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六百六十二章 破阴阳神城
  • 正文 第六百六十二章 破阴阳神城

    作品:《遮天

        各大势力退走了,见到了叶凡度劫时的神勇,许多人都心情沉重,圣体已经成长到这一步,还能扼杀掉吗?

        此时,段德与叶凡还在喋喋不休,两人互相不让步,坐在一座秀丽的山峰上,吹胡子瞪眼。

        “段胖子,你别逼我,把我惹急了,到了北域是我的天下,直接以动用源术,将你去填太初古矿!”

        “你以为我吓大的,道爷我不爽的话,现在就用吞天魔罐镇压你,扔进神墟内的南天门中去,永世别想出来!”

        段德死活咬定,叶凡欠他一百座源天神阵,且要求现在就帮忙刻八座,不然的话立刻赔他几件王者神兵。

        “段德,你偷入我姬族陵园,扒开远古无敌神王古墓,这笔帐怎么算?”姬家一位大能降临,黑着脸道。

        “别找我麻烦,奇士府内不让动武。且,我在那个墓穴里,连根毛都没有发现,凭白沾了一身晦气,被你们追杀几十万里。”段德振振有词。

        “这是对我姬族的侮辱,你走不出奇士府了,敢出现,立刻收你!”这位大能恫吓。

        “段德!”吴中天大喝,从天降落而下,旁边跟着李黑水他们。

        “你谁啊,道爷我不认识你!”段德心虚。

        “你挖了我家的祖坟,这笔帐没完!”吴中天神色很不好看,当初他爷爷吴道追杀段德也不知道多少万里,硬是让他跑了。

        “有话好说,别乱吼。”段德抬起屁股想跑。

        “段道长,那盏天妖灯呢?”妖月空飞了过来,神色也很不善,东荒天妖宫的古陵园也被人掘过。

        “那盏神灯是我捡的,再说了,都让三个王八羔子给洗劫走了,你找他们去算账。”段德想开溜,发现找上们的人越来越多了。

        “刷”

        一道人影凭空幻化而出,一个英伟的男子挡住了他的去路,正是中皇向宇飞,神色平静,没有任何情绪波动,道:“长生锁该还我了。”

        远处,众人晕菜,段德真是什么人都敢盗,刚一露面,一群苦主找上门来了,连中皇都包括在内。

        “你那是衣冠冢,真身早就在九千年前就被人扛走了,我确实捡到了一把锁,但是也被洗劫掉了,别朝我要。”

        “段道长,你在妖帝阴坟九进九出,都盗走了什么,见到至宝荒塔了吗?”一个完美无瑕的女子出现,颜如玉找上了门来。

        “少给我扣帽子了,别说荒塔,连阴坟的地下主门我都没进去,跟我一个铜子的关系都没有!”段德真快急了。

        他见到叶凡因一时气愤而跳了出来,没有想到这么短的时间内跳出来这样一大堆债主,心中发虚。

        “段道长,你在东荒盗人陵墓也就算了,还来我中州肆虐,九神兵沉葬地下一万五千年了,都被你掘了出来。”中州年轻一代强大的羽化王徐子轩出现。

        “那个羽化王跟你没关系,你们没有什么血缘,别什么烂帐都算在我头上。”

        “那十八个颗珍珠应该跟我们有关系吧?”另一边,中州一名年轻的王者走来,神色很不善。

        段德头皮发麻,觉得跳出来的真不是时候,被一群苦主给堵住了,无话可说。

        叶凡嘿嘿直笑,道:“段哥,你缺德事干的太多了,有一件吞天魔罐还不知足,四处盗古陵,真是太不地道了。”

        “想掌控帝兵,需养兵魂,多少件兵器对我来说都不够用。”

        “段德,你太坏了,进我姬族陵园,还想找虚空大帝的古墓!”姬紫月控诉。

        旁边,神王体姬皓月神色不善,眼神很凌厉,死死的盯着他。

        “妈的,我说怎么会有这么多人找我麻烦,原来是因为那两个王八蛋!”段德一眼盯住了远处的两人,一个是庞博,一个野蛮人东方野,正在卖力的拉人,宣传盗墓贼的事迹。

        “你们两个,一个洗劫过我,另一个现在用我的九神兵呢,还不给我死过来!”段胖子藉此大叫,而后冲了过去,一溜烟就没影了,逃之夭夭。

        庞博与野蛮人相视一笑,这确实是他们想出来的办法,为叶凡解决麻烦,不然段胖子还真不好打发。

        “有种你就在奇士府呆一辈子,敢离开的话,我剥了你的皮!”姬家一位大能道,转身离去。

        叶凡在奇士府又呆了半个月,进入他们的古籍库,仔细翻找,但是根本没有找到荒古前九位大成圣体的点滴。

        “我被忽悠了!”

        他想找到副府主林道尘,问个仔细,结果却被告知闭关了,可能又躲在哪个犄角旮旯里了,说不准又会数十年都一动不动。

        “在那上古年间,真的来过几位圣体,不过都早已沿着星空古路走了。”一位大能如是说。

        “通向哪里?”叶凡追问,结果自不会有答案,这属于奇士府最高机密。

        数日后,叶凡离去,与众人挥手,道:“放心,很快就能相见,我去解决一些问题,马上回来。”

        “小叶子你要保重啊!”姬紫月叮咛。

        “叶子,等我吃完那块棺材板,进入仙台秘境立刻去找你。”庞博很坚定,一群人无言。

        “而今,东荒将有大战,奇士府可能会派我们去那里历练也说不定,也许我们可以并肩作战!”东方野道。

        “见到那只死狗,赶紧让它把涂飞找回来,都丢了好几年了。”李黑水等人难以释怀,同时告诉叶凡,多半会参与到东荒的大战中去。

        “即便真的要历练,你们也不要妄动,这次可能回涉及到太古王族,圣主去了都白搭,再说我离开并不是去东荒!”叶凡告诫。

        终于,传送阵启动,叶凡即将自原地消失,要横渡虚空而去。

        “小子你想明白了吗,是否要去东荒,我在古皇山等你,一起大战东荒,会一会太古的王,取出无始钟来!”段德在远处喊道。

        不过,叶凡却听不到了,他的身影虚淡了下去,就此不见。

        “偷坟掘墓的,你还敢出现?!”一群人喊打。

        段德没什么脾气,快速让自己消失,不敢多停留,不过在临去前却喊道:“去东荒打太古王的有没有?挖无始大帝坟墓的有没有?抓不死神凰药的有没有?组团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叶凡从域门中迈步而出,来到了中州南部,这里草木丰盛,一片生机勃勃,到处都是葱绿。

        他并没有去东荒,因为他知道,古皇山很难打开,当初东荒与中州动用了数件帝兵都无功而返,他不相信北帝有那么大的能量。

        “太古的王若是觉醒,也许真有可能破开,那是他们的古皇山,且紫山中也有古王,若与外界里应外合,这……”叶凡想到了这种可能,心中有些不安。

        不死天皇、古皇令、一枚神卵、无始经、无始钟、不死神凰药、无始大帝的肉身……那里出现过很多神圣之物,而今最起码还有不少。

        “很久没有见到黑皇了,不知道这死狗又祸害了多少人,贪婪本性不减,真不知它是怎么对付北帝王腾的。”

        叶凡思绪万千,想到了东荒的种种往事。

        “也不知道小囡囡怎样了,是否长大了一些,所谓的神婴到底有什么来历?”

        他觉得,也许处理完此地之事,该回去东荒去看一看了,离别很长时间了。

        一望无垠的大地,前方有一座古城耸立,远远望去,瑞气腾腾,彩光万道,无比的神圣与祥和。

        此地正是阴阳教的净土,中州诸多大教皆如此,筑城养龙气,历经二十几万年,早已成为一片神地。

        宏伟的城墙,如一道黑色的钢铁长城一样绵绵无尽,横亘前方,充满了力感,古城雄伟,有破云之势。

        “我叶某人来了!”叶凡大步而来,远眺阴阳神城,嘴角露出一丝冷笑,道:“每次都是你们来惹我,今日我破城来了!”

        他当然不是正面攻城,阴阳教为中州数得上的大教,高手如云,强者如雨,睥睨中州,另有一枚阴阳古镜镇压底蕴,没有人敢冒犯。

        死了一个阴阳教主,绝对还有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这样的无上大教,失去一位老教主也算不得什么,根基沉凝,除非挟人族帝兵来,不然无法撼动。

        他已经见识过残缺的圣兵神能,灭杀圣主跟碾死一只蚂蚁那样容易,若是那枚真正的阴阳古镜出世,绝对无法抵挡,昔日持此镜的人无敌天下。

        “中州人杰地灵,自古多祖根,蕴生龙气,成就一座又一座神土,却也给了我机会!”

        叶凡围绕阴阳神城转了三日,丈量山川地势,准备引动龙气对抗这个古老的大教。

        他苦思冥想,在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各挖出一口惊天龙穴,而后密密麻麻,刻下无穷符文,将源术发挥到了极尽境地。

        “杀叶凡者,送王者神兵一件!”

        “毙掉叶凡者,赠源五百万斤!”

        “天价悬赏,谁若诛掉圣体,可得惊世龙髓一罐!”

        在这多半个月来,中州大地沸腾,阴阳老教主死去,引发渲染大波,许多大势力震动,该教发出天价杀令。

        而叶凡也正是因此而来,阴阳教与他不死不休了,他也没有必要客气。

        “谁能能叶家小儿的人头摘来,我阴阳教赐他远古圣人的感悟一篇!”

        “但凡能杀死圣体者,皆可来我阴阳教聆听大道天音十年!”

        阴阳教的声音震动天下,所开出的条件让许多人眼红,自有不怕死的人出动了,许多强大的散修开始寻找叶凡。

        在这几日来,中州的人都被吊起了胃口,所有人都心动了,远古圣人的感悟,阴阳圣祖的悟道天音,连诸多圣主都坐不住了。

        这些条件太优厚了,没有人不心动,阴阳教这是下了决心要除掉圣体,向全中州所有高手喊话!

        这是一场大地震,暴风骤雨欲来,各路高手齐出,几乎要将中州翻过来了,全都在寻找叶凡。

        甚至,很多人明知叶凡离开了奇士府,都还闯了进去,想寻出来线索,为自己换取天大的道果。

        这是一场巨大的风波,席卷了中州大地,人们没有想到阴阳教如此舍得,愿付出这样的代价,一定要除掉圣体。

        “阴阳教感受到了压力了,心中还怕了,担心圣体成长起来!”

        “不错,一旦叶凡度过圣主那一关,对于阴阳来说那将是一场灾难,他们不敢让其证道!”

        所有人都在议论,这些天中州皆震。

        叶凡嘴角挂着一缕冷漠的笑容,道:“跟我不死不休,发出这样的必杀令来对付我,那我奉陪到底!”

        谁也没有想到,在这风尖浪口上,他敢铤而走险,单枪匹马来到了阴阳神城外,没有一个人知晓他要捅破天!

        叶凡很有耐心,耗去了足足半个月的时间,呕心沥血,精研布局,无穷符文烙印大地中,布下了一片绝世源天神阵。

        此阵,比之欧阳晔的也不知道要高明多少倍,超级巨大,将整座古老的城池全部困在当中,借山川地势,借星辰之力,燃万古龙气。

        除却东西南北的四口主龙穴外,叶凡另挖了八十一条地下龙脉,将这片大地彻底的改变了,成为了他的主战场!

        不过,他不得不惊叹,当年有无上高人在此出手,选择筑成时早有防备,预料到了种种危局。

        “即便如此,我也要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又过了几日,阴阳教有发下不少惊人的悬赏令,鼓动天下,务必诛灭圣体叶凡。

        “谁若能提供此子身在何方,也有天价赏金!”

        “毙掉叶小贼者,可入阴阳古镜内悟道百年!”

        “谁能杀叶小孽畜,可得惊世神藏!”

        ……“阴阳教我来了,你们都给我滚出来受死!”在这一天,一声大喝传出,响彻阴阳神城。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叶凡单人匹马杀到了他们的神土,到了近前,全中州的人都都在找他,而他却主动打上门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