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三百一十章 来自太初古矿
  • 正文 第三百一十章 来自太初古矿

    作品:《遮天

        “一个时代诞生了两位大帝,究竟是谁与曾与恒宇大帝生死大对决?”

        涂飞不相信,自古至今,在同一年代从来没有诞生过两位大帝,古籍没有记载。

        大黑狗道:“总有些事被历史遗忘,不会见诸于世,纵然曾经惊天动地,也不会留下点滴痕迹。”

        “你在说什么,真的有两位大帝同世相逢?孰弱孰强,结果怎样?”涂飞迫切想知道。

        “自然是恒宇大帝活了下来,那一战影响甚大,不然的话,究竟会发生什么,很难说清。”

        烈阳当空,大漠如黄金溶化而成,炽热难当,没有一丝风,没有一朵云,火辣辣,金色的沙粒有些刺眼。

        “昔年,到底发生了什么,快点说。”叶凡也催促,这片无垠的大漠也不知道有多少万里,竟是恒宇大帝以太阳神炉一击打出的,很难想象,那是怎样一种毁天灭地的威势。

        “另一位大帝的名号是什么?”涂飞也在追问。

        “没有人知道,因为它不是人,但实力绝对堪比大帝!”大黑狗道。

        “什么,不是人?那到底是什么东西,难道是妖族的古帝不成?”

        “说不清是什么东西,但绝对是这个世界最强大的存在之一。”大黑狗沉声道。

        叶凡与涂飞都想踹它一顿,大黑狗不紧不慢,让人听着着急,而它却老神在在。

        “赶紧一口气说出来!”

        “你们态度好点,本皇不发威真当我是病猫了?即便是大能也不敢对我不敬!”

        “你就吹吧,看到赤龙道人,是谁一口气逃出去数十里,闻听有圣主来,是谁望风而遁?”

        “此一时彼一时。”大黑狗讪讪的答道。

        “堪比大帝的存在,它来自哪里,别告诉我是横渡星域而来?”叶凡蹙眉。

        “不是我说,你口中的先秦炼气士,真无法与大帝比较,与大帝生死大对决的那个存在,诞生在北域这片大地上。”

        叶凡与涂飞相互望了一眼,同时想到了一个地方,心头怦怦直跳。

        “你难道是说……”

        “你们总算不笨,终于想到了,没错,那个堪比大帝的无上强者,来自太初禁区!”

        大黑狗的话语,可谓石破天惊,让人心中升起浪涛,这极其惊人。

        “你……确定?”涂飞张口结舌。

        “此地距离太初禁区,也不知道有多少万里,为何在此大战?”叶凡也有疑惑。

        大黑狗道:“昔年,恒宇大帝惊艳于世,为铸极道武器,走入太初禁区,曾在那里大开杀戒……”

        叶凡心头一跳,他可是亲眼见到了那个地方,尸骨成堆成片,纵然十几万年过去了,还有数百具骨骼闪闪发光,绝对都是恐怖生物。

        “恒宇大帝,极道武器功成之际,天地皆动,北域所有人都可感应到,惊动了一切生物。”

        就在那一日,恒宇大帝离开太初禁区时,有堪比他的存在,追杀了出来。

        “你别告诉我们,那个存在,是从古矿中追出来的。”

        大黑狗沉声道:“你们猜对了,根据后世的一位圣贤考证,的确是从古矿中出来的存在。”

        叶凡无比的吃惊,太初禁区与古矿可是两个概念!

        他远观过太初古矿,那里极度恐怖,他甚至怀疑里面有神祗,世间也有传言,里面有圣灵。

        那个深夜,阴冥眼李德生看到了很多不一般的东西,现在想来还觉得匪夷所思。

        天空垂落下来的星河银瀑中,有一具具穿着古老服饰的尸体在沐浴圣洁的星辉,沉沉浮浮,更有很多光点。

        而这不过是冰山的一角,是古矿最外的一层薄纱,矿中到底有什么,没有人说得清。

        “堪与大帝争锋的人,源自太初古矿……”涂飞喃喃自语,有些失神。

        “你错了,它不是人。”大黑狗纠正。

        “那你知道它是什么吗,世间不是传说,古矿中有仙吗,难道是他们?”叶凡问道。

        大黑狗摇头,道:“有人说是太古生物,也有人说是仙,还有人说是圣灵,更有人说是古人,传言太多,说不清,道不明。”

        “恒宇大帝与它大战了多长时间?”叶凡问道,他比较关心这个问题。

        “时间很长,据说那一日,整片北域唯有三位圣贤感应到了无上帝威,按照他们所述,北域的苍穹都被打的颤栗了,但其他人却无知无觉。”

        “这是就无上大帝的仙威吗,打到了那等地步,还可蒙蔽所有人……”涂飞惊骇。

        大黑狗道:“依据一位圣贤遗下的手记来看,恒宇大帝确实遇到了对手,不然的话,也不会失手打出这样一片无垠大漠来。”

        “恒宇大帝将从太初古矿追出来的人杀了?”叶凡问道。

        “杀了,一场生死大对决后,被恒宇大帝击毙在此,活活炼成了飞灰。”大黑狗看向无垠的大漠。

        “堪比大帝的人,到底是还是被炼了个形神俱灭……”这是震世的消息,涂飞怔怔出神。

        如今,大帝远去,遥不可及。昔日有帝战,而今却连帝踪都不可能见到了,让人慨叹。

        “从太初古矿出来的那个人堪比大帝,它的魔血染红了大漠,它的武器崩碎在此,散落在各处,形成残缺道纹,如此才形成了神漠这片妖邪的地方。”

        “原来是这样形成的……”涂飞心神皆动,大黑狗知道的太多了,这些事情诸圣地都不见得明晓。

        “你怎么会知道大帝的秘辛?”叶凡问道。

        “本皇博古通今,上至荒古,下至永恒的未来,没有我不通晓的!”大黑狗一歪脖子,望向了别处。

        “这真是……让人感觉很梦幻!”涂飞叹道,觉得不可思议,道:“那可是太初古矿出来的人啊,要知道,这座禁区亘古长存,古往今来,天下出了多少惊才绝艳的天骄,但却没有人可以奈何。然而,里面出来的一位无上强者,却被恒宇大帝被灭掉了,帝威难测!”

        这的确是让人震惊的事情,没有记载于史籍中,很难让人相信。

        “太初古矿就没有什么动静吗,被灭掉一位无上存在,应该有反应吧?”叶凡问道。

        “这些就不是后人所能够知晓的了,连那个时代的圣贤也无法揣测。”大黑狗摇头。

        “肯定有一些推论吧,后来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吗?”叶凡觉得,应该有些蛛丝马迹。

        “此后,太初禁区方圆五十万里,恒宇大帝终生都未再踏足一步。”

        “这样……”涂飞骇然,大帝都有顾忌。

        大黑狗想了想,道:“还有一种传说,自那一战之后,恒宇大帝立下道统,直接去了中州,再也没有回来过。”

        “太初古矿中究竟有什么东西?让大帝都如此忌惮!”叶凡心惊。

        “第三种说法是,恒宇大帝一战过后,只身来到太初禁区外,传音古矿,与人达成条件。后来,不足十年,他开创出荒古姜家,然后彻底消失。”

        “事实究竟怎样呢?”涂飞与叶凡都心有疑惑,不能明了。

        这些太久远了,连传说都难以寻到,更遑论考证与还原真相。

        大黑狗叹道:“遥想昔日几位大帝,无不做出了震动天上地下的大事,他们的无上风姿,岂是世人可以揣度的。后人著书,所载之事,不过是一些皮毛而已,没有人真正了解他们。”

        “咦,难道我们走出来了,远方出现了巨石!”涂飞叫道。

        就在大漠的地平线上,有两块巨石,露出轮廓,若隐若现。

        “总算看到别的景物了,本皇还真怕再被困上百余年。”大黑狗对过去的经历心有余悸。

        两人一狗快速向前跑去,一刻也不想停留在这片炽热的沙漠中,在沙地上留下一串长长的印记。

        “这是黑色的金属块!”

        当冲到近前时,他们全都大吃一惊。

        两块金属都有五六米长,通体乌黑,有暗淡的光泽,阴寒之气扑面而来,纵然是在正午的毒辣阳光下,也让人觉得凉飕飕。

        黑色的金属块,坑坑洼洼,很多地方,像是被人以掌指拍击、凹陷下去的。

        “怎么会有这样的金属块?”涂飞惊讶。

        同一时间,叶凡发现,这片沙地与其他地方不一样,赤红如血,有阵阵森寒之气。

        大黑狗道:“这片红色的沙漠,应该是被堪比大帝的那个存在的鲜血染红的,即便过去了十几万年,颜色依然不改。”

        “这样说来,金属块岂不是……”涂飞吃惊。

        “没错,很有可能是那个人的武器被恒宇大帝打碎后,坠落在此地两块。”大黑狗眼中充满了炽热的光芒,快速冲了过去。

        “当!”

        它用力拍打,黑色的金属块纹丝不动,发出颤音,如黄钟大吕。

        “绝对是那个人的武器碎片!”大黑狗叫道。

        涂飞也走到近前,用力拍打,震的他双手发麻,也难以在上面留下一丝印记。

        “没法与大帝的圣物相比,但也绝对是顶级的炼器材料。”大黑狗道。

        黑色的金属块不知是何物,即便黑皇见多识广也难以认出。但有一点可以确认,这种材料非常珍贵,坚固程度让人咋舌。

        “这种东西,估计各大圣主见到,也不会无视。”

        涂飞与大黑狗上前,一人一狗同时出手,各自收走一块。

        “轰”

        天摇地动,就在黑色的金属块被收起的刹那,虚空一阵摇动,天地景物大变样。