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五百三十六章 会群雄
  • 正文 第五百三十六章 会群雄

    作品:《遮天

        惊世的消息传播的很快,通过域门第一时间到达各地,引起一片大乱,很多大教都呆住了。

        这样的弥天大祸,算得上震世血案,有诸多大人物殒落,让东荒发生了一场大地震。

        “你们知道吗,太古王将要出世了,不久后要变天了,这个世上不一定是圣地为尊了。”

        “连绝顶圣主都可毙掉,那些古生灵太可怖了,在那久远的太古年间,他们才是这片大地上的主人啊。”

        太古生物将要出世,这则传言像是长了翅膀一样,快速传遍无垠大地,让许多人都不安了起来。

        纵然过去了无尽岁月,但是人族依然有着一些记载,那样的古生灵根本不是一般的强者所能对抗的。

        “据说,这次大祸是因圣体叶凡而起,此子可真是个灾星!”

        叶凡二字成为了人们口中时时出现的词汇,一旦提及此事,必会说上他。

        “雄主死了一个又一个,东荒短时间难以平静了,都与这个灾星有关吗?”

        人们还没有真正了解真相,只知与叶凡似有莫大关联,全都在吃惊的议论着。

        诸雄血染万龙巢,引发的风波太大了,所有修士都在热论,每一个角落都是这个话题。

        “所有这一切都是圣体引动的吗?实在骇人听闻,不可思议!”

        “静等消息吧,如果真是这个灾星,恐怕东荒再无他容身之地了!”

        世人都在谈论,诸多修士皆在打探真相,等待诸圣地与那些顶级大教发难。

        终于,万初圣地有人第一个站了出来,有一位太上长老以个人的名义放话,要杀叶凡一个形神俱灭。

        接着,紫府圣地、真魔殿、北原黄金家族、缥缈峰、中州阴阳教相继有强者出动,言称要斩圣体。

        到了此刻,谁还能不明白,这场大祸绝对是叶凡引动的,不然诸多大教不可能震怒,先后表态要杀他。

        “这个叶姓少年果然胆大包天,连各方雄主都敢惹,真是后生可畏啊。”

        “所有这一切,竟是一个小修士引出来的,实在是让人震惊。”

        “他可真敢做,引发了这样一场大祸,死了这么多雄主!”

        “这……难以相信,叶姓少年太可怕了,竟引出这样的祸端,名副其实的灾星啊!”

        人们皆瞠目结舌,几乎不敢相信这一切。

        很快,世人发现了一个问题,诸多大教先后有人发狠,要斩叶凡,却都是以个人名义发出的。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无上教主或大势力就此决断而发出追杀令来。

        “那些大教肯定理亏,不然决不可能就此隐忍啊!”

        “太有意思了,难道这次诸圣地还有那些无上大教吃了一个哑巴亏,没有站住理字?”

        许多人内心八卦之火熊熊燃烧,唯恐天下不乱,竭尽所能打探。

        这件事根本不可能被瞒住,参加瑶池盛会的人太多了,悠悠众口怎么可以堵住,一切都传了出来。

        “诸雄逼迫,叶姓少年才将他们引进太古王的沉眠之地!”

        当迷雾渐渐吹散时,人们目瞪口呆,只能怪那些人自己非要向绝地冲。

        “按理说,这些人是自找的,活该啊,不过他们不可能如此善罢甘休!”

        “难得啊,这些大教吃了这样的哑巴亏,哈哈……”

        东荒众修士在议论,人们知道,这些大教吃了暴亏,肯定是要杀人的!

        仅仅过去两日,瑶池中就传来许多强者的声音,要求叶凡前去对质,将问题说个清楚。

        “对质个毛啊,让他们干瞪眼去抓狂吧!”黑皇哈哈大笑。

        叶凡也没有出去的打算,安心闭关,这种事情怎么说的清楚?他知道那些人的心情,多半想抽了他的筋断了他的骨。

        万初、紫府、中州阴阳教、北原黄金家族皆抓狂,正式发出声明,叶凡若不出面解释个清楚,将传出必杀令。

        “黑水哥,坏人兄,让你们的爷爷护住囡囡,可千万不能出差错。”叶凡只有这样一个顾虑,其他无所谓。

        “对啊,让那些圣地继续得瑟吧,就是叫破喉咙也没用,我们不去!”大黑狗嘿嘿的笑着。

        “放心好了,他们不敢乱来,毕竟身在瑶池,囡囡不会有问题。”吴中天几人道。

        几大不朽的传承,他们的人的确怒了,叶凡根本没有露面的打算,将他们的话语当成了浮云,根本无惧所谓的必杀令。

        “叶凡若再不出现的话,今后杀无赦!”终于有圣地大怒,发出了这样的声音,传遍东荒。

        叶凡不屑冷笑,根本不在乎,只要他实力大进,达到圣主境界,他无惧诸雄,可横行天下。

        然而,数日后柳寇带来一则消息,让他蹙起了眉头,阴阳教的老教主让柳寇等人的爷爷代为传话。

        “我命元干涸,即将归于黄土中,早已无所畏惧了。”这位老教主说话时很是慈祥,看着身边的小囡囡。

        “这个老东西!”叶凡当时就火了,阴阳教的老教主在逼他就范,前往瑶池。

        “我还很年轻,囡囡有恙,我有信心开创一个不朽的皇朝,当然毁灭比建设更容易!”叶凡发狠,这是他让柳寇等人代为传回去的话。

        “老朽时间不多了,死后哪管他洪水滔天,我静心等待。”阴阳教的无上老教主让他们传回来这样的话语。

        与此同时,几个圣地与顶级大教也都发狠,扬言不久后要发出必杀令。

        “瑶池西王母想将小囡囡带走,可是阴阳教的老教主死不松口,始终不让小女孩离开他半步。”姜怀仁蹙眉。

        “他时间无多,活不了多久了,这个老东西若是走极端……他选的继承者死在了万龙巢,真是不妙啊。”李黑水担忧,怕他对小囡囡施辣手。

        叶凡站在绝崖上,眺望远方,静立很长时间,才转过身来,道:“我去瑶池走上一遭。”

        “不行啊,你要是去的话,万初、紫府等圣地非扒了你的皮不可!”吴中天等人阻拦。

        “放心,不会让自己陷入险地。”叶凡请黑皇刻阵纹,前往天璇旧地,看一看能否见到老疯子。

        然而,他们失望了,这片通天之地无比宁静,古木参天,落叶可闻,并无老疯子的影迹,呼唤不出来。

        “既然当世的圣人请不出来,我就带着太古的圣人前去瑶池,他们若是想对我不利,我让他们全灭!”

        叶凡真的恼了,用小囡囡的命来威胁,让他下了狠心,若是没有回旋的余地,一不做二不休,将天捅破。

        他们无声的回到北域,叶凡暗中将瑶池的人请了出来,告诉她们想要进瑶池。

        不久后,瑶池圣女出现,带来西王母的一句话,保他性命无忧。

        而后,叶凡大张旗鼓,唯恐世人不知,赶往瑶池,光明正大,无所畏惧的来到了这片净土。

        云蒸霞蔚,在灿烂的金色云朵上,天宫矗立,高大宏伟,威严神圣。

        玉石阶梯左右,雾气缭绕,奇花盛开,瑶草铺地,形似金乌、神凰的各种灵禽在飞舞,一片绚丽。

        叶凡的出现,让天宫前所有人都露出了惊色,没有想到他真敢来。

        年轻一代无法进入天宫,站在殿门前,各大圣子还有圣女,以及无上大教的最强传人全都望来。

        叶凡斩圣女、杀圣子也就罢了,这次竟将间接让一些雄主送命,震动东荒,这些人皆神色复杂。

        “姓叶的,你好狠的心,害死我家祖师!”万初圣地的一名弟子大叫,眼中充满怨毒之色。

        “你还我教之主命来!”阴阳教的弟子也齐声大吼,声势骇人。

        ……叶凡神色平静,根本未看他们一眼,大步走向天宫中,面对各方雄主,从容而镇定,道:“叶某人来了!”

        “师叔祖杀了他,为圣主报仇。”

        “我家祖师死的太冤了,不杀圣体不能平天下人之愤!”

        大殿门口,很多弟子叫嚣,皆带着杀意,冲天宫中喝喊。

        “叶兄你怎能如此行事,害那么多前辈殒落,实乃我东荒不可估量的损失。”大衍圣子项一飞叹道。

        “皆为世间人杰,都是一方雄主啊,纵横千秋,到头来却这样黯然死去。”道一圣子也长叹。

        “毙掉他,还等什么?”

        “杀了他,祭奠那些前辈在天之灵!”

        大殿门口,各大教与圣地的许多弟子门徒叫嚷。

        “闭嘴!”叶凡淡淡的扫了他们一眼,道:“我在与你家大人说话,哪轮得到你们多言!”

        殿门外,所有人都一怔,而后愤怒,叶凡浑没未将他们看在眼中,居然要与他们师门长辈平起平坐。

        “我来了,放囡囡过来吧。”叶凡盯着了大殿上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

        天宫中,白雾缭绕地面上,有许多张玉桌,上面摆满了果品与仙酿。

        阴阳教的老教主,盘坐在白玉桌后,慈眉善目,云雾缭绕,一动不动,如一尊仙一样。

        他身体神光一闪,安静坐在一旁的小囡囡顿时活得了自由,快速跑到了叶凡的身畔,抓住他一片衣角,大眼扑闪着,向回观看,生怕再被捉回去。

        “囡囡没事吧?”叶凡轻声问道。

        “没事的,就是有些想念大哥哥,还有狗狗。”小囡囡天真的回答道,两岁多的小不点跟个小瓷娃娃一样,粉雕玉琢,非常可爱。

        “你好大的胆子,犯下滔天杀劫,还敢嚣张,不礼敬殿中诸位前辈!”

        “毙掉他,将其生魂永镇海眼中!”

        大殿门口,许多年轻人喝吼。

        叶凡根本不再搭理他们,连看都不看一眼,彻底的无视了,如此姿态让许多心高气傲的弟子全都火撞顶梁门。

        这是不屑啊,**裸的无视,根本是看不起他们。

        “你的胆子倒是不小,引动出这样的大祸,还敢来此!”终于,有一位雄主开口了。

        “顶天立地,问心无愧,我有何不敢来?”叶凡昂首而立,没有一点惧色。

        “好,好,好,有胆魄!”万初圣地的一位太上长老面沉似水,他们的圣主殒落了,这是捅破天的大事,他们不可能善了。

        大殿中杀机弥漫,许多人都盯住了叶凡,无形杀念在涌动。

        “你们不许欺负大哥哥!”小囡囡皱着秀气的小琼鼻,大眼睛黑白分明,长长的睫毛眨动,柔柔嫩嫩地开口,道:“疯伯伯说了,谁要是害大哥哥,他就去找谁算账!”

        大殿中一片死寂,所有人都一阵沉默,叶凡一怔,没有想到小不点还挺机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