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六百三十六章 乱古帝符
  • 正文 第六百三十六章 乱古帝符

    作品:《遮天

        王冲嚣张不可一世,仿佛他才是北帝一样,蔑视李黑水、姜怀仁他们,言辞放肆,指点几人,动辄要生杀。

        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妖孽而已,却如此的飞扬跋扈,羞辱年轻一代圣子级人物,浑然未放在心上。

        此时一只金色大脚从天而降,一下子将他踩在了地上,震的大地烟尘冲天,表层裂开,形势逆转。

        王冲惨叫,他真的害怕了,丈许长的金色的大脚跟山一样沉重,他的胸骨都断了,喘不上气来,整个人都近乎变形。

        此时,叶凡神通一展,高足有十丈,如以黄金铸成,似一尊从天界飞来的战神,力拔山兮气盖世。

        叶凡脚掌碾动,跟踩一只虫子一样,王冲的浑身骨骼都在作响,要根根断裂,虽然在同一境界,但是谁的肉身能与圣体相比。

        相对而言,王冲跟一个玻璃人一样脆弱,根本不可能承受住,口中向外喷血,眼神怨毒,不发一言。

        “找死,放开他!”

        “你敢下死脚,今日死无全尸,魂归冥土,烙印上十八炼狱印记,饱受折磨!”

        旁边传来两声大喝,两个古生物一个高足有一丈,浑身密布金色鳞片,另一个高有两米,生有一对银色的神翅,全都狰狞凶猛,眼神如刀。

        不过他,他们却不敢妄动,叶凡一只脚下去,稍微一用力,王冲必将成为肉泥,骨头渣子都剩不下。

        “给我趴一边去!”叶凡根本不在乎,大声呵斥,脚下用力,小妖孽惨叫,大口咳血。

        “你……真是不知死活,主人在此,岂能容你撒野,你想死都难了,一会儿将你熬制成人油,去点天灯。”一个古生灵恫吓,威胁叶凡。

        “赶紧放开他,任你离去,不然你会后悔来到了这个世上,求死都不能。”另一个古生灵大声叫道。

        “咔嚓”

        回应给他们是只是用力一脚,王冲的骨头瞬间断了上百根,浑身痉挛,面带恐惧,脸色雪白。

        此刻,他只有一个头颅露在金色大脚的外面,其余部位都被踏在脚底下,生死悬于一发间。

        李黑水、姜怀仁、吴中天等人神清气爽,见到这个情景全都长出了一口恶气,刚才是在憋屈坏了,这个小妖孽嚣张的过头了。

        “叶凡,你敢对我下死手,我兄长不会放过你的,无论你有什么底牌,也逃不了一死!”王冲嘴硬,这么多人看着,他不想求饶,不然光他兄长的脸都丢不起,依然在叫嚣。

        “赶紧放他起来!”两个古生灵也大喝。

        姬紫月担忧,而今叶凡无论如何也不是王腾的对手,相差的境界实在太多了,在后小声提醒,道:“别冲动。”

        “此地不宜杀他……”柳寇几人也这样说道,北帝的战力有目共睹,此时与中皇对决,让各方教主都忌惮。

        “赶紧放我起来,不然你知道后果!”王冲叫道,他见几人这个样子,深知都心惧他兄长,放下心来,冷笑连连。

        “你让我放你?”叶凡笑了,大脚抬了起来。

        “算你识相。”王冲吐了一口血,就要爬起来。

        “砰”

        突然,金色的大脚又从天而降,这一次直接踩在了他的脸上,让他半截身子没入地下。

        “你……想怎样?!”王冲惊惧了,他感觉害怕了,传出神念,道:“你不要乱来。”

        叶凡稍微抬脚,小妖孽满脸恐惧,一嘴牙齿都被踩了出来,五官变形。

        “砰”

        叶凡又是一脚跺了下去,王冲顿时跟个柿饼子差不多了,身体破烂,被一脚踩坏了。

        “救命啊!”小妖孽再也顾不上其他,以神念大喊,无比惶恐。

        “当我不敢杀你,这种境地了还敢嚣张,今天我像踏蟑螂一样跺死你!”叶凡冷笑。

        “砰”

        他收去了法相神通,化成常人大小,又是一脚踩在了王冲的脸上,根本没有人模样了。

        所有人都吃惊,很明显叶凡要结束他的性命,这样下手,根本是不打算让小妖孽活了。

        “住手!”

        两古太古生灵向前冲,一金一银,吞吐神光,如两只凶兽一样扑了过来。

        远处,正在与中皇生死大战的王腾,也刷的望了过来,眸子中射出两道悚人的光束,慑人心魄。

        “给你们!”叶凡冷哼了一声,用力一脚踏了下去。

        “噗”

        鲜血四溅,金色的脚掌将王冲活活踏裂,而后成为一顿烂泥,飞溅了出去,他一身青衣不沾一点血珠。

        诸雄面面相觑,鸦雀无声,叶凡果真是胆大包天,当着所有人的面,将王腾的弟弟给踩死了。

        摇光圣子、姚曦、大夏皇子、瑶池圣女、姬皓月、颜如玉等故人皆在此,全都动容。

        中州、南岭、西漠等大域也有不少年轻人在此,也都心中剧震,当着王腾的面踩死他的弟弟,有几人敢这样做?

        纵然是老辈人物,一方霸主也都心惊,当今的北帝可与诸圣主争雄,是一个让所有人都忌惮的后起之秀,人中之龙,没有几人敢惹。

        然而,叶凡却这样做了,百无禁忌,一只脚踏死了王冲,毙掉了这个天赋骇人的小妖孽。

        “真是无所顾忌啊,连王腾的弟弟都给一脚跺死了!”

        “这可真需要勇气啊,还有哪几个人敢这样做?”

        “可惜了这个小妖孽,虽然心性不过关,但是修炼天赋却古今少有,还不足十二岁,就已是化龙第八变的强者,自古少见。”

        “东荒这个妖孽太胆大了,真是什么人都敢杀,估计圣人的弟弟来了,若这样对他,也会被斩。”

        在场的人,无论是老辈教主,还是五域妖孽,全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你……”

        “该死的,你竟然杀了主人的弟弟!”

        两个太古生灵疯狂了,向前扑杀,浑身跟燃烧起来了一样,鳞片铮铮作响,万剑齐发,一个细鳞片都是一把圣剑。

        叶凡面带冷笑,怡然无惧,没有其他动作,只是向前迈了一步,用力躲了一脚而已。

        “轰”

        突然,大地上一片青气沸腾,龙形气柱穿空,一条条撑天支柱出现,龙力如海,截断两个古生灵的前路。

        “秦岭千古大龙出来了!”

        中州的寻龙地师都变了颜色,发出惊呼声。东荒的欧阳晔等出自源术世家的人莫不变色。

        “不对,是秦岭千古大龙的一口精气!”

        但凡对山川地脉有研究的奇人异士都吃惊,这种手段很可怕,需要极其高超的异术才能勾动出真龙精气来。

        叶凡镇定自若,站在这里无惧众人,在此地观研一个多月,早已洞悉了一切,凭借源术他现在可与绝顶圣主一战。

        在这个地方,他立于不败之地,可借助秦岭千古大龙之力为己用,而今他已经引动了地脉祖根。

        “咦”

        叶凡惊讶,见到远处光芒一闪,王冲在痛苦的重组身体,又将显现出来了,在其眉心有一枚神符,流动异彩。

        “怪不得王腾没有过来,我还在奇怪,竟有这样一枚护命神符!”叶凡大步走去,又是一脚踏了过去。

        “嗡”

        那枚神符闪烁,轻轻一颤,带着王冲倒退出去百丈远,在其上有一道金色的力量流转,隐约间映出王腾的影子。

        “是王腾的那枚九转神符,万劫不朽,他可真疼爱王冲,传给了他保命。”暗中有一人惊呼。

        “什么,九转神符真的存在世间?!”众人全都震惊。

        所有人的目光都盯住了那枚神符,它不足一寸长,如真金铸成,流动神华,有一种古韵,布满了道纹。

        九转神符,为北原唯一的乱古大帝祭炼所成,它可替己身去死,有夺天地造化之妙,为护体的圣物。

        由此不难看出,王腾的际遇有多么的可怕,连乱古大帝的神符都得到了,多半早已得到了他的传承。

        “相传,九转神符不是被打裂了吗,怎么又出现世上了?”

        “虽然是残却的九转神符,但毕竟是人族大帝祭炼而成,依然有不死神效!”

        所有人眼睛都红了,王腾果然有大气运,得到了这种逆天神物,且浑不在意的送给了他的弟弟。

        “北帝该不会得到了乱古大帝的全部传承吧?”

        这位古帝,实力震古烁今,超级恐怖,没有人知道深浅,相传其可能另有根脚。

        叶凡心头一跳,一位远古大帝的炼化的神符,即便是碎片,也是无价的圣物,他以大地龙气隔断两个古生灵,杀了过去。

        在这一刻,很多人都羡慕他,别人忌惮北帝,不敢动手抢夺,他却肆无忌惮,要杀王冲夺符。

        “兄长救我!”小妖孽惊恐大叫。

        远处,王腾大战中皇,难分难解,四大圣灵环绕他,真龙跃九天,神凰鸣河山,白虎啸月,玄武拓海,他如紫薇大帝临尘。

        此时,他难以分心,中皇大开大合,每一招每一式都中正平和,有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

        但是,在这关键时刻,北帝还是战出了一剑,一道金色的圣剑飞出,透发着天帝神威,周围有龙凤缭绕,长达数百丈。

        “轰!”

        叶凡脚下源天纹络浮现,大地下龙气如火山喷发,一道接着一道,足足有八十一道天龙冲起,惊的所有人都倒退。

        “锵”

        叶凡脚踩行字诀,迫到王冲近前,一只大手探出,劈头盖顶。

        “砰”

        小妖孽又一次碎体,眉心的九转神符被夺下,叶凡一把抓到了手中,在其手心闪动莹润光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