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三百一十四章 狮子大开口
  • 正文 第三百一十四章 狮子大开口

    作品:《遮天

        总共会有三章,马上去写第二章,兄弟们,月票就靠你们了,给我动力。

        ________________徐元不可谓不强,不过十九岁,身在道宫五重天,在这个年龄段中颇为不凡,周身缭绕神芒,奋力反击。

        奈何,他遇到了叶凡,面对荒古圣体所有这一切都是徒劳的,根本挣不动、打不动!

        那只金色的大手,揪住他的衣领子,一下子就将他拎了起来,像是一把钳子夹住了他。

        叶凡一手拎着他,另一只手持打神鞭,迅如鬼魅,冲回原来的战场,欲杀另外两名四极强者。

        徐元脸色苍白,在拼命抗争,以碧金裂空手斩叶凡的手臂,他的双掌闪烁绿芒,堪比翡翠神玉,烁烁放光。

        “当!”

        可惜,任他奇功尽出,连叶凡的肌肤都伤不了,相反他的双手生疼,如碧金的般的绿色手指根根滴血。

        “你省点力气吧!”叶凡嘴角露出一丝冷漠的笑意,单手拎着他衣领子,像是揪小鸡仔一样,将他钳在半空中。

        “快放下公子,你可知道他是谁?你如此逞凶,会为你招来弥天大祸!”一名四极秘境的修士色厉内荏,他现在只能拿身份来震慑了,想打实在寒心,方才四人联袂出手,都被击毙了两人。

        叶凡冷笑道:“我连姬家的太上长老都敢烧死,更遑论是你们!”

        他大步冲了过来,轮动打神鞭,如泰山压顶,势沉如岳,一下子砸了下来。

        这名四极秘境的强者变色,双手结麒麟印,在其身前乌光闪耀,出现一头黑色的麒麟,咆哮着冲来。

        “噗”

        叶凡震鼎,一缕万物母气冲出,像是一道混沌剑芒一般,锋锐无比,一下子将黑色的麒麟劈开了。

        “咚!”

        这名四极秘境的修士十指齐震,射出一道道绚烂的神芒,向叶凡洞穿而来,虚空都一阵抖动。

        “轰”

        旁边,涂飞出手,他不想置身事外,上古吞天罐的仿制品,威能无匹,压的人灵魂都在颤抖。

        这名修士惊恐大叫,他毕竟无法与各大圣子相比,身体差点被收进去,被定在了半空中。

        极道武器的仿制品,虽然不完整,且材料以及道纹与正品相差甚远,但也是非常恐怖的。

        到了这种关头,他没有别的选择,将一身法宝全部祭出,打向上古吞天罐仿制品。

        光芒闪耀,在夜空下分外刺眼,他接连祭出十几件法宝,拼尽全力,打的虚空都在抖动,竭尽所能攻击。

        “啪嚓”、“啪嚓”……叶凡大步上前,轮动打神鞭,法宝一件接着一件被破碎,这名修士当场惨叫,仰天就摔倒在了地上。

        他的神识严重遭创,还未容叶凡杀他,他自己就已支撑不住,在地上滚来滚去。

        “噗”

        叶凡头上的鼎垂落下一缕玄黄气,一下子将其碾成了齑粉,化成一片血泥,彻底形神俱灭。

        另外一名四极秘境的修士可没有这么忠诚,一直冷眼旁观,见形势不妙转身就走。

        “黑皇,将外面给我封住,一个也不要放出去!”叶凡传音。

        徐元被他擒住,如果消息传出去,后果非常严重,第三大寇徐天雄比大能青蛟王还要恐怖!

        远处,黑雾滔天,那名四极秘境的修士以及其他逃遁的人,全都被阻挡住了,根本冲不出去。

        “何必逃呢,你们不是说要我跪在此地,奉上万物母气鼎吗?”叶凡大步向前追去,道:“鼎就在此,你们尽可来取。”

        “你们……连徐天雄的孙子也敢动?快就此住手,一切还有挽回的余地。”这名四极秘境的修士,骨气不是很硬。

        “事已至此,你还想挽回?”涂飞动手,上古吞天罐仿制品祭出,空中当时就形成一个黑洞。

        古朴的陶罐,拥有让人震惊的吞噬之力,如无底洞一般,将人的心神都可以吞进去。

        此人不是姚曦,无法与个大圣子相比,自然挡不住吞天魔罐,行动困难,如陷入了泥沼中。

        “你们……”他惊恐大叫。因为,叶凡提着打神鞭来到了近前,他抗衡吞天罐已经很吃力,再面对这样一尊如上古战神般的人,他必死无疑!

        叶凡杀气腾腾,根本就不想放过他。

        这名修士知道,即便服软也无用,眼露凶光,道:“杀了我们的话,你也活不了,徐恒会出手的,徐天雄也不会坐实他的孙子被人打杀!”

        他张口吐出一片剑雨,上百把飞剑,根根晶莹,如星辰锻造而成,锋锐无比,闪烁着神芒,刺向叶凡。

        “咔嚓”、“咔嚓”……一切都是徒劳的,以神念祭出武器来杀叶凡,等若拿纸张来灭火,叶凡轮动打神鞭接连打碎数十把飞剑。

        这名修士一声大叫,仰天栽倒在地,他的修为高于叶凡,但却根本挡不住对方的攻杀,这让他非常不甘,纵死也难以瞑目。

        “噗”

        叶凡一指点出,金芒射出,在其额头留下一个血洞,结束了他的性命。

        涂飞也不是善茬儿,当出手时毫不犹豫,以上古吞天魔罐扫向四方。

        而叶凡则停了下来,四极秘境的修士都被他击毙了,余者不足为惧,他低头看向徐元。

        此刻,徐元的十根手指头都震破了,鲜血长流,碧芒闪耀,映照的有些吓人,他的指骨像是折断了,再也使不出力气。

        “你将我放下来,我有话与你说。”徐元沉声道。

        “啪”

        叶凡给了他一巴掌,冷笑道:“你还在给我摆谱,想对我说你是徐天雄的孙子吗?对不起,我早知道了!”

        “你……”徐元的脸色雪白,气的浑身哆嗦,但很快控制了情绪,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与你好好谈一谈,说不定我们可以成为朋友,没有必要成为仇敌。”

        “刚才你怎么不这样说?”叶凡又抽了他一巴掌,道:“方才是谁云淡风轻,要我跪在地上,双手奉上万物母气鼎?”

        “我们不打不相识,虽然有冲突,但一样可以成为朋友。”徐元的声音渐渐平和。

        他知道眼前这个人连圣地都敢惹,落在其手中,如果依然不知死活的叫嚷,肯定会被一巴掌拍死。

        “说的也是,不打不相识,唯有打过才算相识。”叶凡猛力将他掼在了地上,摔的徐元一翻白眼,差点背过气去。

        “砰”

        叶凡一脚蹬出,将是踢皮球一般,将徐元踹飞了出去,不过五步就追了上来,在空中一巴掌将其拍落在地,将他打的骨断多处。

        “噗”

        徐元口吐鲜血,挣扎了几下,硬是没有爬起来,露出一个难堪的笑容,道:“你也出气了,咱们还还是好好聊吧,其实我对圣地的人也没好感,我们可以合作。”

        叶凡怎么可能会相信他的话,涂飞有言,此人从头坏到脚,无恶不作,且最为记仇,仗着有个没人敢惹的爷爷,还有一个大寇子孙中无敌的哥哥,什么绝灭之事都做的出来。

        “啪”

        叶凡一巴掌打在他的脸上,将其抽飞了出去,血水长流,从他口中吐出,坠下空中。

        “别打死,不然麻烦真的很大!”涂飞解决了其他人,走到近前来。

        “涂兄我们是世交……”徐元看向涂飞,大声的喊着。

        “砰”

        叶凡一脚将他踢上了天空,金色的大巴掌连拍,打的徐元鬼哭神嚎,纵然在道宫五重天,也承受不住荒古圣体的金色掌指。

        到了最后,徐元快被金色的大手拍残了,发出的声音已不属于人类。

        “别……打了……”徐元真的被打懵了。

        他长这么大,没人敢动他一根手指头,恶事做绝,从来都是他吃定别人,今天让叶凡跪下献鼎,结果悲惨至此。

        叶凡又削了他一顿巴掌,才停下来,坐在那把软椅上,道:“我也给你一个机会,给我赔罪,献上你所有的源,或许我会饶你一命。”

        “好,没问题。”徐元咬牙,一下子跪在了地上,眼中阴狠光芒一闪而没,只要能活下去,让他怎样都可以。

        光华闪烁,地上多了一堆源,能有八百余斤,五光十色,在夜空下分外梦幻,吸引人的眼球。

        “就这么一丁点,顶多能保住你一只耳朵完好。”叶凡声音冷漠。

        徐元大恨,在心中阴冷的诅咒,但却没有表现出来,道:“我虽然有源,但也不可能都带在身上,你若是想要,我可以为你去取。”

        “想让你爷爷出手对付我吗?”叶凡冷笑。

        “绝对不会!”

        “想活命的话,拿出二十万斤源来,咱们就此一笔揭过。”叶凡狮子大开口。

        “你……”徐元眼前发黑,有吐血的冲动。

        “我洗劫了安州的流寇,得到了两万余斤源,我想你不可能只经营了这一州吧?我不想听你多说废话,拿不出源,我就直接毙掉你!”

        在叶凡的逼视下,徐元不敢隐瞒,他怕对方以强大的神识探其识海,那样的话只会受罪。

        果然,他还扶持有另外一些流寇,估计还能凑出两万余斤源来,这是他的极限了,再也没有多余的源。

        叶凡将这座山寨搜遍,寻出近三千余斤源。

        这时,涂飞将那只金色的古塔收了过来,道:“这是徐天雄亲手祭炼的武器,对他的幼孙可真是宠溺,足以价值三万斤源。”

        这座金色的古塔大气磅礴,闪烁光芒,不久前叶凡持打神鞭将其抽飞,但并没有损毁,完好如初。

        它所用材料极其稀珍,刻印的道纹很复杂,是一件难得的宝物。五层古塔,每一层都有龙纹,自然而古朴,充满了道的气息。

        “这古塔恐怕还真有些来头……”叶凡点头,然后看向徐元,道:“你最多也只能凑出两万斤源,加上这座塔也不过五万余斤,如果再无其他东西的话,我只好杀了你。”

        “轰”

        突然,金色的古塔一震,第五层塔身中冲出一道光影,一个老人显化而出,道:“这位小友可否手下留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