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三百五十三章 太虚神王
  • 正文 第三百五十三章 太虚神王

    作品:《遮天

        姜家,在北域人心中如神族一样,地位牢不可动摇,至高无上。

        这片地域也不知道有多少国度,大大小小,许多古国信奉的神明竟然是恒宇大帝。

        可以想象,姜家在这片地域的影响力有多么的巨大,几乎被神化了。

        白雪皑皑,大地上寒风呼啸,雪花飞舞,一片冷冽,呼出的白气很快就会变成冰渣。

        在这天寒地冻的冬季,各座城镇中都很少有人出行,就更不要说荒郊野外了。

        叶凡背负打神鞭,独自顶着凛冽的北风在冰原中前进,他穿行了数十国,距离姜家的净土已经不足两千里。

        在这片冰原上有一些小寨子,如此严寒的冬季很少有人外出,只是偶尔会见到拉雪橇的猎狗。

        不久后,叶凡在一个寨子中寻到一名修士,不过命泉境界,在付给他十斤源后,答应为其送信。

        叶凡不可能自己前往姜家,不然的话可能会有杀身之祸,因为当中涉及到了九秘,这种传承太重要了。

        他没有办法解释,也不能说自己进过紫山,不然即便是好意去送消息,也会被扣押。

        好心办事,却落得凄惨下场,他可不愿这样的事情发生。

        “姜家的人身体中流淌有神的鲜血……”

        在一个老猎户的家中,土炕很热,叶凡喝着老酒,吃着鹿脯,与老猎人交谈,从他的口中了解到不少姜家的信息。

        火炉中,木柴被烧的噼啪做响,屋中很暖和,几杯老酒下肚,看着外面寒风呼啸,白雪卷天,叶凡忽然觉得很放松。

        最终,他留下一块源,大步离去,重新走入风雪中。

        这一日间,叶凡共寻到五名低境界的修士,让他们送了同样一封信,因为事关重大,他怕出现意外。

        信中的内容很简单,紫山内的部分粗略图,直指姜太虚被困之地,清晰的写上了这个名字。

        同时,留下了一缕斗战圣法的印记,分别蕴生在五块玉石中,相信姜家见到这一切,不得不相信。

        叶凡做完这一切后,转身就走,没有片刻耽搁,连续数次使用玄玉台,藉此横渡虚空,穿行过数十个国度。

        不过,他并没有离开这片地域,在一座城池中住了下来,默默修行,同时参悟《源天书》。

        就在这几日间,这片地域无比紧张,姜家高手尽出,似乎在搜索着什么,让很多人心中不安。

        叶凡知道,信件一定送到了,姜家人得悉了消息。至此他长出了一口气,该做的已经做完,能不能救出姜神王,就要看姜家的实力了。

        数日后,一则惊人的消息在北域传开,神王姜太虚可能还活着!

        这则消息石破天惊,震动了整片大地,像是长了翅膀一般快速传播了出去。

        随后,整片东荒皆动,所有大教与圣地都知道了这则消息,让诸多大人物都瞠目结舌。

        神王姜太虚,是一个传奇,号称五千年来北域攻击力第一,无人可撄锋。

        昔年,他名震天下时,年岁并不是很大,甚至在许多老辈人物眼中,他还是个毛头小子,但却已将神王体修到了大成境界。

        许多人都推测,给他时间,前途将不可限量!

        他年纪并不是很大,却如日中天,只要出手,便会引得四方云动。

        正是在他冉冉升起、无比鼎盛时期,却突然人间蒸发,再也没有出现过,永远的从世人眼中消失了。

        当年,很多人都推测,他可能在闭死关,冲击更高的境界。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一千年、两千年……悠悠而过,人们才相信,这位惊世神王真的发生了意外,不再世间了。

        最受打击的莫过于姜家,神王体出世,是一个家族鼎盛起来的征兆,不曾想姜太虚刚刚崛起,就发生了不测。

        昔年,姜家为此大动干戈,他们怀疑是某些圣地做的手脚,有绝世高手联合起来,暗害了神王姜太虚。

        四千多年前,风起云涌,险些发生圣地间的惊世大战,还好最终解释清楚,风波平息了下去。

        岁月悠悠,转眼四千多年过去了,姜太虚这个名字几乎快被世人遗忘了,不曾想再次出现。

        所有人都被惊住了,昔年英姿勃发、风采惊世的神王竟然还活着,让很多人几乎不敢相信。

        “生子当如姜太虚!”这是四千年前已逝的一些祖宗辈人物的慨叹。

        “到底发生了什么?”

        四千多年前,姜太虚丰神如玉,战力震世,无论走到哪里都引人瞩目,为绝代云风云人杰。

        “为何沉寂了这么长的时间?”这是很多人的疑问。

        正常情况下,神王可活上四五千年,这么多年过去了,昔日风华正茂的神王,其年龄绝对逼近五千岁了。

        可以说已经到了将寿终正寝、命元干涸的晚年,怎么在这个时候又传出他还活着的消息呢?

        大好年华如水逝去,英姿勃发的神王已步入暮年,一个寿命无多的老神王还能有大作为?

        消息意外走漏,姜家高层震怒,但终究没有查出来什么。

        不久后,新的消息传出,神王姜太虚被困紫山中,这则消息出来,更加震世了。

        一切都浮出水面,失踪四千年的神王竟在紫山内,天下皆惊。

        一段历史遗迷,终于被解开,可是却让人产生了更多的联想,神王姜太虚被困四千年不死,到底是如何传出来的?

        无始大帝的传承是否被人捷足先登?

        惊世神王年近五千岁而不死,在紫山中是否得到了什么,他还能活多少年?

        九秘传承之斗字诀,是否要重见天日了?

        ……不仅东荒震动,就是中州诸子百教也都吃惊,他们围聚紫山,不曾想里面可能有一位活着的神王。

        叶凡听闻到这些消息后不禁皱眉,姜家的消息竟泄露了出来,绝对是有人故意的。

        十日后,姜家取出极道圣兵,赶往紫山。

        太阳神炉,又名恒宇炉,以圣物凰血赤金铸成,用太初禁区堕日岭内的无上仙火祭炼,可打碎天地,焚尽万物。

        这件圣物威能不可想象,任你是可吼碎河山的孔雀王,还是神威震世的赤龙道人,如果被打中,绝对会一击成为飞灰。

        姜家第一个取出了极道圣兵————恒宇炉,同时也催促姬家取出虚空镜,摇光取出龙纹鼎。

        这证实了神王被困紫山中的消息,一时间风起云涌,传言满天飞。

        第三次攻打紫山,加快进行中。

        姜家手中掌握有紫山内部的部分草图,引得各大势力登门,想要看个究竟。

        对此,姜家高层只有一个回应,同进紫山,共享草图,他们想借助诸圣地与中州诸子百教的力量,来营救姜太虚。

        不说无始大帝的传承,就是九秘中的斗字诀,就足以让姜家竭尽所能出手。可以说,这种举世无双的秘术,其重要价值难以估量!

        半个月下来,天下风云皆汇紫山,那里成为了龙腾虎跃之地,东荒与中州诸多大人物共围紫山,不动则已,动则注定举世皆惊。

        因为,机会只能下最后一次了,将极道圣兵都动用了,如果还是攻不破,意味着永远失败了。

        姜家所在的地域平静了下来,叶凡在风雪中前行,终于远远的见到了一个大概的轮廓。

        他在数十里外遥望,以源天神觉观察。

        那果然是一片神圣净土,外界冰封赤地,鹅毛大雪纷飞,可是前方却云蒸霞蔚,一片葱绿。

        云霞升腾,彩雾流动,一片绚烂,一座座大岳,全都悬在天空中,根本不沉落。

        每一座大山都气势磅礴,仿佛开天辟地时就已经存在了,透发着冥古的气息。

        有的大岳环绕着彩雾,景色如诗如画,垂下数千丈的瀑布,银色匹练直落地面,如九天银河倒挂。

        有的大岳则巍峨沉凝,缭绕着魔云,震慑人心。

        而这些仅仅是冰山的一角,最深处的景象,根本观看不到,据说有诸多荒古前的神庙。

        此外,可以确定的是,姜家有一座永不坠落的神城,矗立在云端上。虽然,无法与北域圣城的规模相比,但也很惊人了,历经荒古时代,一直不朽。

        “传言,有数个圣地都有悬空的神城,难道有什么联系不成?”叶凡沉思。

        他不得不叹息,这样的一个大势力,如此气象,果然可君临东荒,底蕴深不可测。

        “相传,《恒宇经》中的四极卷,如同《道经》中的轮海卷,《西皇经》中的道宫卷一样,东荒称最。”

        叶凡摇了摇头,他虽然很向往,但是见到姜家如此气象,他知道几乎不可能得到。

        他想到过去大言不惭,要取瑶池心法,一阵汗颜,如果不是黑皇将他领到了瑶池故地,绝不可能得到。

        抓诸圣地的弟子,搜索神识根本不可能成功,他对姬家的子弟尝试过数次,结果他们的识海直接崩碎了。

        了解的越多,越对这些不朽的大势力充满敬畏,凭借一击之力,想要抗衡,几乎不可能,除非走上大帝之路。

        “看来几乎不可能见到小婷婷了。”叶凡自语。

        最后看了一眼,他转身离去,没有必要在此驻留,若是有朝一日,他修为大成,大可直接走进去,而非这样远远地观看。

        叶凡在冰原上前行,快速离去,来到千里外一座小镇上,看着并不宽的街道,他有似曾相识之感。

        “那是……”他一阵发呆。

        前方,有一个很小的酒家,看起来很寒酸,一个满脸皱纹的老人,身上打着补丁,动作很慢,一遍又一遍的擦拭桌椅。

        “姜老伯,他怎么会在这里?!”叶凡吃惊,为什么会这样,小婷婷也在这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