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六百三十二章 无垠星空古路
  • 正文 第六百三十二章 无垠星空古路

    作品:《遮天

        石林很大,一块块山石奇形怪状,各不相同,有的如卧牛,有的似青虎,还有的像盘凰。

        前方,有一点水泽,原本是一个湖泊,却已近乎干涸,能是化仙池吗?叶凡不确定,似乎不太可能,仙池怎么能干呢。

        释迦牟尼的印记很清晰,面带慈悲,宝相庄严,很有大智圣贤的之姿,有一种被怜悯人的气韵。

        “说是世尊,又说不是,叛徒可能与他有关,还有说,他是佛的魔壳……”

        他想起了白衣小尼姑的话语,释迦牟尼在这个世界有很不一般的身份,个中原因复杂,至今不能明了。

        在地球上,若说佛教,必提是释迦牟尼,然而在这个世界却过于讽刺了,这个开创者成为了叛徒,甚至是一尊对立的魔。

        “我们姬家的一位长辈,在一千多年前见过释迦牟尼的十大弟子之一,当时那个佛子刚才海外归来。”姬紫月小声嘀咕。

        五大域之外,是无尽的汪洋,更有星罗棋布的岛屿,有人说茫茫汪洋中有神岛,隐有不世高手,甚至有从未闻名过的古帝坐化。

        更有人说,远比五大域还要广阔的大洋中,可能有仙岛,诞生有神灵。

        主要是海外太大了,广袤无边,比而今的五大域还要浩瀚,没有人可以渡海到尽头,人们对之充满了敬畏。

        “释迦牟尼的十大弟子之一,渡海归来……”叶凡心中一动,他想到了安妙依的话语,送给他那篇涅槃经要义时,不也是如此说的吗?

        “那个人的修为如何?”庞博问道。

        “深不可测,当时一位太上长老与之相对,根本看不透深浅,如面对渊海一样。”姬紫月道,这是她近来才知晓的事情。

        “堂堂释迦牟尼,在另一个世界被称作佛祖,在此地却是一个大叛徒,还真是一种讽刺。”庞博摇头。

        叶凡思索,想到了故土的佛教,虽传为释迦牟尼所创,但是此前就早有佛徒,与其说是其开创,不如说是其发扬。

        在一些古经中有记载,释迦牟尼游历时见佛徒损身修行,认为不是正法,此后便有了如来之法。

        叶凡渐渐有了一个大胆的联想,地球有一段湮灭的历史,先不提最为神秘的古中国,单论古印度,也有不凡的过去。

        若是佛教早存,先于释迦牟尼而诞,那么会不会有更早于如来的佛教圣贤,先一步借助古人留下的星门,来到了彼岸。

        若是如此,便可有太多的联想!许多迷雾,都将被揭开一角。

        刹那间,叶凡又联想到了“彼岸”,这在佛教中是一个非同一般的名词。

        “地球,真的失去了一段记载,湮灭了一段历史吗?也许这段历史极其漫长,并非几千年那么简单!”

        当然,还有另外一种可能,就是这个世界的人曾沿着星空古路去过地球,开创了佛教,后世释迦牟尼寻源到此。

        叶凡想到太多太多,星空古路,无尽遥远,绝非一两个古星的人所建,涉及到了诸多星域,古人的路通向哪里?

        “你们看,他留下的这些印记很有讲究,是一位微不可见的奇异文字组成的。”李黑水道。

        几人围上前来,皆暗暗吃惊,诸多小字很细密,运转神目也很难看清,太过微小了,组合在一起成为人形图。

        “是梵文!”庞博道,他与叶凡面面相觑,这是古印度的文字,根本不能认识一个。

        “难怪啊,他在圣崖留过印记,在此也有梵文,以文字记载,留给后来者。”叶凡若有所思。

        上一次太大意了,并未看透圣崖上的烙印,竟有诸多小字汇成,这当是给来自古印度的人看的。

        “他们料到,后世人会追随他们的脚步而来吗?指引方向,而今去了哪里。”

        叶凡与庞博蹲在那里,大眼瞪小眼,百爪挠心,这可是如来留下的文字啊,多半有星空之秘,但却都不能认识。

        “为什么是梵文!?”两人无语问苍天。

        在那遥远的过去,地球不止出了一个佛陀,最起码在同代中,还有一个具有大智慧的古人。

        两千五百年前,古中国百家争鸣,诸子纷纷出世,个个惊才绝艳,每一个人都名动古今,在历史的天空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

        不论其他,单说老子,就足以媲美佛陀,释迦牟尼为神明,有大神通,具有大智慧的老子毫无疑问也是这样亦人亦神的人。

        他们快速站起身来,迫不及待的来到另一幅烙印前,骑青牛的老者悠悠西去,很是无为与淡然。

        果然也是有小字刻成,组合在一起,才成为了这样的青牛驮圣图,也是为后人指路说明。

        这两个古人肯定不会乱留印记,他们多半知晓还有后来者,将自己所走过的路记述了下来。

        “快看都写了一些什么。”庞博催促,他一个字也不认识。

        叶凡虽然对古文有些研究,但是此时却也皱起了眉头,少数为钟鼎文,还有部分竟是甲骨文。

        不要说是他,就是对此精研的老学究,都不可能逐字读出来,在地球上这两种文字都没有尽数破解。

        “西出函谷关……”他只辨析出这样一句连续的话,此外还有些字与词,却是被隔断了,如“大帝”、“古路”、“域”、“仙”、“紫微古星”、“勾陈”等。

        “这老爷子也太牛叉了,西出函谷关,走着走着就进入星域中了。”庞博一阵无语。

        古籍中有记:“老子西游,关令尹喜望见有紫气浮关,而老子果乘青牛而过也。”

        老子在古中国最后一次现踪,就是函谷关,紫气东来,留下道德五千言,被尹喜记下,从此再也没有出现在世上。

        叶凡也是一阵感叹,在星空的另一端,他从未想过老子如何,只认为是一个有大智慧的古人。而今,却不得不承认,那是一个修行者,进入了星空,来到了彼岸。

        佛陀、老子几乎生在一个年代,都是两千五百年前的人物,这是巧合吗?

        “他们沿着古人留下的星门走向了星域……”叶凡自语。

        两千多年前,地球诸子纷纷出世,几乎处在同一时代,相差不是很多,这是巧合,还是有某种玄机?

        这个世界有佛教,却非释迦牟尼的佛教,尊阿弥陀佛还情有可原,地球也有这一说法。

        然而,这个世界也有道教,却非老子之道,很难溯本求源。

        “道教为谁所创?”叶凡忍不住问道。

        “太复杂了,道教的高人一个个如闲云野鹤一样,留有教义,传有秘术,却不似佛教那样为一个整体,很是松散,难以寻到源头。”姬皓月摇头道。

        关于道教,不要说这个世界,就是在星域的那一端,也很难说清起于何时。

        若提道教,不得不提黄老之学,若提黄老,不得不将时间再向前推移。

        老子是两千五百年前的人物,黄老中的“黄”却是四千多年前、近五千年前的人物。

        后世所命名的道教,事实上可以向上无限追溯,在慢慢历史长河中,很难寻到终点。

        老子没有在这个世界留下多少痕迹,他若沿着星空古路前行,究竟去了哪里?

        古人留下的星门,通向无尽遥远的未知所在,终点在哪里?叶凡不知,最起码他感觉这个世界不是尽头,前方还有古星。

        青铜巨棺中有一幅刻图,当时,他与庞博都曾经亲眼见到,那是一片璀璨的星空,地球、北斗只是当中的一隅,还有更广阔的前路。

        “两千五百年前,诸子横空出世,极度灿烂,那是一个非常辉煌的年代……”叶凡心中自语。

        既然,老子、佛陀几近神明,那么那些同期的惊才绝艳的人物怎能是凡俗?

        可惜,那像极了末代烟花,自此之后,神祇渐渐远去,纵有也是人为造就出的。

        “难道说,两千五百年前,地球上最后一批古贤做出决定,一起离开了故地,沿着星空古路前行……”

        在古中国,紫微古星,四象二十八星域等是一幅浩大的天图,古人所开辟的星空古路,是否要一一通过呢,终点在何方。

        远比老子更为久远的人,还有上古七十二王在泰山封禅,他们是否更早一步进入星域,早已去了星空的尽头?

        “上古之人,春秋皆度百岁,而动作不衰……”黄帝口中的上古,到底有多么久远?

        对于今人来说,黄帝为四五千年前的古人,已算是上古之皇,他在慨叹的上古,又是怎样一段时期?

        古中国到底湮灭了多少往事,很有可能有一部浩瀚的古史尘封在了岁月当中,何时才能够揭开?

        叶凡一阵思索,悠然神往,遐思无限,在这浩大的星域中,到底有多少颗有生命的古星?

        古中国所说的那些星宿,是否为一种启迪,代表了一种更为重要的意义?

        地球、荧惑、紫微……一颗又一颗古星,哪里是起源,哪里又是终点?

        这条古路到底有什么意义,它要连向何方,是怎样一个所在?

        九龙拉棺,是战死回归故里,还是在漫无目的的旅行?

        五色祭台,九龙横渡黑暗与冰冷的天宇,不知源头,不知前路,它在接送谁,有朝一日还会启航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