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三百四十二章 源术对决风云起
  • 正文 第三百四十二章 源术对决风云起

    作品:《遮天

        “我们在圣地石坊等你,源术世家奇术对决乡野陋术。”

        这是吴子明撂下的话语,李重天亦回头一阵冷笑,他们陪着锦衣男子拓跋昌扬长而去。

        “小叶子,你要是不将他们的裤头都给赢来,你对不起我,更对不起他们。”

        这是李黑水的话,他暗中传音,实在咽不下这口气,有暴走的冲动。

        “妙依到时一定会去观看古风小弟大展神威。”安妙依浅笑,白衣飘飘,乘风而去,踩着云朵,离开天妖宝阙。

        “这必然是一场风云对决,不容错过。”大夏皇子笑道,带着白衣小尼姑离去。

        而后,姜逸飞冲着叶凡与李黑水露出友善的笑容,也就此远去。

        叶凡回到天妖宝阙,领取拍卖所得,太古神药加上人元果成交价共计五十三万斤源。

        拍卖行要抽取一成佣金,应提去五万三千斤源,不过为他们减免了三千斤,叶凡实际所得为四十八万斤源,跟一座小山似的。

        他一阵头大,如果不换成异种源,根本不可能炼化,会被淹没在里面。

        不过,眼下还无需换成异种源,他还要去赌石,可以将这些源花费出去,换来更为珍贵的东西。

        妖月空一再挽留,请他们喝酒,源术天才对于各大势力来说,都值得拉拢,尤其是天妖宝阙这样的拍卖行。

        “两位兄弟这边请,今天要好好庆祝一下。”妖月空笑道。

        “好,今天痛饮一场,明天就去收收那个拖把。”李黑水道。

        “哪个拖把?”妖月空笑问。

        李黑水道:“来自源术古世家,号称惊世天才,比源天师还张狂,名为拓跋昌。”

        “原来是这个古世家,真的大有来历,走,我们一边喝酒一边相谈。”

        拓跋家族非常古老,传承久远,有独步之处,与另外三个家族并称为源术四宗,源天师一脉不出,无人可超越他们。

        源术古世家人才济济,时有天才出世,被诸圣地看重,若是源矿发生离奇神秘之事,必会去请他们。

        这场酒宴从中午一直持续到傍晚,宾主尽欢,叶凡与李黑水这才告辞离去。

        天妖宝阙,一株残缺的太古神药拍出天价,轰动神城。

        毫无疑问,叶凡这个源术天才让人艳羡不已,一下子收获数十万斤源,许多人都在议论。

        在接下来的几日里,诸圣地的石坊一下子火爆了很多,尤其是道一圣地,每日间进出者不绝,不少人抱着同一源矿可能还会出第二株太古神药的想法。

        叶凡与李黑水非常低调,闭门不出,因为神城内大人物太多了,他们不想在这个时候,再次成为焦点人物。

        中州不朽皇朝的大人物、东荒的各大圣主、西漠的圣僧全都在神城内,还没有离去,过于高调,说不定就会撞在这些人手里。

        尽管如此,这几日间还是有很多人在谈论他,能切出古之神药,怎么可能会被人忽视。

        虽未出来走动,但这些天来,叶凡却在神城有了很大的名气,谈及源术与赌石必要提到他。

        未出七日,圣城中的神秘人物更多了,中州诸子百家,各大教主都有显现,这绝对震动人心!

        显而易见,他们意在无始大帝的传承,横渡虚空而来,路径神城。

        一时间,东荒震动,连诸圣地都喊狼来了,因为中州太强大了,不得不让人心惊与防备。

        中州诸子百家,各大教主亲临,纵然是东荒的各大圣地也感觉吃不消了,竞争压力骤增。

        毫无疑问,第三次攻打紫山,必将石破天惊!

        终于,半个月后,诸多大人物相继离去,前往紫山,为接下来的总攻做准备。

        这半个月来,神城另一名源术天才声名鹊起。

        拓跋昌,在神城扬名,不过十多天的时间,仅出手了几次,就展现出了惊人的源术。

        诸圣地石坊,白发苍苍的源师傅都向他请教,聆听他传法。

        同时,城内出现流言,源术天才古风因惧怕拓跋昌,而闭门不出,不敢进入石坊。

        初时,人们自然不相信,可是叶凡与李黑水消失了半个月,一直没有再去赌石,流言渐渐成真。

        到了后来,很多人都相信了,源术古世家惊世天才拓跋昌来到了神城,另一源术天才古风避而不战。

        “他不是切出过太古神药吗,有这样的大手笔,还不敢与人对决源术?”

        “你懂什么,拓跋家族是源术圣地,代表了至高无上的传承,连昔日的源天师都拜访过。”

        城中,大街小巷,很多人都在议论。

        北域的中心,本就是以源为本,差不多所有人都懂源,关于石坊中的一切,自然会流传的很快很广。

        “源术天才少年古风连九窍石人都敢动,石人摆在那里多少年了,没有人看好,结果他却切出了圣灵剑。”

        “这足以说明,拓跋昌的可怕,连古风都避战了。”

        “拓跋昌必有惊世源术,传言他数年前就已切出过神源,时至今日,肯定会更加强大了。”

        神城中,很多人都在谈论,拓跋昌没怎么出手,名气却已如日当空。

        当叶凡走到大街上,耳中听到了很多传闻,他没有想到,闭关半个月,会有这么多的传闻。

        李黑水冷笑道:“肯定是吴子明与李重天散布的谣言,这样诋毁我们,抬举那个拓跋昌。”

        在城中转上一圈,听到了太多的蜚语,好像他们真的是怕了,不敢应战。

        “咦,他们出现了,难道要应战了不成?”

        “切出太古神药的少年又出现了,今日要进入赌石坊了吗?”

        “肯定要有大热闹看了。”

        ……有些人认出了他们,在后面指指点点。

        “我说你们在议论什么,我们不过闭关了半个月而已,怎么谣言满天飞?”李黑水大模大样,道:“谁认识吴子明那个猪头,去,告诉他,两位赌圣出关了,叫他们赶紧来送源。”

        所有人都瞠目结舌,如今满城流言,都在谈论他们不敢与拓跋昌对决源术,不曾想这个黑小子刚一出来,就这样放话。

        “轰!”

        大街上,顿时传来一片嘈杂声,消息飞快传了出去。

        毫无疑问,必将有大热闹看,许多人闻讯向这条大街涌来。

        “那两个人又出现了,真的要有源术对决了,这下有好戏看了!”

        “没错,就在前方的大街上,看样子有可能要去姬家的石坊。”

        这竟然造成了一种奇景,叶凡与李黑水刚一露面,竟惹得万人空巷,聚集向一处。

        这条大街人满为患,诸多喜好赌石的人都赶来了。

        “古兄弟你们说的是真的吗,要与拓跋昌对决源术?”有人大声问道。

        李黑水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道:“刚才不是说了吗,谁去给吴子明那个猪头送信,不准备十万斤源别来见我,礼太少我们不收。”

        众人哗然,这黑小子底气太足了,不说源术,单说吴子明几人的身份,也少有人敢如此。

        姬家石坊占地广阔,连绵成片,像是一片皇家园林,步入其中,奇石罗列,佳木葱茏,小桥流水,景色怡人。

        诸多石料自然堆放,每个石园都有自己独特的风景。有的石园水雾迷蒙,像是南域水乡,有的石园枫树摇动,似北地红叶飞霜。

        姬家石坊,得悉源术天才到来,如临大敌,若是其他人来,他们自然欢迎,上门是客。

        可是,叶凡与李黑水上次切出太古神药,剥开九窍石人得到圣灵剑,风波太大了。

        现在谁都明白,这两人源术高深,极其惊人,不说选石必有奇珍,也快差不多了。

        这样的人到来,没有石坊欢迎,若是从姬家天字号石园切出什么绝世稀珍,绝对会让他们肉痛。

        姬家石坊的人,有心将一些天价奇石收起来,但却不知道究竟哪块石中有神物,不好选择。

        且,若真的收起来,恐怕会让神城的人笑话,毕竟那些天价石头太有名了,少了哪一块都会被人发觉。

        叶凡在石园中迈步,连进十八重,根本未停脚步,一直向最深处走去,很明显目标是天字号石园。

        这让姬家石坊的人心头一沉,感觉到了一种压力,没错,就像当年一代奇人源天师纵横北域时,只要他出现,各大圣地石坊莫不心惊。

        如今,叶凡虽然只在道一圣地赌过一场,但切出的东西太过非凡,竟有了几许源天师的威势,让人忌惮。

        “吴子明还有拓跋昌怎么还不来送源?”李黑水向人询问,颇有赌圣气势。

        众人一阵无言,这黑小子还真是强势,半个月来的流言不攻自破,这明显是要狠狠的还击。

        人越来越多,姬家石坊人满为患,神城中很多人得悉,将有源术大战,全都向这里赶来。

        不多时,叶凡来到石坊最深处,这里有一片湖泊,碧蓝如水晶,灵气四溢,非常美丽。

        在淡蓝色的湖水中央有一座小岛,方圆不过数百米,落英缤纷,载满了花树,花雨飘落,片片晶莹,芬芳扑鼻,隔着湖面漾来。

        湖中的小岛便是姬家的天字号石园,美丽的如同一方神土,近乎梦幻。

        突然,后方传来一片骚动,众人纷纷闪向两旁,让开一条道路。

        “你们还真敢出现。”吴子明冷笑,声音远远的传来,讽刺道:“今日,源术世家奇术对决乡野陋术。”

        “源术古世家的奇才拓跋昌到了!”

        湖畔一片喧嚣,正主到了,人们知道,一场源术大对决不可避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