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四百八十一章 遭遇
  • 正文 第四百八十一章 遭遇

    作品:《遮天

        叶凡他们走出大山,来到了外界,第一时间就引起了轰动,因为十四日已经过去了,他居然还活着。

        “那不是圣体吗,神医说他不足半个月的寿元了,他居然又出现了!”

        “难道他真的自斩了修为,成为了一个普通的凡人?这下有意思了,也不知道那些人会不会来杀他?”

        东荒广袤无边,原始地域上百万里都不见人烟,人族聚集地都比较集中,一般的城镇都相连,成为一块繁盛之地。

        中部地域,十大古城为十个不同的中心,周围的地带聚集了大量的人族与妖族,无比的密集。

        叶凡他们出来后,还没有进入重城,在一座普通的古城就引起了人们的热论。

        “不用猜了,绝对自斩修为了,他现在成为一个废人了,有谁上去试试他如今境界如何?”

        叶凡他们这一组合太奇怪了,大黑狗与小囡囡想不引人注意都不行,纵然以前没见他们也能猜出。

        “那个披头散发的中年男人是谁,乱发都将脸挡住了,也太不讲究了。”有人盯着老疯子,根本没有将他当成一个高手。

        每一个人都在关注,全都在议论,圣体还活着,可能自斩了修为,这则消息像是长了翅膀一样传了出去。

        不久后,叶凡他们来到了幽月古城,它为东荒中部地域十大名城之一,距离天璇遗址最近。

        在这片地域的中心,无上大教、妖族的古老世家都有不少,散布在周围的名山大川间。

        终于,有人按捺不住了,想试探叶凡的身体到底如何了,对面走来几名年轻的男子,全都带着笑意。

        “这不是圣体叶兄吗,听说你身体有恙,不知如今可好?”其中一人很随意的拍了拍叶凡的肩头。

        “你们是谁,我们认识吗?”叶凡问道。

        “我们都是一些散修,叶兄哪里识得。”那个人哈哈大笑。

        “你们是紫府的弟子吧。”叶凡眉头一挑,连紫府圣子都不敢这样随意拍他肩头,这几名弟子还真是将他当成了自斩修为的废人。

        “你怎么知道?”这几人都心头一跳,他们多少有些不安。

        “看你们眼中内蕴紫华,一定是修炼‘紫气东来’的圣地门徒。”叶凡笑道。

        几人放下心来,继续问道:“叶兄大难不死,不知如今可否复原了?”

        “修为半废,勉强能活下去吧。”叶凡道。

        “是吗,这可不是好消息啊……”其中一个人露出笑意,稍微加力,向叶凡的肩头拍去。

        “你活腻歪了吗?”李黑水直接抓住了他的手臂,砰的一声将他扔了出去。

        “你……什么意思?!”紫府的那个弟子当场翻脸,怒声斥道。

        “我还想问你什么意思呢!你们是欺叶凡如今修为半废,才敢如此无礼吗?”李黑水冷声道。

        “紫府圣子为我等师兄,我等为圣地门徒,难道还不配与叶兄论交吗?”其中一个人冷笑。

        “叶兄也不过与我等同辈而已,难道还需要我等仰视不成?”另一个人亦讥讽,在得知叶凡自斩修为后,他们根本不在乎了。

        “半个月前,纵然是你们的圣子都不敢如此无礼。若是叶凡鼎盛时,你们敢这样大模大样的来试探吗?”李黑水斥道。

        “圣体还真被神化了不成……”有人冷笑,面带轻蔑之色。

        更有人以微不可闻的声音道:“凤凰落毛不如鸡,都成这副样子了,还以为有什么威势不成?”

        “你们废话真多,不就是觉得叶凡半废了吗,我奉陪你们好了!”黑皇叫嚣,道:“紫府圣子的师弟了不起啊?你们一起上吧!”

        紫府圣女曾被叶凡镇压,传出先天圣体道胎可能会出世,这让紫府圣子恼怒无比,因为若无意外,圣女是要嫁给圣子的,他的师弟此时自是想为其出气。

        所以,这些人都很不善,幽月古城距离紫府圣地很近,他们第一时间赶了过来。

        “好狂的狗,剥了它的皮,昔日它不是整天叫嚣吗,今天圣体都废了,看它还有什么倚仗!”

        紫府的几名弟子修为都不弱,冷笑连连,一起向前逼去,准备当着叶凡的面拿大黑狗开刀。

        大黑没有多说什么,直接祭出一片乱七八糟的东西,当场将他们围了起来,星辰石、神血土等闪耀光芒,封住了天空。

        “无知的小辈,以为是紫府圣子的师弟,就可以横行无忌了吗?本皇敲打敲打你们!”

        “你这死狗,能奈何我们吗?”他们斥道。

        可是,几人紧接着就变了颜色,周围景物大变样,一切都迷蒙了起来,所有人都被封困了。

        “啊……”不久后,阵纹中传来惨叫声,紫府的几名弟子都被放倒了。

        李黑水二话没说,冲进去都给拎了出来,抬起大脚丫子一顿狂踹。

        “啊……”紫府的几名弟子被封住了身体,眼睁睁看着那两只大脚在他们身上狂踩,惨叫不停。

        “你敢这样对我们,可知道……”

        “知道你个头,你们这样的人,本皇都不屑收做人宠,教训你们一顿是看的起你们。”大黑狗叫嚣,亲自冲了过去,大爪子来回的扒拉,每次都会按断几根骨头。

        幽月古城内,所有人都发呆,这可是紫府的弟子,竟然被这样暴打,几人还真是生猛。

        圣体不是废了吗,他身边的人还这么生猛,还真是让人无言了,许多人都直犯嘀咕。

        “啊……”紫府圣地的几名弟子惨叫,平日哪里吃过这样的大亏。

        “本皇送你们去西漠出家,磨磨性子!”将几人痛揍一顿后,大黑狗开口,开启棋盘阵纹,光芒一闪,将几人送走了。

        所有人都心头剧跳,这狗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传送西漠去?也太夸张了吧!

        “妈的,阵纹太古怪了,全都跑到北原去了。”大黑狗无比懊恼,很显然又做了一件不靠谱的事。

        周围诸多修士都不相信,觉得它在吹牛皮,唯有老疯子空洞的眸子中闪烁出一道光彩,盯着看了几眼。

        “你们太过分了!”

        就在这时一个冷冷的声音传来,不远处的一个茶馆中一个紫衣男子站起,大步走来。

        “紫府圣子!”有人惊呼。

        此外,还有一个面色白皙的男子走来,正是紫微教的赵发,长相相当的斯文,笑的意味深长。

        “叶兄有大半个月未见了,我得知此地离王神医的隐居地最近,特意在此等你,只为你出现,想买下那口圣剑。”

        赵发从容而镇定,与紫府圣子一同走了过来,脸上堆满了笑意,似是发自内心的高兴。

        叶凡也笑了,此人绝不是善类,在风族的宴会上,小囡囡曾听到他与人对话,想谋夺圣剑而准备对其下狠手。

        “我还不想卖掉,要以它换圣药呢。”叶凡直接开口拒绝。

        赵发顿时露出不愉之色,道:“叶兄你如今还需要圣剑吗,既然自斩了修为,还是出售吧。”

        “你什么意思?”李黑水质问。

        紫府圣子没有多说什么,眸光很冰冷,站在一旁,扫视几人。

        赵发“啪”的一声展开了折扇,从容自若,冷哂道:“我想买圣剑,也是为叶兄好,不然的话多半会招去灾难的。”

        “你这是在威胁我们吗?”叶凡问道,不带任何烟火怒气。

        “哪里,我赵发是那样的人吗,我只是在提醒叶兄,其他人说不定会抢哦,还是早些卖给我算了。”赵发笑的很是深沉。

        他像是想起了什么,双目神光灿灿,道:“你的麒麟神药种子应该还在吧,不如也一起卖给我们吧,我与紫府的圣子兄准备合力买下。”

        “麒麟神药种子被我吃了,圣剑不卖,如果你没有别的事,就走开吧。”叶凡不咸不淡的说道,对此人实在反感到了极点。

        对方还真是欺他“废了”,竟开始语带威胁了,想要谋夺他身上的宝贝,实在是可恨。

        赵发神色顿时一冷,啪的一声合上了折扇,嘴角露出一缕冷笑。

        “你们未免太过强势了,将我的几位师弟传送到了哪里?”紫府圣子突然开口,神色冷淡,盯着大黑狗。

        “送北原去了,你想和他们去团圆吗,其实去西漠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可以出家做和尚。”大黑狗调侃道,斜着眼睛看他,根本无惧意。

        “叶兄你们大祸临头了,还不知吧?”赵发脸上带着阴冷的笑容。

        “你想对我出手吗?”叶凡笑了笑,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赵发以折扇敲打手心,道:“我赵发岂是那种人,我想告诉你的是,中州阴阳教的人来了,你可知道意味着什么?”

        叶凡神色一动,他斩杀了阴阳圣女,这绝对是一段难以缓解的仇怨,对方不可能就此揭过。

        阴阳教为中州的无上大派,没有立刻报复,主要是迫于诸圣地的压力而退走了。因为,他们在东荒劫掠各派天才幼童,引起了很大的愤怒,无法继续呆下去了。

        如今,他们又来了吗?

        “据说,十天前他们就已经来到了东荒中部地域,阴阳圣子背负阴阳剑而来,要以此恐怖秘宝来斩你的头颅。”赵发嘿嘿的笑着,道:“那时,他还不知道你要自斩修为呢,如今看来都无需用阴阳剑了。”

        随后,他又继续道:“他们是中州的无上大教,对于东荒的绝代神王并不是多么忌惮,况且神王生死不知。此外,我还听说,为了万无一失的杀你,树立阴阳教的威名,他们出动了几位寿元无多的太上长老,下定决心要摘掉你的头颅,当中有半步大能,甚至还有雄视天下的真正大能。”

        “阴阳教出动大能级人物来杀我?”叶凡心头一跳,不过很快又平静了下来,摸着下巴笑了起来。

        如今,老疯子相随在身畔,他无所惧怕,就是中州的无上教主亲自来斩他,也定是有来无回!

        “叶兄若是将圣剑与神药种子售出,我愿为你提供一跳生路。”赵发好整以暇,不紧不慢的道:“最起码,可以让你活上很长一段时间。”

        “我说了,圣剑不卖,神药种子被我吃了。”叶凡冷声道。

        “叶兄,你可真有点敬酒不吃吃罚酒,我赵某人一片赤诚之心,你却根本不领情!”赵发阴着脸。

        “我不想卖,你难道还想强买不成?”叶凡盯着他。

        “叶兄你可要考虑清楚啊!”赵发嘿嘿冷笑,而后拍了拍他的肩头,竟有一丝暗劲吐了出来。

        这是一种巧妙的暗力,当时不会发作,事后却可让人吐血负重伤,他显然准备让叶凡吃个大亏。

        “把你的手拿开!”叶凡沉下了脸。

        旁边,紫府圣子很冷淡的盯着这一切,没有任何表示,既不插手,也没有相助。

        赵发神色一僵,道:“叶兄你说话未免太过分了!”

        说到这里,他又轻轻吐了一丝暗劲,透过手掌向叶凡体内传去。

        “给我滚!”叶凡神色冰冷了下来,双眸死死的盯着他。

        “你说让我滚?”赵发神色冰森,手一下子僵在了那里。

        其他人也都吃惊,神医都已经说了,圣体唯有自斩修为才能活下去,方才他自己也承认了,没有想到还敢如此强势。

        许多人都不知道赵发吐出暗劲,自然都很震动,以为叶凡只是很强势的反感这个人。

        “你可真是不识好人心,叶兄你可不要后悔!”赵发冷笑,再次轻怕了一下。

        “强买我身上的宝物,也算是好心?向我体内吐暗劲,让我伤体更重,也是好意?!”叶凡神色冰冷,金色的大手突然挥动了出去。

        “啪!”

        清脆的大巴掌声无比的响亮,赵发口吐鲜血,牙齿飞落出去六七颗,整个身子都横飞了起来,撞在不远处的墙角上。

        “哗”

        众人哗然,全都露出了惊色,圣体不是自斩修为了吗,怎么一巴掌将赵发抽飞了出去?

        “你……”赵发气的浑身都在哆嗦,一下子跳了起来。

        可是,这时叶凡化成一道金光,脚踩天璇的步法刹那就冲到了,金色的大巴掌又轮动了过来。

        “啪”

        赵发口中喷血,又有三颗牙齿飞落,身子再一次横飞了出去,撞在墙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