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三百七十六章 切出神女
  • 正文 第三百七十六章 切出神女

    作品:《遮天

        叶凡来到仙坟前,默默打量,仔细感应,刷的一声亮出一道银芒,就要挥动灵刀,斩落下来。

        忽然,一种莫大的危机感出现在他的心间,一种毛骨悚然的气息笼罩全身,他携仙坟如雷光一样飞退。

        可是原地并未出现什么,没有危险降临,也无异常显化,宁静如常。

        “怎么了小叶子?”李黑水暗中传音,露出紧张之色。

        “没什么!”叶凡摇了摇头,站在原地,准备重新切石。

        “嗡”

        叶凡双眼紫芒闪烁,源天神觉又生出警兆,他觉得再次受到了死亡的威胁,令他悚然。

        他轻移脚步,如谪仙翩翩,闪到了一旁。这是怎么回事?他心中惊疑不定。

        难道是那几个老东西要杀他?可是他并未感觉到龙气冲来,也无地脉波动,没有什么破绽。

        “你在做什么,与仙坟共舞吗?真是可笑!”源术古世家的一位年轻子弟嘲讽。

        “不赶紧切石,这样磨磨蹭蹭,与坟墓同舞,很有意思是吗?”另一名源术世家的弟子大笑,当众揶揄。

        “把你们那两片抹布闭合紧,不要随便吐脏东西!”李黑水斥道,言语同样很恼人。

        “你……是你们不知所谓,抱着一座石坟乱走,怪得了谁!?”

        叶凡没有理会他们,他盯住仙坟,认真琢磨,难道是里面有什么东西,溢出了恐怖的杀意,让他生出了警兆?

        想到这个问题,他激灵灵打了个冷颤,这是极其严重的后果,仙坟中亦有活着的生物不成?

        且,它已经觉醒、彻底复苏了过来?!如果是这样,多半会有血流成河的惨剧,而他将首当其冲。

        真的这么严重吗?叶凡将仙坟放在地上,以源天神觉仔细观探,让他颇为意外,内部无杀气溢出,且有丝丝神圣气息流转。

        这时,一片云朵飘过,挡住了太阳,投下一片阴影,他忽然警觉,想到了什么。

        叶凡抬头向对面望去,南宫奇等四个老家伙负手而立,面带笑容,一动不动,正在盯着他。

        “太恶毒了!”叶凡的脸色很难看,一下子沉了下来。

        对方几次对他出手,完全是想斩尽杀绝,他不过被动防卫了几次而已,可是他们却变本加厉。

        如果不是他学过源天书,源术精湛,懂得许多古老的秘法,且刚才灵光一闪,恐怕至死都不知道是如何被害的。

        南宫奇他们没有动用龙气、地脉等,是在以势杀人,这是源术中的不世秘法,杀人于无形中。

        他们的站位很讲究,镇封了天字号石园的“天势”与“地势”,这里奇石众多,自然不弱于天生龙脉的大势。

        四人在以源术中的古法,引导龙脉“大势”,准备发动雷霆一击,于不知不觉间,将他化成脓血。

        叶凡真的怒了,几人源术精深,连这等秘法都懂得,可是出手太阴毒了,屡屡暗害他。

        “你到底行不行,不切仙坟就认输!”

        源术古世家的年轻弟子冷笑,皆带着嘲讽之色,盯着叶凡。

        “走来走去,始终不敢切开古坟,你不觉得很可笑吗?”

        “你们家的老头子想杀我,你们让我如何去切?”叶凡直接点明,当着所有人的面说出了原因所在。

        而且,他蓦地迈步,快速走到石园的几个关键位置,不断勾动龙脉大势。

        南宫奇几人顿时变色,四个老头子皆快速离开了原来的位置,同时对不远处的弟子喝道:“退!”

        “噗!”

        一名正在对叶凡冷笑的源术弟子脸上的神色一下子凝固了,脏腑被此地龙脉大势化成了脓血,尽管外部腔体无恙,但是生机已绝,直挺挺倒在了地上。

        “哗!”

        石园内外一片哗然,源术杀人于无形中,让他们心惊肉跳,竟然这么恐怖!

        “不光你们懂得源术中的古老秘法,我也懂,想杀人我陪你们玩!”叶凡丝毫不惧,面对南宫奇几人,道:“还要不要继续?我奉陪到底,我也有杀生大术未出呢!”

        围观的众人全部倒退,源术宗师对决竟这么可怕,不知不觉就要人性命。

        人们终于明白,为何昔日源天师纵横天下时,连各大圣主都无可奈何了,纵然不懂得正统的修行之法,但一样有惊天的手段。

        “你……”源术古世家幸存的几名弟子,脸色苍白,全都倒退了出去。

        南宫奇几人脸色难看,神色冰冷,什么也没有说。

        “你们四个老东西联手对付古风,还要不要脸?!”李黑水怒道。

        “无妨,他们有手段尽可展出,我接着!”叶凡很平静,睥睨四方,傲视四位源术宗师。

        众人吃惊,源术少年宗师镇住了源术世家的人,所有人都一呆。

        叶凡没有继续切仙坟,而是开始在玉竹林中布置,道:“为了所有人的安危,我还是隔绝出一片净土吧。”

        源术对决有生死,古世家的子弟早就扬言,要在对决中踩死叶凡,众人直到这时才相信并非相激与挤对的话语,而是真的。

        此时,姬家的大能、徐天雄、大夏皇叔刻好了阵纹,将血祭台放在了中央。

        “你可以切此石了。”赤龙老道示意南宫奇。

        “好,那就由我来先切石吧。”南宫奇向前走去,不过并没有接近,而是准备隔空出刀。

        四大宗师出手,已经观探出里面有神女,他可不想将其惊醒后,惨被击杀。

        “这阵纹稳妥吗?”有老辈人物心中不安,如果是太古王族出世,那很有可能是尸山血海,伏尸百万。

        “其他阵纹也许不行,但此阵纹足矣,这是神城天牢的道纹法则,可拘禁一切高手。”一位圣地的太上长老道。

        神城,与世同存,可追溯到最早的人类时代,没有人知晓其真正来历。

        它所拥有的天牢不可想象,绝顶高手陷落进去也难以逃出来,故此三位圣主级人物都不是多么担心。

        “咔嚓!”

        南宫奇隔空挥刀,银芒如匹练,盘舞于空中,非常的灵动,似一条真龙在舞动。

        而就在这一刻,一股浓烈的气息冲了出来,纵然不懂得源术的人,也都一阵悸动,感觉到了一股威压。

        太初的气息!”

        但凡对源石有所了解的修士,都知道这是太初特有的浓烈气息,比以往所见要强盛很多倍。

        人们甚至怀疑,此石出在太初古矿中!

        石屑簌簌坠落,让人惊悚的气息越来越浓,很多人都忍不住颤抖了,仿佛已经置身于太初生命禁地内。

        “仅一块石头而已,为何带来了这么强烈的恐怖感觉?”

        “难道真的是从太初古矿流出的血石?”

        许多老辈人物追问摇光石坊的人,当初那座神庙距离太初古矿有多远,他们是怎样运出血祭台的。

        摇光的人一脸的麻木,没有人回应,他们切了六块血石都没有得到什么,不想这块边角料将出神女,实在打击人。

        “噗通”

        一大块石皮落地,血祭台被切开了三分之一,而不知不觉间,一种无比森然的杀机透石而出。

        内蕴的生灵不像是一个神女,倒像是一个绝世妖魔,让人忍不住颤栗,许多修为稍弱的人都心惊胆颤。

        “退后,这种热闹还是不看为妙!”

        很多人心中惊惧,选择远退,甚至有些人直接离开了石园,不敢在继续呆下去了。

        “这可不是惊世奇珍,若是太古的王出世,动辄就要伏尸百万,血流成河,保命最要紧。”

        部分人非常谨慎,忍住好奇与冲动,真的就此离去了。

        不过,绝大多数人都没有走,想亲眼见证奇迹,他们对神城的天牢有信心,对几位圣主级人物的手段有信心。

        “砰”

        又一大块石皮坠落在此地,刺骨的杀意冲出,让人从头凉到脚,心胆皆寒,忍不住颤抖。

        此时,连南宫奇出刀都有了滞涩感,他也生出了恐惧,杀气已侵到了他的骨子中。

        “咔嚓!”

        这一次,他出刀不稳,斩落下厚厚的一层上石皮,一股惊天杀意冲出,南宫奇蹬蹬蹬倒退了出去,差点坐在地上。

        而场外,许多人小腿肚子转筋,不少修为弱的人站立不稳,跌倒在了地上。

        没有人嘲笑,因为所有人都被杀意笼罩,浑身冒寒气,连寒毛都倒竖了起来。

        “咔嚓!”

        不是南宫奇在出刀,而是血祭台自己崩落下一块石片,疯狂的杀意如海啸,汹涌了出来,让天地都颤栗了!

        “锈迹斑驳的矛锋!”

        “太古前的战矛!”

        无比的压抑,许多人都在哆哆嗦嗦,极度紧张,向后倒退,更有一些人软倒在地,起了一身的小疙瘩。

        石中有一杆矛锋,赤红如血,布满了锈迹,几乎要腐朽了,但是它却森然无比,有惊天的杀意!

        让人颤栗的气息,让人恐惧的根源都是源于它,血染的矛锋代表了毁灭与死亡!

        它不锋锐,没有光泽,岁月几乎将它磨灭了,但是杀意却不减。

        形体将朽灭,而无尽森然杀机却永不消退,蕴含有让天地颤栗的气息。

        “这是绝世凶兵,一定杀过不可想象的存在!”

        几位圣主级人物神色沉重,分别开口。

        “此矛一定洞穿过盖世人物的躯体,血染凶兵,留下了昔年那惊天一击的无上森然杀机!”

        石中的神女将手持绝世凶兵出世吗?

        当想到这个问题,很多人都颤抖了起来,无尽的恐惧笼罩心头,人们颤抖着倒退而去。

        南宫奇平复心绪,过了很长时间才再次上前,但是可以看到他祭出的银刀在颤抖。

        “噗!”

        突然,那把雪亮的银刀刚临近矛锋,便寸寸断裂,成为了齑粉,惊天的杀意将其绞碎。

        近乎腐朽的矛锋,到底浸染过何等存在的鲜血?无尽岁月过去了,还有这样让人颤栗的杀意。

        “我来吧。”姬家大能上前,他拈住另一把银刀,隔空划刻,石粉簌簌坠落。

        他没有触及赤血战矛,远离那个区域,想将神女其他部分切出,不想让这把绝世凶兵过早的出世。

        “咔嚓!”

        石皮不断脱落,圣洁的气息弥漫,柔和的光华冲出,漾出一种极其神圣与祥和的力量。

        “这是什么源,银灿灿,像是星辉,又像是月华?”一些老辈人物都惊讶。

        “切出来了,一个神女,果然内蕴有一个神女!”很多人都震惊。

        “太古的王,一定是太古的王!”圣地的太上长老们都震惊了。

        “我看你们拿什么来赌!”源术世家的弟子既恐惧又兴奋,冷笑着盯住了叶凡与李黑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