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六百五十三章 五域震动
  • 正文 第六百五十三章 五域震动

    作品:《遮天

        这是一片雪枫林,古树连成一片,葱绿而芬芳,洁白的雪枫花一片又一片的飘落,雪白晶莹,芬芳扑鼻,如冰花在飞舞。

        林木掩映,在雪枫林前方是一片陵园,一座又一座墓碑,镌刻上了岁月的痕迹,透发着沧桑与沉重。

        一阵秋风吹来,古木摇曳,花瓣漫天飞舞,簌簌坠落,到处都是雪白色,带着一种萧瑟,带着一种凉意,如上苍的泪水洒落。

        叶凡走在陵园中,一步一步而行,眼神扫过几座墓碑,并无一句话,秋风扬起了他的乌发,遮住了他的眼。

        他在几座土坟前停了下来,石碑上刻有一个有一个熟悉的名字,花瓣坠落在坟墓上,平添了一种凉意。

        不多不少,整整六座坟,上面刻写有六个人的名字,庞博、吴中天、柳寇、姜怀仁、李黑水,最后一个为姬家小月亮的墓,秀气而工整。

        叶凡只是短暂停留就离去了,穿过陵园,来到一片竹林前,这里有几间茅屋,是他目前的栖身之所。

        秦岭大战,过去两个月了,他偏居一隅,跳出了世外,在此默默地修行,没有红尘的喧嚣,没有俗世的纷扰,宁静而幽远。

        可惜,却少了一些生气,见不到故人的容颜,听不到他们的笑声,唯有落花与寂静相伴。

        叶凡立身竹林中,听叶片沙沙坠地地,看落花渐渐凋零,他如一个过客,他眸子深处清宁如水,了无人间烟火。

        这是一种出世的气质,叶凡每日间都如此而过,行走与山野间,出没于野泉畔,静悟天地自然,融入其间。

        北雁南飞,渐渐远去,给人以不知何处是归途,天地何处是我家的种种心绪。

        “又一排北雁南飞,故人啊……”

        他这两个月来并没有刻意去修行,但是却进步很快,或许该准备应对天劫了。

        “没有你们在身边,一个人修行,似是缺少了什么。”叶凡轻叹。

        时间很快,又一个月过去了,叶凡始终未离开此地,静坐茅屋中,守着对面的一处崖壁。

        “轰”

        整整三个月,终于传来一声巨响,一处山崖裂开,一道雄伟的身影飞了出来,九道神光贯穿霄汉。

        九神兵纵横激荡,斩破天地,如九条神凰舞动,让这片山地一阵抖动,群山都在颤栗。

        “叶子,我出关了!”庞博大叫,他浓眉大眼,比常人高出足有一两头,雄健有力,非常的魁伟。

        叶凡大笑,迎了上去,道:“伤都养好了吗?”

        “没有问题了,脱胎换骨,远胜从前!”庞博张口一吸,九神兵化成九道光没入他的嘴里,浓密的黑发飞舞,降落在地。

        “砰”

        另一边,连续四座古洞崩开,乱石飞起,穿云而上,将竹林都开扫平了一大片,烟尘四起。

        吴中天、李黑水、柳寇、姜怀仁先后出关,飞了出来,一个个精神奕奕,伤体彻底复原,有一种脱胎的蜕变。

        第六座洞府,一阵轻晃,而后射出一道道仙光,砰的一声炸开,一块块巨石飞向四野,一个紫衣少女冲了出来。

        黑发轻舞,紫衣展动,身材修长,她如一个精灵一样,内蕴神秀,长长的睫毛颤动,眸子充满了灵气。

        重伤垂死的姬紫月也出关了,经过三个月的修养,伤痕尽去,**而空灵,巧笑言兮美目盼兮,俏皮而灵动。

        “我出关了,真是闷死了,平日间最不爱闭关修行。”

        六个人同时出关,精神饱满,与三个月前相比,无论是从哪一方面来说都更生一层楼,法力提升,神识凝练。

        “我帮你们都立了墓碑,去祭拜一下自己吧。”叶凡笑道。

        “可你真是恶趣味!”姬紫月皱着鼻子道,肌肤如象牙一样晶莹白皙,闪动光泽,秀发飘动,大眼如黑宝石一般。

        “破烂掉的残体,燃成灰烬就算了,还立什么碑啊,小叶子你可真是不地道。”李黑水也咕哝。

        三个月前,在那场大战中,极道兵器复苏,连叶凡的身体都差点裂开,就更不要说几人了,当时就他们活半边身子成为肉酱,或一截躯体碎掉,九死一生。

        尤其是姬紫月,伤势最重,不断借大世界之力,付出极大的代价,几乎透支了本源,出现了道痕之伤,差点死掉。

        他们的破碎的身体,断落下来后全都被叶凡葬送在一座陵园中,这也就有了那留作墓碑。

        修为到了他们这种境地,断臂自可再生,残体自可生长,决不可能残疾,达到四极秘境时就有这种复生的能力了。

        当然,前提是头颅与神识不要让人灭掉,不然仙人来了也无用,只能身死道消。

        几人都是被极道帝兵震伤的,等若大道斩落,很难活下来,如果没有特别的手段,几乎必死无疑。

        然而,这一切对于叶凡来说算不得什么,他身上有采摘自荒古禁地的圣果,原本为姜神王准备的,却未能用上。

        而今,以此不死圣果为几人疗伤,自然没有性命之忧,且全都因此而脱胎换骨,得到了大机缘。

        “你们都出关了,我也该找个地方去渡劫了。”叶凡道。

        “压力山大,看来我也该去吃棺材板了。”庞博咕哝,他又一次脱胎换骨,却也该突破了。

        “外界如何了?”李黑水道。

        “估计,沸腾过后已经平静下来了吧。”叶凡很淡然,对此早有了解。

        “不如我们先出去看一看吧。”

        “是啊,远离世间三个月,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都不知晓。”

        两日后,一行人出离大山,来到中州西部的一座古城中,刚一进城就听到力很多消息。

        足足三个月过去了,当日那一战的风波还没有平息,依然是人们口中话题,茶楼饭馆许多地方都有修士议论。

        极道帝兵对决,这几个字出现的频率最高,牵动了所有人的神经,几乎每一个人说起,都露出敬畏之色。

        “足足六件极道帝兵啊,可斩落域外的星辰,能将中州都给掀翻过来,让一个大域都沉陷!”

        “这么多帝兵,都没有能留下圣体叶凡,被他带走了绿铜块。”

        “当日那一战,可谓血染长空,连半步大能都不知道死了多少,一些圣主级人物都接连殒落……”

        秦岭一战,太过惨烈,死的大人物很多,这是一场天大的风波,震撼了五大域,而今人们谈起来还色变。

        惊世一战,帝兵出动这么多把,可谓古今仅见,当日连诸多大教的底蕴都差点齐出,赶往中州西部。

        “大能据说死了不少啊,许多大教眼睛都红了!”

        “唉,这还用说,当日谁没有杀红眼,死的人太多了,尸体成片的坠落。”

        “更多的人尸骨无存,被极道帝兵蒸发干了!”

        叶凡几人心中凛然,在他们脱离后,为了争夺化仙池与万古龙穴中的梦幻神髓,诸多大教又打了一场,死伤无数。

        最终,化仙池消失了,万古龙穴沉入了大地下,那是一条会动的祖根,在一个地方不会停留过长时间。

        “太惨烈了,尸骨如山啊,一方教主,绝顶大能都被杀!”

        这是一桩让很多人难以忘记的大战,没有人知晓死了多少人,但凡参与进来的大势力都无比肉痛,高手损失众多。

        可以说,这是多少年来少有的一场**,各方教主都伤的伤死的死,数万年来罕见。

        “说起来,圣体可真是了得啊,六件极道帝兵齐出,都没有将他留下,还让他杀了那么多人,震惊天下!”

        “而今,谁人不知,哪个不晓,一个潜力无边的圣体因这一战而传遍了各教,让许多活化石都忌惮了。”

        “所有人都在预测,一旦此子成长起来,达到圣主级境地,天下没有几个人能制,可以傲视人间!”

        秦岭一战,叶凡想不出名都难,将九黎神朝的极道帝兵都夺去了,差点据为己有,几次大杀十方,让亲身经历这一战的人现在想来还冒寒气。

        九黎图一抖,诸多强者饮恨,碎灭在天空中,连块骨头没有留下。

        “将阴阳教主打的,只剩下了少半边身子逃掉了,将万初圣主还有紫府圣主的手臂都给扯断了……”

        叶凡的战绩,着实惊动了很多人,达到八禁领域,还得到了源天师的传承,一旦成长起来,绝对可雄视天下。

        “来自东荒的妖孽,果然惊人啊!”

        人们也只能这样感叹了,于乱战中取大能首级,连毙强敌,这一战成就了叶凡的威名,没有几人不知。

        在这一战中,老瞎子与有赤龙道人先后放话,谁敢动他们的子弟,必会拎着帝兵没对方所有后人,可谓霸气十足。

        吴中天、庞博等人消失三个月了,让许多大势力不安,还真怕两个活化石持帝兵杀至,大开杀戒。

        “你们这样大摇大摆的走出去,回到奇士府,估计都没有问题,许多人甚至会长出一口气。”叶凡笑道。

        “不得不要回奇士府了。”姬紫月道,姬族一直知晓其行踪,这三个月来一直在暗中守护,而今有人传音。

        “奇士府有天大的秘密,我族的老祖宗说,可通向域外的一颗古星,又不世机缘,这是所有不朽传承都派杰出子弟前往奇士府的根本原因。”姬紫月说出了这样一则秘密。

        “你们身后的人都放狠话了,我不用担心你们了。”叶凡笑道,他要去找地方渡劫了,他要暂时离开。

        “不久后,我去奇士府找你们喝酒。”叶凡挥手,走向了远方。

        而今,所有人人都认为叶凡必定会隐伏很长时间,不敢出现了,不然光冲那两块绿铜就得中州的大势力疯狂。

        可是,任谁也没有想到,就在外界还沸沸扬扬之际,一则惊人的消息传来。

        叶凡渡劫了,地点选在了阴阳教前,极其嚣张,堵在山门外引动天劫,足足轰了大半日。

        最终,阴阳教除却中心净土外,外面的一切都给抹平了,成为一片焦土,寸草不生。若非该教拥有欺天阵纹,那里绝对会被夷为平地,什么都剩不下。

        此消息一出,中州剧震,所有人都大吃一惊,圣体太强势了,敢跑到一个无上大教的山门前去渡劫,劈毁了一切,实在是胆大包天。

        “阴阳教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被人堵在堵在十几万念筑成的神土中,这是何等的憋屈!”

        “你们不知道,那种天劫太可怕了,若非世上有四种大帝阵纹流传,可以欺天,阴阳教估计被平掉了。”

        “圣体这是在强势宣战呢,告诉一些对他心怀叵测的人,逼急了他,什么都做的出来。”

        秦岭大战刚过去没多久,就出现了这样的事情,各方教主都被惊动了,许多人默然,圣体的崛起多半已经无法阻挡了!

        昔年,大成圣体可与古之大帝争雄,而今一个打破诅咒的人出现世间,若是成长起来,多半会再现古时的无敌辉煌。

        “这才多久啊,他已经是一个化龙第九变的强者了,即将步入仙台秘境!”

        当人们得悉这一情况后,就更加的心惊了,许多人都坐卧不安,成长速度太快了。

        “这才是真正的妖孽啊,源术无双,战力强大,突飞猛进,将来有几人可制他?”

        “王腾怎么还不出手,不朽的传承会不会将他扼杀在摇篮中?”

        许多人都在关注,都在静静的等待。

        叶凡在阴阳教外渡劫,神清气爽,将外围地域化成一片焦土后,果断遁走,没有耽搁。

        因为,该族有一把传世圣兵,昔年持在一位远古圣人手中,天下无敌,不可招惹。

        阴阳教上下,肺都快气炸了,这一次丢人到家,无话可说,自开教以来还没有人敢这样堵在山门外这样嚣张呢。

        一座古镇中,叶凡坐在一个小酒馆内,自斟自饮,静静聆听人们的议论,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

        “嚣张啊,太嚣张了,听说阴阳教的人都快疯了,满世界寻找圣体呢。”

        “唔,北帝放言了,只要叶凡出言,他必会杀之!”

        “上一次,王腾在秦岭吃了圣体一个大亏,差点被九黎图活活镇死,失了颜面啊。”

        “圣体真是什么都敢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