着泪水,轻声说道,一瞬不瞬的看着叶凡。

        叶凡想说什么,但终究是未能出口,做不到的事情,说又有什么用,不能实现的诺言让人空留遗憾。

        “我在星空的这一端,你在星空的那一端,隔着很远很远……”姬紫月轻轻的说道,眼中水雾弥漫,道:“灿烂的永恒,无尽的遥远,连圣人都不能这样远行,我们再也见不到了。”

        对于未来,叶凡不知,对于前路,他不能明晓,数百、上前年后还能回来吗?太过虚渺了。

        姬紫月眼神黯淡,轻声问道:“多年以后,你还能记得星空这一端吗,还能记得我的名字吗?”

        “会记得,星空的这一端,有个美丽的女孩叫紫月,无论多少年过去,我都不会忘记的。”叶凡帮她将一缕挡在眼前的秀发拢到一边,擦去晶莹的泪珠。

        “我也会记得你的。”姬紫月微笑着落泪,道:“夜里,我会仰望星空,望向另一边,为你祝福,我知道你在那一端。”

        叶凡有些沉默,但是却没有时间了。

        姬紫月笑容灿烂,但泪水却不断滚落,轻声道:“如果你也忆起我,也可以看一眼头上的星空,我们在星空的两端……遥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