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三百五十七章 相聚
  • 正文 第三百五十七章 相聚

    作品:《遮天

        寒冷的冰原,白茫茫一片,森冷刺骨,一望无垠。

        叶凡脸上的笑容很灿烂,在漫天的大雪中,像是一缕温暖的阳光。

        可是看在姜逸晨眼里却无比的可怕,他内心恐惧,纵然是在严寒的冰天雪地中,浑身也冒出了汗水。

        对方想除掉他,在这片荒寂的冰原上,根本没有人能够救他,即便身份再不凡也无用。

        “嗡”

        虚空剧震,姜逸晨祭出一把天罗伞,张开后如一方天穹,向叶凡压落去。

        叶凡从容自若,一步一步向前走来,像是没有看到黑色的魔伞一样,直逼姜逸晨而来。

        “啪嚓”

        在黑色的天罗伞临身的刹那,叶凡才挥动金色的大手拍击向天空中,漫天的乌云被打散,魔伞成为碎片。

        姜逸晨变色,荒古圣体竟然如此强大,抬手间让其法宝灰飞烟灭,这还怎么抗衡?

        昔日,他一个简单的命令就几乎杀死叶凡,如今对方也给他造成了同样的压力,让他亦体味到了这种可怕的煎熬。

        比一下子将其打成肉泥还要难受,此时此刻,他承受着一种极度恐惧的折磨。

        “锵”、“锵”、“锵”……万剑齐鸣,成千上万道剑芒,照亮了整片冰原,绚烂刺目,每一道都长达十几米,皆粗如水缸。

        炽烈的神芒,将虚空都快洞穿了,冲到叶凡的身前,将他淹没在里面。

        可惜,这一切依然无用,叶凡根本未阻挡,荒古圣体散发金光,在这边白茫茫的冰雪世界,如一轮神阳,璀璨夺目。

        “啵”、“啵”、“啵”……成千上万道剑芒,在叶凡的身前寸寸崩碎,根本不能逼近三尺范围内。

        他黑发轻舞,眼神清亮,有一股出尘的气质,被金色的光芒笼罩,如一尊神灵行走在人世间。

        “你……”

        姜逸晨见到这一幕,更加的恐惧了,敌人踏雪而来,从容自若,不能阻挡,对于他来说是一种难言的折磨。

        他抖手掷出一个紫金葫芦,紫气冲霄,将漫天的冰雪都染成了紫色,快速放大,如一座大岳镇压而下。

        这只紫金葫芦很不一般,是他的爷爷亲手祭炼而成,强大无匹,叶凡看出了门道,依然从容自若,伸出一只金色的大手拍去。

        “砰”

        紫金葫芦大如山岳,压的整片冰原都在颤抖,但是却被叶凡一般抓了下来,金色掌指一拂,紫金闪烁。

        姜逸晨发出一声惨叫,他留在葫芦中的神识被抹杀,宝贝易主。

        紫金葫芦变小,化成三寸高,出现在叶凡的掌心,晶莹剔透,紫光流动。

        “三个问题,一姜家有人想害小婷婷吗,二你爷爷能否与姜家圣主分庭抗礼,三姜家以恒宇炉镇压的底蕴到底是什么?”

        叶凡露出一嘴雪白的牙齿,提出三个问题。

        姜逸晨浑身都被汗水打湿了,他知道叶凡绝对是故意的,让他也体会这种被死亡威胁的恐惧。

        不过数年而已,对方彻底成长了起来,再也不是那个随便派出几名骑士就杀的亡命飞逃的落魄少年了。

        如今荒古圣体修到了道宫五重天,立身风雪中,笼罩金光,如仙王临尘,足可以俯视他!

        姜逸晨变色,一言不发,他知道对方若是要想杀他,无论怎样回应,都难逃一死。

        叶凡一步一步向前逼近,像是与天地合一了,有一种自然而可怕的韵律。

        每一步落下,大地都一阵抖动,姜逸晨被压迫的近乎窒息,最终张嘴喷出一大口鲜血。

        在这一刻,他终于虚脱了,浑身无力,一下子软倒在了地上。

        “哈哈……”叶凡大笑。

        姜逸晨则满脸铁青之色,他感觉到了一种耻辱,比杀了他还难受,数年前还被他蔑视的少年,如今却掌控了他的生死。

        “刷”

        光芒一闪,叶凡以姜逸晨自己的紫金葫芦,将其收了进去,彻底镇封在里面。

        他不想与姜家彻底决裂,此人的爷爷大有来头,堪与圣主争锋,眼下不宜将事情做绝。

        他怕那些大人物以特殊手段追查出来,暂留其性命,一切都看将来的发展。

        叶凡将鼎收了回来,里面还有一只异兽,头生五色玉角,可感应灵宝的存在。

        这种异兽几近绝灭了,非常稀珍,他没有击杀,因为将来会大有用处,最终也封进了紫金葫芦内。

        几名四极秘境的中年修士,以及那几名道宫秘境的年轻人,什么都没有留下,无论是法宝还是异兽,都被抹除了。

        叶凡处理完毕,祭出玄玉台,直接横渡虚空而去,此地不宜久留。

        北域无疆,十万里冰封,百万里雪飘,不断横渡虚空,叶凡回到了皓州,也就是张五爷他们重建的石寨所在地。

        大地上一片银装素裹,此地也一样,白雪皑皑,呼出的白气很快就会结成冰渣。

        “哈哈……小叶子你终于回来了,我可是听说了你在神城中的所作所为,真是惊世豪赌啊!”涂飞第一时间出现。

        他就在石寨中,接到了圣城李黑水传来的消息,知道叶凡早已离开一个月多,一直在等待。

        “哈哈……”叶凡也大笑,感觉格外亲切。

        “走走走,没的说,今日不醉不归。”涂飞笑道。

        “黑皇哪里去了?”叶凡问道,他能够在圣城安心豪赌,主要是涂飞冒充他与黑皇四处劫掠,帮了天大的忙。

        “那死狗一走就是数天,到处洗劫源,也不知道咬了多少人,诸圣地的女弟子谈狗色变。”

        “这个家伙……”叶凡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走,趁这只死狗没回来,我们吃黑狗肉火锅去,天寒地冻,狗肉最香,再喝几杯老酒,简直是神仙般的生活。”

        屋子中热气腾腾,炉火烧的很旺,不多时就飘出了诱人肉香,叶凡与涂飞还有张五爷盘坐在火炕上,不断碰杯,吃的满头大汗。

        不久后,王枢与二愣子也来了,一起喝老酒吃狗肉,非常的有气氛。

        他们不断举杯,谈起这些日子的经过,叶凡没有什么隐瞒,听的几人不断惊叹。

        “叶小哥什么时候带我们去圣城见识一下?”王枢与二愣子很羡慕。

        涂飞道:“神城一年四季如春,比起外面无比苦寒,可是强的太多了,我也想去那里过冬了。”

        突然,众人感觉气氛不对劲,刺骨的杀意冲了进来。

        “你们在吃什么肉?”大黑狗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

        “驴肉!”涂飞理直气壮的说道。

        “真的是驴肉,还有一些羊肉片。”二愣子小声在旁解释。

        大黑狗黑着脸,呲牙咧嘴,露出杀人的目光。

        “我去拿点木柴,火已经不旺了。”张五爷第一个想开溜。

        “我去切点羊肉片。”王枢也想跑。

        “真的是驴肉,不信你尝尝。”涂飞也心虚了。

        “汪!”

        大黑狗跳上了土炕,屋子中一片大乱,狗叫与咒骂声响成一片。

        足足过去半个时辰,一切才重新收拾好,这一次换上了真正的驴肉,同时特异为大黑狗烤了四只黄羊,总算将它安抚了下来。

        “本皇为了给你打掩护,风里来雨里去,含辛茹苦,我容易吗,你们对不起我!”

        涂飞听它这样说,顿时撇嘴,道:“死狗你也好意思说,名义上是为叶凡打掩护,实际上是为自己劫掠源,简直就是个抢劫犯,还四处叫嚣收人宠,每次都是我帮你擦屁股。”

        “汪!”

        一人一狗又差点掐起来。

        “你到底收了几个人宠?”叶凡问大黑狗。

        “从几个圣地抓了七八个,那些人太脆弱了,结果都崩溃了,心理素质真是太差了。”大黑狗不屑的摇头。

        “我……”叶凡哭笑不得,这死狗太能搞了,再神经大条的人被一只大黑狗抓住做人宠也要崩溃。

        “这死狗办了一大堆糗事……”涂飞在旁补充与细说。

        “汪!”

        最终,叶凡掏出一块拳头大的神源,扔给了大黑狗,它眼睛顿时就直了,口水差点流出来。

        封印金色小精灵的的神源,剩下三块,都有拳头那么大,一块给了小婷婷,第二块给了大黑狗。

        而后,叶凡将最后一块给了涂飞,神源世所罕见,有种种神妙用处,诸圣地都无比渴望。

        “汪”

        大黑狗非常贪婪,收起自己那块,又开始抢涂飞那块。

        “死狗你敢咬我……”

        人狗大战再次爆发,差点没将火炕上的桌子以及房盖给掀飞,好不容易才被叶凡劝开,不过他也挨了两口。

        “我收来一头灵兽。”叶凡把姜逸晨的那头坐骑放了出来。

        “本皇要了!”大黑狗又扑了上去,直流口水。

        “你骑的了吗?”叶凡是想送给涂飞的,结果它来了精神。

        “寻宝珍兽不是用来骑的,是用它来找宝贝的。”

        “这是姜家重要弟子的坐骑,没办法见光。”叶凡警告。

        “那我先养着,没有人宠,先收个兽宠。”

        叶凡算是看出来了,好东西别在贪婪的大黑狗面前亮出来,不然的话它准会抢夺。

        随后,涂飞说了一件事情,近来有一个神秘年轻强者崛起,在追杀圣地门徒,引得诸圣子高度关注。

        “本皇知道是谁,前两天我见到了。”大黑狗开口。

        “你见到了,是谁?”叶凡惊讶。

        “是跟你一样的混蛋,没露真容,背后敲人闷棍,还好本皇的鼻子好使,还记得他的气味。”

        “死狗快说!”

        “再拿一块神源来,本皇就告诉你。”

        “死狗你太贪婪了。”叶凡出手,向它抓去。

        “道宫五重天!”涂飞尽管有心理准备,但亲眼目睹还是很震惊,道:“感觉像是一头蛮龙觉醒了,气血旺盛的让人心惊胆跳。”

        “好了,我告诉你,是那个人妖——庞博。”

        “什么,庞博,他出来了?!”叶凡惊喜交加。

        来到这个世界,两人相处不足一年就分开了,时至今日终于又将相聚。

        “他在哪里?”叶凡问道。

        此刻,大黑狗望正盯着他的金色大手流口水呢,道:“圣体一旦进入四极秘境,血液就算是灵药了,将来……”

        “死狗,连我的主意你都敢打!”叶凡给了它一巴掌,道:“快说,庞博在哪里?”

        “我前天见到了他,正在追杀摇光的候补圣子呢。”大黑狗道。

        涂飞赞叹:“这样的猛人,要好好结交一下。”

        叶凡心驰神动,庞博终于修行有成,走了出来,相信很快就要相见了,他知道庞博是在为他出手。

        “五爷,这次我切些石器救人……”叶凡对张五爷道,他希望能够在源天师留下的神藏中有收获。

        他对老人很恭敬,能走到今天这一步,全靠老人家族的源天书,不然的话修行难有寸进。

        他没有给张五爷神源,因为老人用不上,但却给了很多异种源,足够石寨所有人生活富足很多代。

        “切吧,我也想看看到底有什么。”张五爷点头。

        “还切,别又切出一个毒果来。”大黑狗插嘴。

        “你这死狗,还好意思提上次的事,你知道那是什么,你一口咬掉了十几万斤源,那是人元果。”

        “汪!”大黑狗顿时跳了起来,充满吃惊的神色,张口结舌。

        “你这败家子!”涂飞得悉后,直接数落。

        大黑狗瞠目结舌道:“你是说,上次把我毒个半死、吐口白沫、抽搐半个月的果实,是可让圣主级人物都能增加寿命的人元果?”

        “就是那种果实。”叶凡道。

        大黑狗听到肯定的回答,二话没说,扭头就跑,向冰雪中的石料堆狂奔而去。

        “追,妈的,这死狗太极品了,又想抢了!”

        叶凡额头青筋直跳,快速追了出去,涂飞等人随后跟了下来。

        “汪,做人要厚道,这么多神藏,怎么也要分我一半。”大黑狗道。

        “这堆都给你了。”叶凡指着一座小山般的石堆。

        “本皇只要这堆石器,不要别的。”大黑狗竖着秃尾巴,眼神火热,盯着那些石碾子与石磨。

        “哪凉快哪呆着去。”

        “做人好厚道!”

        “你这只死狗向来不厚道。”叶凡将它扒拉到一边。

        一堆石器,看起来普普通通,没有一点特别之处,很难想象这是一位源天师留下的东西。

        “希望能切出一点与众不同的东西来。”叶凡自语。

        他并没有急于出手,不久前修成了源天神觉,他觉得现在应该能观察出什么了。

        “这可是源天师的神藏,肯定比诸圣地石坊中的天价奇石都要珍贵很多!”他心中很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