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五百九十七章 霸气
  • 正文 第五百九十七章 霸气

    作品:《遮天

        阴阳教的祖坟让人给挖了,被贼光顾,这个乐子可太大了,惊掉一地下巴,许多人嘴角抽搐。

        王阳战得到消息后,掀翻了桌子,一巴掌拍塌一片古殿,头发都倒竖了起来,鼻孔向外喷白烟。

        这是哪个贼干的?实在太损了,见过穷凶极恶的没见过这么缺德的,掘坟盗墓,祸害祖坟,这谁受的了。

        “肯定是那个胖子!”阴阳教主一下子想到了段德,想到了当日的种种。

        他差点抓狂,原以为那个段胖子只是满口乱语,胡说八道呢,没有想到这个家伙这么极品,真动手了。

        外界,一片哗然,不少人慕名而至,去阴阳教的陵园观看,气的该教许多名宿都差点杀人。

        “别发火,看一眼就走!”

        “滚!”

        “这么大一把年纪了,气大伤人,别动火啊。”

        “滚!”

        “这哥们可真是个能人啊,你们看那个盗洞,集纳大道神韵,气象非凡。”

        “滚!”

        ……阴阳教的古陵园前,每天都有人慕名而来,守陵的人都骂骂咧咧,不胜其烦,几乎得了狂躁症。

        许多人很不厚道,指指点点,尽说风凉话。

        “这是谁做的,多少有点过了,让阴阳教情何以堪,你去偷活人的东西也行啊,盗人家祖宗的家当……”

        不少人都无言了,实在想不出这是哪尊神干的,行事风格让人晕菜。

        当然,更多的人在偷笑,这么一个极品,还真是缺德的有点可爱。

        三天后,又有消息传来,萧家的祖坟也被人扒了,让几位大能暴跳如雷,满世界追杀喜欢打洞的人。

        “还是人家阴阳教镇定,虽然被盗了,但也没这样沉不住气啊。”

        “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这贼太气人了,留字离去。”

        人们惊讶的了解到一个事实,那个贼在扒开的坟头前刻写了一行字:抠门,连个像样的陪葬品都没有,比阴阳教差远了。

        这句话一流传出来,不仅萧家人抓狂,连阴阳教也受不了,满世界追杀,想要将段胖子给揪出来。

        “绝对是那个死胖子!”

        一群牙疼、肺腾、胃疼的人,一边嘬牙花子一边诅咒,但却也没辙,找不到人,动不了手。

        说起来,他们对段胖子的恨,那真是“嗖嗖”的向上飙,简直快将他与叶凡并列了。

        你大爷的,没见过这么报复人的,这是一群牙根痒痒的人的心语,想活剥了他。

        的确,这一切都是段胖子做的,说到做到,一点都不带拖泥带水的。

        这就是他的性情,从来都不是一个吃亏的主。且,报仇不隔夜,没有君子报仇十年不晚那一说法。

        他连狠人的道场都光顾过,丢了九条命,将吞天魔盖都给挖出来了,还有什么古陵不敢盗呢?用段胖子自己的话说,进萧家祖坟如履平地,根本算不了什么。

        人们想到近来的一切,都觉得阴阳教倒了八辈子血霉,遇上两个极品,一个偷坟掘墓,对付老的,另一个更是发狠,扬言要杀他们的小的。

        “刨坟那主已经消停了,估计出完气了,东荒那个妖孽肯定不能善了啊。”

        “他胆大包天,与阴阳教对上了,不知会有怎样的风波呢。”

        叶凡与阴阳教的恩怨早已传到了中州,绝不可能善了,他杀过该教不少人,圣子与圣女也就罢了,连副教主都死在了万龙巢。

        这是不可调和的矛盾,不死不休,尤其是叶凡为圣体,阴阳教不可能让他成长起来,不然的话将来会压的他们喘不过气来。

        叶凡离开了仙府世界,曾以另一副面孔进入过庐城,见到萧家的人重新入主了。而后,他又去了荒庐,也见到不少可疑的人,很显然在等他出现。

        他并不惧怕,掌握有行字诀,天下皆可去,没有几人知晓他的速度到底有多快,这是他的一大底牌。

        荒庐,有一位大帝晚年在此隐居,多半就是太皇,叶凡已经得到了化龙篇的古经,对此不是多么在意了。

        他并未离去太远,在奇士府两千里外的一座绝崖上闭关,饿了吃松子,渴了和山泉,倒也很惬意。

        “玉块碎了……”叶凡摸了摸下巴,这是黑皇给他刻的阵纹,可隔绝天机。

        当初,人世间与地狱这两个远古杀手神朝围剿他,是因为他们有天机神算者,可推演其位置。

        不久前,他渡劫时,其中三枚玉块碎了,当时悟道入神,忘记收起,只来得及护住六块。

        叶凡琢磨,不知是否有人会因此而推算出他身在何方,若是有这样的高手,多半会有麻烦。

        “这些天来,我日日悟道,这样枯坐关已无用了,他们若找上门来,我就与他们大战,正好磨练!”

        一晃又过去了半个月,清风吹动,山崖上松涛阵阵,清泉叮咚,叶凡盘坐一株古松下,心神空灵。

        这些日子以来,他默默体悟太皇经,体会到了一种博大精深,淬炼人体大龙,有多天造化之妙。

        “难怪大夏的皇道龙气攻击力举世无双,跟化龙篇有莫大关联,这是很关键的一部分力量之源!”

        人体大龙复活,配合皇道龙气运转,将会有惊天地泣鬼神的杀伤力,叶凡认真揣摩,他虽然只有这一秘境的心法,并无那些攻击圣术,但是足够了。

        因为,他有斗战圣诀,这一秘可以不断演化下去,没有尽头,只要他能够悟,可以不断接近斗战本源。

        如今,太皇经化龙一卷到手,与其配合,可以说威势会更盛,攻击力会加大,因为都侧重攻伐!

        “人体大龙复活,九次涅槃,一跃望仙……”

        化龙这一秘境,很是不一般,叶凡每次入定,都会一动不动枯坐数日之久,时常会神游太虚外。

        是的,这一秘境非常奇妙,他的神念化成一尊金色的小人,驾驭人体大龙冲入苍冥,而后俯视大地,呼啸而过,见到了许多奇异的光与彩。

        “那是游荡在天地间的魂魄吗?”他的神识在天穹中驾驭大龙而行时,惊疑不定。

        “刷”

        突然,一声龙吟动天,大龙俯冲而下,没入他的脊背中,而后一尊金色的小人坐入他的眉心内,叶凡心生警兆,苏醒了过来,刷的睁开了眼睛。

        远山,无声无息的出现一道身影,负手而立,正在以强大的神念扫视整片山脉,蔓延过每一寸空间。

        “一位大能!”

        叶凡心中一惊,他见过此人,乃是阴阳教的一位绝顶人物,竟寻到了此地,发现了他的踪迹。

        “小孽畜,我看你往哪里走!”

        很快,这位法力吓人的大能就发现了他,大袖一挥,呼的一声兜了下来。

        叶凡横移千丈远,在山崖上留下一道残影,出现在另一座山巅上。

        “哗”

        大袖遮天,一下子将方才那座千丈山崖收入了袖子中,而相邻的几座山峰则崩塌。

        叶凡变色,大能的道法果然可怕,法力一出,滔天卷地,可以轻易镇压与炼化天地万物。

        “小辈,你还想走吗?”这位大能一步迈出,天地法则齐震,各种道纹交织,化成一条金光大道,铺展向叶凡那里,大道通天术!

        “刷”

        他如一道流光一样,瞬息而至,五指齐张,五条粗大的黑线射出,在虚空中演化,成为一座乌光闪烁的牢笼,落了下来。

        “这就是大能的道行,他肉身不及我,但是法力滔天,演化法则,却可将我炼化掉。”

        叶凡眸子中光芒幻灭,若非有行字诀,根本不能摆脱,他的步法如梦似幻,又横移出去数千丈远。

        “你是如何寻到我的?”

        “你真以为逃的了吗,今后天下再无你容身之地,我们请出了神算子的高足,无论你逃到哪里都可推演出来!”

        叶凡一怔,果然是因为黑皇给他的玉块碎了三枚的原因,无法隔断天机了,想到这里来他转身就走,不再耽搁。

        突然,又一只大手探来,比山岳还大,从荒脉中飞出,化成一座五行山,狠压而下。

        “又一位大能!”

        叶凡心头一跳,脚下步法繁复,如一颗流星一样从五行山下飞走,逃了出去。

        “萧家的人也来了!”

        两位大能,十几位太上长老级存在,从四面八方出现,围堵而来。

        “你们追杀我一次,我灭你们一处人马!”叶凡留下这样一句话,左冲右突,几次险遭不测,但最终还是消失在了青冥中。

        “他的步法……”

        两位大能杀机敛去,都露出一丝凝重之色。

        就在当日,消息传出,叶凡将萧家一处封地给挑了,将三位化龙第八变的高手一巴掌全部怕死。

        两个时辰后,他闯入阴阳教的一处古城中,将化龙第九变的城主给灭了,扬长而去。

        中州与东荒不同,各大教都是筑城蓄养龙气,成为修行净土,因此各大势力都掌握有古城,而非选什么灵山大川。

        “东荒的妖孽出手了,果然不一般啊!”

        “两位大能去追杀他,都未能捉住,他转身就灭了两个大势力几位高手。”

        在接下来的半个月里,阴阳教与萧家,两位大能、四位半步大能、还有八名太上长老不断追杀叶凡,共计五次。

        结果,都让他逃走了,并未能将其镇压,只有一次击伤了叶凡,让其吐出一口血来。

        而后,叶凡凌厉反击,将阴阳教的五座城池给拔了,打成一片焦土,五位化龙九重天的人毙命。

        同样,萧家的封地也有五处被夷为平地,寸草不生,什么都不复存在了。

        “咝!”

        消息一传出,很多人倒吸冷气,觉得叶凡真的成气候了,很有可能一直战到圣主去,走向大成之路!

        要知道,这可是一位圣体啊,荒古后唯一打破诅咒的人,若举世皆敌,一路大战下去,说不定真的会超圣主,跃神王,圣体大成。

        叶凡被大能追杀多次后,渐渐发觉,黑皇给他的玉块,剩下的六枚还有作用,对方并不能精准的寻到,每次都是以方圆两千里为范围搜索。

        “圣体他活不成了,有神算子的高足推演,我教大能出动,亲自追杀,他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阴阳教圣子,带领十八位年轻人走出奇士府,参与到了围剿叶凡的行动当中。

        这位圣子,自然是新选出来的,阴阳教为了脸面问题,硬是以龙髓将他的修为提升到了化龙第四变。

        要知道,圣子级别人物提升到这个境界相当恐怖了,因为他们可以跨几个小境界逆行伐上位者。

        阴阳圣子在奇士府中拉拢了一批人,都是一方的翘楚,得悉叶凡出现在奇士府附近,一起去围杀。

        有十八位年轻强者跟随,而这片地域还有阴阳教的大能出没,他自认为可以向撵狗一样追杀叶凡,一振声势。

        的确,不说那些大能,单论他与这十八名来自奇士府的年轻人杰,绝对就可以杀死任何一位同代人了。

        山脉荒凉,草木稀疏,野兽嘶吼,此地距离奇士府四千里,阴阳教与萧家的强者正在搜索。

        阴阳圣子与那十八位年轻人杰也赶到了,这些都是圣子级人物,各个实力非凡。

        远处,一座绝悬崖上,叶凡双目如电,看到他们的口形,得悉了一切,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刷”

        他一闪身,跃空而至,来到一座山峰上,挡住了这些人的去路。

        “叶凡,叶遮天!”有人大叫。

        “你们是来杀我的吗?”叶凡俯视下方,神色冷漠。

        “不错,就是杀你的,像撵狗一样追着你杀!”阴阳圣子大喝,他不相信,叶凡可以一个人大战十八位奇士府的翘楚。

        他相信,年轻一代十八位圣子级人杰联手,同代中没有一人可以挡的住,要知道当中可是有妖孽级存在呢。

        “你可真是找了不少的人手啊!”叶凡并未在意。

        “大家一起上,毙掉他,他身上有万物母气源根!”阴阳圣子眸子阴鸷,他相信只要杀死叶凡,他这个圣子位置就牢固了。

        “就凭你也想杀我!”叶凡眸光幻灭,他一步就踏了下来,一只大脚踩碎虚空。

        “轰”

        阴阳圣子冲天而起,张口吐出一片古宝,然而却发现一种大道气机锁定了他,别人还没有来得及相助,叶凡就到了近前。

        “砰!”

        叶凡一脚就踏了下来,无比的凝实,力透虚空,踏碎几件古宝,穿透而至,将阴阳圣子双臂震断。

        他从天而降,粉碎六件法宝,破灭一片法则,蹬在阴阳圣子的胸膛,一脚将他从天空中踏了下来,霸烈无比,踩在了地上。

        “噗”

        阴阳圣子咳血,几乎不敢相信这一切,一只大脚从天空中踏着他,一直踩到了地上,这是何等的霸气?但却不属于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