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六百七十五章 背棺进荒古世家
  • 正文 第六百七十五章 背棺进荒古世家

    作品:《遮天

        这口小棺很沉重,如一片小宇宙一样,竟有一种世界气机。叶凡肉壳无匹,可拔山填海,却也很吃力,汗水打湿了脊背。

        不过,比上次强了很多,不至于浑身欲碎,他一步一个脚印,向山顶走去,因为生命神泉快喝光了,急需补充。

        九座圣山,巍峨雄浑,一如过去,寂静无声,没有一丝异动,像是亘古长存的死渊,又如诸神的安息之地!

        一路上,古木参天,崖石兀立,更有一些白色的碎屑,那是枯骨所化,记述了昔日的传奇与无奈。

        叶凡每一步落下,都陷入土石中,没过膝盖,他艰难的登上了圣山,口中咬着一块圣果肉,抵抗岁月,不至衰老。

        山巅,一方小池清澈而流芳,沁到人的骨子里,叶凡痛饮泉水,装满玉净瓶,又陆续去了其他山峰,储存所需。

        最终,他背负青铜小棺来到崖边,向无尽深渊下望去,运转源天神眼看五色祭坛,那是他的一块心病,总想跃下去,重返故乡。

        破败的祭坛,由五色石块筑成,刀痕剑孔,讲述了时间的无疆、岁月的漫长,也不知道见证了多少星空往事。

        “一个人!”

        叶凡大吃一惊,他见到一条身影,独立五色祭坛中心,一动不动,如石化了一样,如时间长河中的一段古老的魔躯。

        他心头剧跳,那是什么人,怎么站在上五色祭坛上方,是荒奴吗?

        距离太远了,无尽深渊下一片黑暗,他纵然生有神眼,也只能看到一个轮廓,不能细辨,让人心中凛然。

        叶凡一步一步下山,他没有敢久留,天知道五色祭坛上的存在是什么东西,万一跳出来,可能会引起大祸。

        “锵”

        当沉重的青铜小棺重新落在巨椁中,叶凡擦了一把汗水,咕咚咕咚饮下十几口神泉,慢慢调息。

        出去的路很长,足有**十里,因背负沉重的小棺,难以飞奔,也不知道要耗去他多少生命力,可能会有生死大厄,必须要调整到最佳状态。

        休息良久,叶凡站起身来,观看巨椁上的一幅又一幅铜刻,怔怔出神,若有所思,古老的神祇,落泪的远古先民,这些意味了什么?

        饕餮、穷奇、梼杌等,体型庞大,面目狰狞,栩栩如生,让人望而生畏,皆是《山海经》中记载的古兽,仿佛要透壁而出。

        “带着泪痕的远古神祇,遥远的星空古路……”叶凡琢磨了很长时间。

        最终,他来到一片星空图前,这里的刻痕很模糊,被锈迹掩盖,且无尽星辰非常的微渺,如一个真实的世界被定在这里。

        “哗啦”

        叶凡手中光华一闪,将自混沌万龙巢得到的仙珍取了出来,如星辰之光凝聚而成,闪烁光泽。

        “这两者很像,难道是一幅地图吗,是一条记载了星空古路的不朽古卷?”他心中一震,瞬息想到了这种可能。

        太古年间,猴子的父亲老斗战圣皇常在深夜观看,一定事关重大,一位古皇如此对待,定有惊人的秘密。

        九条龙尸横陈在外,叶凡自然又打起了主意,事实上他很想将九条龙与巨椁也扛走,奈何根本搬不动。

        龙尸冰冷而沉重,鳞片乌光闪烁,如九条钨铁山岭一样,亘古长存,接近它们让人感觉要窒息。

        叶凡用力劈斩,火星四射,强如他的肉身都剧痛,指骨都要碎了,也斩不动任何一条龙,连根龙须都扯不下来。

        “我只要一点龙血,不挖你们的骨行不行……”他实在没脾气了,觉得将自己废掉,也无法拔下一枚鳞片来。

        一个时辰后,叶凡步履维艰,终于是走出了荒古禁地,他喝下大量神泉,吃下一枚圣果,炼化了九种圣树的部分根茎叶,这才抵住岁月的侵袭。

        “耗掉了一枚不死神果,几乎要挥霍光了。”叶凡自语,这种东西很难再拥有,用掉一颗就少一颗,此行的代价真的很大。

        神墟外,黑皇溜达很多天了,一直不敢轻举妄动,依然没有进入南天门内。

        “狗狗不要乱跑哦。”大黑狗身上的稚嫩小女童轻轻拍了拍它的背。

        “中州不是传回来消息了吗,妖帝在一万年前灭掉了神墟内的两个圣灵,我们进去多半能顺利见到不死蟠桃树。”

        “狗狗你又贪吃了,忘了上次差点死在仙陵外了吗?”小囡囡皱了皱可爱的小琼鼻。

        “这次我们不进古天庭,只进南天门看一看,小心一些没有问题的。”大黑狗跃跃欲试。

        “去找大哥哥,不要乱闯。”小囡囡轻轻揪大黑狗的耳朵。

        “都来到这里了,不进南天门怎么行,一定要见识一下古天庭的门户秘密。”黑皇咕哝,而后又补充道:“误不了事,今日就横渡虚空,揍王八羔子腾去。”

        姬家古宫外,一个雄伟的男子出现,如妖神转世下凡一样,乌发浓密,脸如刀削,瞳孔无尽星辰幻灭,南妖来了。

        东荒战起,无始钟可能会出世,连他动身了,第一站就赶到了南域姬家,战衣闪烁金属光泽,英姿伟岸,如妖中神灵一般。

        在他的旁边还有一个绝代佳人,容颜足以祸乱天,绝艳无双,美的不可方物,正是其妹————齐祸水。

        不久后,天际隆隆作响,一辆紫色的战车冲来,九头太古巨兽拉车,各个如小山一样,恐怖气机让人颤栗。

        十几名太古生灵在前开路,一个个面目凶悍,全都覆盖鳞片,有的还生有神翅,有的无腿而生蛇躯,荡起一片魔云,滔天而上。

        这群古生物如魔神一样,来自神灵谷,为太古最强王族起源地之一,全都杀气腾腾,竟也进入了姬族,车上的人为紫天都。

        此外,与他共乘一车的还有一个紫发女子,如一个无暇的精灵一样,连瞳孔都是紫色的,肌肤雪白如玉,乃是他的姐姐。

        在这最后两日,姬家门庭若市,南域但凡有大身份的人都来了,全都预感到将有一场大风波,都想亲眼目睹。

        最后一天,东荒各大势力皆有人来,可谓举世瞩目,都想看一看叶凡有何手段,能否扭转死局。

        “叶子你到底在哪里,千万不能来送死啊!”庞博无比焦急,他以妖帝传人的身份来此,姬家虽然客气,但是他却也改变不了什么。

        “祖爷爷,我是你们的紫月啊,我要离开这里,不是你们的筹码……”姬紫月委屈,灵动的大眼蕴泪。

        ……许许多多的地方,人们的表现各不相同,全都在关注,静等叶凡出现。按照推测,他不可能虎头蛇尾,不会逃回北域,出现只是时间的问题。

        最后一日到来,姬家大厅中有许多贵客,真跟要订婚一样,诸多大势力来访,送上了一些珍贵的礼物。

        “不是说圣体要来吗,怎么还未出现?”角落里有人轻声议论,来拜访的人大多是冲着风波而至。

        另一边,王成坤脸上带着淡漠的笑意,依然在谈论他的儿子,张口闭口总是言腾儿怎样,将圣体比的什么都不是。

        远处,庞博冷笑连连,道:“我爸叫李刚,我儿叫王腾,都快成口头禅了。”

        王腾的一位叔叔望了过来,盯着他神色不善,目光有中杀机流露,不过在姬家这样的大势力门庭中却也不好出手。

        圣体他还会来吗,为何还没有出现?许多人怀疑了起来,按理来说该出现了。

        “还用说吗,胆怯,不敢来了。”王家有人嗤笑。

        王家一些年轻人纷纷附和,皆露出讥诮之色,更有些人挖苦,不加掩饰的奚落。

        “圣体算什么,有我族兄在此,他能翻的了什么风浪,老老实实的蜷缩起来才是正途。”

        “凭他也想与我族弟争雄?!”

        “轰”

        突然,遥远的天际尽头一震,有一种让人惊悚的气息发出,远远的浩荡而来,让姬家内部的古阙都一阵摇动。

        姬家元老吃惊,这是有人挟无上秘宝而来,触碰到了隐秘的阵纹,被虚空大帝遗留的神秘的残缺古阵感应到了。

        “来者何人?”远处,有姬家强者问道。

        “叶凡!”这两个字一出,姬家深处,宏伟的古阙内部,很多人震动,叶凡真的来了。

        “你所谓何来?”一名老修士上前。

        “拜访姬家,斩王腾!”话语如惊雷,在长空中激荡,所有人都听到了。

        短暂沉默,而后一片哗然,叶凡真的来了!且,这样的强势,众人都站了起来,若非是在姬家,很多人都会直接冲出去了。

        姬家,仅悬空的岛屿以及壮丽仙山等就有数百座,就更不要说各种宫阙了,如一片古老的天庭一样。

        姬家有大人物站了起来,决定亲自去看一看,其他人自然趁此机会起身,都想知道叶凡有什么倚仗。

        当众人出来后,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叶凡背负一口铜棺而来,站在神土前,凝望这片十几万年来都无人攻破的圣地,非常的平静与恬淡。

        “有没有搞错,背负一口铜棺来决战……”无言过后,一些人忍不住咕哝。

        王家的一些人则大笑不已,最后的一点疑虑也消失了,皆露出了嘲讽之色,一口青铜破棺材顶什么用?

        所有人都无语了,扛着一口棺材来大战,过于另类,从未见过。

        此时,唯有庞博激动,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第一个冲了过去,不断的喃喃着:“人才啊人才,叶子你很有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