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四百二十六章 荒古故地
  • 正文 第四百二十六章 荒古故地

    作品:《遮天

        夜月皎洁,孤舟顺流而下,江中波光点点,偶有鱼儿跃出水面,溅起一朵浪花。

        两岸大山耸立,猿啼虎啸,扰乱了夜色的宁静,平添了一种生动。

        叶慧灵站在小舟上,秀发轻舞,肌肤若羊脂美玉,红唇下玉笛生辉,空灵妙音轻柔动听,如天籁在缭绕。

        她轻笑坦言为不死神药而来,可是纵然是覆天宝衣加身,也不可能深入七大生命禁地,世间少有人可以做到。

        此外,叶凡得到了一个很不好的消息,中州来了不少人,都是在打不死神药的主意。

        “为什么会这样?”

        “中州一位不朽皇朝的老皇主寿元干涸,诸子百教中一位不弱于老皇主的无上教主也是生命将尽,他们都不想离世。”

        叶凡望月思索,中州风云动,不世皇主与无上教主要延命,让他也受到了牵连,此行充满了变数。

        他必须要有所准备,不然一步落后,恐怕会遗恨终生,世间可没有后悔的药。

        “你也无需担心,自古以来,深入禁地与大荒中的老圣主从来没有听到有谁再出现世间,几乎不可能成功。”

        叶慧灵眼如黑宝石,似可洞悉别人的心思,她拥有一股圣洁出尘的气息,笑颜让明月都黯然失色。

        “我也很难采摘到不死神药,将覆天宝衣借给我,很有可能会辜负叶小姐的一番好意。”

        世上自然不会有人平白无故赠宝衣,叶慧灵亦为不死神药而来,但是她深知那些禁地的可怕,不是一般人可以深入的。

        “以你的肉身来说,如果身穿覆天宝衣,机会还是很大的。”叶慧灵脸颊生辉。

        叶凡也笑了,摇了摇头,道:“世人皆知,我体内有大道伤痕,纵采摘到一株成熟的不死神药,也难以让它愈合。”

        “我们来到这个世上,所经历的一切有时候无法选择,只能搏上一搏。”叶慧灵笑颜纯净。

        叶凡没有言明真的要去一处生命禁区,不能成行之前他不想引人注意,自不会多透露什么。

        叶慧灵也不可能一下子就将宝衣借给他,当中还有变数,如今也不过是初次相见,她早已明言,需要考虑一番。

        东荒有七大生命禁区,神秘无尽,是最后七处可能有太古神药存在的地方了,其他原始大荒,机会渺茫。

        叶慧灵抽丝剥茧,逐一排除,认为中州的不朽皇朝还有那个无上大教最终会来这片地域。

        因为,七大生命禁区虽然都有不死神药的传闻,但是自古以来被人见到过的唯有此地,古籍中亦有记载。

        江水变得湍急了,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水畔是千仞绝壁,小船如箭一样飞行,叶慧灵升入夜空,衣袂飘动,如嫦娥奔月而去,只留下一个绝美的背影。

        她与叶凡相约,日后生命禁区外相见,若是谈妥,那时会携来覆天宝衣而来,相借给他。

        叶凡感觉时间紧迫,不敢在路上耽搁时间了,一旦中州的强者赶来,将会有诸多麻烦,困难会加大不少。

        足足相距一百五十万里,离目的地可谓十分遥远,叶凡取出玄玉台,开始横渡虚空,这都是单一方向的小型域门,每次能前行数万里。

        就这样,叶凡耗去许多源,终于来到了一片故地。

        他回到了南域,目的很明确,要再入荒古禁地,登临九座圣山,饮神泉、食圣果,在那片太古的天地中疗伤与休养。

        他不了解其他生命禁区,唯有这个地方真正见到过神药,也最有把握,毕竟昔日他曾经成功过。

        当然,他不敢掉以轻心,因为根据后来的了解,荒古禁地无比恐怖,前两次之所未遭劫,是因为那口铜棺的存在。

        不然的话,那处深渊几乎不可靠近,站在圣山脚下都会莫名死亡,更不要说登山而上了,向来是有进无出。

        庞博也亲身经历过,他在妖族圣地中翻阅了大量古籍,得悉的情况更多,他将推测告诉叶凡,一定是九龙拉棺坠落在山顶的原因,抵消了绝世诅咒。

        已经过去数年了,叶凡不知道再次登山而上是否还能平静,他心中没有一丝把握,但却没有退路了。

        重新回到南域,叶凡怔怔出神,不知昔日的同窗怎样了,林佳、周毅、王子文、张子陵、柳依依、李小曼……他们共同来到这个世界,想来都有了自己不同的生活轨迹,也许不久后将要再相见了。

        当路径南域超级大教太玄门时,叶凡站在一座高山上,远远眺望,一百零八座主峰,气象万千,如一片神土。

        拙峰、自然大道、九秘……他想到了很多,李若愚、姬紫月、华云飞、李小曼……在这里有不少往事。

        他没有停留,在没有采摘到神药前,他不宜先露面,不然恐怕会生出许多波澜,多半会引来很大的麻烦。

        当日,叶凡就进入了燕国,这是他们跨越星系、来到这个世界的起始之地。

        燕,南北长两千里,东西长三千里,如此疆土在东荒不过是沧海一粟,像这样的国家无穷无尽。

        它之所以被世人所知,毫无疑问是因为中心地域的荒古禁地,自古至今,留下了太多的传说,也不知有多少绝代高手殒落,更有绝世圣地覆灭在此。

        踏入这片土地,叶凡心中多少有些激动,他很想去那些同学,他们同来自星空的另一端,有着相似的经历。

        叶凡进入燕都,故地重游,城中车水马龙,行人摩肩接踵,很繁华与热闹,叫卖叫卖声不绝于耳。

        “香酥鸡翅,不好吃不要钱。”

        “张氏灌汤包,皮薄馅大汁多味美,快来品尝啊。”

        叶凡笑了,这里一如过去,没有任何变化,仿佛从来没有离开过。

        “大哥哥……我饿,给我买个包子吃吧,求求你了,囡囡非常饿。”

        忽然,一个稚嫩而可怜的声音传来,有人在轻轻拽他的裤脚。

        叶凡低头发现,一个浑身脏兮兮、可怜巴巴的小女孩正眨着大眼,仰头望着他。

        她不过三四岁的样子,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脸上满是污迹,唯有一双眼睛很清亮。

        “囡囡好饿,大哥哥你行行好,给我买个包包吃罢。”小女孩怯怯的,很是害怕的样子,眼中噙满泪水,似乎挨饿很多天了。

        叶凡心中有些发酸,买来热气腾腾的灌汤包,递给了她,告诉她慢慢吃,小心一些别烫着。

        而后,他站起身来,向远处走去,他有太多的事要去处理,心中纵然怜悯,但也不可能带着她去荒古禁地。

        小女孩很感激,注视他消失,大眼中噙满泪水,不顾热烫,开始狼吞虎咽。

        蓦地,叶凡停了下来,他觉得刚才的场景太熟悉了,三年前同样是这座城市,依然是这条大街,也发生过类似的事。

        他身体一僵,一下子想了起来,是同一个小女孩,那破破烂烂的衣服,那张脏兮兮的小脸,那噙满泪水的眼神,完全一样。

        三年过去了,她没有任何变化,还一如过去,让人心酸,倍感怜惜。

        怎么会这样?!

        叶凡霍的转身,快速向回奔跑,他不相信三年过去后,一个孩子没有一点变化,这显然非同寻常!

        他觉得这个小女孩不是伪装的,但一定不是寻常的孩子。世间没有那样纯净无暇的眼神,可怜的样子一眼望去就让人心颤。

        大街上人来人往,川流不息,叶凡仔细寻找,可是突然停了下来,神识内敛,不再散发而出。

        因为,他见到了绝世高手。前方有四位大人物,头戴龙冠,龙气绕身,气宇轩昂,龙行虎步,具有大气磅礴、慑人心魄之势。

        修为到了这等境界,他们不屑掩饰,也无需掩饰,每一个人头上都有祖龙头浮现,像是天帝降世,让人忍不住想顶礼膜拜。

        古华皇朝的四位绝顶人物!

        叶凡在神城时曾经见到过,他们曾以四十一万斤源在天妖宝阙拍下他切出的那株极其残缺、只剩下脚掌的人形神药。

        “是了!”

        叶凡豁然开朗,古华皇朝的老圣主寿元将尽,他们在四处寻找不死神药,想要续命。

        这次,想进荒古禁地的中州不朽皇朝自然是他们无疑,想来另一个无上大教也有人到了。

        这样一耽搁,叶凡再寻小女孩,却不见了踪影,不知被人群挤到了那里,他略微蹙眉,在十字路口选定一个方向走了下去。

        “你们别总是跟着我!”

        前方,传来一个少女动听的声音,不过怎么听都是在怄气。

        叶凡惊讶,他未曾想到在这里相遇姬紫月,她一身紫衣,轻灵出尘,发丝如瀑,皱着琼鼻,磨动闪亮的小虎牙。

        在她的周围,跟着一群人,将她环绕中心,保护她前行。

        “哎呀,叶凡在那里!”姬紫月忽然叫道,以手点指向前。

        围在她身畔的人,全都大吃一惊,一齐回头观看。姬紫月顿时跳了起来,提起紫裙的一角,撒腿就跑,想要摆脱,很是活泼与好笑。

        叶凡惊讶,她显然被封住了修为,不然的话早已飞天而去。

        大街上,一个老妪站出,一把抓住了姬紫月的手臂,让她停了下来,道:“越来越顽皮了。”

        “我不想你们跟着!”姬紫月怄气。

        老妪快速消失了,方才那些人围了上来,又将姬紫月环绕在中心。

        叶凡脸色一沉,他见到了姬惠,方才的老妪正是她,昔年种种恩怨,可以说都是因她而起。

        当初,他将姬紫月护送回去,姬惠恩将仇报,不仅没有什么恩情,还派出姬仁追杀他,最后自己更是亲自出马。

        后来的一系列风波,都是源自姬惠追杀,叶凡最痛恨的人可以说就是这个老妪。

        “这个老东西看来料定我会回来,居然给我设局,还想对付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