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六百五十七章 南妖
  • 正文 第六百五十七章 南妖

    作品:《遮天

        奇士府内多秀丽山峰,崖前卧麒麟,老药相伴,流芳溢香,也不乏开阔地,有明一样的湖泊点缀,蛟龙出没,集纳神秀。

        叶凡刚进奇士府,就被人发觉了,齐祸水引来数十人将他堵在山前内,引起众人围观。

        “东荒的妖孽来了,真身进入了府内!”

        这则消息快速传了出去,很多人赶来,都想一睹其真容,最近他的名声太响亮了,许多人都想一见。

        当然少不了自负的英才,心中不服,赶往这里,而妖孽级的存在更是被惊动,先后出关。

        “姓叶的恶棍,今天你走不了了!”齐祸水银牙紧咬,她的美毋庸置疑,为南岭的一颗明珠,为一绝代佳人,让百花都黯然失色。

        “你就叫吧,叫破喉咙也没用,叶凡又没将你怎么地。”庞博非常猥琐的说道。

        齐祸水气的差点背过气去,脸色涨的通红,憋的话都快说不出来了,用力吐出一口气才叫道:“你……他奶奶的!”

        此话一出,惊掉一地下巴,齐祸水绝代倾城,平日间言谈举止非常优雅,这显然是被气到不行了。

        “我招谁惹谁了,叶凡确实没将你怎么样啊,难道我说错了,另有隐情?”庞博一副欠揍的样子。

        “你……立刻给我消失!”齐祸水气的想咬人。

        “我们没这么熟悉吧,别见到我就这么激动,弄这么大排场迎接我还是怎么地?”叶凡问道。

        “你给我闭嘴,我是来镇压你的!”齐祸水更激动了,气的脸色绯红,修长的玉体几乎颤抖,冲着旁边的人喊道:“一起上,将他给我封印!”

        然而,虽然来了几十号人,且气势汹汹,但是真到了近前,却没有一个敢动手,对她的话语充耳不闻。

        齐祸水气急败坏,叫嚷了半天,就没有一个人上前,只剩下她自己在独对叶凡,羞恼无比。

        “你们怕什么,不就是一个圣体吗,这么多人还打不过他?”

        这些人依然不出手,全都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雷打不动,开玩笑,这可是杀星,连大能都敢宰,现在谁敢上去?

        “郡主,他刚宰了北帝的亲叔叔,你确信要镇压他?”旁边,一个女子小声提醒道。

        “那又怎么样?”齐祸水满不在乎。

        “北帝啊,那可是连各方教主都要忌惮的人物,他的叔叔都被宰了,足以说明圣体嚣张,现在却惹他不好吧。”

        “北帝怎么了,哥哥还是南妖呢,圣体怎么了,我远方的表兄妖月空还是天妖体呢。”齐祸水咕哝。

        “你是个妖精?”庞博惊讶。

        “闭嘴,你给我消失!”齐祸水对他一百二十个的反感,光洁如玉的额头上青筋直跳。

        “怪不得美的不像话,妖精动人,你是一个妖女,南岭多妖主,你是妖皇殿的人。”庞博怪叫。

        齐郡主满脑门子黑线,道:“大胖子,我记住了,你跟圣体都不是好东西,等着瞧。”

        其实,庞博一点也不胖,只是过于魁伟,高出常人两三头,浓眉大眼,手臂比的上别人大腿那么粗。

        “你才胖呢,哥这叫雄壮好不好,没见过这么男人味的妖怪吧?”庞博道。

        “你给我去死!”齐祸水命令其他人动手,指使不动,自己祭出了一个妖塔,银光闪动,向前飞来。

        “叮”

        叶凡出手,徒手硬接,在上面一敲,顿时将其弹开了,摸着下巴,对齐祸水左看右看,道:“真是一个妖精?”

        他曾今擒住过齐祸水,没有想到她来头这么大,来自上古就存在的妖皇殿,为南妖的亲妹妹。

        “无论是东荒的天妖宫,还是南岭的妖皇殿,都出惊世大妖,他们的后人一出生就是人形,根本看不出本体的,就如颜如玉一样。”庞博道,他比叶凡了解多一些,毕竟在妖族呆过很长时间,所知甚深。

        “齐妖精,我跟你也算不上有什么仇怨,见我别这么激动,我还没打算跟你那个传说中的哥哥开战呢。”

        奇士府的人略有耳闻,南妖极其神秘,很少现过踪迹,一直在观奇士府先贤的手札,闭关不出。

        “姓叶的,你别嚣张……”

        “表妹,这是做什么,大水冲了龙王庙,这些都是朋友。”不远处传来一声轻笑,一个紫衣男子走来,很是英伟。

        “月空兄!”叶凡大笑,正是天妖宫的少主妖月空,一如过去,神采飞扬。

        “好久不见,叶兄如今名动天下,真是让人感叹。”妖月空走来。

        “表兄,你怎么和他认识?!”齐郡主很不满,念念不忘叶凡收她当侍女的事情,被囚了一个月,而今想起来都牙根痒痒。

        “过去的事情就算了,叶兄不是外人。”妖月空笑道。

        “轰”

        奇士府深处,一座古山妖气冲天,无穷神光贯穿霄汉,一座古老的妖皇殿浮现,如古天庭一般,巍峨与宏伟。

        一个尊身影,上抵九天,凭空化出,黑发如瀑,眼中有无尽星辰幻灭,深邃无比,如一尊妖神降临。

        “难道是传说中的南妖?!”许多人吃惊。

        叶凡神色一滞,无论是妖皇殿还是那个如男子,都不过是一缕神念所化,透过古山而出,如此惊天动地,可以想象那个人的修为!

        “跟一尊妖神一样!”庞博也吃惊。

        “齐琪回来。”一个清冷的声音传至,那缕神念化成一片神光,贯穿虚空,将齐郡主卷走,瞬息不见。

        “南妖这么强大,一缕神念就超越其他绝顶年轻强者了!”所有人都悚然,这是第一次见到南妖出手。

        “小叶子……”李黑水等人赶来,全都没有想到叶凡这么大胆,敢来奇士府内。

        “走,我们找个地方喝酒去。”吴中天道。

        不久后,他们了来到一个小酒肆,就在路边,不是很大,桃花盛开,一片粉红,不依季节开放。

        奇士府,不可能用大酒楼,但是这样的小酒肆却有些,点缀在修炼之地,别有一番妙境。

        “月空兄,你竟是天妖体,真实深藏不露啊!”叶凡举杯道。

        “我这个天妖体名不副实。”妖月空摇头。

        他出生前,在母体中就遭人暗算了,先天不足,能够活下来已经是一个奇迹,但却制约将来的成就。

        “除非我闯过九道死关,才能再现天妖体的无上风采。”妖月空没有细说,似不想提过去的事。

        “齐祸水的哥哥,真那么厉害吗?”庞博问道。

        “那是我的远方表兄,他的强大毋庸置疑,绝对可与中皇、北帝并论。”妖月空点头,告诫他们不要触怒之。

        “极其厉害。”成片的桃花林中,一个身穿兽皮衣的野蛮人走来,黑发浓密,有一种野性的力量。

        正是东方野,他闻讯赶来,也不见外,坐下来喝了一大碗酒才道:“我也来自莽莽南岭,当年在一处原始老林中见到过,他一只手按死了一头妖龙。”

        “那头妖龙有多强?”

        “堪比大能!”

        “什么?”众人倒吸冷气。

        “你确信那头妖龙堪比大能?”姜怀仁有些不相信。

        “当然,因为那头龙后来被我烤吃了。”东方野点头。

        “那他如今在什么境界?”李黑水心惊。

        “三年前,他一只手按死了一头妖龙,我亲眼所见。当时他刚渡完天劫,进入仙台二层天,而今我想他早已巩固,堪比绝顶圣主。”野蛮人道。

        “南妖竟然这么强大,我一直以为是好事之人故意杜撰的,没有想到真有这样一个恐怖的青年妖主。”

        “小叶子你是来看我的吗?”火红的桃花,大片的盛开,无尽的桃林,花香阵阵,姬紫月轻灵的走来,笑的很灿烂,脸上露出两个小酒窝,一身紫衣飘舞,充满灵秀。

        在她的旁边,神王体姬皓月龙行虎步,非常的沉稳,黑发披散,眸子深邃,很有一代无敌神王的气韵,与俏皮的姬紫月形成鲜明的对比。

        在酒桌上,姬皓月话语不是很多,很稳重,但每一句话都很有分量,道:“有的人少年时一飞冲天,但却就此止步,有的人大器晚成,后劲十足。纵观古之圣人,后者占大多数,内蕴无穷潜力者,有时需用一生去发掘。”

        “不错,自古至今皆如此,数百年、上千年后,我们这一代人,也许有的天纵奇才会被人淡忘,有的‘愚者’会龙跃于天。”妖月空点头。

        “这么说来,千百年后我很有可能会将王腾打成一个猪头,连他妈都认不出来?”李黑水道。

        众人哑然,一阵无言。

        “北帝、南妖这样的人不可能缺少潜力,这样的势头将来不可阻挡,不会止步,很难说会达到何种境地。”

        深夜,繁星闪烁,月光柔和,连姬紫月的小脸都喝的红扑扑,嚷着要镇压她哥哥。

        姬紫月满头黑线,帮她醒酒,想要将他拉走。

        “没醉,千年仙酿,我能喝好多杯,刚喝了一二三四五六七八杯……”她吐气如兰,在桃花间起舞,在夜月下如同一个精灵一样,醉舞。

        “小叶子,明天我们一起去镇压南妖,镇压中皇,镇压……府主。”姬紫月被她哥哥强行拉走了,确实有些小醉了,娇憨的嘟囔着,要镇压她万恶的哥哥。

        “你们知道,通向域外想星空古路在哪里吗?”叶凡送走姬紫月兄妹,回来询问妖月空与东方野他们。

        “没有人知晓在哪里。”几人都摇头。

        夜已深,他们离开小酒肆,来到一片灵山间,山峰很多,每一个人都一处洞府,在洁白的月光下流动瑞气。

        后半夜,万籁俱寂,叶凡独自走了出来,站在山巅,眺望整片奇士府,一望无垠,有飞仙之光并起。

        蓦地,他感受到了一种强大的气机,快速转身,只见虚无间走出一个男子,立在一座上古妖皇殿中,如一尊妖神一样。

        “南妖!”叶凡心头一跳。

        南妖深不可测,一缕神念开辟小世界,如屹立在古天庭中,俯视下方,眸子中有星域,如远古的妖皇复生了一样。

        “我见过你,来自域外。”南妖齐麟平静的开口。

        叶凡大吃一惊,凝视着他,不明他为何这样说。

        月华如水,南妖齐麟屹立虚无间,双眼深邃,道:“九龙拉棺,自域外而来,你们共有十几人,横渡星域,你是其中之一。”

        “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