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五百四十三章 仙石落幕
  • 正文 第五百四十三章 仙石落幕

    作品:《遮天

        不死天皇,一个亦人亦神的存在,无比的古老,太古万族中无上的神明。

        此时,众人皆心惊,这块奇石实在来历吓人,很有可能是一个神灵的唯一血脉留存世间。

        难怪根本封不住它,且有种种飞仙异象,他要出世了,流淌有神之血!

        十几位太古生灵不断开口,人们心惊的得到了一些讯息,莫不变色,这枚蛋久远的吓人。

        太古前,竟然还有无尽岁月,不死天皇的血脉,早在这些生灵沉睡前,就已封在了石中。

        那时,他们根本不知,时至今日将要出世,见到这块石头才想起往昔的一切。

        一块早在太古前就横陈在紫山犄角旮旯的烂石头,竟有这样大的来历,这些太古生灵惊异莫名。

        “难怪不死天皇是否存在都早已不能确定,想来距离太古实在太久远了!”自封于神源中的女子叹道。

        他们说几句人语,又说几句太古语,人族强者听的不是很清楚,但也了解了个大概。

        紫山,无始大帝的坐化之所,在太古时期无比重要,竟是一处朝圣之地,名为古皇山!

        “不死天皇,很有可能在紫山中留下了不可不灭的痕迹……”

        甚至,封于神源中的女子长叹,认为那个亦人亦神的无上存在,同样坐化在了古皇山中!

        人族强者皆惊,不死天皇的尸体,想来过去千百万年也可长存下来,永不腐烂,可炼极道圣兵。

        “咦,你……”

        一头女性太古生灵盯住了躲在人群后的黑皇,顿时咬牙切齿,杏眼圆睁,一副要拼命的架势。

        “别盯着本皇,没那么帅!”大黑狗硬着头皮,嗷唠了一声,呲牙咧嘴,与她对峙。

        “席鸾……”大块神源中的太古王开口,虽为天籁神音,但却有无上威严,那个女子顿时止住了,不再多说什么。

        许多人莫名其妙,不知大黑狗怎么惹了古生灵,唯有叶凡心中一跳,扫了一眼黑皇,没有说什么。

        “你是……斗战圣猿!”

        其中一个太古生灵,见到了站在远处的猴子,脸上露出吃惊的神色,蹬蹬蹬向后退了几大步。

        “真的是……圣皇子!”

        十几位太古生灵全都大吃一惊,皆有些激动,难以平静下来。

        “是斗战圣皇的幼子,没错,绝对是他,竟也活了下来!”

        他们彼此看了一样,略微犹豫,一齐向前走来,皆施了一礼,道:“见过圣皇子!”

        唯有太古王停在远处,她身份很高,不说修为,单论血脉,也不弱猴子。

        人族的强者皆吃惊,太古种族的等阶很严,对猴子竟这样礼敬,出乎所有人的预料。

        先有不死天皇的血脉,又见到了斗战圣皇之子,这些太古生灵都心绪难宁。

        两个都是古皇之子,按理说地位相当,可以平起平坐,在太古生灵中有着极高的地位。

        不过,不死天皇是一个特别的无上存在,在万族心目中的地位超越神灵,他唯一的血脉几可谓神子。

        太古王离开了瑶池,带走了那块奇石,恐怖波动消失,人们长出了一口气,可是心中却不平静。

        “他们带走了一个神子,将来不会造就出一位古皇来吧?”

        一个被认为超越了神灵的存在,今日被证明在历史中的确出现过,他唯一的子嗣要出世了!

        那枚蛋的神秘与可怕有目共睹,必将诞生出一个伟大的强者来,在场的人越想越觉得可怖。

        共有七块奇石,皆为石王,封印了三块,太古王带走了一块,猴子以每日以精血在仙池畔喂养一块。

        如今,还剩下最后两块,却也都是奇异莫测,让很多奇人异士都束手无策。

        其中一块石王纹络层层,如一片片绿褐色的羽毛,源术古世家的人合力出手,但却当场发出惨叫。

        一位源术宗师惨死当场,被迸射出的一道神光射中,当场毙命。

        “这是什么?!”

        不要说是诸多修士,就是懂源术的人也都被惊住了,根本不明为什么会这样。

        源王一脉的人走来,为首的是一个老者,为当代源王,是一个真正的源地师,在他身后还有八个怪人,正是曾经在神城搅出一片风波的八个疯子。

        “这是飞羽奇石,可能是神藏,也可能是鬼窟,难以料断。”他说出了这样一番话语。

        叶凡暗自点头,源王一脉从来没有原天师出现过,但偶尔会现源地师,源术通天,名副其实。

        “你暗自点头,难道看出了什么,比源王还高明吗?”源术古世家的一人开口,他们很不忿叶凡。

        “高明谈不上,但多少知道一些,你们该不会是又想与我赌吧?”叶凡笑了起来。

        在场的很多人也都笑了,神城赌石大战,谁人不知,叶凡初出茅庐,却让几个古世家灰头土脸。

        此时,旧事重提,这可真是打人专打脸、骂人专揭短,忒不厚道了。

        “你……”几人当中,南宫奇与叶凡对决过,最是愤懑,道:“你不过在宗师境界而已,与我等相仿,凭什么大言不惭。”

        “要不咱们再赌一局如何?”叶凡笑眯眯的问道。

        源王是一个老实巴交的人,看起来很普通,此时露出异色,道:“小友看出了什么?”

        “这种飞羽奇石,无法看透,只能凭感觉判断出一些端倪。”叶凡出言。

        “没有看透,你张扬什么,真以为自己已是源天师了吗?”源术古世家的一人冷哂。

        叶凡转身望去,见到阴阳教的人站在他们的身后,自然明白了,这是有了强大的援手,他们底气足了。

        “关你毛事,我与源王前辈探讨呢,你不服的话就来对赌一把,再送我几百万斤源。”叶凡没拿正眼看他。

        许多人无言,觉得他与赤龙老道等人如出一辙,不服就打!

        “你……”南宫奇等人惊怒。

        “若是有几分把握,就与他赌一把又如何。”阴阳教的一位太上长老开口,明摆着是支持他们挑事。

        “老朽倒也真的看出了一些端倪。”欧阳晔开口,他无限接近源地师境界,在这里除了源王外,源术当属他为最。

        “五百万斤纯净源!”叶凡语音铿锵有力,惊的许多雄主都露出异色。

        这么庞大的一笔纯净源,堪称一个天文数字了,有多少人可以拿得出来?

        这一次,源术古世家的人都学乖了,口中虽然挑衅,但却没人赌。

        叶凡很无奈,看来这个闷棍是敲不成了,在神城时下手太狠了,许多人被坑惨了,再也不上当了。

        “老朽与你赌一场吧。”欧阳晔再次开口,他几乎快成为源地师了,并未与叶凡交过手。

        “你想出多大的赌注?”叶凡问道。

        “两百万斤源,我输了的话都送你,你输了的话,将源天书拿来。”欧阳晔眸光犀利。

        叶凡冷哂,道:“源天书就值两百万斤源?”

        “那好吧,我不要古书,若是赢了,只需一观。”欧阳晔道。

        “还不是一样吗,少五百万斤源,想都不要想。”叶凡拒绝。

        “好吧,五百万斤纯净源!”欧阳晔为了源天书,彻底豁出去了,向几个源术古世家借源。

        “我只要神源,不然我扛不走一座山。”叶凡再次提出苛刻要求。

        用了三日,欧阳晔凑齐了一堆神源,引得各方教主级人物都密切关注,五块脸盘大的神源,让瑶池内灵气如海。

        “这是飞羽神藏,内有绝世奇珍,多半能与大帝圣物相提并论。”欧阳晔开口,做出自己的判断。

        叶凡笑了,道:“还好我们的判断不同,不然还真是麻烦,我说它是飞羽天棺,葬有一个太古大人物的尸骸,或有陪葬神物!”

        瑶池经过商量,想借助诸多奇人异士之力,将剩余的两块石王切开,就此看个究竟。

        这并不是源天师让他们长期封印保存下去的特殊石王,可以动刀,让其出世。

        “那就看个究竟吧!”源术古世家的人全都冷笑,他们不认为叶凡可以强过源地师,这没有道理。

        “源天书该易主了!”有的人早已迫不及待了。

        这块石头过于特殊,被带到瑶池中一块荒芜的地域,要在荒郊野外切开,各方教主都跟了过来,想看个究竟。

        “轰!”

        当一位高手相隔很远,以飞剑斩开后,一股恐怖的气息淹没了天地,至阴如刀,让虚空都破灭了。

        所有人都大骇,幸亏躲在足够远处,心中吃惊,到底封了什么?

        “太阴圣力!”有人变色,这是人族古老的传承专修的一种无上圣力。

        滔天黑雾席卷天地,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至阴至柔的太阴圣力才消失,原地晶莹闪烁。

        “绝世神藏!”古世家的人惊叫。

        人们冲了过去,发现亮晶晶的东西竟是碎骨,雪白如玉,光华闪烁。

        “这是圣人尸骨,被人打碎了!”姜家圣主惊呼。

        不要说是常人,就是这些无上教主都变了颜色,亲眼目睹了一位圣人的碎骨。

        骨头近乎粉碎,可想而知他伤势之重,在其旁边有一块破碎的玉碑,上面刻了四个古字,可惜没有一个人认识。

        “太阴真经!”最终,有人发现一缕精神烙印,失声惊呼。

        所有人都被惊住了,一部古经出世了,许多人都差点立刻动手抢夺,但想到这是在瑶池中,有仙泪塔镇压,所有人都按捺住了冲动。

        源术古世家的人面如死灰,怎么也不相信,源地师的判断会不如叶凡。

        事实上,叶凡与源地师相比确有差距,尽管他懂很多源天神术,但对这块石头却无效。

        他之所以底气很足,是因为猴子明晓,站在一旁告诉了他此石必为坟冢。

        在太古年间,有些功参造化的大人物,临死前会以至高秘法葬身石中,与天地同存,恰是这样的飞羽奇石。

        “真是太阴真经吗?”许多人的话语都颤抖,若是如此,瑶池将持有两部古经了。

        瑶池西王母将将神念探入玉碑,叹息了一声,退了出来,道:“可惜了,太阴真经毁掉了。”

        许多人不信,皆探出神念,发现正如西王母所说的那样,玉碑中只有几道烙印,其他早已磨灭了。

        “是他自己垂死时,溢出的太阴圣力磨灭了这一切。”很多人都深感惋惜。

        当回到瑶池天阙中,叶凡哈哈大笑,将一堆神源毫不客气的收走,让欧阳晔等人心中滴血。

        “哈哈,你们可真是热情,前后送了我这么多神源,感激不尽啊。”叶凡大笑,揶揄道。

        “你……”源术古世家人的憋屈的要死。

        “噗”

        南宫奇直接气的吐血,欧阳晔也是面沉似水,但却没有任何办法。

        最后一块石王也被切开了,内蕴一道血光,当场扫杀了几名强者,让他们瞬间化成了脓血,令人毛骨悚然。

        关键时刻,仙泪塔镇压下一道神威,将它摧毁,才化解了其他人的厄难。

        “那是什么?”

        所有人都不解,围了上来观看。

        “红毛……”叶凡心头一跳,在碎石中只有一些可怖的红毛。

        “石王发生了不祥!”源王开口,他也知道这些,露出了凝重之色,叹道:“想不到传说是真的,若是成为源天师,晚年一定会有不祥发生,连他经手的一块奇石都如此了!”

        叶凡心中剧跳,仔细观察了很长时间,可是却没有太大的收获,根本不知那是什么。

        “这块石内,神源中原本封有一个强大的生灵,结果发生了不测,只剩下一团发疯的神念,被仙泪塔的一缕神威毁了。”

        这是叶凡与源王讨论很久,才得出的唯一结论,两人心中凛然。

        瑶池蟠桃盛会落下帷幕,各方雄主纷纷离去,有人在远行时扫了一样叶凡,其意明显。

        很快,所有人都走了,包括李黑水、姜怀仁他们,准备动身前往中州,寻机会进入奇士学府。

        赤龙道人、孔雀王他们离开前,叶凡暗中送了一枚圣果,让他们延续寿元。

        原本是为报恩绝代神王所留,可是姜神王自斩了,远离尘世,不知所踪,已用不上。

        一个月后,猴子也离去了,提供了足够的王血,带走了瑶池的一枚蟠桃神果,还有叶凡送他的一颗圣果。

        瑶池外,有强者出没,静等叶凡出来,可惜耗时一个月,却白白浪费了时间。

        叶凡身在瑶池,根本没有离开的意思,要在此闭关。

        这些日子来,他很是清闲,有时闭关参悟无上绝学,有时在瑶池间与那些白衣仙子同游。

        瑶池的一些太上长老眼皮直跳,对叶凡起了防范之心,生怕万年前源天师与圣女的事重新上演。

        他们不好赶叶凡走,因为以后还要请他出手,温养几块石王,让他们成长下去,无奈开始催促瑶池圣女还有另外一名女弟子上路,赶往中州,去奇士学府。

        这一日,叶凡呆呆发愣,瑶池一位女弟子为他送来一个紫檀木盒,打开后有一物立刻吸引了他的心神。

        手机!

        他随手点动,打开一个视频,里面出现一张熟悉的美丽面孔,传出柔弱而清晰的声音:“叶凡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