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六百二十九章 蔡家祖上
  • 正文 第六百二十九章 蔡家祖上

    作品:《遮天

        一个骑青牛的域外老者,还有释迦牟尼曾经去过化仙池,这则消息让叶凡心神一震,想到了很多。

        来自域外,来自星空的另一端,这些对他触动很大,叶凡一直想回到地球,回到家乡,而这两人可横渡星空,让他一直向往。

        “老哥你知道很多啊,能否详细说下。”他虚心求教,真的很难想象病老人是如何知道的,难道他见过那两人。

        叶凡不禁细细打量,这个老人头发稀疏,不过五十多岁,看起来病病恹恹,但真正是什么时期的人就很难说了。

        “我是在前人的一本手札中见到的,所知有限啊。”病老人道,不过他还是细说了一些,让叶凡有了近一步的了解。

        从青帝到蔡族开始说起,让人心中很难平静下来,因为当中涉及到了一些秘辛。

        化仙池来历神异,谁也说不清,从过去到现在也不知道都发生过什么,有仙珍沉入当中,让人惊憾,却不可得。

        太古前,也许发生过不世大战,还有可能诞生过神灵,无上帝兵都被打裂,落在化仙池中。

        无始大帝在池中寻到混沌石,炼化内蕴的仙物,成就了无始帝钟,钟声一响,万古皆动,威力绝伦!

        青帝,本为一株青莲,诞生于此,扎根绿铜块上,让其得到了很大的好处。不过,在其化形前,绿铜块丢失,离他而去。

        妖帝,惊才绝艳,最终并未凭借外物,而是靠自己在后荒古时代证道成帝,成为古今未来最强大的人之一。

        蔡族,亦有大机缘者进入过化仙池,三万年前有人以兵字秘取出一块绿铜,因修兵字秘而得到了莫大的好处。

        当听到这里,叶凡心中一动,这难道就是青帝灭掉蔡族的根本原因吗?一段历史疑案就此浮出水面。

        可是,病老人却摇了摇头,道:“古之大帝,皆有大气魄,不会因此而灭掉一族,另有原因。”

        叶凡不解,道:“还能有什么原因?”

        “一切都因蔡族的祖先而起……”

        蔡族,掌有兵字秘,这是道教的最高秘术,源自东荒。而事实上,有人做过调查,他们的祖上是从东荒横渡而来。

        “这个家族不祥,每过一两万年都会发生一些诡异之事,危害世人,故此青帝出手了。”

        “蔡族不祥?”叶凡听到这样的话语,越发的惊异,觉得当中一定有很多隐秘。

        “七万年前,他们的祖上晚年时,自东荒来到中州,直奔秦岭而来,要将自己埋在这片特殊的地方。”病老人慢慢道来。

        秦岭,方圆百万里,广袤无边,但是相对于浩瀚的中州来说,这仅是它西部地域的一隅之地。

        自古以来,秦岭就有无尽传说,地下多古陵,夜间常有老尸爬出古坟,吞吐月光,这是流传最广的。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自古至今,也不知道有多少皇主、神僧等葬在了此地,人们都早已习惯。

        相传,葬身于此,日后可能会修成尸解仙,也不知道是哪种古籍所记,被一些无上人物认同,才有了后世的举动。

        蔡族的祖上,晚年从东荒而来直奔秦岭,原本也没有什么,但是当其点龙穴后,为自己安排后事时惊动了很多人。

        在那些日子里,整片秦岭都日夜有仙哭,有龙气升天,景象骇人之极。

        不过,却也没有维持多久就消失了,又恢复了正常,人们知道蔡族的祖上必为一个奇人,可寻龙脉,可定仙葬穴。

        “这个族真的不祥啊……”病老人继续道。

        不久后,东荒蔡族的人举族搬迁了过来,他们的祖上还差最后一口气未咽,但却没有人敢靠近了。

        他明明没有了命元,但却很难死,时常出没秦岭,半夜而归,在那个时候该族见到了许多诡异的事物。

        而在那个时期,中州的一个大成王者来访,发生了一件让人惊悚的事情,他竟被蔡族的祖上活活的掐死了。

        “一个大成的王者,活了快四千岁了,世间无敌,却被一个生命干枯,修为不是很强大,只懂寻龙穴的人掐死,这简直如天方夜谭一样。”病老人摇头。

        叶凡也呆住了,他毛骨发凉,因为觉得似曾相识,这像极了一种传说啊!与他大有关联。

        “在其晚年,最后的时光里,所居之地整日昏天暗地,刮红色的旋风,诡异而可怕,有莫名的嘶吼声。”

        蔡族的祖上,只剩下了最后一口气,但却足足支撑了多半年,发生了各种渗人的怪事,连他们家族的弟子都被吓死了几个。

        最后,他所居之地,无人敢靠近,他终于在一个夜晚消失了,留下一封信,只写了几句话,他若不能尸解,子孙都有大祸。

        蔡族的人进入秦岭,寻了数十年,都没有发现他的葬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们只知老祖晚年太诡异了。

        “八千年后,在一个电闪雷鸣的雨夜,蔡族的老祖回来了……”病老人道。

        “什么,他怎么可以活那么久!?”叶凡很吃惊。

        “他早已死去了,黑色的暴雨中,人们惊鸿一瞥,见到了他,与家中的画像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是,他身上有红毛……”

        叶凡头皮有些发凉,越发觉得与他有关了,这就是那种传说啊。

        “他早已不是人,惊鸿一现,又消失在了秦岭深处,可是蔡族却一夜间死了半数人,幸存者也常发生诡异之事,经常失去神智,为祸秦岭一带。”

        此后,又过去一万年,再次发生类似的事,且更为可怖了,因为那时蔡族很强大了,祸乱自然会变大。

        平静下来后,他们请中州、西漠、南岭、东荒各地奇人来此,想弄明真相。

        当时,西漠的一位的金身罗汉亲来,曾断言,蔡族的祖上寻到了秦岭最大的龙穴,为仙葬地,除非其尸解,不然难以磨灭。

        中州的一位寻龙天师,当时悚然,言称蔡族祖上晚年发生了不祥,不得不如此做,想以秦岭仙穴对抗某种存在。

        “源天师晚年的不祥啊,竟这么可怕,逃到中州都不能幸免,连子孙都搭了进来。”叶凡脊背生寒。

        他也学了源天书,也曾感受到过那种诡异,将来多半也会有那样一天,到时候不知道如何化解呢。

        “没错,蔡族的祖上,就是东荒第三代源天师。他远离后,将源天书葬于东荒,两万年后被人所得,第四代源天师亲来中州,在秦岭只叹息了一声就离去了。”

        叶凡心中大动,这是一种宿命吗,源天师晚年为何会如此,那到底是什么存在找上了门来,远逃到中州都不行。

        东荒,共有五位源天师,晚年无一例外,全都发生了可怕的事情,第三代源天师逃到了中州,就是蔡族的祖上。

        第四代源天师费尽心力,算计数十年,逃进太初禁区,藏身物极必反之地,那里的地形与一条龙相连,为真龙拉棺穴,但最终还是没有逃过厄难。

        第五位源天师,张家的初祖,晚年在一夜鬼哭神嚎声中消失了,将一个幼童吓傻,疑似进入无始大帝葬身之所————紫山。

        “不成尸解仙,难以磨灭。每隔一两万年,蔡族都会发生不祥,无论逃到哪里都不行……”

        此中情况复杂,一万年前,有人又见到了一个红毛人形生物走出秦岭,当时百万里秦岭也不知道死了多少生灵。

        “蔡族祖上,死去六万年,尸体还没有毁掉,再一次出现了?!”叶凡惊讶。

        “是啊,而且在一个深夜,在自己家族中惊鸿一现,这个古世家比以前也不知强大了多少倍,但依然无法抵御不祥……”

        “一万年蔡族被灭,原因复杂……”

        青帝,曾进入秦岭,寻找那个人形红毛生物,但却未能发现踪迹,不然会一并抹除去。

        “这样说来,他还在世上……”叶凡悚然。

        “一日不尸解,一日不解脱,秦岭多古陵,古人的话不无道理,这片地域很神异。”

        叶凡动容,源天师死后都不得安生,那到底是什么存在,连大帝都要出手来除掉。

        病老人道:“世上无仙,想成为尸解仙几乎不可能,不过他也不见得能长存下去,想来万年前被斩的差不多了。”

        “怎么回事?”

        一万年前,青帝临死前做了很多震动古今的大事,深入神墟夺荒塔,远走中州寻绿铜。

        最终,他坐化前更是一个指头抹杀了蔡族,更以妖帝无量神通,发出一斩,打向秦岭。

        青帝不知人形红毛生物在何方,只是催动出一道妖帝杀念而去,即便他坐化了,此念若不斩中敌人也不会磨灭。

        “他在哪里发出的杀念?”叶凡惊问。

        “坐于东荒,一念间天下动!”病老人道。

        “什么?!”叶凡惊到发怔,这未免不可思议,青帝到底强大到了何等程度!

        “青帝,深不可测,能在后荒古时代,唯一证道成帝,自然惊艳万古,他的强大不可度量。”病老人道。

        古之大帝与道相合,与世界脉动一致,实在太强大了,常人无法理解,纵然死去,也需要上万载才能道消而尽。

        同时,他很惊异,病老人到底什么来历,为何知道这么多秘辛,连几大神朝都不见得明晓这些。

        “死胖子段德!”突然,叶凡惊讶,他见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在前方的山脉中出没。

        “不久后恐怕会来更多的人,化仙池、秦岭龙穴,这两个地方都有不可想象的天缘。”病老人道。

        叶凡没有想到,龙穴中的人形红毛生物亦有无量价值,很有可能蕴有一枚不死神丹!

        “奇士府的人也来了……”

        不久后,一些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包括摇光圣子、瑶池圣女等,两年多未见,这些人都有了长足的进步。

        “王腾都来了!”他眸光闪动。

        一辆金色的古战车,光华冲霄,王腾立于上方,如天帝一样横空而过,龙凤和鸣,白虎跃天,玄龟拓海,极其绚烂。

        病老人道:“不久前,有人见到秦岭中的一些老尸发生了异动,推测龙穴中的存在该出现了,每当龙穴异动,化仙池必然会一现。”

        这是一次天缘,引动中州风云,可以料想,近期秦岭必会出现各路强者。

        “九黎神朝准备最充足,那位月灵公主早已来了两年多了,不光为九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