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五百六十二章 郡主侍女
  • 正文 第五百六十二章 郡主侍女

    作品:《遮天

        叶凡左手环住他的小蛮腰,右手抵在她晶莹洁白的美丽颈项上,吞吐光华,只要轻轻一斩,一颗完美的头颅就会落下。

        在这一刻,叶落飘零的声音都可听闻,天地间非常的宁静,所有人都盯着他们,气氛很紧张。

        齐郡主方才展现出了无双圣术,惊艳于世,超凡脱俗,有几人敢说与她撄锋?可是却败了,而且很彻底,被人擒在手中。

        “你……”

        齐郡主脸色绯红,气的仙躯在微微颤抖,但却说不出来了。三千小世界一出,谁与争雄,她在南岭所向披靡,却败在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领主手里,又恼又气。

        “你败了,认赌服输吗?”叶凡擒下她,两人相距这么近,芬芳可闻,秀发飘起,都可触到他的鼻端,痒痒的。

        齐郡主可以称之为祸水,自然是柔骨玉肌,艳丽绝世,头上的玉簪,流苏长坠,珠玉缠金,流光漾彩,一颦一笑就可以祸乱天下。

        这具玉体因气恼而在抖动,象牙一样的肌肤在闪烁光泽,体香袭人,如兰似麝,她想挣扎,但却怕美丽的头颅落地。

        “你最好不要乱动,不然我怕不小心伤了你!”叶凡话语平淡,但却有一种威慑力,让她静止了下来。

        “你想怎样?”齐郡主问道。

        “认赌服输,我们此前早有约定。”叶凡笑了起来。

        “哗”

        远处,观战的人全都哗然,这个小领主胆子可真大,真想要齐郡主当灵兽不成?不说辣椒军团,单是南岭的其他人也不答应,此女在南岭很有人脉。

        “按照约定,我好像并没有答应过什么吧?我只说你输了当我的龙马,可我并没有答应后半面的条件。”齐祸水耍赖,却也有一点道理。

        “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既然你认可了约定,不管你说没说后一条,都是等同效果。”叶凡微笑,一根手指在雪白的颈项上划过,光华闪烁。

        “你别乱动。”齐祸水气恼,生平第一次被人挟持,与一个男子站的这样近,她黛眉倒竖,很想咬人。

        “你不要乱来,赶紧放开郡主!”远处,齐祸水的仆人都傻眼了,主子被拿下,让他们心中不安,却没有办法。

        “你们真是聒噪。”叶凡扫了他们一样,并不在乎。

        “你想怎样才能放开齐郡主?”奇士府中一名男子走出,看起来很有威势。

        “得饶人处且饶人,胜负已分,还是放开郡主吧。”另一人上前开口。

        “方才我如果输了,现在是什么结果?”叶凡笑道。

        “这个……”所有人都说不出话来了,按照齐辣椒的性格,肯定是要让他去当龙马,不可能放过。

        “这不就得了,认赌服输呗,从今天开始她就是我的人了。”叶凡一句话说出,引起一片轰动。

        这个小领主胆子太大了,连齐祸水这样的人敢收走,就不怕引来大祸吗?这可不是一般的郡主,是南岭的明珠,来头大的吓人。

        “你……放开我。我可没有对你承诺什么,并没有说输了会怎样!”齐祸水狡辩,根本就不认账。

        “你耍赖也没用。”叶凡不理会,封住了她的身体,带着她就向庐城飞去。

        后方,一百多人都傻眼,这次是为观战而来,都以为这个小领主要吃大亏,没有想到就这样将齐祸水给擒住了,而且大模大样的给绑走了。

        “站住!”

        “放下郡主!”

        许多人上前拦阻叶凡,如果这样让他带走南岭明珠,这些护花使者还不如一头撞死,每一个人都在冷笑。

        “怎么你们也想与我赌斗吗?”叶凡瞟了他们一眼,一只手在那如天鹅一样美丽的颈项上划动,一旦落下,就是尸首分离。

        “不要乱来,我们给予你足够的赔偿,只要你能够放开郡主。”其中一人大喊。

        “行,没问题,去给我准备几十罐龙髓来,来庐城赎人。”叶凡说完,如一道清光一样冲了出去。

        “你……站住!”

        一群人在后追,怎么可能这样放过他呢,真怕他胡来,齐郡主名气太大了,有惊艳天下的姿容,让这个极品领主掳走,实在让人不放心。

        “城主你回来了……”庐城中那些兵丁惊惧,后方那么多人在追领主,全都御空而来,让他们发毛。

        “去,将大铁锅架起来烧水!”叶凡回来后第一件事就吩咐了这样一条命令。

        “叶遮天……你想做什么?”齐祸水吓了一跳。

        “杀灵兽吃肉啊。”叶凡满不在乎的回应道。

        “我跟你拼了!”齐郡主气恼,但可惜不能动弹一下。

        “姓叶的你可不要乱来,我送你一头真正的灵兽,赶紧放开郡主!”后方,一人口不择言,大声喊道。

        “你的意思是,齐郡主与一头灵兽等价?”叶凡问道。

        “我不是那个意思,你想吃灵兽的话,我送一头好了,你可千万不能乱来啊。”

        “哪有齐祸水这样细皮嫩肉的好吃。”叶凡笑道。

        “你才是祸水呢!”齐郡主张嘴就咬,贝齿闪光。

        后方,众人发晕,尽管知道叶凡在插科打诨,说的并不是真的,但还是有些心惊肉跳,真没将齐郡主当成南岭明珠啊。

        “封城!”

        叶凡回城第二件事,就是启动了古城的阵纹,一条条法则交织而出,形成一片光幕,将整座城池都给封在了下方。

        十几人冲上去攻城,但却没有一个能进来,有两人还差点被城墙冲起的剑芒给立劈了,所有人全都傻眼。

        这样小的一座城池却有圣主级人物布下的阵纹,实在透着邪门,他们不是叶凡,没有行字诀根本见攻不进来,险些自伤。

        “你们这是在挑衅我身为一个领主的尊严,跑到我的领地来闹事,别怪我不客气。”叶凡搬了把椅子坐在城头笑眯眯的看着他们。

        “将郡主放出来。”

        “你们就不能说点别的吗?目前她是我的俘虏,想救回去准备好几十罐龙髓来。”

        “你坑人呢?一罐龙髓举世难求,还几十罐?!”那些人咬牙。

        “这位兄台,帮我猛轰开城门必有重谢。”一个人走到那个身穿兽皮的野蛮人面前,出口相求。

        那个披头散发、一巴掌拍死王体的冷漠青年,还有那个就九岁的小娃娃,以及这个拎着狼牙大棒的野蛮人,想不让人注意都不行。

        叶凡早就看到了他们,暗暗估量,这多半是几个妖孽,必有逆天手段。

        “我不认识你们,也和他没仇啊。”野蛮人挠了挠头,憨厚的说道,拎着狼牙棒向回走,道:“我要回去了。”

        最终,一百多人都退走了,只留下十几人较真,叶凡直接取来大弓,开始射杀。

        “妈的,他将我的四不象给射死了!”

        “姓叶的你还我的白虎来!”

        十几人气极,叶凡射出的箭羽,重若万钧,将一座山都能给射穿,更不要说他们的坐骑了,三头异兽应声而落。

        更为过分的是,叶凡冲出城外,将三头庞然大物给抢了回去,在城墙上架起一口大铁锅,开始炖肉。

        “这个领主真是极品了,又开始吃灵兽了!”这些人都抓狂,但却没有任何办法,根本冲不进去。

        两天下来,十几人发现八头坐骑都让那个极品领主给捉去了,在大祸里真给煮了,气的七窍生烟。

        直到有三人被叶凡放倒,扛进城中后其他的人才脸绿,一点脾气也没有的退走了,伤心无泪。

        奇士府中,这一次有多半数人都知道了这件事,一片咋舌声,旁边竟有这样一个领主,将南岭明珠都给绑走了,这得需要多大的勇气。

        “南岭不是出了几个妖孽吗,怎么没人去营救?”

        “南岭的妖孽都闭关呢,还不知道消息,出来后肯定有大波澜了。”

        庐城,叶凡面带微笑,请一群兵丁喝酒吃肉,大铁锅中灵兽的骨汤飘香,就架在不远处。

        齐祸水差点晕过去,这个野蛮人一定就是这样吃了她的龙马,她觉得牙根都疼,但却没有任何办法,此时连她自己都被拿住了。

        “祸水呀,过来倒酒,在此地给我做侍女一个月,自然会放你走。”叶凡晃动酒壶开口。

        “你做梦!”齐郡主气极,却别有一种风韵,惑人心神。

        旁边,那些兵丁的眼睛都快直了,道:“大人,城主府中不是还没有主母吗,这个不错啊。”

        “是的,与大人很相配。”一群大兵喝的醉眼朦胧,说话根本没有什么忌惮。

        “姓叶的你赶紧放我离开,我给你足够的好处。”齐祸水有点害怕了。

        “其实,我对你那三千小世界挺感兴趣的,要不你教教我如何?”叶凡笑道。

        “这不可能!”齐郡主严词拒绝,纵然杀了她,也不可能传出这种秘法。

        “那没有办法了,你只能在我这里做一个月的侍女了,不然我可不能保证发生什么。”叶凡封住了她一身的修为,指使端茶倒水。

        “你放我走,告诉你一处仙府的秘密。”齐郡主道。

        “真有这样的仙葬之地,你还会留给我吗,自己早就去了吧。”叶凡轻笑。

        “这处仙府才被人推测出来,还没有一个人进去,而今各方大势力都在努力呢,奇士府的杰出弟子有机会去撞仙缘,你将我放走,将会获得这样的资格。”齐郡主道。

        叶凡摇头,道:“根本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好处,去了的话,说不定会殒落在里面。”

        “你根本不知那是怎样的一种机缘,也许有古经,甚至极道圣兵出世,那里事关仙域的秘密!”齐祸水眼中流露异彩,惑人心神,近乎梦呓。

        “哦,真的?”叶凡走了过去,托起她的下巴,近乎调戏道:“我怎么觉得你在害我,想把我往火坑里引呢?”

        齐祸水张嘴就咬,一击不中,偏开头,道:“信不信由你,这是一次探索仙域秘辛的绝佳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