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六百三十七章 圣皇子
  • 正文 第六百三十七章 圣皇子

    作品:《遮天

        九转神符不足一寸长,以神金铸成,绚烂夺目,坚而不朽,滴溜溜转动,想从叶凡的手心飞走。

        “想走,给我定住!”叶凡合拢掌指,将其握在手心,全力炼化,乱古帝符光芒冲霄,让人无法正视。

        这种神华极其耀眼,透过掌指映射而出,将整片登仙地都给染成了金色,一片通明,神力澎湃。

        半空中,一把圣剑劈来,真龙与神凰相伴在旁,长达数百丈,压的大地剧烈抖动,如果不是仙土,无穷山脉都将成为尘埃。

        这一剑威力太大了,如天帝劈出的一剑,斩断时空,杀机透体,直逼人的神魂,剑未至,杀意已到。

        “噗”

        不远处有些人站的过近,承受不住这种威压,大口吐血,被这种剑意差点斩灭形神,要知道这仅是划空而过的余波而已。

        众人骇然失色,因为吐血的人中竟然有两位半步大能,这样惊艳一剑让许多教主都心悸,过于恐怖。

        叶凡身畔,八十一道龙柱冲起,如撑天支柱,冲霄而上,力贯仙地,每一条都有山岭那么粗。

        龙吟响起,震耳欲聋,如莽莽大荒中走出的远古圣人在咆哮一样,许多人都心惊,这是秦岭大龙的力量。

        “这怎么可能!”

        很多人都不解,这种力道绝对可撼圣主,一个化龙秘境的修士怎么能展现这种强绝的攻击力?

        八十一条真龙粗大而可怕,绞住天帝圣剑,一齐长吟,清冽而铿锵,穿金裂石,地下祖根复活,无穷力量喷涌。

        “挡住了天帝剑!”

        人们吃惊的发现了这一事实,八十一条真龙不断被斩,一条又一条的消散,但终究是让黄金圣剑慢了下来。

        瞬息间,八十条大龙被杀了个干净,仅余一条截住金色的圣剑,但也虚淡了下来。

        “刷”

        天帝圣剑一沉,坠落而下,并没有斩向叶凡,而是发出更为绚烂的光芒,生成一片金色光幕,将王冲碎裂的身体裹住。

        此时,叶凡终于将掌心的乱古帝符压制,化成一枚温润晶莹的珍物,流动黄金光彩。而后,他竭尽所能,调动大地下的龙气围堵这把圣剑,更是想将那具碎裂的躯体磨灭。

        地脉跳动,一条赤金神龙冲了出来,赤气沸腾,天龙摆尾,鳞片烁赤霞,栩栩如生,跟一条真实的龙没有什么区别。

        围观的人莫不惊异,尤其是几名寻龙地师还有欧阳晔他们,更是心头震动,这是勾动秦岭大龙借来的力量,手段吓人。

        他们虽然都是奇人,但是刚进来不久,不可能寻到地下的龙脉走向,根本做不到这一切。

        赤金真龙如有生命,盘绕于天,截住了天帝圣剑的去路,透发出真龙之力,一震之下万物皆碎。

        可惜,人们见不到万山崩塌的景象,因为这里是仙土,永恒不灭,不然那种景象必会骇人心神!

        “砰”

        黄金圣剑抖动,光华被赤金真龙磨灭了少许,当中的碎裂肉身差点坠落出来。

        北帝分身无暇,此时他大战中皇到了白热化,虽然劈出了天帝剑,但毕竟只是神念入主,不能长久加持。

        “我弟弟如果死了,我会大开杀戒,将你身边的人一个一个都斩掉,我不管他们有什么来历!”

        王腾声音冷漠,远远的传来,龙凤和鸣,在其头顶上方盘绕飞舞,神圣而强大,他沐浴无穷神辉,如古帝转世。

        所有人都心中凛然,北帝说的到做的到,他这等强大人物堪比诸圣主,如此发誓,那是很可怕的。

        纵然是神朝的皇主被这样威胁都会心有忌惮,不然的话自己的子孙后人说不定会被斩杀一片。

        叶凡没有止步,道:“那我就先斩了你!”

        赤龙摆尾,跃入虚空,跟一条神脉一样,横贯苍空,绞杀了过去,天帝圣剑摇摇欲坠。

        “轰隆隆”

        不远处,那辆金色的古战车冲了过来,碾压虚空,摧灭时间的阻拦,瞬息而至,流动宇宙洪荒的气息。

        “砰”

        金色战车冲破阻挡,空中出现一口金色的洞穴,带着天帝圣剑无声的没了进去,消失不见。

        “乱古大帝的战车?!”一群人石化,身体冰凉,全都心惊肉跳,心底向上冒凉气。

        “不对,乱古大帝的战车怎么可能会这样弱,若是出现,足以镇死在场所有人!”

        “可是……这辆金色的战车真的太像了!”

        人们认出九转神符后,又见到这辆金色的古战车,自然会产生出这样的联想,全都有些头皮发麻。

        “王腾的际遇太可怕了,他难道得到了乱古大帝的一切不成?!”

        在场的人都心惊肉跳,在人族史上但凡有这种大气运者,莫不会成为天地间的主角,力压与统治一段古史。

        此时,王腾未脱离战场,与中皇依然在大战,两者都是人中龙凰,古来少有,人族大帝年少时也不过如此。

        他们无法分身,战况激烈,牵动了所有圣主的心神,老辈绝顶人物都在紧张关注。

        而就在这时,叶凡一步一步向前走去,无惧任何人,竟真的要对王腾出手,想在此斩掉他。

        所有人的目光都望了过来,姬家圣主、大夏皇主、西漠神僧、南岭妖主等都露出异色。

        瑶池圣女、摇光圣子、颜如玉、古华的皇子、中州第二美女月灵公主等,年轻一代所有人的目光都是一滞。

        前方那可是王腾,有天帝之姿,与中皇都战的难分难解,让各方教主都心中忌惮,化龙第八变的圣体却无惧,敢来挑战?!

        所有人都还记得,刚才王腾扬言要杀他的朋友时,叶凡说先来斩掉北帝,竟然真的上前了。

        这片地域蕴含千古大龙,叶凡观研了一个月,早已洞悉每一寸土地,可借龙力为己用,足以战诸圣主。

        “兄台,这是与我王腾的对决,你不要出手。”中皇开口,黑发披散肩头,一拳一式中正平和,有上古圣皇的气韵。

        “好!”叶凡只吐了这样一个字,就此止步,没有再前行,静等这一战的结果。

        王腾神色漠然,向这边看了一眼,道:“以我帝剑染圣血!”

        “你还未成帝呢!”吴中天等人冷笑。

        “我弟弟若是有恙,你们这些人都将被诛个干净,没有一个人能活下来。”王腾冷漠无比。

        “好大的口气,将我也包括在内吗?”一个声音传来,铿锵有力,如金钟在轰鸣。

        “咚”

        一条乌黑的大棍捅破天穹砸了下来,雄浑而有力,天地法则与之共鸣,所有教主都心惊肉跳。

        乌黑的大棍重若亿万钧,仙土都被压的崩裂了,若是在别处,无尽的山脉都要成为齑粉。

        “当”

        王腾手持天帝剑迎击,斩在黑色的大棍上,火星四射,如一片流星雨飞了出来,那些大能都快速躲避。

        没有人可以想象,这一棍有多么的可怕,乌光流动,几乎要压塌了天地,绝对要让诸圣主头疼。

        金色的圣剑与乌黑的大棍交击,王腾感受到了一种巨力,虎口都有些发麻,知道来了不世大敌,武道天眼睁开,金光射斗牛,让许多人无法正视。

        但是,另一边偏偏也射来两道刺目的金光,一对金睛如两轮神阳一样,有火焰在燃烧。

        这是谁,所有人都惊疑,敢插手到中皇与北帝间的战斗中来,可谓胆大包天!

        “砰”

        又是惊天动地的一击,乌黑的大铁棍差点将这片仙土打沉,力量太恐怖了,在场的大能皆失色。

        终于,王腾、中皇、神秘人分开了,暂时停了下来。

        场中多了一个浑身金毛的圣猿,火眼金睛,手中一条黑色的大铁棍,上捅天下抵地。

        猴子来了,李黑水等人长出了一口气,这可是一个让诸圣主都没辙的主,实力强悍的“一塌糊涂”。

        “轰!”

        不远处,那两只太古生灵终于冲破源天纹络,大吼着冲了过来,扑杀向叶凡,还不明这里的一切。

        “该死的小子,我要杀了你!”

        “替主人将你抽魂扒皮!”

        猴子见到这两个古生灵扑来,当时就恼了,未等叶凡出手,一只长满金毛的脚掌,高高抬起,用力踏了过去。

        他的法相神通更可怕,毛茸茸的大脚跟碾两只虫子一样,将两个无比强大的古生灵踩进了地里。

        “你们不嫌大丢人吗,你们这一族的脸让你们丢尽了,还认起了主人!?”猴子没要他们的命,因为那样不解气,一顿狂踩。

        他简直像是一个吞天神猿,跟山一样高,可怜两个强大的太古生物,被踩成了柿饼子,瘫在了那里,浑身颤抖,差点吓死。

        “你是……圣皇子?”

        “圣皇子……饶命啊!”

        猴子,那乃是太古的斗战老圣皇唯一的子嗣,他们这一族太稀少了,但凡见到,没有认不出来的。

        两个古生灵跟老鼠见了猫一样,不说战力的差距,单是种族族森严的等阶,可怕的威压,就让他们战战兢兢,吓的瘫软了。

        “丢人的东西,给我滚过来!”猴子脾气很烈,化成正常人大小,呵斥两个古生物。

        所有人都面面相觑,这猴子太强势了,恐怕也唯有他敢当着北帝的面这样训斥其奴仆。

        “圣皇子饶命啊,我们有苦衷。”两个古生灵体若筛糠,连滚带爬的跑了过来。

        “你们既然愿意给人当奴才,就别怪我要替你们的王清理门户,先过来给我兄弟叩首赔礼。”猴子一指叶凡。

        两个太古生物一百二十个不愿意,但是在猴子的神威下,却也不得不硬着头皮,跪在了那里赔罪。

        所有人都心惊,斗战圣猿跟叶凡关系如此莫逆,这让很多人眼皮直跳,这可不是好消息啊。

        猴子是谁?太古的圣皇子!

        诸多古生灵都不会忘记那个叱咤风云,天上地下无敌的老斗战圣皇,敢与天争,对其子也发自内心的惊惧。

        在场的人早已了解到一些隐情,毕竟东荒古族出世了,见到这一场面,都心中凛然。

        叶凡自己就敢与北帝动手,刚才都逼上前去了,而今强势的猴子又来了,所有人都露出异色。

        “该死地猴子!”

        “圣体怎么与猴子有这样的交情!”

        许多人都忍不住诅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