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六百一十三章 六字真言VS九秘
  • 正文 第六百一十三章 六字真言VS九秘

    作品:《遮天

        叶凡下重手连毙圣子级人物,更是箭杀阴阳圣女,令其穿透额骨而亡,其他人皆心中生惧,没有人不怕死亡,口中服软。

        什么面子、尊严也比不上大好的生命,只要能活下去放低姿态忏悔又何妨,他们还想见日出日落,不想从世间除名。

        “你们都闪到一边去!”叶凡扫了他们一眼,盯住了燕云乱还有那名头陀。

        “姓叶的,别以为你天下无敌了,佛爷我一直想超度你呢!”苦头陀向前逼来,脸上的刀疤跳动,看起来很狰狞。

        “超度我,还是我让你四大皆空吧!”叶凡一跃而起,如一条龙一样冲了过去,手捏真龙印,打了下来。

        头陀大喝,口中念出一段古经,身体放出无量光,如一尊金刚一样,丈六金身,手持钵盂向前打来。

        “当”

        紫金钵盂剧震,如黄钟大吕在轰鸣,万道声波汹涌,大地如汪洋一样,土石起伏,形如海啸,卷上高天。

        “这个头陀什么来头,挡住了圣体一击?!”远空有人吃惊。

        “我乃金刚不坏之身,看你如何伤我。”苦头陀大喝,手中的钵盂绽放紫芒,气息更盛了,向前打来。

        “别说你一个长毛的和尚,就是来一尊罗汉,我也能打碎。”叶凡天灵盖中冲出一道粗壮的血气,穿透云层。

        他浑身发光,如九转金身一样,神芒炽盛,每一寸血肉都蕴有毁灭性的力量,伸臂,展腿,要将虚空压塌。

        “当”

        叶凡大开大合,举手抬足,力可拔山,打的紫金钵盂哀鸣,佛教法宝有些承受不住了。

        “阿弥陀佛……”头陀大吼,丈六金身摇动,他状若一头狮子,发出山崩海啸一样的声音。

        无畏狮子印!

        他化成了一头神狮,一声大吼,地平线上的山峦都在抖动,深奥法印拍出,与叶凡的龙印剧撞不已。

        “噗”

        头陀大口咳血,身子倒飞了出去,佛教金刚不坏之身也挡不住叶凡的肉身攻杀,根本不够看。

        可是,远处的众人却很吃惊,当世还有几人敢与叶凡肉身争锋,这个头陀勇气可嘉,金刚身让人生惧。

        “这个头陀恐怕大有来头,多半是从一座神庙中走出来的,不然难以修成这种肉身。”

        “西漠,古庙林立,佛教有很多支脉,当中有些古庙深不可测,他多半是这样的古老庙宇的传人。”

        到了现在,人们已经不在谈论圣体肉身多么强大了,而是比较谁能在他其肉身下支撑更久。

        “叶凡,第一次你以万殇弓伤我,第二次我败在你的天劫下,今天让我看一看你的真本领。”燕云乱大喝。

        他张口吐出一道虹,在他的手心化成一把五色羽扇,上面有鹏羽凤翎,闪动五种光彩。

        “轰!”

        燕云乱用力一扇,五色羽扇中冲出一片红光,当场将方圆数里都淹没了,直接出现一片深渊,无尽的大火燃烧。

        远处,众人惊悚,这是什么宝扇?一扇之下,将大地烧出一片大裂谷来,岩浆涌动,景象骇人。

        强大如叶凡也感觉一阵炽热,方圆一里的大地沉陷,被烧塌,一片焦灼,换作其他化龙秘境的修士,肯定成为飞灰了。

        “轰”

        燕云乱又一次扇来,五色羽扇中冲出一道青光,瞬息间山崩海啸,方圆数里内飞沙走石,大地被削下去上百丈。

        且,虚空被撕开一道又一道的大口子,黑洞洞,到处都是风暴,狂风如海。

        叶凡倒飞出去十几里远,浑身衣衫破烂,身上挨了很多风刀,与他的肉身相触,铿锵声不绝于耳。

        这把扇子是一宗秘宝,所有人都这样想到,如果不是圣体的话,其他化龙四变的人早已被切碎了。

        “妖孽级人物的法宝,果然都是奇珍,圣主级人物都要动心!”

        “轰!”

        燕云乱第三次挥动宝扇,一条漆黑如墨的河流冲出,奔涌向叶凡,阴气慑人,溶化万物。

        “太阴真水!”

        众人吃惊,燕云乱第三扇扫出太阴真力,大河滔滔,黑水漫天,腐蚀天地万灵。

        “你还没完了!”叶凡一声大喝,脚下金色神海浩瀚,身畔一株青莲相伴,与其他一起向前冲去。

        “圣体异象!”

        所有人都睁大了眼睛,圣体异象最为神秘,可克其他人的奇异天象,古来莫测,没有人不想看个究竟。

        太阴真水被金色的神海阻挡,叶凡如一尊战神一样一冲十几里,回到了战场中,轮动拳头就砸。

        “轰!”

        燕云乱第四次挥动宝扇,虚空中生机勃勃,无尽古木浮现,还有各种藤蔓,化成一条条大龙缠绕而来。

        四面八方,所有精气一下子都被抽干了,天地间一阵暗淡,草木之气浓郁,形成一幅幅道图,炼化叶凡。

        “哗啦”

        叶凡身畔,那株青莲轻轻一摇,所有草木全枯萎,无穷精气皆被抽来,融入莲中。他的异象一出,诸法不沾身,将各种攻击都给化解了,叶凡以金色拳头打穿天地,轰杀燕云乱。

        “啪嚓!”

        一面古盾破裂,十几口飞剑寸寸折断,一片法宝在他的金色拳头前都成为了齑粉。

        “噗”

        燕云乱张嘴吐出一口鲜血,横飞出去数里才稳定住身形,若不是以五色宝扇挡了一下,刚才多半被打裂了。

        “这就是你想要的光明正大的一战吗,不过如此。”叶凡大声道。

        燕云乱脸上发烧,近来一败再败,这让一个自小笼罩光环长大的天才无法接受,对于他来说是一种耻辱。

        “铿”

        清辉闪动,他的身前出现一件青铜战衣,锵锵而作,自动着在了他的身上,另一把青铜战戈持在手中。

        “哧”

        五色宝扇化成一团光,烙印在了戈刃上,青铜戈越发的可怖,如一把地狱流传出来的魔兵。

        “绝顶圣主才祭炼出来的兵器!”很多人惊呼。

        “你的兵器不错,我承你的情接下了。”叶凡道。

        “杀!”

        燕云乱大喝,如一尊青铜圣灵一样,挥动天戈,向前杀来,铜戈粉碎大帝,割裂天穹,冲出成百上千丈长的青芒。

        “锵”、“锵”……叶凡以金色的掌指对碰战戈,两者间火花四溅,这把青铜战兵极为可怕,拥有不朽的锋锐,很难打碎。

        且,在其挥动间,呜呜声不绝于耳,化出一道又一道的法则之力,要炼化叶凡,让其感受到了一种压力。

        不过,他的肉身当世罕见,并不能被锋刃所伤,且每次震指,都会传透出去一股巨力,打的燕云乱虎口崩裂。

        慢慢的,叶凡力压青铜戈,尽管上面的法阵神秘莫测,但却难以伤他,被其金色肉身快彻底封住了。

        法则之力被阻,锋锐亦难伤圣体,燕云乱处在了危局中,即将有性命之忧,青铜天戈几次差点被夺走。

        “阿弥陀佛!”头陀也再次杀了上来。

        紫金钵盂沉落,如一座紫金大山,砸向叶凡的头颅,涌动着无尽佛光,此外还有一只大鹏飞出,抓向叶凡。

        “给我开!”叶凡一声轻喝。

        翻天印打出,将那只鹏王击碎,同时打的紫金钵盂飞向天际,差点消失在云朵间。

        燕云乱这个妖孽,还有苦头陀这样的神秘强者联手都不敌圣体,人们无奈的发出一声叹息,叶凡的崛起已势不可挡。

        妖孽人物,可跨数个境界大战,燕云乱新进突破,已可战圣地太上长老级人物,但是此时却被压制了。

        而头陀似更胜一筹,但依然无用,无法压制叶凡,反被他逼入死局。

        “啪”

        一百二十招后,叶凡施出虚空大手印,隔着青铜战衣震了燕云乱一掌,让其连咳鲜血。

        “当”

        第一百四十招时,叶凡一记翻天印,打在紫金钵盂上,把苦头陀震飞出去数百丈远,一条臂骨都折断了。

        “这就是东荒的妖孽啊!”人们只能这样惊叹了。

        三人大战,越发激烈,旁边那几个慑于叶凡威势,一直未出手的人相互看了一眼,冲向四方,要趁乱遁去。

        “我看你们谁敢走!”叶凡一声大喝,这几人身体一颤,但却毫不停留,冲向远方。

        “砰”

        “砰”

        叶凡打出人王印、翻天印,天穹抖动,燕云乱与俺头陀一齐被震飞,嘴角出现一缕缕血迹,全都咬牙。

        他又一次将万殇弓取了出来,神色冷漠,连续开弓,战力提升到八禁领域,整个人如一尊永恒的神明一样,照耀天宇。

        弓弦连动,几支箭羽先后飞出,划破长空十几里,全都射中目标,不同方位皆有血花绽放。

        几位圣子级人物皆被射杀,躯体裂成几块,坠落向大地上。

        “佛爷我亲手捏断了那个黑小子的四肢,踩碎了他的胸骨,你能奈我何,有本事将我也毙掉。”头陀寒声道。

        叶凡神色一冷,道:“现在就让你四大皆空!”

        他一步一幻灭,如一条云中的龙一样,逼到了头陀与燕云乱的近前,结印向前打去。

        “唵!”

        突然,苦头陀一声大吼,在他背后浮现出一尊佛来,口中亦在发出相同的本源佛音。

        这一切太突兀了,这片天地似被毁灭了,有一种开天辟地的气息迸发,贯冲入叶凡的天灵盖内。

        万物生灭,一方小世界在演化,什么都不复存在了,只有一尊古佛,发出“唵”字音。

        旁边,燕云乱大口咳血,眉心裂出一道血痕,身体剧震,若无青铜战衣,多半会碎裂开来。

        不远处,唯一没有逃走的那个人,在这一神秘古音下,瞬息成为尘埃,不复存在。

        “哐当叶凡短暂失神,紫金钵盂光芒大盛,吞吐天地,将其收了进去,封在里面。

        远空,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心中震动,这是何种古天音?让一个化龙第三变的人刹那成为齑粉,让燕云乱这样的妖孽身体龟裂……“阿弥陀佛,我说超度你就超度你!”苦头陀冷笑道。

        燕云乱额骨裂纹复原,心中难以平静,问道:“大师,这是什么古天音?”若是没有青铜战衣守护,他方才也危险了,行体多半会被磨灭一部分。

        “这是我佛教至高无上的六字真言,只要法力足够强,可伏世间一切强者。”头陀道。

        远处,众人惊呼,佛教六字真言,唵、嘛、呢、叭、咪、吽,为至高无上的圣术,可降服诸天神祇。

        西漠,庙宇很多,但唯有几个最古老的圣庙,才各掌有一字真言,难以齐聚,且有的已经永久失传了。

        “这个头陀绝对有大来历,唯有那几座本源古庙,才各掌握有一种真言。”

        远空,众人莫不变色。

        传说中的六字古音,有开天辟地之伟力,奥妙无穷,至高无上,蕴藏了宇宙中的大能力、大智慧、大慈悲。

        “唵……”

        头陀口诵天音,不断加持紫金钵盂,要以此种真言化掉叶凡,让其形神俱灭。

        佛光万重,将这片虚空淹埋,他盘坐在此,以佛教至高圣术化叶凡之形,熔炼其魂。

        “当”、“当”……突然,紫金钵盂剧震,声震长空,出现一道道裂痕,即将瓦解。

        这是绝顶圣主级神僧祭炼的佛宝,却承受不住可怕的力道,要被生生打碎了。

        “砰!”

        最后一声剧震,钵盂四分五裂,叶凡浑身绽放金光,生生打了出来,他在演化斗战圣诀。

        “唵!”头陀吼出,以此本源真言镇压叶凡。

        “你有佛家六字真言,我有道教至高九秘,看一看孰弱孰强!”叶凡大喝。

        人们都呆住了,虽然很多人都早已猜测出叶凡掌握有九秘中的一两种,但还是第一次听他自己承认。

        他演化斗字秘,双手划动,与宇宙齐鸣,身体化成一条龙形,将佛音绞碎,一冲而过。

        “噗”

        头陀被截为两段,鲜血喷出,极度不甘,道:“可惜,斗战胜佛闭关消失,唵字真言失传,我仅得到了一半而已。”

        远空,一片嘈杂,众人皆惊,西漠还有一尊佛,一位圣人存于世间!

        “噗”

        叶凡演化斗字诀,身体弯如一条真龙,化成太极图的阴阳分割线,一冲而过,右手挥动,将燕云乱的头颅割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