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四百三十章 秘辛与进禁地
  • 正文 第四百三十章 秘辛与进禁地

    作品:《遮天

        北域盛产源,更有自太古岁月中沉睡下来的可怕生物,自古至今都是风云际会之地。

        太初古矿,贯穿万古,黑暗时代,荒古大劫,人族大祸,或多或少都有它的影子,留下了无尽传说。

        自有人类开始,也不知道有多少盖世雄主在晚年时走了进去,可惜都就此一去不返,从来没有听说有人再出现世间。

        在叶凡离开一个月后,北域传来惊世消息,诸圣地探寻太初禁区的一座古老神庙,铩羽而归,死伤惨重。

        举世皆惊,所有人都没有想到诸圣地敢入太初禁区,在一座太古神庙中与莫名生物发生了流血大战。

        诸圣地可谓守口如瓶,此前竟没有一点消息漏出,也不知道准备多久,直到行动失败,人们才得悉。

        世人震撼,诸圣地竟进入了太初禁区,这实在太突兀了,他们一定发现了什么惊天的秘密,不然怎会如此冒险!

        大地上一片嘈杂,世人都在议论,人们吃惊的发现,此事早有端倪。

        一年以前,太初禁区有美妙的乐声传出,有人见到绝世风姿的女子出行,震动北域,传遍诸多大教。

        也就是在那时起,天下风云汇北域,无论是年轻一代,还是无上教主都开始北渡。

        叶凡还清楚的记得,青蛟王特来南域请孔雀王北上,诸圣子与诸圣女也是在那时起,纷纷去了北方。

        “是了,原来如此!”

        他恍然大悟,太初禁区一定有了不得的发现,它实在才牵动了诸圣地的神经,竟耗时一年来准备。

        前后联想,一切都解释通了,为什么一年来北域大动荡,各色人物纷呈出现,好像那里为天下中心一样。

        太初禁区内,有震世古庙出现,有惊世神女妙音传出,可惜诸圣地终究是退了出来,未能得到所有的一切。

        不过,他们一定大有收获,毕竟准备了一年多。

        当叶凡寻到叶慧灵时,又一件惊世的消息传了出来,依然来自北域!

        上古吞天魔罐出世,传了数月之久,终于被人寻到了埋藏之地,结果血染地窟,高手死伤无数。

        古之大帝的圣兵吸引了所有人的心神,这则消息一出,世间再次震动!

        人们有必要怀疑,为什么如此巧合,诸圣地在太初禁区刚铩羽而归,怎么吞天魔罐的盖子就出世了?

        很快,确切的消息传来,诸圣地的太上长老死伤不少,年轻一代更是差点全灭。

        世间早有传言,打开狠人的道场需要天妖体、神体、圣体等多种体质联手,要以他们血液进行圣祭。

        而今果然应验了,诸王并起,以血打开了上古第一狠人的道场,可是等待他们的却是无情的杀戮。

        古之大帝的藏兵之地刻有慑世阵纹,任你天纵奇才,也挡不住一击,洞穿天地,破灭万物,摧枯拉朽。

        若不是关键时刻,青蛟王接过青帝圣兵,第七大寇涂天持魔罐出击,艰难的开辟出一条道路,没有一个人可以活下来!

        举世震动,上古第一狠人果然无情,对自己狠,对任何敢冒犯者更狠,差点灭了东荒年轻一代所有精英。

        姬家神王体、颜如玉、姜家神王体、天妖体、先天道胎、夏九幽、摇光圣子等全都重伤,差一点形神俱灭。

        “太狠了,将自己给炼成了兵器,对后人也不留情,不愧上古第一不能招惹之人!”

        “他创出不灭天功,从衰老的肌体中化生出神胎,他炼的是自己的老体,传说很有可能是古之大帝中活的最久远的人。”

        当叶凡得知消息时,他第一时间想到就是阴谋!

        因为,黑皇这个博古通今的家伙曾经做出了各种判断,对他说起过很多秘辛。

        果然,更精准的消息传了出来,他发现了蛛丝马迹,狠人的道场中天妖体、神体、先天道胎等被困,本源差点被剥夺。

        “这……”

        与黑皇说的秘辛相符,上古第一狠人**凡胎,但却力压诸王,最终成就无上大帝路,他在开创不灭天功前,还创出过吞天魔功。

        此功初成时,全天下的人都追杀他,因为他可吞噬其他人的本源,狠人一生九死一生,比无始大帝的敌人都多。

        这些秘辛都早已消失在了历史长河中,也唯有黑皇还记得,世间几乎没人知晓不灭天功的前身为吞天魔功。

        “难道真的如黑皇所说,有人得到了上古第一狠人的传承?”叶凡激灵灵打了个冷颤。

        遥远的北域,黑皇气急败坏,嗷嗷大叫,盯着那片道场,它快抓狂了,差点将庞博、涂飞、李黑水都给咬了。

        关键时刻是它拦住了庞博等人,没有让他们进狠人的道场,避过了一场天大的劫难。

        可是,黑皇却出离了愤怒,因为它发现道场早有人光顾过了,吞天魔罐的盖子肯定被人收走了。

        最终的结果也证明了它的猜测,厄难发生,诸多修士艰难逃脱,并未得到那半件极道圣兵,差点全部覆灭。

        此外,还有一个人很沉得住气,也没有进去,那就是无良道士段德,他来到这里后先是惊愕,而后眯缝起了眼睛,未踏足一步。

        当叶凡得悉这一切后,想到黑皇告知的秘辛,他觉得有一个心思深沉的可怕的人物引导了这一切。

        “得到了狠人的传承,想要一下子干掉神体、天妖体、先天道胎等,他会是谁?”

        叶凡想到了一个人,若是他的话,也未免太也阴沉可怕了,不显山不露水,却步步杀机,让他生出阵阵寒意。

        北域两则消息惊世,大幕缓缓落下,无上教主,各路强者,诸圣子等皆撤离,回到了东荒各地。

        夜月下,叶凡与叶慧灵相见,一切都谈的很顺利,借来了覆天宝衣。

        如水月华下,来自中州的女子**而空灵,肌肤若羊脂美玉,眸子灵动,她很坦然,若是叶凡成功登上一座圣山,采摘到不死神药而归,她要一枚果实。

        叶凡一口答应了下来,他若是真成功,几座圣山肯定都要登临,九条神根是一条主根分生而成的。

        “请叶小姐帮我一个忙,我若是就此一去不还,请你带走一个人,帮我照顾一个人。”

        “哦,都是什么人?”叶慧灵惊讶。

        叶凡指向小酒馆中的张文昌,道:“将他带离此地,帮他摆脱这个环境。”

        而后,他又指向指客栈,透过窗棂可以见到小囡囡,她像个精致的小瓷娃娃一样,睫毛很长,正在恬静的熟睡。

        “好,没问题。”

        第二日,朝霞初升,晨露在绿叶上滚动,被照出七色光彩,叶凡步入八百里原始老林中,向荒古禁地进发。

        半个月过去了,古华皇朝与阴阳教的人并未离去,还在燕都中,但是已经没有人在眺望禁地。

        这一路上,叶凡并未见到一个人,小心的避过可能存在绝世异兽的区域,来到了生命禁区的边缘。

        偌大的山林,死一般的宁静,没有一点声音,鸟兽无行踪,蚁虫不可见,像是来到了世界的尽头。

        “砰”

        叶凡的一只脚终于踏入了禁区内,立时感觉到了一种可怕的气息,向他侵袭而来。

        这是……荒的力量!

        上次走到九座圣山前也不过如此,而今刚迈进来一步就受到了这样的侵袭,他浑身都感觉发凉。

        在这关键时刻,石衣附体,覆天罩身,将他护的严严实实,他大步向里面走去。

        “刷”

        进来的一刹那,纵然绝世石衣蔽体,叶凡还是打了个冷颤,他一身的修为被削了干净,一点也没有剩下。

        在这片生命禁区中,他成为了一个凡人,再不能飞天遁地。不过他并未像其他人那样轮海干涸、道宫黑暗、四极被禁,他的神力并未消失,只是被封在了体内而已。

        圣体的肉身极度强大,金色血气依然在沸腾,随时可冲出体外,这是叶凡敢进入禁地的根本所在。

        叶凡迈大步前行,不多时就前行了十几里,他觉察到了异常,岁月的力量透过石衣,丝丝缕缕,渗透了进来。

        “不好!”

        他心中凛然,脸上变了颜色,这才十分之一的路程而已,就已经这样危险,难怪中州的绝世皇主都要饮恨。

        “哧”

        叶凡激活源天纹络,成千上万条神纹流光溢彩,将他包裹,与此同时覆天宝衣神光大盛,将他罩住。

        他抬头望天,如今已没有退路,不然半年内必死,而前行渡绝地,虽然如临万丈深渊,但也许可以开出唯一生路。

        禁地内,古树如山,耸入高空,枝桠如巨人的手掌,快与山岭齐平了。

        一条条老藤粗如水缸,似一条条真龙蜿蜒,从山脚一直绕到山巅,苍劲而有力。

        在这一路上,叶凡见到了数不清的灵药,都是世所罕见、年份极其古老的绝品药,可是他却没有时间采摘。

        每一分每一秒,他都在挥霍生命,停驻下来,根本不值,如今唯有不死神药对他有用。

        前行三十里,覆天宝衣暗淡了下来,它内蕴的道纹被斩断!

        此衣材质不明,比神铁还要坚韧,是从天外坠落下来的,被祭炼成了宝衣,坚不可摧,隔绝一切气机,故有覆天之称。

        可是,眼下它禁受不住荒的侵袭,道纹被磨灭,宝衣只剩下了坚韧的特性,道与理以及术与法都被剥夺了。

        叶凡健步如飞,极速前行,向前是深渊,向后是地狱,没有净土,唯有自己度自己,开辟出一条生路。

        “啵!”

        石衣中的怨天纹络开始断裂,也支撑不住了,成千上万条眨眼间斩断一大半,很快就会全部消失。

        “道经!”

        叶凡运转道经心法,九个古字在石衣上浮现而出,用以镇压己身,来实现永恒,对抗岁月的力量。

        不愧为先天大帝纹络,挡住了侵袭,他暂时平静了下来,没有被继续剥夺生命。

        可是,毕竟只有九个古字而已,他虽然可以刻出,但是连意思都不能知晓,怎么可能会领悟终极奥秘呢。

        前行进六十里时,九个古字渐渐虚淡了下去,与源天纹络一起被磨灭,即将消失。

        “这才刚刚六十里,比上次艰难了无数倍!”

        叶凡心头剧跳,这样下去他必死无疑,根本没有生路,前方荒的气息肯定会更浓烈。

        他咬牙飞奔,冲过一座座山峰,冲到第七十里时他就已苍老了下来,而这个时候石衣内的九个古字与源天纹络全部消失了。

        如今,只剩下了空空的石衣与覆天宝衣,再无道与理以及术与法护持。

        叶凡并不慌乱,将麒麟种子取了出来,握在手中,一边汲取它的精气一边狂奔,以不死神药续命,冲击最后的路程。

        可是这最后的路程格外的艰难,神药延命,他依然在苍老,甚至连大道之伤都在恶化了。

        终于,共冲出去百余里,叶凡望见了九座圣山,却也被岁月侵蚀到了骨子里,意识都有一些模糊了。

        他咬牙奔行,终于是来到了山脚下,可是他的力气也几乎快耗尽了。

        而同一时间,他毛骨悚然,就在那圣山上,数道人影并肩而立,正在俯视他,目光冰冷,他从头凉到了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