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三百三十三章 轰动神城
  • 正文 第三百三十三章 轰动神城

    作品:《遮天

        当世,神药无踪,诸圣地都得不到,传承十几万年不朽的皇朝亦无法寻觅。

        东荒的老圣主与中州的老皇主寿元将尽时,都选择出没于大荒中,只是为了那万中之一的希望,可是从来未闻有人采到神药。

        或许,唯有几大生命禁区中还能寻到,不过那不是人力所能够去的地方,诸圣地亦无奈。

        “十一万斤源!”大夏皇子再次报出一个高价。

        “十二万斤源!”有两名老人合力叫出这个价格,决定联手买下来。

        “诸位不是我不想卖,刚才不是说了吗,这样的神药应该想办法救活,不然是整片东荒的损失。”叶凡一副正气凛然的样子。

        在场的人心中诅咒,觉得他想当奸商,抬高价格。

        其中一位老人摇头道:“只要剖开源,一般的药草必会成为飞灰,不能长存于世,即便是神药也得小心取用,更不要说复活了。”

        另一名老人道:“过去无尽岁月了,这株神药纵然有完好的根须,也根本不能复生。”

        叶凡微笑,道:“我看未必,不是有传说,某些源中封有古生物,剖开源后它们还能复生吗?此药为神药,一定与众不同,我想应该能成活。”

        李黑水帮腔,道:“没错,到时候可结出无损的神药,有了这株仙根,每年都可以采集。”

        幻灭宫的太上长老李一水心中不快,沉声道:“不说神药无法再生,即便可以复苏,也需要成长数千年才能成熟一次,你们等的到吗?”

        场外,所有人都被镇住了,一株神药,虽然是残缺的,但却还这样珍贵,果然是比神源还稀有。

        “真是逆天的运气,让人嫉妒,我若是切出这样的瑰宝,一定会天天祷告。”

        “多少年了,早已没有神药出世了,今日竟然从石中切出一株,让人震惊。”

        石园外许多人都议论纷纷,恨不得与叶凡易位,这是让人颤抖的神药,可遇不可求。

        “十三万斤源!”大夏皇子又一次喊出高价,他不劝解什么,只以高昂价格说话。

        白衣小尼姑大眼乌溜溜的转动,伴在大夏皇子身边,似乎很想得到人形神药。

        “让我说什么好呢,我是真觉得可以复生这株神药。”叶凡叹道。

        “你是想要更多的源!”很多人心里诅咒。

        “十五万斤源!”道一圣地的老道姑开口,声音冷漠,没有任何情绪波动。

        “这……”叶凡心动了,虽然是绝世仙根,纵然可以栽种,但也要等上几千年才能成熟,他等不起。

        这下,不光是是石园外的人被镇住了,纵然园中的几名老人也被惊住了,道一圣地若是出手,他们根本竞争不过。

        “这株神药到底能不能重新栽种?”李黑水问道,想拖延时间,继续抬高价格。

        老道姑声音平静,道:“我说的已经是最高价格,它只值这个数目。”

        天妖宫少主妖月空已来到近前,气质格外出众,虽是男子,但却有一种妖异的美,不过并没有阴柔之气,他眸子深邃,如妖神一般。

        “这种仙根举世罕见,堪称无价,不过要想复生却有难度,除非以神泉浇灌,才能焕发生机。”

        “这很不现实,想得神泉,除非进东荒的几大生命禁区。”幻灭宫的太上长老李一水冷笑。

        “这可不见得,说不定东荒的几大灵泉就可以让它恢复生机。”李黑水道。

        叶凡亦笑道:“圣地传承十几万年都不朽,如果救活这株仙根,数千年对于他们来说算不得什么,未来将有无穷好处。”

        在场的人都无言了,这两人一唱一和,明显是要将奸商做到底。

        紫衣妖月空笑了,他乐见这种情况,道:“我觉得两位兄弟很为难,因为不好做决定卖给谁,怕伤了诸位的和气。我想最好的选择就是,将这株神药送到天妖宝阙,拿去拍卖。”

        “有道理!”李黑水装模作样的点头。

        “好,我赞成!”石园外有人开口。

        众人回头,只见来了不少老人,全都鹤发童颜,精神矍铄,一看就不是常人。

        妙欲庵、广寒阙与各大圣地石坊以及诸多大教都得到了消息,有老辈人物赶来。

        神药出世,绝对是轰动的,尽管是残缺的,也一样动人心神,尤其是寿元不多的老辈人物,就更加动心了。

        许多人物接到消息后,都是第一时间赶来,向外望去,白花花一片头颅,眼光都无比的热切。

        虽然都是寿元无多的人,但年岁差距却是巨大的,因为小门派三四百岁的人就算是高龄了。

        而诸圣地,七八百岁的人说不定还很鼎盛呢,这些人实力差距颇大。

        幻灭宫的李一水冷哼了一声,扫了一眼叶凡与李黑水,拂袖而去,他知道没有机会了。

        “这个老家伙该不会记仇,对付我们吧?”叶凡传音。

        李黑水冷笑,道:“放心,我手中的这枚黑铁令足以压死他,他敢闹风浪,定然让他脸绿。”

        叶凡倒也不在意,赤龙道人欠他人情,早已告知,若有事尽管去找。

        这些都是避免不了的事情,想要在神城惊世豪赌,必然会有这样与那样的风波,这才刚刚开始而已。

        “两位兄弟你们若是同意,现在天妖宝阙就可帮你们处理这株神药,我安排人护送走。”妖月空想的很周到。

        “好,我就委托给天妖宝阙了,不过却不是现在拍卖,而是要等上一段时间。”叶凡开口。

        他想让更多的人知道,风波再大一些,最好等各大圣主攻打紫山受挫后,回来时拍卖。

        他手中还有一枚被狗咬过的人元果呢,这些稀珍先后出世,定会无比吸引眼球,或许能引来更多的人。

        “好,一切都凭小兄弟做主。”当下,妖月空找来人现场接收,保管了下来。

        若是遗失或者损毁,天妖宫将赔偿二十万斤源,这让叶凡很满意与放心。

        不过,这些不用多虑,天妖宫绝不会砸自己的招牌来侵吞,他们经手的稀珍众多,什么也没有他们的信誉值钱。

        “特么的,有没有天理,那黑小子揣着五十斤源,就搏出这样一个辉煌的结果,让人吐血啊!”吴子明一脸的晦气。

        李重天也忿忿不平,看着石园内的叶凡,道:“他只知道摔西瓜石,到头来竟弄出一株神药,真是气死我了。”

        他们这一群共有十几人,全都诅咒两人走了狗屎运。

        “这叫实力,一群土包子,好好学着点!”李黑水昂着头颅,而后转过身躯,给他们留下一个后脑勺。

        “该死的,被这黑小子反鄙视了!”

        “妈的,这土包子居然嘲笑我们?!”

        ……“皇子殿下,请切开你的石头吧。”叶凡微笑。

        现在不用切石,大夏皇子也知道必输无疑,太古遗存下来的神药可遇不可求,几乎不可能有一丝赢面。

        他不想拖泥带水,直接一刀劈开,切出一块小人头大的异种源,价值能有一方源,果然不可能与叶凡的石头相比。

        大夏皇子很痛快,将三方源推给叶凡,道:“这两位兄弟,今日中午我请你们去醉仙阙喝酒。”

        叶凡惊讶,那是神城八大酒家仙阙,昂贵的要命,最顶级的仙宴是专为圣主与大能准备的。

        “这怎么好……”

        “交个朋友而已。”大夏皇子笑道。

        中州大夏皇族对源格外上心,传说他们的《太皇经》都是自源中切出来的,常年有皇族人驻在神城,收购奇石。

        叶凡明晓,大夏皇子不是一般的人,虽然只见他赌了一次石,多半已窥出蛛丝马迹,故此与他结交。

        旁边,妖月空亦大笑,道:“我也想请这两兄弟呢,今日中午我们一起痛饮,不醉不归。”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叶凡与李黑水也大笑了起来。

        唯有白衣小尼姑皱了皱琼鼻,嘟着小嘴咕哝了一句,给了叶凡与李黑水一个大大的白眼。

        “几位还选石吗?”这时,旁边的老道姑开口问道。

        此地是天字号石园,所陈列的皆是珍石,不允许人过久的停留。

        叶凡道:“我到是想继续选石,可惜囊中羞涩,这里的石料太贵了。”

        石园外的人无言,尤其是吴子明与李重天等人,忿忿不平,赢了那么多源居然还哭穷,实在该天打雷劈。

        “想来这位公子看上了天价奇石吧,若是一时凑不齐源也无妨,尽可选石,不过要以那株神药做抵押。”老道姑这样说道。

        “可是我已将它托付给天妖宝阙了。”叶凡答道。

        “可日后从拍卖所得中扣除今日的源。”老道姑道。

        “好!”叶凡点头。

        “今天还不收手?别一下子赌空,让道一圣地平白得了那株神药。”李黑水暗中传音提醒。

        叶凡摇了摇头,传音道:“我就是要在神城大赌一场,今日机会难得,怎么能这样收手呢。”

        紫衣妖月空跟随在旁,道:“两位兄弟还要选石?果然有气魄。”

        大夏皇子亦大笑道:“好,我要好好的观摩,学上几手。”

        “少年郎你还要赌石?”外面一群老头子全都惊讶,而后一群大有来头的人都走了进来,眼神无比的热切。

        “当运气来时挡也挡不住,这是许多赌石人的经验之谈,要是再切出好东西来,一定先考虑卖给我们这些糟老头子。”

        “没错,少年郎祝你运气旺盛!”

        一群老头子目光无比的热切,跟进来一大群,连老道姑都不好阻止,因为有不少人是这里的常客。

        “神药,谁切出来了神药,让老头子我看看?”石园外传来吵嚷人,又有一些年岁很大的人赶来。

        “在哪里,我要出十八万斤源购买!”另一拨人也冲来,为首的老者头发稀疏,几乎快脱落光了。

        在场的人都很吃惊,不断出现的老头子全都大有来头,皆是年岁大的吓人的老不死级的人物。

        太古的神药,当世不可寻,实在太惊人了,引动来很多名宿,包括一些圣地的太上长老,有不少大人物。

        可以说,叶凡在道一石坊切出人形神药后,惊动了整座神城,引起了轰动。

        许多人闻讯后,都跑来围观,想一见神药是何样子,堪比切出神源时的盛况。

        “来,给老头子我让个地方。”

        天字号石园内,白花花的头颅一大片,有些人甚至自己开始选起石料来。

        这本是一片幽静之地,但今日实在热闹非凡。

        石园内,直径有十米粗的古藤如苍龙一般横卧,叶凡转来转去,来到了这里,拍了拍井口畔的一块奇石,而后又放了下来。

        “你可千万要选准,不然咱们那株神药就没了,你没听到吗,刚才有人已经报价到十八万斤源了。”李黑水提醒。

        “不必患得患失,大不了从头再来。”叶凡很平静,他研读过《源天书》,他知道选石时,最重要的是要有一颗平常心。

        “果然好心态!”妖月空赞叹。

        大夏皇子也要点头,可这时,叶凡却笑着让小尼姑帮忙选几块石头,顿时让他很腻歪。

        “少年郎,养气功夫很到家,我们都看好你,赌石七分靠运气,希望你能再切除稀珍来。”

        一群老头子跟在后方,有人笑着开口,他说的也算是实情,有些人在一段时间内有大气运,一赌一个准,这些都是发生过的实例。

        叶凡走走停停,不断选石,沿着鹅卵石铺成的小路,来到了幽静的竹林中。

        他停在那块价值十万斤源的天价奇石前,此石有一种道韵流转,很是特别,此前就与李黑水讨论过此石。

        “终于有人要动这块石头了,这么多年都无人敢下手啊。”后面,那些老人都很惊讶。

        叶凡蹲下来,轻轻拍打,不断摩挲,认真的观察,但最终他还是站了起来,觉得这块石头既像是空壳,又像是蕴含有东西,他实在拿捏不准。

        他一抬头,发现了道一圣地的少女道士静静立在远处,如仙葩初绽,与景色交融,空灵而自然。

        依然见不到她的真容,没有雾气,没有神光阻挡,但却像是有一种道韵模糊了她的脸。

        叶凡走向另一边,继续选石,李黑水陪在身边,妖月空、大夏皇子、小尼姑亦相随在旁。

        不多时,他们走出竹林,来到一片阳光直射之地,叶凡盯住了石台上被日光所照耀的九窍石人。

        “你们为何将它摆放在石台上?”叶凡问道。

        源师傅答道:“这是天地生成的人形奇石,传说这样的石头若是有足够的时间吸纳日月精华,早晚有一天会变成圣灵。”

        这块石头对叶凡有极大的吸引力,天生人形,具有九窍,极其特别,他在园中四处转悠,其实心神一直系在这里。

        故老相传,世间有仙石,天生九窍,可蜕变为圣灵,是近仙的存在,但这块石头太小了,只有一尺长。

        叶凡沉思,最终他还是动手了,将这九窍石人抱了起来,细细观察。

        “这个九窍石人,有很多源术造诣极深的人都看过,但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有人敢动。”

        “少年郎,你真要动这块石头?”

        一群老头子都很吃惊,他们都曾琢磨过这块石头,但一直都没有人敢出手。

        这块石头不过一尺长,却价值九万斤源,昂贵的离谱,许多人看后都是拿捏不准。

        “有人要动九窍石人了吗,老头子我来对了,要好好的看一看。”又有一些老人闻讯而来。

        “上次,那几名源术世家的高手研究了大半日,最终还是摇头放弃了,今天有人真要切这块石头了吗?”

        今日,叶凡切出太古神药,影响比他想象的还大,不断有人赶来,想要见识,是名副其实的轰动了神城。

        叶凡举起这块奇石,对准了太阳,认真的辨析,仔细的观测,默默的思索着。

        他总觉得这块石头玄而又玄,有些把握不住,一会儿给他梦幻空花的感觉,一会儿又给他沉甸甸,内蕴绝世稀珍的错觉。

        旁边,那些老人都在议论。

        “神药被送走了,今日见不到了,不久后将在天宫宝阙拍卖。不过今日倒也不虚此行,若是能够明晓九窍石人内部到底有什么,也算是了却了一桩心愿。”

        “不错,我一直都想知道它到底蕴有什么,可惜那些造诣极深的源术师最终都放弃了它,一直不能开眼。”

        一群老头子兴致勃勃,围在这里,全都期待叶凡切开九窍石人,了却多年的心愿。

        “有把握吗?”李黑水传音。

        “没把握,不过值得一搏!”叶凡举着奇石,将其九窍逐一对准太阳,一个一个的观察。

        他不经意间回头时,不禁有些惊讶,石园外被围了个水泄不通,诸多修士都在围观,没有人大声喧哗,全都在静静看着。

        当中,竟有丰神如玉的姜家人杰————姜逸飞,一身白衣胜雪,分外出众。

        而另一个方向亦有一个白衣人,是一个女子,明眸善睐,完美无瑕,肌体晶莹,竟然是安妙依,她居然也来到了此地。

        直到这一刻,叶凡才知道,切出神药轰动了神城,诸多人物全都来到了这里。

        此刻,唯有一群老头子没什么顾忌,围着他议论纷纷,而其他人都在静静的观看。

        叶凡摇了摇头,没有想到被人如此关注了,他快速静下心来,再次开始,将石人的九窍逐一的对准阳光,且不断的以手指丈量其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