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四百四十九章 拜访故人
  • 正文 第四百四十九章 拜访故人

    作品:《遮天

        “先不要轻举妄动,如今燕都形势复杂,我的一举一动恐怕都会有人关注,风尖浪口上先不要出手。”叶凡道。

        他最为关心的还是狠人的问题,那种传承太强大与可怕,若是让这样的传人成长起来,日后肯定是不世大敌。

        一念花开,君临天下,代表了狠人昔年的无上丰姿,此术加上举世无双的万化圣诀,不说斩尽天下英杰也差不多了。

        相传,狠人还开创有专斩诸王的无上秘术,世间绝伦,光是种种传说就足以让人颤栗。

        “他以老体蕴生出神胎,晚年再生,这样也太可怕了,岂不是等于经历了两世大帝!”李黑水咋舌。

        “都说他活的最久远,该不会现在还在人世间吧?”涂飞也心有疑问,他爷爷掌握有上古吞天魔罐,随着对狠人的深入了解,他有阵阵心惊肉跳的感觉,觉得那是个烫手的山芋。

        “不可能,昔年他若还在世上,无始大帝肯定会与他有震动万古的一战。”黑皇嘀咕了一句。

        “古之大帝难道没有一个人活下来吗,他们惊才绝艳,傲视古今,我真不相信一个个都离世了。”庞博这样说道。

        “要是没死,我挖了他的道场,刨了他的坟,以他的性情早跳出来将我活剥了。”大黑狗咕哝道。

        几人一阵无言,细想也确是如此,若是他还活着,怎么会任吞天魔罐分开,散落天下间,而不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呢。

        叶凡感受到了压力,吞天魔功对应的各种秘法皆是盖世圣术,而不灭天功更是神秘,连黑皇都不知对应有怎样的惊世奇术。

        “需要去圣崖,寻到九秘的第三秘……”叶凡有了这样念头。

        他虽然学有《道经》与《西皇经》,但都是某一秘境的心法,并非全经,未记载有无上圣术。

        此时,他严重感觉,缺少秘术,光有强大的心法远不够。

        还好斗战圣法举世无双,攻伐圣力第一,可以千变万化,演化出无尽杀生大术,不然的话他对上死敌时必会捉襟见肘。

        “你们打探到神王的下落了吗?”叶凡问道。

        当初,他从北域横渡而来时,曾与几人有约定,他若治疗好大道伤痕,肯定会做出一番动静,让他们寻出绝代神王。

        “没有,石沉大海,根本没有一丝消息,我托姜坏人打听了,他爷爷姜义亲入姜家,也没有得到线索。”涂飞道。

        李黑水也叹道:“东荒太大了,想要寻出绝代神王来谈何容易。”

        叶凡蹙眉,九死一生,终于拼出无缺的不死神药了,却没有办法寻到神王,这让他很头疼。

        “放心好了,姜家若是有消息,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得悉的。”李黑水道。

        绝代神王对叶凡有大恩,他不想见到神王黯然陨落,想为其寻到复生的道路,如今见到了曙光,却没有办法实施。

        “我想神王应该还没有离世,毕竟小婷婷与他在一起,在他预感时日无多时,我想他会将那个小女孩送回姜家的。”庞博这样判断。

        叶凡摇头,叹道:“这正是我最心忧的问题。”

        他很担心,怕神王以最后的余力逆天帮小婷婷改命,而耗尽最后一丝复活的希望。

        这是很有可能发生的事情,自从神王带着婷婷消失离去,叶凡就生出了这样的想法。

        神王悲凉一生,若是再传出这样让人神伤的消息,实在令人心酸,潸然泪下。

        此时此时,外界震动,诸多大人物齐赴太玄,前往星峰。

        狠人大帝的传承出世,没有人不在乎,若是真的,那将是一场浩劫,是无法承受的**。

        天下人的目光都望了过来,与圣体打破诅咒时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无上大教都有人到来。

        叶凡成功了,将世人的目光转移。一个将死的圣体并不需要忌惮了,可古今第一狠人的传承那就不同了。

        他终于笑了,斗转星移,祸水东引,所有人盯住了另外一个人,世人开始寻觅狠人的继承者。

        华云飞消失了,所有人都在寻找,都在追查他的下落,虽然还没有明确证据,但他几乎已经是举世皆敌。

        “这招太妙了,华云飞活着比死了作用要大的多,代替叶凡去背负这种重压!”涂飞笑道。

        “不错,将他推出去,小叶子可以安心修行,慢慢积蓄力量了,等到那些人回过味来,一切都晚了。”李黑水也大笑。

        “你们别盲目乐观,我怎么越听越感觉这个华云飞很不好对付,心机深沉,手段狠辣,这样的人不可能轻易死掉,千万不要被逼成狠人第二。”黑皇警告。

        庞博笑道:“以后我们可以从容布置,这次推出一个狠人来,下次推出去一个无始。”

        外界沸腾,纷纷扬扬,各种议论铺天盖地,叶凡终于可以暂时放松一段时间了。

        接下来他几日里,他不断寻找小囡囡,这个小女孩一定要找到,不然他觉得对不起自己的良心。

        可是,却是大海捞针,一点线索都寻觅不到。

        “叶慧灵该出来了吧,她听到我无恙,会来取圣果才对。”

        叶凡将圣果取出,为几人分发,黑皇馋的口水哗哗的,贪婪的老毛病又犯了,又开始下黑口抢自己人。

        幸亏李黑水与涂飞了解它,反应足够快,尽管被咬了几口,但果子保住了。

        “妈的,这死狗太可恨了,其他什么都好,就是见宝就抢这个毛病没治了!”两人不断诅咒。

        “本皇是那样的人吗,只是想试试你们的反应能力。”大黑狗脸皮厚的让人没话说。

        起初,几人都坚持不要,因为他们了解到,需要各种圣果合在一起才能拼出无缺的不死神药,要以此来救神王和小婷婷。

        叶凡还是坚持每人送了一枚,但他自己却没有再服用,因为真的堪堪够用而已,已经需要神根来补齐了。

        数日下来,都寻不到小囡囡,叶凡心中不安,唯恐有什么意外发生。

        最终,他与庞博前离开燕都,一起去看一些故人,昔日同来这个世界的同学,若没有意外还应在燕地。

        第一站,他们自然是来到灵墟洞天,两人在这里生活了将近一年,往昔发生的一切还历历在目。

        可是,当他们来到这里时,却听到一个噩耗,那个叫张宁飞的同学死去了。

        当年,叶凡他们共十三人被薇薇从八百里原始老林带出,六个洞天福地各收两人为徒。

        灵虚洞天收庞博与张宁飞为弟子,而叶凡不过是跟随庞博而来而已,并非真正门徒,因为那时他被查出为荒古废体。

        来到这里后,张宁飞被他的师傅带去闭关了,叶凡与庞博都没有见到过几次,不曾想再回归时,这位同学已经埋骨一年有余了。

        “我们为他的坟头填些土吧。”两人都有些黯然,同来这个世界,不曾想已有人离世了,再也不可能见到了。

        张宁飞并非修士所杀,一年前去采摘一种灵药,被一头凶兽撕碎了,死的很惨。

        “还记得毕业时,你喝醉后,哭着,笑着,说自己的理想与遗憾……”

        “来到这个世界,我们未能长时间相聚,最终都未能见上你最后一面。”

        两人将酒水倒在他的坟上,沉默了很长时间,这就是修士的世界,一切都无比的残酷,充满了艰险。

        当两人回到灵墟洞天后,许多人都大气都不敢出,两灵墟掌教都很紧张,连他都不过道宫一重天而已,生怕两人因此而生怒降罪。

        “无需如此,灵墟对我们有恩,他出意外与灵墟洞天无关。”

        将近六年过去了,他们已经是四极秘境的修士,足以俯视整片燕地。

        东荒实在太大了,灵墟洞天是最底层的门派,道宫一重天的人物就已是燕国的最顶级的高手了,若是四极秘境的修士足以在十几国内称雄。

        数十国也许能出一个中型门派,数百国之地也不见得能出一个大派,浩瀚无垠的东荒,国度数之不尽。

        吴清风老人被请出来了,灵墟洞天的掌教还是有些不放心,他知道这位长老对两人有恩。

        其实,叶凡与庞博除却看同学外,最主要的就是想看望这位老人,是他将两人引上了修行的道路。

        数年过去后,吴清风老人衰老了一些,不过精神还好,见到他们非常高兴。

        “孩子,我听说了你的事情,你的大道伤势……”老人叹息。

        “没事,他的命很硬,会闯过这一关的,您放心好了。”庞博笑道,没有办法据实相告,因为关系太大了。

        “想不到你们有了这样的成就,可与那些圣子争锋了。”吴清风老人很激动,其中一人是他的徒弟。

        两人陪吴清风长老相聚了很长时间,而后叶凡留下数斤神泉,里面泡着一条神根,这才离去,今日一别,也许就很难再相见了……他们走出很远,发现老人还站在山门处,白花花的头颅,不再挺直的腰,枯瘦的身影,老人像是石化在了那里,目送他们远行。

        这很有可能是最后一次相见了,叶凡与庞博也很伤感,转身遥遥行了一个大礼,而后冲天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