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六百六十一章 古皇山波澜至
  • 正文 第六百六十一章 古皇山波澜至

    作品:《遮天

        叶凡还没有临近古天庭就感受到了一种灵魂将崩坏的神能,那无法言表,是一种直达人本源的波动。

        “看来以后的天劫有的受,今后渡劫,说不定整片天庭都会坠落下来!”

        叶凡自然不会莽撞逼近,而今两个人形闪电就让他疲于应付了,大战不辍,浑身染血,几次差点被毙掉。

        说也奇怪,人形闪电很奇异,一道与他实力相近,势均力敌,两道还是如此,并未有超越他,但却也不弱他,维持一种平衡。

        “轰”

        终于,第三道人形闪电出现了,一个人形生物头顶上方悬有一条大龙,摇头摆尾,攻击力举世无匹,摇动万古。

        而后,它化成了一盏神灯,光耀星域,压塌天地,非常的可怕,攻伐向下,立劈河山。

        “这盏神灯不认识,没有见过,总算出了一个另类的武器,而非疑似古之大帝的兵器。”

        叶凡奋力对抗,浴血搏杀,在雷海中纵横,大战三道人形闪电,他们与人族强者没有什么区别,可驱动大道,祭出法则。

        这是一种生死对决,容不得半点疏忽,一步错就是终身毁,立刻毙于此地。

        “实力始终与我相仿,并不超越,这是大道法则使然吗?”叶凡惊疑不定。

        最终,这场战斗持续了一天一夜,叶凡的万物母气鼎都差点被打穿,他的身体黄金血液飞溅,遭遇重创。

        电海中,成片的古老的建筑物沉浮,叶凡终是没有能够一睹究竟,最近时也只是稍微临近,便被阻住了。

        “轰”

        最后一声巨响,漫天雷光消失,无尽风暴散尽,天地间恢复清明,叶凡骨节移动,响个不停,浑身如神金大放异彩。

        与此同时,万物母气鼎也是不断震动,烙印在上的纹络如龙一样交织,使它仿佛有了生命。

        一切都结束了,一场浩大的天劫虽然很可怕,却并没有全部降落下来,只是淹埋叶凡,而未触及下方的仙脉。

        “轰”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叶凡爆发出一股贯穿天上地下的光芒,浑身明净无瑕,彻底复原,恢复到巅峰状态。

        一切都过去了,阴阳死咒灭尽,叶凡更上一层楼,进军到了仙台秘境,举手抬足都是无穷力量,永不枯竭。

        黑发舞动,叶凡眼神深邃,精神奕奕,立身在虚空中,扫视四方,口中一声轻叱,头上的鼎飞了出去。

        一种强盛气机发出,如一口深渊打开,吞吐天地圣力,吸纳十方精源,鼎口如黑洞,疯狂吞噬。

        远处,传来一声大叫,一个男子倒飞而来,被强行拘禁而至,众人吃惊,那是一位半步大能,竟被禁锢了。

        “刚进入仙台秘境,就可战大能了!?”很多人悚然。

        “叶小贼,你给我去死!”这个被拘禁过来的男子不甘大叫,吐出一道匹练,这是以太阳真水炼成。

        大河滔滔,非常的炽盛,烤的仙脉都快化成了劫灰,每一朵水花都如一轮太阳,这是一宗秘宝,连圣主见到了都心动。

        他是阴阳教的一名半步大能,失败之后并未退走,与许多观战者一样窥视,根本不知叶凡有神眼,早已洞悉其真身。

        “噗”

        大鼎翻转,将太阳真水全部收了进去,与此同时坠落下来,无法无相,无处不在,打在了他的身上。

        这位大能口中喷血,当场断为两截,而后于一瞬间粉碎,人间蒸发,连块骨头都没有剩下,消失不见。

        叶凡刚进入仙台,就可战半步大能了,这并没有利用他的源术,更没有掷出神源块,而是自身的战力。

        “八禁领域!”

        人们倒吸冷气,意识到了一个严重问题,仙台每一层天都可分九个小境界,叶凡初临这一秘境就可战台一层天巅峰的人物了,也就是所谓的半步大能!

        事实上,有活化石认为,叶凡比想象的还要强大上一些,因为他们感受到了他神识的恐怖,极其凝练。

        “神念之力足够强大,而仙台一层天主要就是修行神识,这么说来他不久后也许会有质的飞跃?!”

        想到这个问题,许多人悚然,叶凡的进军速度也许会很快,不久后可能会接连破阶,将来谁人可制?

        仙台秘境,第一层天是凝练强大的神识,如石磨砺刀锋,第二层天以后才会不断开启人体其他宝藏,打开无尽战力。

        “他才仙台一层天的境界,战力还不好界定,当他掌握有一部古经修行时才会体现出来。”

        “还有你,四十九天前也出手的吧?”叶凡神眼如电,看向另一个方位,一抬手法力扩张。

        “啊……”

        远处一声大叫,又一位大步大能被强行拘禁了过来,此人很强大,祭出一杆白骨幡,猛力一摇,万剑乱劈。

        “锵”

        叶凡用手一点,一道金色指力射出,将上万剑芒全部打碎,而后金色大手压盖而下,噗的一声震碎了白骨幡。

        周围众人心惊,八禁领域果然可怕,自古少有,叶凡才登临仙台就这样强势,触及八禁后在仙台一层天几乎无敌了!

        “杀!”

        这位半步大能不想坐以待毙,口中吐出一个金色的骷髅头,初时仅有一寸高,而后快速放大,成为一尊金色的骷髅火炉。

        “圣主级兵器,交织出大道法则。”

        叶凡不为所动,万物母气鼎一翻,飞了出去,砰的一声撞在了上面,当场将金色的骷髅头打碎。

        “此鼎晋升为圣主级武器了,不断经历天劫,已经交织出了自己的道痕!”

        众人吃惊,这尊鼎如今与要叶凡一样,开始成气候了,材质如此珍贵,古今稀罕,一旦交织出道痕来,那将非常可怕。

        “万物母气鼎与圣体还真是相配……”也有人感慨。

        “噗”

        古朴的鼎,轻轻一震,那位半步大能当即是一寸一寸碎裂,化在了虚空中,就此毙命。

        强大的圣体,刚进仙台就表现出了这样的战力,惊动四方,许多大势力都有人到来,全都惊异。

        “而今,想要压制圣体有点晚了,想除掉他要付出很大的代价。”

        “也不见得,一位圣主持无损的远古圣人的兵器,杀他的话,他上天入地都无路!”

        当然,人们也只能私下议论,要杀叶凡,有很多强大的战力,但关键是能否堵住他。

        “谈何容易,他有源术,百变无踪,而今露面了,却在奇士府,无法妄动。”

        “你们还真是胆大!”叶凡冷笑,又见到了一些敌对势力的人,未达半步大能之境,躲在暗中。

        “噗”、“噗”……叶凡连续出手,一朵又一朵血花绽放,转眼间数十人死于非命,全部被斩落。

        “什么,他修成了天眼不成,怎么无所遁形?”剩下的敌人全都跑掉了。

        但是,此地还是有很多人,一个月以来很多大教都得到了讯息,赶至此地,奇士府的英才就更不用多说了,一直在关注。

        姬家几位大能在此,手持一战赤血神灯,为远古圣人留下的残缺兵器,震慑住了很多人。奇士府更是深不可测,没有人愿意招惹,都不想在此闹事。

        远处,月灵公主心中一颤,九黎神朝劫过叶凡,将来多半不能善了,圣体照这个速度发展下去,必是一种强大的压力。

        瑶池圣女、姜家神王体、南岭的强者、西漠的头陀、中州的王者等都心中不平静,全都默默观看。

        在这一刻,年轻一代感受各不相同,全都有一种巨大的压力。

        “小子还债!”

        最后一个人不是叶凡拘禁过来的,而是主动贴上前的,段德黑着一张脸,头上顶个破碗杀到了近前。

        苦主上门了!

        叶凡还真不好出手,一是有些理亏,二是人家有半件帝兵,真打起来的话准倒霉。

        “段道长,多年未见,别来无恙乎?”

        “无恙你大爷,你们几个王八羔子,连裤头都给道爷我偷走了,少给我拽文!我的九神兵,我的长生锁,我的十八颗神珠,我的天妖灯……你都给我吐出来!”

        远处,众人喷饭。东方野想开溜,什么簪子、袜子、鞋子都没放过,自然是他下的手,却是将段德给扒光了。

        叶凡头大,段胖子很难缠,难道真要打一场不成,指望将九神兵交出来,那是不可能了。

        “那胖子也让人洗劫了,活该!”远处,姬紫月气鼓鼓。

        姬家大能也在磨牙,段胖子光顾过他们的陵园,盗开了一座远古时期的无敌神王的墓穴,当时没有抓住他。

        “你还我兵器!”段德咬牙切齿。

        他所说的每一件武器都是王者神兵,全都赫赫有名,皆在这片大地上留下了无尽威名,天下皆知。

        “王者神兵啊,他什么来历,都曾收集到手过?”每一个人都吃惊,这个胖子他们不陌生,但却都对他琢磨不定。

        “段哥,别发火,遥想当年,你胖姿勃发,与我一见如故,你忘记了吗?从妖帝坟冢飞出来那么多的通灵武器,我可是都送给你了,连一个不字都没说。而今兄弟手头紧,想借你几件兵器,你却这幅姿态,可真不仗义啊。”叶凡道。

        提起往事,段胖子就心疼,想到错失绿铜,心痛道:“咱啥也别说了,分我一块老铜,就此揭过,咱还是朋友。”

        “没有问题。”叶凡上前,跟他勾肩搭背,道:“段哥你也看到了,兄弟我遭大难了,很多人想杀我,将吞天魔罐借我用半年呗。”

        “我听说你身上有几部古经,借段哥我参悟两年行不?”

        两人一个以圣体肉身压制,另一个以吞天魔罐震慑,勾搭着肩膀,漫天要价讨价,向奇士府深处走去。

        “段胖子你要源天神阵干什么,他妈的,还一下子让我刻一百座,你当喝凉水呢?!”

        “一百座多吗,你勾动下手指头就有了,你洗劫段爷我那几件王者神兵很爽是吧,要不我也没事就洗劫你一下?!”

        “你大爷的,段德,一座怨天神阵就需要刻录百万符文,需要四块人头大的神源,你怎么不去抢劫啊,你打开一个圣地宝库看看有没有这么多!”

        “小子,你不是源天师吗,去北域溜达一圈就什么都有了,这样吧,给我刻五十座总行吧?”

        “段胖子你去死吧,一座怨天神阵就价值二百万斤纯净源,你挖开一座大帝墓来也找不到这么多神源!”

        “我又没有让你现在都给我,你可以先欠我的,先给我刻十座八座行不行?”段胖子自从见到欧阳晔的源天神阵后,念念不忘,后来得悉叶凡以此干掉过大能,就更加心动了。

        “你没事要这么多神源阵做什么?”叶凡很不解。

        “北帝,不是要打古皇山的主意吗,想取出无始钟,这种事情怎么少的了我段某人,我要去见无始大帝。”

        “狗日的段德,该死的王八羔子腾……”

        “妈的,小子你骂我干什么?骂北帝就行了,跟我一块去古皇山吧。”

        叶凡心中琢磨个不停,北帝还真是敢动,居然想打紫山的主意,当初连帝兵都打不开,他能行吗?

        “我不去,纯粹是找死,我可不想没事去送命。”

        “小子你可可别后悔,北帝说动了一些太古王族,他们也许能可出入紫山,到时候说不定连无始大帝的尸体都能给扛出来。”

        “你还有什么消息吗?”叶凡问道。

        “消息太多了,这一个月来东荒很不平静,发生了很多的事情。”段胖子拍了怕他的肩头,道:“跟道爷我一起去吧,以你的源术在加上我的神术,合则两利,天下无敌。”

        “不去,我不想送死。”叶凡摇头。

        “你要知道,我那几件王者神兵可是无价的,没人能买的起,你一下子都给我洗劫走了,你说这笔帐怎么算,给我去给帮忙抵账。”

        “去死,你抢我通灵武器时怎么不说,那几件兵器呢?”

        “都让我祭兵魂用了,便于控制吞天魔罐,你就别指望了。”

        “那咱们就两清了!”

        “你就这么淡然,连东荒的那只狗都疯狂了,你都不心动?”段德道。

        “去你大爷的,怎么比喻呢!说一说发生了什么?”

        “东荒那只狗太邪门了,坑死了几个大能,差点将王腾都给废了,就是跟你一路货色那只讨人嫌的狗,你不想去看看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