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五百七十二章 扒光
  • 正文 第五百七十二章 扒光

    作品:《遮天

        九神兵,皆为玉器,每一件都不过三寸长,温润晶莹,光华灿灿,为绝代王者遗留下来的神物,剔透无暇,非常的瑰美。

        “我已经得到了海神珠还有长命锁,别无所求。”雨蝶公主浅笑,主动退后,不参与这宗王者神兵的分配。

        “哗啦”

        东方野手中光华烁烁,又从段德的轮海中捞出一堆宝贝,让人瞠目结舌,紫金葫芦、白玉小塔、赤血神矛……应有尽有,流光溢彩。

        “这胖子到底有多少宝贝,好像取之不尽一样。”

        最终,他们将段德的轮海捞了个干净,不下四五十件宝贝,皆悬在虚空中,绽放瑞彩,美丽而灿烂。

        这么多的兵器,让人觉得如梦似幻,像是打开了一座宝库,应有尽有,且皆大有讲究,每一件都很有用处。

        就连最为不起眼的一个瓦盆,都被鉴定出是一件难得的珍品,若是栽种进去一株数万载药龄的宝药,能慢慢培育成一株药王。

        当然,这四五十件宝贝中,当属九神兵最为珍贵,早已超越圣主级兵器,每一把都通神,流动出梦幻光彩。

        毫无疑问,九神兵是段德轮海内的镇海之宝,每一件都无可比拟,碧玉刀、紫玉剑、赤玉矛、墨玉戟、白玉盾等皆是神物。

        毕竟,这是一代无敌的羽化王炼制而成,纵然过去一万五千年了,都没有磨灭,被段德滋养的更加晶莹了。

        “哧”

        叶凡拈起三寸长的紫玉剑,轻轻一划,无声无息,就冲出一道紫芒,将前方的的一座山崖一下子立劈为了两半。

        “真是可怕,多半可将圣主级兵器轻易斩断!”雨蝶公主如凝滞美玉一样的玉颜上写满了惊容。

        “太锋锐了,俺的肉身多半承受不住。”野蛮人咕哝,他的**强过大能,却不敢面对九神兵。

        “哧”

        叶凡夹住三寸长的赤玉矛,飞上半空,轻轻向前一点,矛锋前一道赤霞冲出,将前方的那座山峦瞬间洞穿,前后透亮。

        仅一击就穿透了一座高山,这是何等的神物?让人心神皆颤!雨蝶公主的美眸泛异彩,野蛮人也是眼神火热。

        “九神兵真不愧为传说中的神物,威力不可测,日后必将大放光彩!”

        “这是由罕世的皇玉打磨而成,让这组兵器可以不断成长下去,使用者修为足够的话,将来可将其祭炼成圣物。”

        几人皆惊叹,叶凡摩挲九件温润的玉器,它们跟最完美的艺术品一样,没有一点杀气,相反很剔透与美丽。

        最终,叶凡收走了九神兵,其他两人没有任何意见,毕竟这一次能有如此收获,主要归功于他。

        而后,他将那个瓦盆也收了起来,日后若是培育药王也许会有大用,在炼药师眼中,这是无价瑰宝。

        其余四五十件宝贝,叶凡一件也没有收,因为九神兵是段德轮海内的镇海之宝,价值比所有宝贝加起来都高。

        雨蝶公主也只收了几件珍物而已,她得到了海神珠以及长生锁,皆为不世奇珍,其他都送给了东方野。

        “放心,这个家伙身上肯定还有神物。”叶凡做出这样的推测。

        这一次他来搜寻,在段德的道宫中捞宝贝,果然始一动手,就飞出一道又一道神光,瑞彩缭绕,霞雾氤氲。

        “避水珠!”

        “还有一颗辟火珠!”

        他们皆惊讶,段胖子的收藏太丰厚了,这样的一颗珠子流落出去,会让人打破头颅争夺。

        “真不知道他是如何收到的,水火不侵的宝珠,世上罕有。”

        这两颗珠子,并未被祭炼成兵器,但却价值连城,举世罕见,是最为难得的炼器神材,可遇不可求。

        东方野捡起来看了看,不甚满意,又都扔在了地上,他盯住一盏铜灯,锈迹斑驳,一点微弱的火苗在跳动。

        “妖文!”叶凡惊讶,锈迹也难掩那三个古字,形似龙凰,刻在铜灯底座上,妖异而神秘。

        “看样子埋在地下有很多年头了,不过依然有可怕的气机透出,当是一件神物。”雨蝶公主接过去看了看。

        “天妖灯!”野蛮人竟认出了这三个古字,随口念了出来。

        “什么,这是天妖的遗物?”叶凡一惊,在东荒天妖体那可是妖族的王,就如同东荒人族的神王一样。

        “这盏灯可惜了,最起码被埋在地下三万年以上了,差点被岁月毁掉。”叶凡叹道。

        “而今从新温养,也许还能恢复过来,这是天妖遗物,不能以凡兵来论。”雨蝶公主摇头。

        “我喜欢这盏天妖灯。”东方野开口。最终,这盏铜灯落入了他的手中,珍而又重的收了起来。

        段德的道宫内也有几十件兵器,天妖灯为道宫内的镇宫之宝,是绝代王者级的神物,将来多半可以复苏过来。

        其余几十件宝贝,叶凡与雨蝶公主给分了,每一件都值得珍藏。

        可以想象,段德的身家多么的丰厚,每一个秘境都有一宗王者神兵,当作镇山之宝。

        而后,他们继续搜寻,再无所获,段胖子身上没有宝贝了,但雨蝶还有东方野却已经很满足了。

        “不对,肯定还有!”叶凡并未见到不死妙树,还有那个破碗,他断定还有更为珍贵的一处神藏。

        三人同时盯住了段德的眉心,多半还有神物藏纳在内,不过若是触动这里,极容易将他惊醒过来。

        “没事,再加九重封印,他肯定醒不过来!”

        而后,叶凡亲自动手,探出一缕神念,进入其眉心,寻觅神物,始一进来,他就惊悚,感受到了一种恐怖的压力。

        “是那个破碗!”

        他相当的震撼,一只破碗在沉浮,吞吐宇宙星辰,内部无比深邃,似一片星域,无上威压透发而出,让人忍不住要跪拜下去。

        按照黑皇的推测,这只破碗被封印了,但依然有这样让人心悸的波动,很难想象这是怎样的一宗兵器。

        “难道真的是残缺的、被封印了的大帝圣兵不成?”叶凡心中生出这样的念头。

        在破碗的旁边,有一株玉树,上面生有七片不同的叶子,这让他心中顿时激动起来,这当是那株不死妙树。

        在破碗的另一侧,还有一个宝盆,在里面有不少宝贝,五光十色,其中有一把剑格外醒目,上刻冥王二字,还有一条虬龙状的古鞭,亦很不凡。

        “绝代王者级神兵!”

        叶凡吃惊,那个宝盆中最起码有两三件不差于九神兵与天妖灯的兵器,这死胖子果然是一座活着的宝藏。

        时间不长,叶凡退了出来,手中出现一条半尺多长的嫩枝,流动七彩光华,七叶颜色各不相同,正是不死妙树。

        “里面有个破碗,还有一个聚宝盆,但是都弄不出来!”

        “让我来试试。”东方野凝神,眉心射出一道神虹,没入了胖子体内,开始搜寻。然而,时间不长,他就退了出来,身体剧震,连连后退了几步。

        “那个破碗内……另有乾坤,封印有惊世仙珍,我怀疑……”野蛮人说不下去了,怀疑最差也是一件远古圣人的兵器,若在再强一些那就太吓人了!

        雨蝶公主也进去探寻,结果同样被震了出来,充满震撼,脸色苍白,道:“那个破碗……太吓人了。”

        他们三个分析后,认为有绝代高手相助过胖子,将这个破碗封印,藏在他的眉心中,几乎不可撼动。

        “段胖子自己能挥动,不过他能使出一成力量来就不错了。”

        “这样说来,他身后岂不是有一个无比恐怖的靠山?”

        “不行,这只碗一定要弄出来!”

        “这破碗多半与他心神相连,弄出来的话也不好炼化啊。”

        “先别管那么多,先弄出来再说!”

        他们锲而不舍,百般努力,终于撼动了破碗,同时将与它几乎连在一起的宝盆也一起拉了出来。

        这只碗绝对被封了,而且不少于数十重封印!

        三人都惊憾,数十重封印都不能掩盖其气机,让他们难以承受,仿佛在面对一个正在沉睡的太古王。

        “这破碗内的东西,我们使唤不动!”

        他们无奈的发现了这个事实,先将它扔在了一遍,开始捣腾这个五彩玉盆,内有神光流动,雾气氤氲。

        “聚宝盆有很多,但都是仿品,这该不会是那件正品吧?”雨蝶公主严重怀疑这种可能。

        “打不开这个宝盆。”东方野皱眉,任他百般尝试,都不能开启玉盆,也有封印,且无比坚固。

        不过,却可清晰的见到里面的兵器,各个不凡,无比神妙,肯定是死胖子的珍藏,还没有来得及炼化。

        “段胖子到底盗了多少皇主墓与神王陵,身价比圣主都丰厚无数倍,真正的一座仙府亦不过如此。”叶凡叹道。

        而后,他笑了起来,这一次是彻底将段德给洗劫了个干净,连根毛都没给他剩下。

        “先离开这里再说,我们慢慢想办法。”叶凡当先抄起了不死妙树,段德都将其放在眉心内,可见对它的重视。

        叶凡、雨蝶、东方野起身,带着破碗还有聚宝盆飞走,瞬间没入了无尽山脉中,而后找个古洞隐藏了起来。

        “这里已经被我布下了阵纹,那死胖子绝对发现不了,你们先躲在此地,我出去看一看。”叶凡所布下的阵纹,自然是黑皇当给他的那些玉块。

        “你该不会是恶趣味,想去看那个胖子抓狂吧?”雨蝶浅笑道,秀发乌黑,眼眸空灵,睫毛密而长,红唇贝齿,仙肌神骨,美的让人心旌摇曳。

        叶凡干咳,他确实恶趣味了,想去看看段德醒来后的样子,是否会七窍冒烟呢。

        “走,我跟你一起去看一看。”野蛮人也兴致勃勃,拎着大棒子一起走了出来。

        他们两人以秘法隐去气机,躲在数里外的山峰上,遥遥的眺望,足足等了好长一会儿,段德才苏醒过来。

        “这胖子可真厉害,封印了他全身,如果是其他高手,数天也醒不过来。”东方野惊异。

        段胖子显然还有些迷糊,摇摇晃晃站了起来,而后猛的怔住了,他发现浑身上下只剩了一个裤头。

        “叫吧,大声的叫吧!”野蛮人很不厚道,发出这样的期待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