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五百二十六章 狠人大帝传承
  • 正文 第五百二十六章 狠人大帝传承

    作品:《遮天

        “同狠人结下了大因果……”叶凡一阵头大,这位大帝过于吓人,没有人不发怵。

        狠人大帝傲行荒古,晚年开创出不灭天功,藉此化生出神胎,将蜕下的老体祭成极道圣兵。

        “上古吞天魔罐威力无穷,相传若是让其复苏,等若吞天大帝复活临世!”

        狠人一生,最让天下觉得恐怖的自然是第一世,踩着诸王的尸骨前进,吞天魔威盖世!

        他晚年开创出不灭天功,却没有一个人知晓有多么大的威力,因为那时早已君临天下,举世无一招之敌了。

        “古往今来,若论古经之神秘,自当属不灭天功,没有人知晓其仙威究竟如何!”

        不过,人们推测,定是冠盖古今,毕竟那是一位盖世大帝晚年才开创的功法,肯定超脱于此前的古经。

        “藉此又活上一世,舍吞天之号,他这是要以不灭天功祭炼出第二件极道武器!”

        许多人心中都震撼,他竟要祭出两把圣兵,这是一般人想都不敢想的。

        “他为吞天大帝时,遍走东荒、中州等地都没有寻到仙材,最终将自己的无上帝身祭炼了。”

        “他化生出神胎,斩断过去后,终于是寻到了万物母气源根这种堪称逆天的圣物!”

        “狠人大帝,肯定是要打造一件无上圣兵,由于迟迟都未动手,这才将母气留了下来。”

        天宫中所有人都盯着叶凡,眼神几乎可以杀人了,震古烁今的盖世大帝寻来的圣物,竟落在了他的手中。

        殿宇中一片嘈杂,无论是门口处的年轻一代,还是有资格落座里面的雄主,莫不嫉妒与艳羡。

        “原来是远古大帝留下的,不然一个小修士如何能够采集。”

        “竟然是狠人的仙珍,怪不得,不然这种大帝专属圣物怎么可能会被常人寻到。”

        万物母气源根,是天地间唯一的,不可能再有第二份,也只有狠人才能逆天夺到。

        所有人都在猜测,他肯定是想打造一把终极圣兵,可惜终究是未能成行。

        “这可是天大的因果,你得到了这样莫大的机缘……”南宫正摇头。

        叶凡心中惴惴,没有想到了抢了狠人的圣物,他与这位大帝的因果还真是不小,连其不死药都曾差点抓住。

        “他都死去那么多年了……”他很快又释然了。

        纵然狠人古今无敌,堪比神祗又如何?终究是湮灭在了历史的尘埃中,逝去无尽岁月了。

        “话虽然这样说,可是狠人大帝太过不同寻常了,冥冥中多半会有因果。”南宫正开口。

        叶凡并不在意,但是许多老辈人物却都在认真沉思,显然对于古之大帝极其忌惮,尽管他们已经死去很久了。

        “恒宇大帝为断因果,远走中州,至死都未回来。”

        “虚空大帝为断因果,死后将自己葬在了无垠虚空中,尸骨永不出世。”

        有人提到了这些,顿时让叶凡一阵头大,不过他并不怕这些,他唯一担心的是狠人未死。

        “放心,他肯定早已死去了,他不死怎么会有你们人族后世的大帝出现。”猴子传音。

        无敌太古年间的斗战圣皇曾经说过一些帝秘,可惜猴子那时太过年幼,未曾留意,只记得点滴。

        “没有人可以活那么久远,的确是早已死去了。”西王母开口。

        “世间若有大帝存活,极道圣兵会有感应,那几位堪比神灵的无上大帝,到底还是都死去了。”姜族圣主说道。

        其他人都点头,这是许多奇人异士都知道的秘密,若有帝出,圣兵会最先感应到。

        “真是没有想到,这位小友如此了得,竟活着从青铜仙殿中走出,且得到了如此不世圣物。”有一位雄主道,眸子明灭不定。

        所有人都盯着叶凡,无论是老辈人物,还是大殿门口的年轻一代,神色皆不是很友善。

        若非是在瑶池,且因老疯子这个当世圣人与其有关,恐怕早有人按捺不住,出手抢夺了。

        毫无疑问,如果叶凡走出瑶池,上次的流血的夜晚多半还会上演,暗中肯定会有人出手。

        “叶兄果然有大机缘,得到了狠人大帝的圣物,继承了他的部分仙藏。”大衍圣子项一飞道。

        叶凡心中一惊,此话初听没什么,但是若细琢磨,其心可诛!

        狠人的传承、继承者,这些字眼太过敏感了,会引发天大的动乱的,动辄有杀身大祸。

        狠人不同于其他大帝,最初号称吞天大帝,整片大地都因他而颤栗,谁也不想他的功法第二次出世了。

        “叶兄,让人艳羡,不知还得到了什么仙藏?”道一圣子也漫不经心的问道。

        叶凡心中一沉,这两人的话语初听都寻不出什么毛病,可是却当诛,杀人不见血。

        “我想一定还得到了其他神物吧?”一位顶级大教的子弟附和。

        “是啊,叶凡何必藏私,说出来让我们听听,共同分享喜悦。”又有人开口。

        大殿门口那里,年轻一代很多人议论,都在猜测他还有什么大机缘。

        “是吗,还有大机缘啊……”天宫中一位老者脸色忽明忽暗。

        “我们险些忘了,狠人曾在那里闭关,应该留下了一些什么吧。”万初的一位太上长老沉声道。

        在这一刻,大殿中有些寒冷,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叶凡身上,许多人都带着淡淡冷笑,意味深长。

        “你们是言有所指吗?”叶凡坐在玉桌后,平静的开口,道:“我只得到了万物母气源根,再无其他。”

        “狠人大帝以万物母气源根封在铜殿外,他显然将那里当成了闭死关之地,如此密地,怎会再无其他?”

        “狠人大帝闭关重地,想来一定少不了那两部古经!”有人暗中传音,更进一步。

        “不错,吞天魔功与不灭天功一定在青铜仙殿中,是仙藏的一部分!”

        “叶兄都得到万物母气源根,出入盖代高手的坟墓不死,必是得到了狠人大帝传承的认可!”

        “吞天魔功恐怕又要出世了!”

        接连数道声音自暗中传来,不知是哪些人所发出,逐步推进,杀人不见血,其意再明显不过,直指叶凡得到了狠人的传承。

        “可以确定,都是大殿门口处的人在传音。”猴子这样说道。

        那里皆是年轻一代,表面看不出什么,所有人都在议论,没有正面针对者。

        叶凡一一扫过,大衍圣子项一飞、姚曦、道一圣子、万初圣女、摇光圣子、金赤霄……“狠人传承者早已出世,还有谁不知华云飞修成吞天魔功吗?如此害我,心思未免过于歹毒了。”叶凡话语很轻,并没有大声的争辩。

        “是吗,如今并没有人知晓你到底修了什么功法,你近年突飞猛进,如此神秘,不是吞天魔功吗?”

        这样的话语传出后,大殿中的杀机又加重了一缕,有些人一直在等待,欠缺的就是出手的借口。

        “我若修习吞天魔功,姜太虚前辈会看不出吗?你们是在质疑一位绝代神王的灵觉吗?”

        “若我修习吞天魔功,老疯子大哥会任我活下去吗,还会与我同行吗,你们是在怀疑一位圣人的眼光吗?”

        “我若修习吞天魔功,击毙来犯圣子与圣女后会不加吞噬、而是将他们粉碎吗?还会容忍你们当中的有些人活到现在吗?!”

        叶凡连续反问,盯着年轻一代,而后更是站起身来,无比强势的逼了过去。

        “想要杀我吗,一个不行,你们大可一起上,何必用这样下三滥的招?我还有七次全力出手的机会奉陪你们!”

        “纵观种种,我相信叶凡他不可能得到了狠人的传承,没有道理怀疑他。”西王母开口。

        “我有一事不明,敢问姜族圣主,叶凡救绝代神王时,所耗去的不死神药为哪株?”暗中有人传音。

        “这……”姜家圣主一阵为难。

        “诸位或许不知吧,那是真龙不死药结出的一枚龙果!”暗中的人大声说道。

        “什么?!”所有人都哗然。

        若是此前,即便知道是真龙不死药也没什么,诸位大帝都早已死去多年了,他们的神药早已回归大荒中。

        可是,叶凡进过狠人闭死关之地,将其万物母气源根都带了出来,就不得不让人浮想联翩了。

        “果真得到了狠人的传承不成?!”许多雄主都站了起来,全都杀机毕露,大殿上下所有人都锁定了叶凡。

        天宫中一片寒冷,并如冰窖一样,刺骨的杀气在弥漫,有人想趁机出手,毙掉叶凡。

        形势极度危机,一触即发!

        “欺人太甚!”猴子当时就火了,腾的一下子站了起来,手中出现一杆快要烂掉的战矛,可是却有绝世杀机冲出。

        这是杀死过太古王的盖世凶兵,与神源同出,插在源中的少女的身上,可谓绝世凶狂。

        猴子祭出凶兵,这样一闹,让即将出手的人不得不止住,但却冷笑了起来。

        叶凡一惊,横扫蟠桃盛会,大闹天宫真的要上演了吗?

        “大胆,此乃瑶池重地,你敢在此行凶?”万初的一位太上长老喝道,他们恨透了猴子,此前被他在湖泊畔当众喝斥与力压,一直憋了一股怨气。

        “不知死活,敢包庇狠人传承者,在此出手,你自身也在劫难逃!”紫府圣地的太上长老同样有怨愤,此时寒声道。

        “刀都架在我们脖子上了,还怪我行凶,今天我一棒子将你们全都打死!”猴子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要出手,他绝对不是一个受气的主。

        “拿下他们!”有人大喝,有雄主上前。

        猴子冷笑,大步迈了出去,手中的盖世凶兵看似要烂掉了,但是透发出的杀机让许多雄主都心惊胆战。

        叶凡以金色血气护体,对抗凶兵之威,来到猴子的身边一把拉住了他,不让他动手。

        “我所说句句属实,并未得到吞天古经。”

        “那你怎么解释真龙不死药?”许多人大声喝问,向前逼来。

        “真龙不死药就在北域,我从它的上面采摘下一枚龙果有什么可怀疑的吗?”叶凡平静道来。

        “什么,真龙不死药在北域,你能够接近与采摘到?”

        “不可能,它在哪里?”

        所有人都坐不住了,狠人亲手栽种的不死药,那是数一数二的仙珍,就在北域,连一个四极秘境的修士都能采摘到,谁能不动心?

        “不死神药,为天地间的无上圣物,总共有就那么几株而已,这等若一处仙藏,我岂能随便说出。”叶凡冷哂。

        “想证明你的清白,你只能带我们去观看,不然事关狠人传承,没人救得了你!”一位雄主开口。

        “我们不会夺你的不死药,带我们去观看,才能证明你的清白!”又有不少人言道,声音有些迫切。

        “叶黑要发狠啊,过这次是不是闹大了,他难道想灭掉一批太上长老与圣主不成?”大殿外,李黑水暗中咕哝,激灵灵打了个冷颤。

        “他可真敢出手,是要利用万龙巢吗?”大黑狗惊疑不定,脊背冒凉气。

        叶凡站在大殿中,很是镇定与从容,慢慢踱步,摇头道:“这种保证谁能相信,不死神药出现,必会血流成河,无数人争抢。”

        “你还有别的机会吗,不说出真龙不死药证明自己,会立刻被毙在大殿上!”有人寒声道,杀意如刀削骨。

        另有人暗中火上浇油,道:“真是笑话,明明是从青铜仙殿中得到的不死药,竟推脱到了北域,他必为狠人传承者,无需再找证据就可以毙掉他了!”

        众人逼迫,不死神药太过重大,许多人想见到,心中各有打算。

        更有一些人心怀杀意,如今只差了一个借口,比如说万初与紫府的那几位太上长老,无时不想雪耻。

        “一切其实都很简单,只需要带我们亲眼见到真龙不死药,自可证明你的清白。”一位雄主沉声道。

        不少奇人异士眼中都明灭不定,不死神药太过吸引人的心神了,没有人可以平静。

        “到时候真龙圣药恐怕就要易主了。”叶凡摇头。

        “小叶子这是下定决心要出手了……”李黑水咋舌,心中直打鼓。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了,他太了解对方了。

        “这个小子想坑杀大能啊,他摆明是要想要利用绝世万龙巢……”大黑狗都觉得阵阵心惊肉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