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四百九十九章 不死道人
  • 正文 第四百九十九章 不死道人

    作品:《遮天

        大成圣体浑身光芒万丈,透发出的丝丝缕缕,充斥天地间,许多大山都在倾塌。

        除却古之大帝阵纹护持的地域外,其他地方都几乎成为了荒漠,一些黑色的大山都成为了齑粉。

        这是无以伦比的恐怖圣力,人世间几乎没有人可以抗衡,并不是刻意攻击,而只是自然澎湃外放的部分神力而已。

        叶凡心中震撼,如果他能够入主这具身体,在这个天地间还怕谁?纵然是面对远古杀手神朝古老殿堂中走出来的绝代高手都不用怕!

        他深深的被震撼了,这不过是大成圣体残余的部分神力而已,若是鼎盛时,将会有多么可怕的战力?

        恐怕……真的可以徒手毁掉这个大世界!

        叶凡仔细一番探索,将无缺的辅助秘术彻底烙印了下来,内心澎湃,这将是他日后进军无上领域的强大倚仗。

        “锵!”

        他一招手,将石棺中的金色古杖摄了出来,神力澎湃,他觉得可以摘星拿月,没有做不到的事情。

        此时,他入住大成圣体内,几乎以为这是他的肉身,如臂使指,没有一点滞涩感,随心所欲。

        “要是能够带走,我直接去平掉人世间还有地狱!”

        叶凡心中很激动,大成圣体的死寂之身纵然无法与鼎盛时相比,但却也有足够的战力,不可估量。

        此时,他手持金色权杖,拥有睥睨天下的战力,杀气凌云,觉得完全可以扫平这片圣崖。

        天庭的无上权杖,冷森迫人,沾染过千万生灵的鲜血,此时溢出一缕缕光华,仿佛森罗地狱打开了。

        “刷”

        突然,叶凡被一股诡异的力量挤出了这具尸体,无上杀手权杖坠落在地,发出当的一声脆响。

        青莲包裹着他的神念,刹那回归了自己的身体,被老疯子护在一片光幕中,与大成圣体对峙。

        “大成圣体的尸骸太恐怖了,一定要带走啊,战力足以慑世,堪比一件无上圣兵!”李黑水叫道。

        “虽然浑身长满了尸毛,但这无关紧要,这是一件无敌的人形兵器!”大黑狗亦坐不住了。

        可惜,叶凡终究是被逼了出来,未能控制住。

        且,老疯子皱起了眉头,道:“不要动他,其体内有不祥的东西。”

        就在这时,大成圣体浑身的神力收敛了,眼眸变成绿色,浑身的尸毛在疯长,越发的吓人了。

        “我的子孙……”他忽然开口,发出了这样的声音,铿锵有力,如金石在摩擦。

        他的眸子神光炽盛,盯住了叶凡,一瞬不瞬,道:“带我离去!”

        “你……”叶凡心惊。

        小囡囡则无比紧张,扯了扯叶凡的衣角,颤声道:“他身体中……有一个鬼。”

        “你是我的子孙,帮我复活,带我离去……”声音悠远,像是从远古时代传来,拥有一股让人无法拒绝的魔性。

        叶凡冷哼了一声,他来自星空的彼岸,与这个世界荒古前的圣体没有一点血缘关系,眸子当时就冷了下来。

        老疯子则发出一声天音,震动整片圣崖,道:“想出手尽管来吧!”他向前逼近了几大步。

        “哼!”

        大成圣体一声冷哼,浑身的尸毛更浓密了,将他快淹没了,那股诡异的力量越发的强盛。

        他杀机毕露,一步一步向前走来,而后突然探出大手,向老疯子抓去,想将他打成肉酱。

        这是举世无双的大成圣体,无论是他活着还是死了,都没有人可以损毁他的肉身,可以说极度恐怖!

        老疯子一声轻叱,抬手间化出一幅无缺的道图,向前印去,要将大成的圣体尸骸镇封。

        “轰!”

        同一时间,圣崖抖动,半山腰的封神榜金光大盛,冲出一股毁天灭地的气机,一下子笼罩了高空。

        “砰!”

        一只金色的大手盖了下来,压的大成圣体的尸骸不得不全力抗衡!

        “封神榜,不仅仅在镇压山腹中的存在,也在压制这具尸骸!”李黑水心惊。

        “错,一定是山腹中的存在作怪,入主到了圣体的尸骸中,引动了封神榜。”叶凡这样推测。

        “咚!”

        震天大响发出,那只金色的大手一下子将大成圣体的尸骸震退了出去,而后再次压落下来。

        大黑狗激动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颤声道:“你们看到了吗,封神榜镇封在此,相当于无始大帝的一只手压在此地!”

        浑身都是尸毛的大成圣体一声大吼,远处诸多山脉都崩碎了,纵然是黑色的山体也龟裂了许多座。

        他抬手打向高天,撼天动地!

        可是,封神榜化出的那只金色的大手同样恐怖,以不可阻挡之势拍落下来,覆盖了整片圣崖。

        “砰!”

        大成圣体被震退,那只金色的大手压落,摧毁一切,连大成圣体的肉身都只能倒退,避其锋芒。

        “怎么会这样……是了,一定是大成圣体肉身干涸,神力没有多少了。”叶凡自我安慰,毕竟那是他的终极目标。

        “小子不用沮丧,大成圣体的肉身举世无双,可封神榜是无始大帝炼制的……”黑皇道。

        “轰!”

        那只金色的大手将大成圣体的尸骸生生震起,坠落进古棺中,而后轰隆一声将棺盖封在了上面。

        “这……”李黑水吃惊,道:“真的相当于无始大帝的一只手压落下来了吗?”

        “无始大帝的一只手压在半山腰,这不过是演化出的部分而已。”大黑狗道。

        “无始大帝的肉身比大成圣体还强横吗?”叶凡蹙眉。

        “无始大帝的肉身有圣体的一切优点,这相当于两具圣体在碰撞,不过一个已经成为大帝了。”大黑狗说出一则惊人的消息。

        而后,它又补充道:“古之大帝,每一个人都无比强大,君临天下,皆是万古无敌寂寞的人!不说他们以前的体质,只论帝身,就可以粉碎一切。”

        圣崖上归于安宁,封神榜化出的金色大手消失了,一切都恢复了平静。

        “九秘之字诀与天庭圣主也一起封在了古棺中……”大黑狗咕哝,它才记住四幅道图而已,有点不甘心。

        “留待下一个有缘人吧。”老疯子开口。

        叶凡走了过去,强忍着心神将要崩裂的可怕折磨,将那只金色的权杖封印,这是远古杀手神朝天庭的象征。

        此外,这也是一件武器,是一种极其可怕的秘宝,身在什么境界就能发挥出什么样的力量来。

        “这是远古圣人炼制的兵器,为了强化天庭传承,有自我封印的功效,不达到圣人境界,永远不能发挥出全部威力来。”大黑狗流口水,几次想要跃起,想抢劫叶凡。

        “妈的,这只极品的死狗,连熟人的东西都想抢!”李黑水与叶凡都想暴打它一顿。

        小囡囡轻轻拍它,道:“狗狗要乖哦。”

        大黑狗听到这句话,差点一个跟头栽在地上,要是旁人的话它早就冲上去咬了。可是面对小囡囡,它只能悻悻的收敛,呲了呲牙,不好意思再打歪主意了。

        他们没有多做停留,沿着原路向山下走去,准备离开这片圣崖,此崖绝非善地,久留下去可能会有厄难发生。

        忽然,在走到半山腰时,远远的见到一个人,挡住了去路。

        他身上的道袍相当的古老,与当世所见大不一样,根本不知道是什么年代的,充满了岁月的痕迹。

        大黑狗的头上仅余的一些皮毛当时就倒立了起来,咬牙道:“妈的,遇上一个超级大个的,这是十几万年前的服饰!”

        “不会又是一个远古尸体吧?”李黑水小声道。

        “他不是尸体!”老疯子走在最前方,露出无比凝重之色,盯住了那个老道。

        那个老道就像是一个活化石一样,沿着山路,慢慢向山上走来,无一处不古旧,己身也非常老迈。

        他头上的紫金冠暗淡无光,都快烂掉了,身上道袍也随时会成为飞灰,他口诵道号,一副慈悲相。

        “几位施主,可否助贫道一臂之力,我愿以九秘中的两种盖世圣术相赠。”

        这个老道上来就这样开口,惊的几人瞠目结舌,九秘一下子就拿出来两种,他到底什么来头?!

        “你是谁呀?”小囡囡声音很柔嫩,像个好奇宝宝一样问道。

        另一边,老疯子越发的凝重了,气势如山似岳,整个人竟然化成了一幅古图,不再是人身!

        可想而知,他有多么的重视,如临大敌,让一位圣人如此,足以说明了老道的恐怖!

        “贫道忘记了过去,因为真正的我早已朽灭了,没有人可以抗衡岁月。”老道话语很平和,古老的气息在弥漫。

        “他……一定是山腹中的无上存在,是被封神榜镇压的那个人!”大黑狗浑身打冷颤,露出极度惶恐之色,若真是如此,将有弥天大难。

        昔日,无始大帝亲手对付的人,最终以封神榜镇压,如果还没有死,光想想就让人头皮发麻。

        “我的肉身早已归于黄土,只记得别人称呼我不死道人。”那个老道继续开口。

        “不死道人……恐怕是来自不死山的无上存在吧?”叶凡心中都一沉,圣崖是从不死山中截出来的!

        老疯子化成了一幅无缺的古图,勾动诸天大道,演化无上道果,永恒的气机在弥漫,似亘古常如此。

        “贫道只留下一道元神,葬于仙源中,想出去了却一桩心愿,并无恶意。”老道人神色平静。

        这都过去多少年了,纵然肉身已经成为飞灰,但他还是留下了元神,光想想就让人觉得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