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六百四十五章 妖帝逝去
  • 正文 第六百四十五章 妖帝逝去

    作品:《遮天

        亘古常如此,从未见两个大帝相遇,这两个人若都为帝,那绝对是古今未有之神迹!

        秦岭龙脉下,沉睡有一个太古的皇吗?

        “我不相信,一定是虚幻的,有**力者让所有人都产生了幻觉。”有人坚决不相信。

        妖帝负手而立,一身青衣飘展,他看起来很年轻,英姿伟岸,看起来是那样淡然,但是却有一种无形的大帝威势。

        赤龙道人、孔雀王强绝如他们也忍不住颤抖,手中的混沌青莲在摇曳,丝丝缕缕的混沌雾缭绕,与那青衣大帝呼应。

        此时,他们根本无法承受,无法持有这株帝兵了,全都跪伏了下去,青帝并未压制他们,只是一种本源的气息,让他们就忍耐不住。

        这是就妖族大帝,纵然平平淡淡,静静的立身在那里,而今最强大的妖王都只能仰望,发自灵魂的颤栗。

        远处,叶凡心中震动,妖帝这是何等的威势,遥想其惊才绝艳的一生,真是让人敬畏。

        可以料想,妖帝纵然在年轻时,也定然是傲视古今的强者了,那时多半会所有同龄人绝望,难以望其项背。

        “铮”、“铮”……万剑齐鸣,一道道巨大的光柱直冲霄汉,每一根都如大岳一样,全都是太皇剑所发出的丝丝威压。

        这不是剑气,也不是剑芒,只是它复苏时自然流动的些许能量波动,但纵然如此就已经要破天而去了。

        可以想象,帝兵一旦复活会有怎样可怕的伟力,难怪需要整片中州的万古大气运来对抗都不行。

        太皇剑异动,这一切都是因为自称为中州不朽之皇的人所致,他在引动此剑,想要夺取过去,对抗妖族大帝。

        但是,太皇剑毕竟复苏了一些,它拥有自己的生命,最强力量等若一位人族大帝复生,虽然离活过来还差的远,但却也不是那么容易被人收去的。

        “铮”、“铮”……太皇剑轻鸣,妖帝弹指,点在了上面,此剑一下子安静了下来,被一代妖族无敌的存在镇住了。

        “咝”

        远处,人们都往下咽了一口冷气,青帝太强大了,就这样平平淡淡的收起了太皇剑,让这号称古来攻击力无匹的仙剑都不敢挣扎。

        “你是想将此剑拿在手中吗?”妖族大帝平静的问道。

        不远处,古老的战车上,那尊如神明一样的存在通体发光,立身在那里没有动,他感受到了一种威压。

        “那就拿去吧。”青帝一弹指,太皇剑发出一声鸣颤,化成一条大龙向前飞去,张牙舞爪,绝世锋锐。

        “锵”

        太古战车上,那尊神灵一样的存在,抬手握住了太皇剑,整个人的气势一下子提升了一大截,百万秦岭全都一阵颤抖。

        所有飞禽走兽都一阵哀鸣,即便远在天边也全都匍匐了下来,根本没有一丝反抗之力,不断的顶礼膜拜。

        而在场的人,近在咫尺,感受就更深了,莫不恐惧,几乎所有人都跪了下去,浑身都在颤抖,体若筛糠。

        除却青帝身后平静无波外,其他地域都如骇浪一样可怕,剧烈摇动,唯有他的后方那些人才能立身。

        “你太托大了!”中州的不朽之皇冷漠无情的开口,手中的太皇剑铮铮而鸣,射出一道破天的剑气,一下子打穿了天地。

        在这一刻,中州许多传承久远的大势力都惊骇,即便相隔数以千万里也都感应到了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息。

        “轰!”

        太皇剑继续发光,化成一条大龙,一下子洞穿了霄汉,冲入了星域中,没入黑暗与冰冷的宇宙内。

        “砰”

        永恒与枯寂的星域中,一颗飞过的陨星被那粗大的剑芒打成了齑粉,另外有一片陨星区域被扫过,成为尘埃。

        这就是太皇剑的威力,被人持在手中催动,还没有彻底复活,就展现出了悚然听闻的吓人威能。

        一个人立身在这片大地上,却可以斩掉天外飞过的陨星,这几乎如神话一样,威力强绝到了让诸强崩溃的境地。

        “这是怎样的一种力量啊?”

        “神灵也没有这样的攻击力吧!”

        诸多教主都失色,脸上无比的惨淡,这样的威势,纵然他们苦修一百世也达不到。

        “这只是一把没有彻底复苏的帝兵啊,真正复活,或者真正的大帝有怎样的力量?!”

        “传说,古之大帝站在地上挥动帝兵,可以轻易的将宇宙中的星辰斩下来,无论多么遥远,看来是真的!”

        当人们想到这则传闻,所有人都颤栗了起来,这样的威势太可怕了,就是毁掉这个世界也根本不成问题。

        “怪不得,古往今来,大帝都为禁忌,他生他已死,他死他才生,两帝难相逢……”

        “嗡”

        太古遗存至今的战车上,那个头戴大帝冠、身穿古皇圣衣的无上强者口中连连赞叹,道:“好,好,好!”

        他继续挥动太皇剑,用力一震,一道更粗大的剑芒贯穿进了宇宙星空中,惊悚之极。

        在这一刻,中州大地上的一些活化石都惊的睁开了眼睛,他们不可思议的望向那浩瀚苍穹。

        “大帝之威!”

        “有人在全面催动帝兵,一件远古的大帝兵器复活了,这怎么可能,到底需要多么强大的力量才能做到这一切!?”

        太皇剑被一股无上力量催动的几乎要复活了,中州最强大的一批人都有了微妙的感应,全都被惊动了。

        尤其是四大不朽神朝,就更加不安了,他们洞悉,这是太皇剑在复活,谁在主导这一切,到底想干什么?!

        化仙池畔,青帝依然不为所动,静静看着前方,眼眸中星辰演化,宇宙诞生种种玄机全都在一起流转。

        “青帝你太托大了,真以为我不知你的虚实吗?我送你去解脱,永远的从世间消失吧!”

        太古战车上,那个不朽之皇一声大吼,突然挥动手中的帝兵,向前斩来,拥有灭世的气息。

        这一剑无比浩大,若是劈落下来,不要说化仙池,就是百万里秦岭都将毁灭,不复存在!

        青帝一怔叹息,什么也没有说,只是伸出两指向前夹去,瞬息而至。

        “掌中世界!”来自西漠的神僧震惊。

        一沙一世界,佛陀之手可演化星宇大世界,拥有无量神通,为佛教不传秘术,而青帝却也可轻易演绎出。

        “叮!”

        一声轻响,妖帝两指延伸十几里,夹住了神威莫测的太皇剑,轻易的将其定住了,纵然是这将要彻底复活过来的帝兵也动弹不得了,不能斩落。

        “刚才连天外陨星都斩掉了,此刻却连两根手指奈何不了!”

        人们寒毛倒竖,妖族大帝究竟强大到了何等境地,真的是没有办法衡量了。

        “妖帝,不愧为十万年来第一人,开创出后荒古时代盛世!”战车上的不朽之皇道。

        “我给了你机会……”青帝平静的开口。

        “你……给了我什么机会?”这个如神灵一样才存在倒退,古战车隆隆作响。

        “借你太皇剑不是让你来杀我,而是让你去斩掉自己的恶念,留下一颗无敌仁心。”妖帝摇头。

        “你少要摆大帝姿态,别以为我不知你虚实,早已死去一万年了,而今的你早已不复当年鼎盛之姿!”

        “你快要成为圣灵了,九窍通灵,数百万年才成形,很是不易,杀你上天都会怪罪,我本不愿杀生,但而今却不得不再出手了。”青帝道。

        众人吃惊,原来这个所谓的不朽之皇并非真正的大帝,只是一个快要成为圣灵的存在,还有一段道路要走。

        “你自己也不过是一段杀念而已,早已不是当年的你,能乃我何?!”这尊几可与圣灵并论的生物大喝。

        人们又一次震动,实在太意外了,妖帝也并不是复生,而只是一段杀念。

        至此,人们才释然,一个时期怎么可能会有两个大帝呢?原来两人皆不是,当中有隐情。

        “果然是他,为了杀蔡族祖上而长存于世的青帝杀念。”病老人自语。

        叶凡恍然,早前曾听闻过一段秘辛,妖帝在坐化前在东荒曾发杀念,要毙掉为祸秦岭的人形红毛生物。只是当时秦岭大龙移动,沉入了地下,第三代源天师消失在了地上,没有能够寻到。

        青帝功参造化,杀念已发出,只要不斩中目标会永远长存下去,自动汲取天地间的精华,补充杀念之力。

        “扎根一块绿铜上,化成一株小青莲,沉于当年诞生地……”所有人都惊醒,琢磨出了前因后果。

        “可是,那块绿铜……”许多人都露出了贪婪的目光,青帝既然为一缕杀念,必然会消失,那这块绿铜自然将成为无主之物,这绝对是至宝。

        “进神墟,走南天门,跃天宫,我曾在那株不死蟠桃树下斩杀过两尊真正的圣灵,而今本不想杀第三尊,但却也不想看你为祸天下。”青帝平静的开口。

        此话一出,人们都全都头皮发木,妖帝到底有多么强,听其话语,似乎连斩两尊圣灵根本没有大费力气。

        “东荒七大生命禁区之一神墟中的两尊真正的圣灵被你杀了!?”这个生物声音很不自然。

        “九窍通灵,孕化数百万年,才真正成形,走到这一步,都是上天钟爱者,我本不想开杀戒,奈何留你必为祸天下,你无仁者之心,上天若怨,我以帝力一并化之!”青帝变得威严了起来。

        人们惊悚,传闻若杀得上天大气运者,会降下无穷灾难,饱受天罚,必死无疑。

        每一尊圣灵都是演化数百万年才成形的,可以说聚纳了上苍的大气运,杀他们将会有无边大祸。

        自古至今,也唯有人族大帝敢杀,可凭一己之力,化去上天厄难,熔炼上苍。

        “轰”

        这尊将成为圣灵的存在,一边轮动太皇剑一边夺混沌青莲,想以两件帝兵大战妖帝。

        然而,青帝根本不在意,任他昔日的兵器混沌青莲飞走,只是淡然的道:“我为大帝,帝兵不在手,就杀不死你吗?”

        在这一刻,他缓缓抬起了手,慢慢的向下压去,没有光华,没有恐怖波动,但是两件帝兵斩来,却全都被定住了。

        “轰”

        大手落下,这尊圣灵大叫了一声,身体一寸一寸碎裂,一寸一寸燃烧,与古战车一起化成了一片光,被蒸干了。

        一个成为圣灵后堪与大帝争雄的存在就这样被轻易抹杀了,人们心中无比的震撼!

        “叮!”

        一声轻响传来,一块绿铜降落在地,妖帝的身影虚淡了下去,而后彻底的消失了,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

        地上,唯有一块锈迹斑驳的绿铜在证明方才的一切都是真的。

        “青帝!”

        “祖上!”

        各种声音传来,许多人惊呼。

        “生又如何,死又如何,从混沌中来,回混沌中去,万古青天一株莲……”飘渺的声音最后传来,而后所有的一切都寂静了下去,什么也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