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五百一十五章 轩然大波
  • 正文 第五百一十五章 轩然大波

    作品:《遮天

        后半夜,厚重的乌云散尽,星辉如水,洒落下来,古城中一片宁静。

        可是,城池中却并不祥和,血腥的气味扑鼻,浓烈的死亡气息在弥漫,似有一个修罗场降临人世间。

        无始杀阵化成的大磨盘消失了,清冷的月光下,地上是一层厚厚的血泥,还有一些雪白的骨头渣子。

        这是一幅让人发毛的场景,白骨茬与肉泥混合在一起,但凡亲眼见到,莫不毛骨悚然,这是一个活生生的人间炼狱。

        除却姜怀安外所有人都死了,没有一个人能够逃出去,这就是远古大帝阵纹的威力,仅仅是残缺的一角而已,就斩尽了所有人。

        叶凡站在杀伐古阵中,并没有见到姚曦与大衍圣子项一飞,他们绝对也为他而来了,可是却未进阵。

        他望向夜空,感应不到一缕气机,未进阵的人都被惊走了,慑于无始杀阵之威,没有人敢停留下来。

        很久之后,天际尽头人影绰绰,有人出现,远远观看此地,莫不悚然,从头凉到脚。

        后半夜,月光柔和,但整座古城却无比的压抑,没有一点声息,没有人在此出没。

        叶凡放了一把大火,地上的碎骨与血泥燃烧,在火光中这噼啪作响,最终化成了灰烬,烧了个干干净净。

        忽然,他抬起头,感受到了一种危机,但却什么也没有发现。

        “难道有圣主级人物到了,亦或是远古杀手神朝的恐怖人物在窥视?”叶凡心中一惊。

        “我们离开这里!”吴中天、姜怀仁几人也不愿久留,此地将成为风暴中心,还是早些离去为妙。

        黑皇划刻阵纹,而后抹除无始杀阵,光芒一闪,他们横渡而去,消失在了原地。

        第二日,消息一出,引起轩然大波!

        这一次在烟云古城,来犯者死伤无尽,也不知道有多少人丢了性命,尸体倒下了一片又一片。

        其中有五位半步大能,都是一方的霸主,如果能够再进一步,演化出自己的道,将是与诸圣主比肩的人物,可惜却丧命于此。

        “什么,半步大能都殒落了,叶凡那一行人修为到了什么境界,怎么会有这样的手段?!”

        “这是真的吗?化龙秘境的大高手,跟野草一样被人割了一茬又一茬,死伤不计其数!”

        “一切都属实,昨夜我亲眼所见,那可真是人间练炼狱啊,人命比草贱,任你再强大也挡不住杀阵一击!”

        “捅破天了,化龙秘境的人死了一片又一片啊,虽然隐去了真身,但不用想也知道是各大教的人。”

        “好可怕的手段,一战全灭了所有人,此子让人生畏啊!”

        血夜一战,引发了一场大地震,没有人想到叶凡有如此手段,敢灭了所有强者,人们莫不倒吸冷气。

        天光大亮,叶凡将小囡囡从玉净瓶中放了出来,昨夜一战太过血腥,没有让小女孩观看。

        此时,他们在一片绿洲中,暂避风头,不用想也知道外界肯定闹翻天了。

        柳寇提着一个人,重重地扔在地上,道:“怎么处置他?”这是唯一在杀阵中活下来的俘虏。

        姜怀安心中恐惧,身为化龙第八变的大高手,轮海被一箭射废,神力干枯,他万念俱灰。

        “你……你们想怎样?”他声音颤抖,好死不如赖活着,他不想死。

        “放心,我不会杀你。”叶凡扫了他一眼。

        路过一处小村落时,叶凡停了下来,在一片鱼塘前转了一圈,道:“此地很适合你养老。”

        姜怀安的脸当时就绿了,他在鱼塘前发现了一处茅坑,想到了叶凡曾经说过的话,想死的心情都有了。

        叶凡像扔标枪一样,将他掷了出去,“噗通”一声,溅起大片水花,恶臭熏天。

        “呕……”姜怀安胆汁都快吐出来了,恶心的差点昏死过去,大叫道:“你们……不能这样!”

        叶凡想了想,道:“你轮海已废,但道宫尚存,最起码能活上一两百年,这样吧,我也不想你死去,就镇压一百年好了。”

        “不要啊……救命!”姜怀安大叫,恨不得一巴掌抽死自己,惹这群人作甚,连这么混账的主意都想的出来。

        叶凡不予理会,十指射出一道道光束,将他封在了茅坑最底部,而后又削了一块石碑,压了进去。

        “总算出了一口恶气,在姜族时,那几个鸟人太不是东西了,就该如此镇压!”李黑水哈哈大笑。

        “应该把姜逸晨逮住,这个小子最惹人恨,不将他镇压实在对不起我们自己。”柳寇恶气难消。

        几日下来,风波未平,越演越烈,死了那么多的人,有强大的散修,还有圣地的高手,成为了人们议论的焦点。

        “你们知道吗,紫府圣子已经死了,被叶凡一剑给活劈了。”

        “什么,这不可能吧?也太惊人了!”

        “千真万确,不过没有人会点破而已。那一晚去袭杀叶凡的人当中有这位圣子,可惜被当做路人甲给斩死了。”

        “天啊,这可是惊人的消息,紫府圣地会善罢甘休吗,未来之主就这样让人给灭掉了!”

        “紫府圣子改变容貌去袭杀圣体,结果将自己搭了进去,怪的了谁?纵为强大的圣地,也根本没有办法大张旗鼓的去报复。”

        近年来,东荒第一次有圣子灭亡,自然惹出一片大波澜,大街小巷都在议论。

        人们知道,诸王并起的大世来了,必会有连天大战,圣子级人物殒落,已经在所难免,只是不知谁能独尊,傲视同代。

        “圣体好强大,斩了中州的圣子,又斩了东荒的圣子,不断开先例,所向披靡。”

        “以惊世杀阵屠了那么多强者,而后又亲手将一位圣子当作路人甲斩了,这绝对是故意的。”

        人们议论纷纷,所有人都在挖掘内幕。

        果然,不久后又一则让人吃惊的消息传了出来,万初圣子也死了!

        “一夜间死了两大圣子?!”

        人们瞠目结舌,一个紫府圣子并不是全部,还有一个万初圣子,让无尽修士发呆。

        “真的捅破天了,两大圣子啊,竟然都死了,连天大战的时代到了!”

        东荒震动!

        血夜一战比人们想象的还要惊人,人们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叶凡竟然连杀两大圣子。

        “这是诸圣子的大敌……”

        “圣体后来居上,不像自斩了,难道王神医在说谎吗?”

        许多人都在议论。

        半个月后,柳寇兴冲冲的飞了回来,哈哈大笑道:“我发动了一些人脉,果真的起到了作用。”

        柳寇带来一则消息,姜逸晨要出来了,将去参加瑶池盛会,正是捉他的好机会。

        “能确定吗?”吴中天问道。

        “孙坤让人传来的消息,想来不会有误。”

        孙坤为第十大寇孙天云的孙子,亦为大寇后人,与他们交情很深。

        几人二话没说,横渡虚空而去,前往瑶池圣地,当然并不是真的进入,而是守候在外面。

        瑶池净土花香鸟语,景色如诗如画,远远望去,仿佛来到了仙家之地。

        “这个小子果然来了!”

        等候了数日,叶凡他们见到了姜逸晨,跟一位紫衣中年人一起走来。

        紫衣中年人气宇轩昂,龙行虎步,如天帝降世,很是不凡,正是姜族极其强势的十三爷祖。

        “这位传说中的老十三我们是惹不起……”大黑狗咕哝。

        此人不仅法力滔天,还掌握有恒宇大帝的一角阵纹,真要让他锁定,几人必然凶多吉少。

        “你确信设下的空间陷阱有效?我们着可是在虎口里拔牙!”李黑水道。

        “这是荒古前的秘法,我不信他这么小心,每一步都在护着姜逸晨。”大黑狗道。

        这位十三爷祖极度强势,非常的自负,他肯定不会想到,有人敢在眼皮子底下抢人。这是几人根据他的性格得出的结论,着实研究了一番。

        “好了,进入那片区域了,黑黄动手!”叶凡催促。

        大黑狗发动阵纹,远处空间模糊,姜逸晨一下子陷了进去,惊的大叫了一声。

        “哼!”

        十三爷祖一声冷哼,探手向前抓去,可是模糊的空间一闪,出现一片黑洞,姜逸晨的身影在里面连续穿越。

        “连环空间陷阱……”十三爷祖一惊,快速在虚空中刻阵纹,想以最深奥的先天纹络定住这片虚空。

        “晚了,本皇除了怕你的修为外,道纹造诣远强盛于你!”大黑狗暗中呲牙。

        “轰”

        所有都黑洞都消失了,虚空无波,恢复了平静,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我们也走!”叶凡他们快速穿越虚空,眨眼消失了踪影。

        十三爷祖反应迅速,姜逸晨消失的刹那,立刻锁定了叶凡他们这个方位,一声长啸,眨眼而至。

        可是,当他赶到时,一切都恢复了平静,他连敌人是谁都没有见到。

        “好,好,好,敢从我手中夺人,真是吃了神人胆了!”他在原地站了良久,默默推演着什么。

        十几万里外,大黑狗一声长嚎,出现在一片荒漠中,道:“我的手段,你也想推演出来,尽管去试吧。”

        “你们……”

        前方一座祭台上,姜逸晨的身影浮现而出,他被空间陷阱拖到了此地,困在了血色高台上。

        “大侄子,我们又见面了。”姜怀仁不怀好意的走了过去。

        “我说小子,我们甚是想念你啊。”李黑水不断的活动筋骨,嘿嘿的笑着。

        姜逸晨的肠子都悔青了,为什么要去瑶池,如今被几人堵住了,没有比这更糟糕的事情了,他真想一头撞死。

        “大侄子,见到小叔叔怎么不说话了?”姜怀仁笑问道。

        “你不是要干掉我们吗,在姜族的时候,呼风唤雨,多么的威风,现在继续啊。”李黑水哈哈笑道。

        “这小子不咋地,给本皇当人宠都不要,我要在瑶池盛会上选一个绝代圣女。”黑皇在旁品头论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