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四百二十二章 涅盘**
  • 正文 第四百二十二章 涅盘**

    作品:《遮天

        这是一幅发黄的古卷,说不出是什么材质,像是兽皮,又像是古布,一看就是年代很久远的古物。

        开卷上著有两个字:涅槃!

        叶凡心头顿时一跳,这两个字在佛教中有非同寻常的意义,是一个成佛的过程。

        “这是佛教的涅槃经?”他心中震动。

        “它只是古经中的一篇要义,专作疗伤用。昔年我妙欲一位庵主垂死际,得此古卷,不仅伤势尽复,还获得了新生一般的蜕变。”安妙依答道。

        泛黄的古卷上有不少古字,密密麻麻,大约数百言,释生死奥秘,阐再生之玄妙,很是艰涩,让人难以尽洞悉。

        叶凡静心凝神,一动不动,认真揣摩,细细明悟。

        虽名为涅槃经,号称可再生,但也只是一种比喻而已,这个世上有谁能真正不朽?连古之大帝都难逃一死。

        涅槃经所述要义,只是可改变生命状态,获得另类新生一样的力量,而非真正的轮回复生。

        修行此经虽不能长生,但却有增加寿元、延缓衰败之不世伟力,而这篇要义更是无上疗伤神术,拥有不可思议之奇效。

        参悟的刹那,叶凡的肌体顿时绽放宝辉,金色血气澎湃,冲出肉身,缭绕体外,让他看起来如一尊神明。

        “以无明灭故,心无有起;以无起故,境界随灭;以因缘俱灭故,心相皆尽,名得涅磐……”

        《涅槃经》为西漠无上天功,堪与东荒的几部古经并论。禅唱声响起,在宫阙中悠扬传出,无比玄妙,有一种神秘气机在流转。

        这是古经中的一篇瑰宝秘术,堪称无上疗伤圣术,拥有夺天地造化之奥妙,玄而又玄。

        叶凡本身为圣体,再以涅槃圣术疗伤,顿时现出多种异象,混沌青莲相伴,仙王附体,山河呈现,阴阳生死图绕身。

        不灭金身璀璨,既有神灵一样的庄严,又有圣体独有的神武气势,仿若盘坐九天上,俯视人世间。

        安妙依美眸泛异彩,她没有想到叶凡不仅肉身无双,悟性也很高,刚得到古经中的圣术就有了这样的明悟,她轻启红唇,详细讲解。

        “受诸因缘故,轮转生死中,不受诸因缘,是名为涅槃。涅槃与世间,无有少分别,世间与涅槃……”

        叶凡寂静无声,金色血气更盛了,氤氲缭绕,将他淹没,他通体绽放神光,不灭金身如七彩琉璃一样近乎透明,洁净无垢。

        他在艰难的修复生命本源,想要让那大道裂痕消失,从此无暇,永保不朽圣身,长存世间。

        “砰”

        叶凡身体一震,血气澎湃,差点让整座宫殿化成齑粉,如果不是安妙依早已布下阵纹,一切都毁去了。

        这就是圣体的肉身,强大到了不可思议的程度,轻轻一阵就有雷霆之威,让人难以承受。

        他的嘴角溢出一缕血迹,第一次修复生命本源失败了,纵然是不世古经中的无上疗伤圣术也难以抚平大道留下的伤痕。

        安妙依发丝如瀑,肌肤胜雪,晶莹滑嫩,她空灵如仙,站叶凡的身畔,道:“再来!”

        叶凡巍然不动,如盘坐在尘封的古天庭中,蛰伏涅槃,期待化龙而出。

        他的躯体越发迫人了,连安妙依都不得不后退,那种金色的血气绕体,他如一尊永恒的神炉一样骇人,让人无法近身。

        高妙而神秘的禅唱自他的体内发出,那是他的“逝我”与“道我”在诵经,为今生祈祷,以求永生。

        “砰”

        叶凡又是一震,鲜红的血水带着淡淡的金色,从他的嘴角溢出,纵然为圣体,他亦一阵摇动。

        第二次又失败了,大道留下的伤痕,根本没有愈合的迹象,让他一阵摇动,不灭金身都有些暗淡了。

        叶凡睁开了眼睛,轻叹了一声,此圣术奥妙无尽,但终究对抗不了大道之伤,让他觉得回天无力。

        “不要放弃,一次不行,就两次、三次、四次,总会有些效果的。”安妙依很不甘。

        叶凡摇头,道:“太难了,这是耗自身精血来实现涅槃,长此下去,若不能有效,我纵为圣体也耗不起。”

        若是一般的人,进行一次圣术疗伤就要修养了,不能再进行,他为圣体,肉身无双,一两次没什么,但若是不断进行也会吃不消。

        “怎么会这样……释迦牟尼的弟子曾说过,涅槃古经为西漠最高疗伤圣术,尽管这仅是一篇要义,但也几乎是天下极致了,什么伤都可治才对。”

        “释迦牟尼的弟子,他到底是谁?”叶凡极其想知道,更想得悉如来的一切。

        “我也不知他是谁。”绝代倾城安妙依摇头。

        妙欲庵,本为西漠一个门派,传承有佛教不世禅功,后来分裂,东渡而来,又获得了道教双修法,改名为妙欲庵。

        一千年前,释迦牟尼的弟子出海归来,路径东荒,遇到妙欲庵主将死,因在传承上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故留下一篇涅槃要义,飘然而去。

        “你知道释迦牟尼的往事吗?”叶凡问道。

        “只知为佛教禁忌,不明其详。”安妙依摇头。

        “大道之伤不可治……”叶凡站了起来。

        安妙亭亭玉立,月光洒落进来,将她衬托的空明而绝世,乌发秀丽,眼眸灵动,冰肌玉骨,曲线起伏,身材动人,像是上天最完美的杰作。

        “涅槃经加上我妙欲庵无上双修法,最后一番尝试,如果你还活不下来,小男人你可真的对不起我。”她轻盈的走了过来,纤纤玉手伸出,捏住叶凡的脸颊,笑容很美,道:“从来都是别人成全妙欲弟子,今天我可能是第一个破例的人,成全你来复生。”

        宫殿中,安妙依的如玉一样的晶莹**在朦胧的月华下如同透明一样,完美无瑕,浑身上下闪现着一层淡淡的光辉,秀发散乱,娇颜如花。

        这无关风月,仅为救人之法,叶凡一直对双修术持否定的态度,不想却亲身经历了一次。

        “小男人,收心!”白玉床上,红纱帐中,安妙依肌体雪白生辉,她轻点叶凡的额头,让他静心。

        面对如此国色天香的绝代佳丽,但凡正常的男子都不可能平静无波,叶凡自然也不能如老僧一样快速入定。

        安妙依整具仙躯似象牙一样雪白晶莹,如美人蛇一样多姿,曲线玲珑起伏,**无暇。

        时间不长,涅槃古经记载的禅唱声响起,宫殿中一片神圣祥和,同一时间叶凡覆在安妙依身上,双修法运转。

        皎洁的月夜,时间如水逝去,神城中一片安宁。

        妙欲庵,这片宫殿被封锁,免得大道天音外传,笼罩上一层朦胧的光辉。

        安妙依为第一传人,身份不弱诸圣女,更是艳冠天下,在妙欲庵中没有任何竞争对手,她要做什么,年轻一代无人敢违逆。

        尽管有部分人推测出了什么,但却没有人敢靠近与打扰,更不会多说什么。

        后半夜,宫阙中和谐宁静,叶凡没有说话,涅槃经与双修神术也不能抚平大道留下的伤痕,未能改变什么。

        他将安妙依的秀发绕在指端,静静的思索,到底还有没有生路,将何去何从,成熟的不死神药都无用吗?

        太古神药是世上最珍贵的圣物,如果连它都无效,那一个人的生命就真的要走到了终点。

        可是,叶凡却很难接受,不是连神王都有些不确信吗,并不能肯定不死药绝对无效,他决定不惜代价的搏上一搏。

        原本,他就准备好了石皮,为神王、为小婷婷而去冒险,如今他自己也性命不保了,已经没有一步退路,只能一往无前了。

        “这可能是我们最后一次相见了。”安妙依缓缓坐了起来,发丝如水一样垂落,凝视叶凡。

        “绝不是最后一次相见。”叶凡很认真,露出灿烂的笑意,道;“请相信,我不会死去,我还要再活一万年,让那些圣地都无言。”

        “一万年,红粉成骷髅……好久远啊。”安妙依起身,走向玉床,站在窗前,遥望明月。

        “吞天魔罐的另一半将要出世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安妙依忽然开口。

        “需要神体、圣体、天妖体等同去吗?”叶凡问道。

        “你不要去,不要问为什么。”安妙依没有回头,平静的说道。

        “好吧,我不会去。”叶凡答道。

        好久之后,她才走回来,看着叶凡,道:“小男人你走吧。”

        “我会活下去的。”叶凡坐了起来。

        “该离开了。”安妙依帮他穿上衣衫,动作很轻柔很慢。

        “好吧,为了证明我还在这个世上活着,每隔一段时间,你都会听到关于我的消息,这片大地不会安寂。”叶凡离去时如此说道。

        神城繁华,叶凡却终将离去,却没有立刻离开,是因为在等黑皇。

        在接下来的几日里,他行走在神城中,让年轻一代莫不心惊肉跳,没有一个人敢多语,圣体威势不减,让人敬畏。

        他轻易抹杀吴子明、李重天,震慑住了所有人,生怕步入后尘,被他无情击杀。

        众人知晓,圣体时日无多,根本没有什么顾忌,再无人敢触霉头。

        纵然是诸圣子都远避,心中发怵,怕叶凡在这个时候挑战他们,这不是没有可能,最后的疯狂,惹是发威将他们干掉,那可真是天大的霉运。

        就连金翅小鹏王都很安分了,很少出现,据说要返回东荒中部地域去了,将随老鹏王而去。

        风凰也低调了起来,似乎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很少出现了。

        在这生命无多的最后时日里,叶凡威势之盛,无人敢撄锋,诸圣子与诸圣女莫不躲避,年轻一代更是心有惧意,全都无声,不敢放出任何一句不敬之话。

        每次当他出现时,都会让一片地域安静了下来,与数天前相比,可谓截然不同,每一个人都心中不安。

        黑皇回来了,无精打采,充满了沮丧,不断诅咒,道:“该死的,紫山进不去了!妈的,发生了什么?!”

        再见,神城!

        叶凡向绝代神王去告别,正好见到风族圣主与白衣神王谈起联姻这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